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人妻乱伦][背叛][完]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蓬头的水流出的声音,只让她的思绪越发的混乱。

  她,左绮南,一个已经有一个三岁孩子的女人,此时呆呆地坐在情人旅馆某个单人间的床上,沉默地听着洗浴间里传出来的水声。

  有一个男人在里面洗澡,可那不是她的老公。

  她的老公……老公……绮南根本不想再提到这两个字,昨天她发现有东西落在家里,回去取东西的时候,看到了自己老公和一个年轻女人躺在他们的床上,而且采用的是那么淫荡的姿势!

  为了这个家拼死拼活,最后赚得的钱却让老公包了另外一个女人,多么可笑的一件事啊!

  所以,为什么要那么难为自己呢?

  愤怒的她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了。

  当时,她没有直接踢开房门,过去嘶吼,而是悄无声息地离开。

  但就是在开车的时候,她越想就越认为自己的这种行为等同于逃跑。

  是的,准备将家属卡什么的全部取消掉,准备将男人在公司和在家里的所有特权都收回,而她……也要找个年轻的男人!

  “你在紧张么?”忽然间,绮南的头顶上传来了年轻男人的声音。

  绮南不禁抬头一看,不知不觉,男人已经洗澡完毕出来了。一个成熟半裸的男人露在她的眼前,紧实的上半身和腰部让人感受到了力的美妙,英俊帅气的他虽用一条浴巾包裹住自己的重要部位。然而,这丝毫不能阻止她注意到他那重要部位的巨大。

  好大啊……绮南的脸像刚恋爱的少女般红了起来,她为自己的色心而羞愧。

  这个男人是朋友最常去的夜店的头牌,叫做“汀”。

  失望透顶的她寻求朋友安慰时,朋友果断地推荐给了她这个男人。

  等会就要和他……那个了吗……还没有跟自己老公以外的男人做过爱,在这个阶段仍算是纯情的绮南紧张万分,身体甚至微微有点颤抖。

  “……没……没有……紧张。”

  “其实我们一起洗,会更好。”汀眯起了他漂亮的眼睛,他的手指还带着热水的温度,温暖着她僵硬的脸庞。

  一……一起洗?

  “还是不用了。”绮南心里面更加乱乱的。

  汀注意到她的情绪,俯身舔了舔她的耳廓:“那要不然我给你特别的洗浴?

  像这样……”

  “啊!”绮南跳了起来,她慌张地说,“我自己去洗。我自己去洗……”

  绮南落荒而逃,逃进了洗浴间,而汀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所遇到的很多顾客,大都见到他的时候便想如此,他也拒绝了很多。

  许多女人也是得到了一次之后,就会离开的。

  得不到的体验,总归令人向往。

  一旦身体上有了太多的牵连,就会成为一个枷锁,有可能会流失其他的顾客。

  也不想因为过多的欲望,而丢失了长久的发展。

  唯一这次,他是受不了某位老相识的拜托才来的。

  完全没料到……那样一个打扮很淑雅的女人,有孩子的女人,居然是那么的青涩。

  她丈夫没有开发好她么?

  既然没开发好的话,他今晚就要好好地开发一番了。

  汀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完全没有任何紧张感,反而性致昂然。

  再如何兴致盎然,汀也懂得拿捏分寸,他深知那正在洗澡的女人,就像一只披着刺猬刺的小白兔一样,他若稍微猛烈一些,也许就会立即吓跑她。

  既要好好地开发又不能在她心里留下恶劣的记忆,汀思考了再三,在听到水声停止,绮南似乎开始出浴之后,他从自己的衣服兜里取出了装着粉色液体的一个小玻璃瓶,朝着空气中喷了两下。

  起初,这并没有特殊的味道,没有人能够察觉到。

  但……只有闻上一段时间,再清心寡欲的人也会变成洪水猛兽。

  “她是个特别好的女人,也许第一次要借助这个哦~”

  老相识安也就是绮南的朋友那么告诉他,平时的汀根本不需要这个,可他莫名的多了一份害怕,这一次的顾客让他害怕。害怕他会在她面前失败……害怕他对她没有半点上床的吸引力……第一次一定要顺利。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似乎比她更紧张了。

  将这样的女人将来变成痴迷于自己的荡妇,会用多长时间呢?

  绮南终于走出了浴间,她忐忑不安,突然产生了一种这样还是不对的念头。

  刚才像瀑布般的水流让她清醒了些。

  纵然丈夫出轨,她也没有太大的必要去找另外一个男人,进行同样的身体出轨。

  “哎……”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的汀看到绮南的刹那,俊脸上的笑容顿时变成了惊讶,“你……”

  在他的面前,绮南并没有换上浴衣,她仍然穿着衣服,唯一产生变化的是洗澡完之后她散发出的香味和湿漉漉的头发。

  “我想我还是离开吧。”清丽干净的脸蛋上显示出强烈的逃跑心。

  都已经开了房间,洗了澡,最终仍选择了逃跑?

  难道不是洗澡之后立刻地进行缠绵吗?

  他是头牌,全国最繁华最知名的店里的头牌,拒绝了很多女人这样的邀请,陪着她来到了这里。

  汀发觉自己刚才往房间里喷药水的举动非常的明智,要不然,他无法接受自己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

  “对不起,汀,我先走了……”心里莫名有愧的绮南拿起放在一旁的包包。

  刷——不允许被放鸽子的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走到了绮南的面前,和她面对面近距离相视。

  已经吸进去了这些东西,如果走出外面,不知道会被其他什么样的男人吃掉。

  绝对不允许!

  “这么快就走,不留一个结束之吻么?”汀皱着眉头,苦恼地道。

  “唔……”亲吻他吗?那样漂亮的湿润着的唇……“本来今晚的我是属于其他人的,你走掉的话,我会寂寞的。但我不会埋怨你,我只想要您给我一个吻,在我的脑海里留下对你的记忆。”

  汀的言语进入了矛盾着又容易心软的绮南心里。

  “好吧,只一下。”绮南放松了警惕,她准备以蜻蜓点水般的吻来结束这一夜。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

  当她的吻落在男人的唇上时,男人强有力的手臂扣住了她的腰,两个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而那灼热的舌头则灵巧地撬开她的齿间,钻入了她的地带。

  “啪!”绮南手中的包顿时摔在地上,而她的手指随后则嵌入了男人的后背肉里。

  放开我……放开我……一阵阵奇妙的感觉冲击着绮南的身体,她满脸通红,几乎不能呼吸。

  不是只一下吗?怎么……原本通过淋浴歇下去的燥热,噌地重新复燃,而且好像越来越厉害了。

  身体滚烫,男人那里却是触摸着冰凉和惬意。

  两个人双双倒在床上,绮南总算恢复了一丝的气息,她的唇被吻得有点红润了些,两眼氤氲。

  湿漉漉的发瞬间就打湿了床上一片。

  “汀,不要玩了……”她希望这个男人仅仅开玩笑,虽然不知怎地,那种对做爱的渴望不由自主地开始掌控她的理智。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绮南,你的味道很甜美。”汀被绮南在理智和欲望中苦恼的表情所打动,压在绮南身上的他也想就此进行下去。

  他扣住绮南的双手,从她的脖子一起亲吻到那起伏的山峰。

  熟练地解开绮南的上衣扣子,那两团正被文胸包裹得美好的山峰立在汀的眼底。

  “汀……我不想做下去了,你放开我吧……”

  “好美。”汀近似粗鲁地扯掉文胸,将它丢在一边,“我从老顾客安那里听说了你的事,你老公错过了你实在太可惜了。”

  安?安都告诉这个男人了吗?那个大舌头王!绮南既生气又羞愤。

  不过——“啊……啊……嗯……”

  汀吮吸舔逗她的双峰时,绮南就一下子丢盔弃甲地不争气地呻吟了。

  汀的嘴上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更没停止,一听到绮南呻吟,他便明白可以松开女人的双手了。

  药效和性欲已经让女人不再有任何的气力,他可以进一步的深入。

  于是,他松开绮南的手,解掉绮南的裙子,一条洁白的内裤遮住了女人最隐秘的地方。

  真简单的女性……“不……我会报……报警的……”绮南维持着最后一点理智,双手捂住自己的私处。

  “不,你不会的。”汀的声音像是一种魔音,他眼睛里仿佛天生具有一种吸引力。他的舌尖在绮南的小腹滑行。

  “唔……唔……”绮南因这份异样的麻麻痒痒的快感而无法抵抗汀拿开了她护住私处的手。

  “我渴望你……从来没有过的渴望……”汀修长的手指伸向女人的两腿之间,隔着布料摩挲女人的私处。

  “啊……不要这样子……汀……你这是在犯罪……”绮南那么叫着,却在汀的引导之下,与之强魄的男人身体交缠,而体下也在男人的抚弄之下出了水。

  白色的内裤眨眼功夫就有透明的液体晕开。

  这才是刚刚开始,就这么湿了。

  “绮南,你已经湿了,你很想要的……我帮你解脱,即使这是犯罪……所有的罪就由我一个人来承担……”

  汀勾下已经开始迷糊的绮南的小白裤子,亟不可待地分开她的双腿,见到那片密林,他不禁呼吸气促。

  多么美丽的地方……两腿之间妖艳的花朵在他面前绽放,晶莹的液体已经打湿了花瓣和花心。

  他立即解开了自己的浴巾,一个庞然大物顿时跳了出来。

  “你这坏蛋!坏蛋!骗我的……什么罪什么的……”吸入气体的绮南开始语无伦次,她兴奋地娇嗔。

  “如果我不坏,你就不会来找我了,绮南。”已经提前给自己做好措施的汀配合着绮南说着甜言蜜语,不,这并不是简单的甜言蜜语,而是他自己的真心话。

  像兔子般的女人,想要真正地征服她。

  手指进入了小穴,模仿着坚挺的插入,带出了更多的液体,做着进入之前的最后准备。

  绮南曾经干涸许久的身体经不住老手的挑逗,居然就泄了。

  感受到满手沾满了绮南的欲液,汀已经足以想象到进入她身体深处的美好。

  还好她的男人不珍惜她,要不然她这样的好女人也不会找到他。

  一个是爱事业爱家庭的女性,一个是夜店中的王牌,根本碰不到一起,更谈不上——两个人的身体是那么的和谐地融合于一体。

  “啊——!”绮南一声叫声,她迎来了汀的分身挺入。

  紫红色的硕大冲进了她的子宫!

  紧接着,两个人开始了激烈的律动。

  这是有过很多性经验的有男人的女人么?如此紧涩得令人疯狂……那源源不断的淫水帮助着汀一次次顺利地将自己的分身冲进绮南的体内,男根被绮南的花穴吞没,内壁一次次摩擦男根,而男根一次次地顶中了女人的敏感点,两个人的嘴里都发出了享受无限快感的声音。

  汀的大手揉捏着绮南雪白的两团,他们身体紧密地交叠在一起,每动一下,彼此就带来销魂的感觉。更不用说,此时的绮南已经陷入了忘我的靡乱之中,只要汀的男根稍微有离开她身体的迹象,难以忍受的空虚感觉就让她无羞耻地娇吟“不要离开……我还要……我还要……”。

  她的双腿已经分得很开,男人以最常见地姿势猛烈地抽插,终于他们二人双双抵达了高潮。

  汀将已经软了的男根抽出,却迎上了绮南迷离的双眼流露出的更多渴望。

  “舒服么……”汀摩挲着她的身体,但最终他的手指停在了绮南的私密处,微微地扯动那娇艳的花瓣,而他的舌头则再次侵入绮南的嘴里。

  饥渴的绮南回应着他,微有点笨拙,嘴里还因为体下被手指的侵入而发出细微的淫叫。

  “给我……吧……”绮南的手不由自主地摸向汀的男根。

  两个人就那么一翻转,汀平躺在床上,绮南已经趴在他的身上。

  欲火上升的绮南没了平日里的坚强端庄,她现在就是一个彻底的淫娃。

  只见她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握着汀的男根上下摩挲,后来干脆直接用嘴巴含住了那快要有昂扬趋势的男根。

  “呃……”利器被含住的汀不禁眯起了眼睛,享受起绮南为他做的口交。

  绮南舔着男根就像吃最爱的冰激凌一般,她湿润的红唇一次次地将硕大吞下,再吐出。

  等到成熟的时候,她便直接将湿漉漉的花穴抵在了男人的硕大顶端,一下子——坐了下去。

  “啊……好棒!”男根深深地插入了子宫,绮南被这冲击性的快感兴奋得仰起了头叫道。

  “噗!噗!噗!”绮南开始上下地运动,她被汀的坚挺高高地顶起再落下,每一次的落下都让她欲仙欲死。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一个晚上做过这么多次,绮南还记得当年结婚的晚上,老公要过她很多次,但再多的恩爱也抵不过岁月,他们越做越少,越来越没有了激情。已经有很长的时间她的身体自动隐藏起那种靡乱的需求,可今天这种欲望被激发得很彻底。

  美丽的女人……汀的欲望即将奔出,而他不想像第一次那般将精液射在女人的体外,当他眼中只有陷入欲望中的女人时,他想将那白色的液体射入她的体内。

  在她身体里留下自己的东西吧……“……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绮南忘情地叫着。

  在最后的关头,汀突然坐起,牢牢地扣住女人的腰部,不让自己的男根有一丝的滑出机会,一阵疯狂地顶弄之后,他的白色液体一丝不漏地入了女人的身体里,再接着汀将绮南的腿抬起,以便他的种子可以顺利地进入绮南身体的深处不会流出。

  女人……今晚你是我的女人。汀的眼睛里飘过狂热。

  而绮南软在了床上,轻轻地喘着气。

  高潮的余韵仍久久地浮在她的表情里。

  在他们不知道做了多少回合后,二人沉沉地睡去,等天快要亮的时候,恢复了一丝清醒的绮南惊讶地看到自己全身上下遍布吻痕,外加裸着身体和那个叫做汀的男人交织一起。

  做……我和他做了……?

  绮南头疼欲裂,这时汀感觉到身边有了动静也睁开了眼睛,他看到绮南已经醒了。

  两个人近距离的对视,互相感受对方的鼻息。

  “这么早就醒了?”汀厚着脸皮笑道,他的手指挑起了绮南的一缕头发。他等着床上女人的狂风暴雨,至少会是一耳光吧……哪里知道……绮南却从床上坐起,默不吭声地去寻找自己的衣物。

  她怎么不问为什么不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汀一贯老道的心蓦然地惊慌不已。

  当然,他想到这个女人要是以后不再找自己怎么办?

  他很想要她……非常想要她!

  “跟他离婚吧,我能养你。”汀说出来的话,连他自己也意外地不得了。

  此时,绮南正好套上最后一件衣服。

  “哎?”这回轮到她在诧异。事实上,她现在是回忆起昨晚的一些香艳的片段,她不会特别恨汀,却认为汀肯定做了一些手脚。她也在心底里决定下次不会再来了。然而,万万想不到,夜店头牌的男人居然会说出如此天真的话。

  如果不是天真,那就是他认为她天真,说着玩的骗人而已?!

  “靠其他女人的钱?或者你接受失业后的平凡生活?”绮南走到镜子前,整理起自己,她从镜子那里看到汀走下了床,赤裸裸地走到她的身后。

  绮南不由得脸红了红,因为她又无法控制地去看汀那个很厉害的地方。

  昨晚……昨晚……被他的那话儿插得很舒服的……“你真直接。”这么直接的可爱,他真的不能放过。汀已经注意到绮南脸上的红晕。

  “我想这大概就是我老公不爱我的原因吧。”绮南故作镇定地道,“马上天就要亮了,你的工作已经结束。”

  “我爱你……”汀凑近着道。

  “玩笑不要再说第二次了。”绮南有点气呼呼的了。

  “现在就想再爱你一次……”汀说到做到,他已的手已经毫不客气地探入绮南的衣服里。

  “啊……”

  “安不是只包了你一晚吗?够了……不要……”绮南的身体因为男人的触碰而起了反应,但她仍要做抗争。

  “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呢。”汀再次拆掉了绮南的衣服,抱起她再将她丢到床上。

  “我、要、好好享受了!”英俊的男人笑眯眯地道。

  新的美妙一天开始了~“笃!笃!笃!”不受欢迎的敲门声中断了汀的白天继续做的计划,安?

  ……安?被扔在床上已经快要被吃掉的绮南连忙拿起已经被脱掉的外套挡在自己的胸前,她的脸一会儿一会儿白,十分的不好意思。

  “哦~~原来已经做上了。”

  安是一个御女,“汀,你应该使了那个了吧。呵呵。”

  “那个?是什么?汀……”

  “是,我是对她使用了药剂。我不想放她走。”

  “昨天,绮南的丈夫找过我,他跟我说,如果能够让绮南出轨证据在先,而他的却没有一点证据,那么他就可以要求平分财产,而不是净身出户。”

  “安,没想到我看错了你。”绮南***汀“想要我不帮助你老公很容易的,绮南。”安****“我想要你和汀……”

  安直截了当地在他们两个人面前脱下裙子,妖娆丰满的身体****“以前你们肯定会拒绝我的要求,现在嘛……”

?????? 1305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