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俺娘是农妇][共3章][完]


  我决定离家出走,因为我在家里是一个多余的人,后母那凶恶的眼神和父亲漠视的表情给了我出走的理由,出走前,我带了家里八千快钱和一张娘的照片,我不喜欢把生母叫妈妈,那使我想起那肥胖的后母,娘唯一的照片是在我出生之后照的,很漂亮。大眼睛,鹅蛋脸,头发烫成当时流行的式样,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头上还夹着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就象一个刚毕业的女学生,母亲脸上有一种我从来没有在其他人脸上看到过的娇羞脉脉,楚楚动人的神情。是的,那年娘才十几岁,在我刚恢复工作了的爷爷家当保姆,我就是她和我父亲野合后生下的,我出生三个月,她就被我爷爷赶会了东北的一个小农村——孟家屯。算起来她今年应该三十五岁了。我决定去找她。

  好不容易按着地图找到了这个小山村,在一百元的诱惑下,村长相信了我是一名青年志愿者,来农村做调查的,安排我住到一个老头的家里。老头是个单身,住在一个很大的院子里的南屋,东屋住着一对孤霜的婆媳。小的大家都叫她三嫂,我总觉得她和我娘有点想象,但还是没有想认。俗话说的好:“孤霜容易做,难得四十过。”别看三嫂三十多岁,面目保养的很好,乌头黑发,粉面朱唇,弯弯两道细眉,一双俏眼,身材娉婷婀娜。干事泼辣。村里人都说她和好多人不干净,我无法把她和我娘联系在一起。所以决定看看再说。

  这天晚上,三嫂来到屋里,光着半个膀子。一条小花兜肚,掩不住奶苞子,遮不住肚皮。一屁股坐在我床上,娇嗔地问道。

  “大兄弟,你是从那里来得?有对象了吗?”“没有,新城。”我红了脸,神色有些慌张,随便遍了一个地名“忙,抽不出时间一饱眼福。”

  “那你平时也不上嫂子屋里坐会啊”“忙,抽不出时间来。”我脸涨得通红,一望而知是在说谎。

  “大兄弟,明摆着您心口不一。”三嫂挂下脸儿,像个受了委屈的少女,“你知道嫂子就爱个读书人。你是不是不喜欢嫂子啊?”

  “我喜欢,也对你没意见。”

  “那就跟着嫂子去我家玩玩。”三嫂一把拉起我,我红着脸跟着她走到东屋,抬头一进门,脑子嗡的一晕,堂屋的中央俨然挂着我娘的照片。难道三嫂就是我娘?我不敢往下想,一把挣开三嫂的手,跑回了自己的屋子,身后传来了三嫂的骂声!

  第一章

  自从哪天三嫂找我后,她一直没来看我,我从房东老头那里打听到三嫂年轻时候的确去过我在的城市当过保姆。回来就变的放荡起来。看来她确是我娘了,这令我哭笑不得。一天的上午,我娘出地去了,我偷偷地去东屋,想找一些证明我娘的东西。

  我走进东屋,打开炕琴的抽屉,首先闻到一股特浓的雪花膏味,然后,看到在抽屉里有一块白色的纱巾。当时在农村,纱巾还是稀罕物,姑娘们都舍不得戴在头上的,只是摆在自己最隐蔽的地方,留着一个人美滋滋的欣赏。一看到这块纱巾,我就象看到我娘的身子,不由的一阵激动,无意之中,一把手将它抓在手里。如同摸着我娘的胸脯一样,我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下身鼓涨涨起。我把纱巾放在鼻子上深深地闻了闻,感到自己正在干着见不得人的事情,害怕极了,又动情极了,然后,就要把纱巾放回去。

  这时,老太太突然进来了,说:“你在这干哈呢?”我慌乱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一下子就把那块纱巾塞进裤兜,急忙说:“没干哈,我,我找剪刀。”老太太狐疑地看着我,我慌忙从抽屉里拿出剪刀。老太太却在东屋呆了好久。我娘回来以后,看我笑了一眼就进去了。我揣揣不安,不知老太太会不会跟她说了什么。我想把纱巾送回去。可一时那有机会?

  晚上,我躺在被卧里,等老头睡着了,就把那块纱巾悄悄地拿出来,放在鼻子上闻,长时间地贴在脸上,心潮起伏不定,浑身想着了火一样。娘的一切女性特征,好象都透过这个纱巾向我展示出来,她的胸,她的手,她的肚脐眼,她的丰满的女性的每一个诱人之处。我实在不能自己,把纱巾塞进被窝里,放在自己的鸡巴上。我的鸡巴被那柔软的质地一碰,不一会就热了起来,使我感到无名的快感。我把它紧紧地缠住鸡巴,体会着那不可名状的刺激,真正的,从未有过的刺激。我知道这样做是可耻的,特别是知道三嫂就是我娘,为此,我出汗,但我没有办法。只有让纱巾更紧紧地贴着我的下身,我能听到热情的血管在膨胀,我的想象中娘跟我说话,把她的身体和我的粘在一起。不多时,感到全身就要跳起的一刹那,我呼出身来了。第二天,我看到娘,急忙把目光挪开,心还在频频跳得不行,好象娘知道我昨夜干什么似的。趁娘出去的当口,我溜进东屋,邻居的两个孩子正在地上玩石子,也没有理我。我走过去,拉开炕琴抽屉,把早已准备好的纱巾从裤袋中抽出,胡乱塞在里面。刚把抽屉关好,就听见娘的声音进屋来了,我蹲下来,从孩子手里抢过一把石子,气的孩子大哭。娘见到我,感到有点意外。她过来哄孩子,就蹲在我的身边,那股昨夜闻了一宿的雪花膏味顿时扑面而来,使我停止了呼吸。我不敢多做停留,象心虚的贼一样,胡乱找个借口跳也似的走了,手足都软得不行。出去我冷静下来时,才想起一件事来:天哪,那块纱巾上还粘着自己的精液哩,本来应该洗掉的,却给忘了,而且就这样还放在娘的抽屉来。我这一急,书也看不进去了,失神落魄地,一整天就想着这一件事。想到娘如果发现会有什么样的情形,吓的直冒冷汗。晚上我和老头本来平时都是在上房门口,坐在外间吃饭的,今天我却不敢过去,知道娘过来唤我:“吃饭吧,大兄弟,昨不知道饿呢?”说着,看着我笑了起来,她的笑真好看,别人笑的时候,变的比平时丑了,而她却比过去更好看。但我今天心里有事,不敢看她,只是说:“阿姨,你以后不要叫我大兄弟,你比我大着呢!”

  “哎,那才大十几岁啊,就现在你跟我出去,让他们看看,我还想认你做大哥呢!”娘仍旧和我调笑着,一把拉起我的手,我身体碰的抖了一下,摔开了她的手。娘惊讶的叫到:“哎,你手上的劲还挺大的,好,算我比你老,你是我儿子辈的,好吧。”我现在多想和她说我就是你儿子啊,可我内心中隐隐觉得如果我承认了,我失去的比得到的还会更多,我也不知到底为什么?但我还是选择了沉默。娘见我没有动,好象有点生气地说:“真他妈不识抬举,明天帮我去锄地。记住啦!”说着顺手有意无意地在我身上抓了一把!骂骂咧咧的走了!

  第二章

  第二天,我很早起来和娘去锄地,我第一次拿上锄头去锄地松土,看似简单,实际上做起来就非常难,要讲究方法,还要在烈日下暴晒。泥土又大又硬,锄完又锄,几经波折才锄出个洞,娘在一边笑的乐开了花,一把把我的锄头抢过来,我不好意思地坐在地头。一边休息,一边看着娘健壮美丽的背影……一会工夫娘锄完了地,走过来坐在我的身边。

  在一旁不停地问着问那,我十句答不来一句,因为这时娘嫌太热,把的确良衬衣也脱了,只穿着一件自己缝的小背心,红红的,绣着好看的花。她的白腻丰满的胸部,有一般几乎漏在外面,能看到一颗大大的痣,就象画上去一样生动,清楚,而她的丰硕的胳膊,在这粗旷的原野中一出现就让人产生对比感,它们代表了女人的一切,就有了最深的温情。突然娘的手臂伸出来,给我解上衣的扣子,她嘴上说:“哎,小勇,你热就脱下,怎死性哩。”我忙说:“我不,不热。”娘笑的像颤抖的樱桃花:“哎呀,你都热的快开锅啦,还说不热哩。”不由分说,就把我的衣领扣子给揭开了。我急忙自己脱,生怕娘的手再碰我。脱下衣服时,我的汗更多了。娘就掏出一样东西给我擦汗,我却不能动弹了,只有乖乖地让她摆布,因为即使我没看,但我也知道娘用的就是那块白纱巾。娘给他擦完,又用它给自己擦脸,笑眯眯地看着我,突然说:“你瞅哈哩,那么傻呵呵的?”

  她眼中挑逗的意思是那么明确,而她的全身发出的召唤又是那么难于抗拒,在娘又一次靠上来,一只手抚摩着我的背,一只手给我擦汗时,我再也不能自己,一下子就抓住她的手,把两只都抓住,紧紧地压在自己的下身。娘先是楞了一下,然后,看我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就躺在我的怀里。她把眼睛闭上,等着我的亲吻。我只是感觉自己身体憋的难受,可又不敢作出什么动作,她毕竟是我娘啊!娘等了半天,却没有动静。就睁开了眼睛,见我正紧紧地咬着嘴唇,那情景分明是马上就能哭出来。娘说:“怎地啦?”我的激动和无奈,此时使我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再也忍不住,却一下子扑到娘的怀里大放悲声。娘一时不明所以,就抱着我,像给孩子喂奶之后,哄着小孩乖乖睡觉一样,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柔软地抚摩着我的头发,我把家里的事告诉了娘,特别讲到后母如何骂我是野种,父亲又是如何打我的事。但我没有告诉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母亲,她就是我的娘。娘也陪着我流泪,说:“小勇啊,俺早瞅出来了,你心里有苦楚哇。”又说:“那个小骚X,放着你这么乖的儿子不疼,还要害你,俺碰不上,要是碰上,瞧俺不掀烂她的屄!”一连串的骂人言语就收不住了。我伏在娘的胸脯上,激情难以,就用手摸了一把,娘咯咯笑了起来,说:“小勇,你喜欢俺?”我脸红的出血,娘说:“小勇,你还没有过女人哩,是吧?”就一把将我搂抱在胸脯上,紧紧地贴着,亲我的头发。我把手从她的小背心下伸进去摸着,娘就把嘴伸过来,让我亲她。

  我有生以来,这是第一次和一个女人亲嘴,而且还是自己的娘,我很想,但是不知怎么办。娘的丰满的嘴唇,是我多么渴望的啊,可是我让自己的嘴唇死在那上面了,不会动弹。娘的舌尖伸近来时,我的舌头竟想往后躲。我浑身发热,可我不敢往前凑,母子间的距离使我不敢碰到娘的身子。娘终于躺下了,让我伏在她的身子上,我迟疑了一下,还是紧紧抱住娘的身体,不知下一步该干什么。娘说:“给俺脱啊!”示意我把她的小背心解下来。又说:“快点,给我脱啊!”要我解她的腰带。我看着光天话日之下,娘的丰满的身体一丝不挂,就展现在我的面前,而且是为了给我看,差一点死去。我忘了自己脱衣服,也不敢脱了,因为我的下身早已湿透了,这时我生怕任何人知道我心里想什么,尤其不能让娘发现。最后,娘对吓的半傻的我说:“别羞,羞啥哩,又没人?来,俺教给你。”

  娘一边引导着我一边问:“俺的嘴香不香?”“香。”“那你就使劲咂呀,对,使劲,没事,俺不怕疼哩。”但是,她越是这样说我越不敢了,我感到全身热的难受。等我学会亲吻时,啊,女人的舌头原来是这样,这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啊,我再也不放松了,长时间地,拼命地咂,吸,娘终于叫了起来:“你这小生犊子,俺要给你咬死哩。”我忍不住摸向了娘的下身,这时从远处传来了牛叫声,娘一把把我拽起,迅速穿上衣服说:“开始干活啦!”

  收工以后,我一刻也不停地想着娘的嘴,她的妙不可言的舌头,娘跟我约好:“今黑到上房来,俺给你留门。”我想到今晚会有什么样的情景,小腹直哆嗦,晚饭都咽不下去。天一黑,我就盼着老头快点睡着。可是平时一挨枕就打呼噜的老头,今晚却说不舒服,迟迟不肯入睡。好不容易等他睡着了。我悄悄地走到娘的门前,发现门已经上锁了!我摇了摇头,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第三章

  又不知过了几天,我以为娘改变了主意,自己也感到惭愧,就不在往那方面想,能躲就躲着她。这天晚上,我上炕就躺下了,迷迷忽忽,要睡没睡的当口,就听见吱的一声有人开门进来了。我以为是老头,也就没在意,过了一会听见有脱衣服的声音,随即,我就闻到那熟悉的雪花膏的气味。我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觉被子一掀,一个软软的肉体钻了进来。黑暗中我刚要开口喊“你?”,那丰柔的嘴唇已压在我的嘴上,同时,我听到了娘的话声:“不要喊,我只是你的三嫂,知道吗?”娘说着,就及不可耐地把她的裸体伏上来,把肥大的胸脯压在我的胸上。我能感到她身体的颤抖。顿时浑身着了火,抓它,亲它,闻着它。娘的嘴找到了我的嘴,一口吸住了我的舌头,把我的激情向着她导引。

  我的浑身象着了火,抓住娘的浑圆的,奶油一样的臀部,浑身运力,要发泄我的青春的激情。可是,我这是第一次,不知道自己如何才能找到哪个肯定的存在的,我却怎么也找不到的感情的源泉。情急之下,我更热烈地抓着娘,用我的舌头尽量表达,寻找,用我的肌肉把她的白白的,软软的奶子挤压。我再也忍不住了,在一阵阵地,发自内心的呼喊声中,一股精液从阴茎里射了出来,撒在娘的大腿上。

  “哎呀,傻小子,你啥也不会啊,连屄都找不到!”娘娇笑着,躺下来,用手握住我的鸡巴,有节奏的上下滑动着,让我马上又有了激情,这时娘说:“小子,不要刚关你,这次不要浪费!”就让我伏在她的身上,用她的大奶子亲着我的脸。又用手把我的鸡巴拿住放在了她的女人最隐蔽的地方。我用力一挺,就一插到底。开始一挺一挺的慢抽慢插起来,这是我一生还是第一次把大鸡巴插进女人的小屄中、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比我在用娘的纱巾手淫自慰时的感受,真是舒服得不知多少倍呢?我像匹野马奔驰在原野上一般,拼命的狠抽猛插,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不顾生死的操着、捣着,就在一刹那要喷射而出的时候,我终于喊出来了!

  “亲娘啊!我要……要射精了……”娘可能没听清我在说什么?忙用被子把我俩捂住,在被窝里,她也发出大声的,痛快的叫唤。两个人同时到达了那极乐世界!于是我们就静静地躺着,澄静在身心甜蜜的疲倦中,窗外月光依然。我觉得自己象个精灵一样飞来飞去。突然,我不能自给,一下子跳起来穿上自己的衣服,娘用惊奇的目光看着我,我对她说:“你起来,我有话跟你说1”娘顺从地穿上了衣服。我拉着娘的手走出了院子,来到一块黑漆漆的地边。

  “大兄弟,怎么啦?”娘娇笑着望着我。“不要叫我大兄弟!”我这时有一种想告诉她是我娘的冲动。但一时又不知如何开口!

  “啊,怎么?是我伺候你不舒服吗?”娘疑惑地问我。我突然觉得很烦,大声地问到:“你知道我是谁吗?”娘也不耐烦了,生气地叫道:“你是谁?关你是谁?不成你还是我儿子!” “我,我……就是你儿子!”我叹息了一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什么,你是我儿子?”娘的脸刷的一下变白了!

  “你是郎青的儿子?”娘一把抓起我来问我。“是的!”我低着头,等着她的责骂。“我是你们的私生子。” “怪不得,长的真像!”娘喃喃地说。慢慢地摊在了地上。我坐在娘的身边,不知怎么办才好。好一阵子沉默后!娘终于说话了“你着十八年是怎么过的?”我想母子的关系横在我们中间,需要用心修复才能跨越,才能真正地走进对方。而这样做的第一部,就是去熟悉和了解着十八年里积累的东西。在我说着的时候,娘哭着。尽管我语调很平稳,很低沉,而且尽量轻描淡写,避重就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娘显然不能从母子乱伦的羞愧中走出。用双手捂住了眼睛靠在路边的树上呜呜地哭着,我知道她痛在哪儿,故意讲了我如何被后母虐待,如何被父亲责骂。显然是想到了自己的儿子在漫长的别离中是如何的命运,她心如刀割,悲泪长流。一个女人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啊!何况她并不是一个贞女烈妇。她的儿子,是从冰冷的家庭里走出来的,对她报有炽热的情怀,并且爱上了她,她还能苛求什么?至于说她知道我是她的儿子的某种拘谨或者说是羞涩,早被我的述说打消到另一个世界。

  特别是当她想到我的不幸也有她自己的一份原因在内的时候,她不在颤抖了,不在羞涩了,女性特有的品格,使她产生一种庄严悲壮的怜爱,责任感和献身激情。她知道自己该作什么了。

  娘擦了擦眼泪,一不容推辞的口吻对我说:“来,让娘再报一报你!”月光从她的肩头洒落下来,呵!她看上去是多么的迷人啊!三十多岁的人了,尤其是农村妇女那种特有的泼辣和清澈,从她那张略显苍老但去依然优美的脸上表现出来。多么幸运,这一切属于我了,我的心醉了。

  “你受了多少苦啊!孩子!”娘哽咽地,喃喃地说着,就想一个慈祥母亲怜惜落难的孩子一样。随即,娘终于作出了母亲的举动了:她快速地揭开外套,解开她那精致的,小巧的肚兜,轻轻托起我的头,柔声说道“给你,孩子。你累了,歇一歇吧,”拉起我的另一只手也捂在她的胸口上,又把两边的衣襟拽拢,把我的头整个埋在怀里。我为我娘的从容和坦然而骄傲,我她的情怀而感动。用嘴轻轻地吸着娘的乳头!娘抚摩着我的头发和脸颊,亲吻着我的额头和眼睛,用自己的方式表达着对我的爱情!

  我顺从地依着娘,在柔媚和温热的世界里尽情地享受着娘的爱情。在激动和战栗中,我几乎要失去意识了!时间就此停止凝固吧!生命就此停止吧!这一刹那的幸福足一抵消我一生的苦难了!

  “娘……我回家了!”听着我含糊不清的感叹,娘欣慰地,含着热泪笑了!

  “现在,让我们到河边去,好吗?”她伏在我耳边悄悄地说“我想让你更舒服一点。”我会心的笑了一下,点点头。

  河边,朦胧的树影下,有一片微微倾斜的洁净舒坦的沙滩。

  我抱起了娘,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过去。突然,什么力量将我们托了起来,真是奇妙,脚下不用劲了,我们飘起来了。双臂是这样的舒展,身心是这样的自由,我把娘放下来,像长春藤一样攀在娘的身上,拥着她尽情遨游,在娘的耳边倾吐爱情。“娘,你快乐吗?”我柔声问。“我快乐。”娘像是在梦呓地说:“我们是世间最快乐的。” “我也是!”我喃喃地说。“不,我还要给你天上的快乐。”娘翻身把我压在身下,一起一伏地带我走进了天堂!

  那天晚上,碧蓝的河水悠悠的流动,闪着清丽柔和的光芒,水草和柳树在舞蹈,像是在为我们祝福,而不知名的小鸟咯咯地唱着爱情的歌,远处还有无数的小屋的灯光在闪闪烁烁,飘飘忽忽,宛如星光点点。我们在着美丽的世界里,随河水的波动而微微起伏,一切都是自然的,美好的。

   【完】

????? 1401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