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大学换友][完]
我是个挺开放的人,曾尝试过与好友交换女友的。

  那次我与女友及一班好友到离岛的渡假屋渡假,因为大家都是大学同学,所以下午时大家也玩得很尽兴,连一向以害羞出名的女友也玩得很放。大家巾巾撞撞,互相吃吃豆腐也不大在意。

  吃完晚饭後,大家回到渡假屋,有人提议玩扑克牌,输了的要被罚喝啤酒。

  大家也知道我女友酒量很浅,加上班中(先说我的女友,她是班中第二名出名的美女,第一名的美女一早已给同班另一男生追去了,真可惜!不过那天她也有去┅┅)早有传言她喝醉後比平时更美,所以那晚她就成了众矢之的,更扬言不准我代饮。

  不知他们是否早有预谋,我连输十多局,喝得有点醉。跟着的十多局也是我女朋友输。结果我女友因为见我喝得太多,不愿我再替她喝,所以她也很快喝醉了,迷迷糊糊的躺在我大腿上睡着了。

  玩到後来,所有的酒也喝光了,有人竟提议以分组的形式来玩,男女朋友一组,先由男方玩,输得最多的,其女友要脱去身上面的一件衣服;更有人提议要玩激一点,除脱衣服外,更要让其他人(包括女孩)各摸一会,限时必须满一分钟,而被人摸过的地方其他人不准再摸,男方倒过来亦然。为了增加难度,有人居然提出第一个被摸过的地方,到第二个时亦不准再摸。在一番扰攘後,终於决定两样一齐罚。

  我首先抗议,不是因为我怕女友被摸,而是因为我女友喝醉了不能参赛。

  於是有位女同学立即拿出湿毛巾替她敷面,结果她柔柔转醒(虽仍醉得脚步浮浮)。她听到此提议後,虽然很反对(主要是因为她挺害羞的性格,但一到床上┅┅),但经不起我们的再三哀求,她终於答应了,况且我们也未必会输。

  我们立即分成6组(那次渡假共有6对情侣参加)。

  结果第一局是一个叫阿基的同学输了,他的女友阿欣要脱去身上的一件衣服兼站出来给人摸。她平时也是个玩得之人,加上大家也是同学,她不信我们会太过份。所以她毫不做作的就立即脱去了袜子,更大方的站出来。我们也只是摸摸她的头发、手、脸等毫不重要的位置。但随着可以被摸的位置及可脱的衣服越来越少,我与女友也开始越来越胆战心惊。因为我女友到现在只脱剩下胸罩与底裤了(而我也只脱剩了一条底裤与面裤),刚才那局我女友已经要被人摸肚、左右腰、左右臀、左右大腿内侧、左右小腿内侧及左脚背,跟着下去应该轮到乳房等敏感位置了。我更发现她的底裤上已有明显的湿痕(因为她的大腿内侧是最敏感的部位,刚才她被两个女孩子摸时已明显的忍着不叫出声了)。

  而刚才提议输了要让其他人摸的阿力更是脱得一丝不挂,8寸长的阳具更已充份地勃起,雄纠纠的对着我们。班花阿君更只脱剩了底裤,虽然用手挡着嫣红的两点,但仍难完全遮掩其美丽的33C趐胸。

  结果最无定力的我,因只顾望着班花的33C而忘了出牌,害得女友要将胸罩也脱下来,更要让其他人摸她的34B胸脯及私处。

  虽然她极力忍着体内澎湃的性欲,但最终也敌不过淫乱气氛下带来的快感,终於叫出了美妙的呻吟声,令我裤底下的阳具早胀得快要破裤而出。

  阿基、阿发、阿旗等小子更被引得伸出手去抚弄我女友的身体,他们一边摸一边偷看我的反应,见我呆在一旁毫无反应(其实我已看得呆了),阿基变本加厉,用双手在我女友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更大力的捋弄着她那对不堪一「捋」的乳头。只见我女友的乳头被他一搓一捋後,双腿立即变得无力的向前软软一跪。幸好尚有阿军┅┅的手指,他正用手指隔着我女友的底裤搓揉着她敏感的阴核,若  没有他在下面托着,恐怕我女友早已跪倒地上。

  而阿力的女友阿丽与阿军的女友阿珠均是好玩的一族,加入了凌辱的女友的行列。阿丽在她的大腿轻搓着,像弹奏钢琴的手势,在她的大腿内侧弹奏着一曲催情的乐章,同时把头伸到我女友的私处下,看着阿军的手指在我女友的私处上连着底裤把手指插入我女友的阴道内搅动。而阿珠则从後吸啜着我女友的颈项,说要替我请她吃咖喱鸡呢!

  面对上下多路的夹击,我女友早已被弄得失去了理志,只懂忘情的呻吟着。

  我偷看其他的女孩子,发现阿发的女友班花阿君早已看得呆了不懂反应,双手已不再掩着33C上动人的嫣红两点,任人一饱眼福,真想把「她们」一口含在嘴里。而她的底裤也已明显被自已的淫水弄湿,露出一滩湿痕。

  阿欣偷偷的把手夹在私处上,很明显是在自慰,但看到我向她望过去,便立即把手抽出,但手中泛着的水光却出卖了她。她也发现自己的丑态,脸上泛起桃红。

  阿旗的女友阿萍虽侧着脸诈作不看,但却偷偷的瞄着事件的进行,害得娇喘连连。

  我女友几经辛苦才连滚带爬的回到我身边,脱离他们的魔掌,死命的抱着我娇喘不停。望着她胸前起伏的嫣红两点,和那条已被自己的分泌湿透了的、被拨到了一边露出大半个阴户的内裤,真想按着她大干一场。

  其实众人早已玩得血脉沸腾,想跟女友来大战一场,只差一条导火线而已。

  阿欣就在此时提出∶「时间已不早,不如玩多一局就睡觉吧!」我们也不反对,但阿基却提出既然是最後一局,罚则定要加倍。我们也觉有道理,於是要他提出罚则。

  他想了一会就提出,罚的一对男女双方均须将身上所剩的衣物统统脱下,一件不留外,更要当众并让在场所有人任意抚摸。

  我们听後无不哗然,他却使出一招激将法,谓无胆的可立即退出。年少的我们哪堪激将法的威力,於是大家一致赞同。

  就这样,6名女孩各怀着紧张的心情出牌。

  可能提议是由自已的男友提出,所以阿欣的心情特别紧张,多次出错牌,结果这局他们输了。

  正所谓作茧自毙,今回阿基也输得心服口服了。他豪气的站起来,边脱去身上仅馀的内裤,边说∶「男人大丈夫,讲得出做得到。」更将阿欣按在地上,将她仅馀的胸围与底裤当场脱下。在阿欣还未来得及反应时,已用嘴封住了她的嘴唇,一手在她那32D的乳房上搓揉,另一只手已伸到她的私处轻揉她的阴核,不需两下手势,阿欣已溃不成军,只懂在他身下婉转啼鸣。阿基眼见时机成熟,立即提着足有8寸以上的阳具对准阿欣的阴道口,毫不费力的全根没入阿欣的阴道内。二人随即发出舒服的叹息声。一整晚忍着的欲火就在这刻得到发泄,阿基立即大力的在阿欣身上起伏。

  我们均全神贯注看着眼前的一幕,全个房间就只剩下阿欣的愉快呻吟声与阿基的隆重呼吸声。

  我女友死命的抱着我,赤裸的乳房死命的紧贴着我的裸背,我感觉到她的心脏跳得像快要跳出来似的。突然阿基狂叫一声,将阿欣反起来坐在他身上,阿基则在她身下不停耸动,32D的趐胸在空气中趺荡有致。在各人都目定口呆期间,阿基提醒我们尚有一样罚则未罚。我们初时以为自己听错,在他的催促下我们才如梦初醒般走过去。但我们一直站在他们身边有点不懂反应,直至阿力大叫∶「我顶唔顺啦!」然後才毫不客气的搓揉起阿欣的乳房。其他人立即一涌而上,我第一个摸向他们的交合处,在阿欣的阴核上不停捻弄,阿欣被多路夹击下呻吟声更烈,不须阿基的耸动,自己动起来。其他人也不分先後的搓弄阿欣身上各个敏感部位,一时间情况极度混乱。

  其他女孩子看着我们的疯狂行为,只懂站在一边发呆,不懂反应。

  阿力第一个退出战局┅┅他转身按下自己女友阿丽,将她身上仅有的内裤撕下,身下8寸的阳具即时插入她的阴道内。只见阿丽死命的紧抱着阿力,双脚缠住他的腰肢,让阿力在身上不停耸动,发出动人的叫声。

  我回头看着自己的女友,双眼中的欲火像要烧溶她以的。她看见我眼中的欲火,被吓得一步一步往後退,我扑向她,她转身就跑,却被我捉着她的脚裸拉回来。我一下子压在她的背上,顺手将她的底裤脱下,一手摸上她那湿透的阴户,一手就脱下自己的底面裤,从後把7。5寸长的阳具插入她的蜜穴内。

  紧窄的阴道把我的阳具夹得滴水不漏,阳具就像浸淫在一缸大暖水内似的,舒服异常,不期然发出一声爽快的呻吟。身下的女友也叫出美妙的浪叫。

  我一面抽插,一面将她的屁股抬高,采用後插式,边插边搓揉她的34B的趐胸,同时将她转向望着厅中各人。此时厅中各人已占据各个有利位置,正「埋头苦干」着自己的女友。

  阿发将班花阿君平放在桌子上,自己侧站在桌边,一边搓圆按扁着她的33C胸脯,一边大大力的捅着班花那粉红色的阴道,底裤仍挂在她那不堪一握的足踝上,可看出她们的结合是多匆忙。

  估不到阿发虽然生得矮矮细细,下面却足有10寸长,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他每一次抽出插入,也把班花那粉红色的小阴唇拉出翻入,而阿君也配合着他的抽插而把屁股抬高来迎合。

  阿旗则将阿萍搁在电视机的茶?上,将她的腿大大张开,夹在两腋下,一前一後的耸动着屁股,而阿萍的手则环抱着他的颈项,把头搁在他的颈侧咬噬着。

  阿力亦有样学样,将阿丽放在茶?另一边,学着阿旗般抽插着,唯一不同的是,阿丽早已经不起阿力8寸阳具的反覆抽插而昏死过去,整个人软软的只靠阿力掺扶着而不致於躺到另一边阿萍的身上。

  阿军与阿珠平躺在我们身边埋头苦干着,35B的巨乳在阿军的抽送下整齐有致的上下摆动着。虽然她躺在地上,双乳却并没有因地心吸力而扁塌下来,相反更是高高耸起,两粒乳头更是向上直指。

  而阿基则躺在我身边,让阿欣坐在他身上上下套弄,并不时偷看着我女友的34B胸脯。我知道他一直窥觊着我女友的巨乳,更常藉故在她身上吃吃豆腐,我看在眼内,不期然想到一些变态的心理。

  我将搓揉着她乳房上的手松开,更大力的从後抽插,让她的34B的巨胸在空气中更激烈的趺荡着。望着他偷看我女友的眼神使我更兴奋,阳具在女友的体内更加壮大,只抽插多几下,精液就像缺堤的河水般劲射入女友的子宫内。她同时亦到了高潮,阴户像吸盘般一下一下吸吮着我的阳具,像要榨乾每一滴精液。

  同时间,阿基亦在此时把精液射入阿欣体内。

  我们均满足的抱着女友在喘息着。我与阿基的阳具分别从女友体内脱出,白白的精液分别从两个饱满的阴部内溢出,但我们均无力再去清理。

  满屋的叫春声伴随着一声接一声的满足呻吟而归於平淡,整间屋也充斥着淫秽的精液与淫水的味道。

  当一切归於平淡时,我轻抚着女友的粉背,她像一头满足的猫咪蜷伏在我的身边,身上散发出激情後的满足感。

  我偷偷的偷看屋中各人,发现每个人也浸淫在满足的馀韵中。

  班花阿君刚好躺在我对面,双腿张得大大的对着我,一丝丝白色的精液,从倘开的阴户中慢慢渗出来,最後一滴滴滴到地上,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潭。

  我幻想着与班花大战的情景,下面的阳具不其然再次勃起。

  突然,一只柔软的手搭在我阳具上面并上下套弄着。我骇然发现躺在我身边的阿欣正张开大大的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望着我,像责怪我不该偷看别人的女友,但下面的一只手却没有停下来,继续搓弄着我的阳具。

  我惊讶的望着她,她却向我报以捉挟式的一笑。她在我耳边挑逗着∶「刚才女朋友被其他人摸透了,想不想摸摸其他女孩子补偿呢?」我尚在犹豫之间,阿基已转过身来。阿欣松开我阳具上的手,转向阿基的阳具上,并在他耳边娇嗲道∶「阿豪想摸人家呀!」我尚未来得及反应,只听见阿基笑笑的对阿欣说∶「你喜欢吗?」阿欣扭动着贴在我阳具上的屁股∶「唔┅┅我不依!」说话间,阿基已将阿欣推向我,并对我说∶「我很疼阿欣,只要她喜欢什麽也可以。」之後他在我耳边细细声说∶「小心一点,她很大食的呢!」但还是给阿欣听到了,引来阿欣的连串笑骂。

  在我尚在发呆间,阿欣已张开她的樱桃小嘴吞噬着我的阳具,感觉就像趺进一片温暖的汪洋中,我舒服得发出一声呻吟声。阿欣的小嘴在我的阳具上上下套弄,吹奏功夫绝不比我女友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阿基坐到我的女友身旁,伸手在她平滑的背肌上轻抚。他一边摸一边望着我,像徵询我可否再进一步。我心想既然刚才也让他们摸过了,兼且现在他女友也正在我胯下替我吹萧,我无理由阻止他呢!更加上我也想看看我女友在另一男人胯下婉转啼嘤的媚态,於是我点点头容许他的所为。

  於是他将我尚在享受着激情馀韵的女友抱起倚在他身上,双手攀到她那对乳房上抚弄。尚未清醒的她尚以为是我在作弄她,喃喃的道∶「阿豪,不要再弄我了,我够啦。」但阿基反而变本加厉,双手更用力搓揉着她的乳房,并用脚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用脚跟磨擦着那尚在淌着精液的阴户。

  尚在高潮顶峰的她哪堪如斯刺激,没多久已再攀上一次高潮。但她尚未知在她身後的人不是我,而是阿基呢!

  看着自己女友被好朋友凌辱,那种感觉真的很剌激,胯下的阳具像快要爆炸了。阿欣像有感应似的,立时吐出我的阳具,爬到我身上和我接吻,并用阴毛磨擦我的阳具,像砂纸般的感觉(她的阴毛也真硬)使我想射精的感觉得以舒缓。

  我一边吻着她,双手一边在她的乳房上搓揉,并用手指在她的乳房上捻弄。谁知道只是轻轻的捻弄,她已经整个人软了,身体在我的身上不安份的扭动,并想较正下体将我的阳具套入体内。

  我双手绕到她的屁股上,把她托起,然後盘膝坐起来,当着阿基面前松开双手,让阿欣的身体趺下,阳具刚好套入她的阴道内,剌激得她尖叫起来。我亦同时发现,阿欣的阴道原来是那种被称做「名器」的阴道,其阴道壁重重叠叠,一层叠一层,向上伸延,把我的阳具包得像在重门深锁内,一下一下的把我的阳具吸啜入内,我忘情得大叹一句∶「好舒服呀!」此时,我女朋友才从我的喘息声中,惊觉到在她身後挑弄着她的并非我而是另有其人。猛然回头想知道身後的是谁,但阿基已抢先一步,一手掩着她双眼,一手按在她阴阜上,将她的屁股压向他的下身,让自己的阳具紧贴着她,并在她的耳边吹气,询问她∶「你猜一猜我是谁?」我女友极力挣脱他的怀抱,但被阿基按压在地上。

  她颤声道∶「你是阿基?怎会这样?」阿基把她拉起,从後拥她入怀,很安份的把双手放在她的小腹处,在她的耳边诉说∶「我很爱阿欣,她喜欢的事我从不反对,只要她喜欢,我就没有意见。她喜欢刺激我就让她去寻求刺激。」他续说∶「你看看他们,干得多快活!我见到阿欣快乐,我也会快乐。」我女友望着正在疯狂交合的我们,眼神有点迷茫。

  此时阿欣正双手勾着我的脖子,在我身上像打桩机般在我身上抛动。

  阿基续在她耳边说∶「你看着阿豪快乐,你也应该感到快乐的,是吗?况且刚才我也摸得你泄了一次身呢!」我女友听到他最後一句,双颊立即红得像火烧似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阿基托起她的头,她羞得不敢把眼睛张开。只听得「咛唔」一声,她的唇已给阿基封着,口腔更被他的舌头侵入。只见阿基得势不饶人,疯狂的吸啜着我女友口内的津液。她已被吻得神智不清,一双34B的豪乳尽在阿基之掌握之内。

  我示意阿欣停一停,欣赏一下他们的表演。

  阿基一手搓弄着我女友的乳房,一手已伸到她的阴核上揉弄,弄得我女友身心俱颤,整个人像飞出九霄云外。若不是她的嘴早被封着,她早已发出销魂的叫声了。

  阿基见时机成熟,在她的耳边问∶「我可否与你做爱?」我女友以蚊子般的声音说∶「我不知阿豪介不介意?」我立即说∶「只要你喜欢就行!」她惊讶的张开眼望着我,发现我与阿欣正看着她,羞得立即把头再次埋入阿基的怀内。阿基趁其不为意,将8寸长的阳具一下到底插入我女友体内。她终於叫出销魂的呻吟声,整个背部弓起来配合着阿基的抽送。

  我在一边亦把阿欣放倒地上,用尽全力去抽插她的阴户。

  阿基一边插着我女友一边对我说∶「阿雯的阴道好窄,夹得我好舒服呀!」我回敬道∶「阿欣的重门深锁更好哩!」我们彷佛有着默契似的,各自将对方女朋友推向最高峰,像比赛般誓要胯下的女人发出被对方更销魂的淫叫声。而她们也配合着把气氛推向更淫秽的高峰,叫床声愈来愈淫荡。

  其他人纷纷被我们的淫声浪语惊醒,呆呆地看着我们的疯狂行径。

  阿基边操着我女朋友边说∶「大家也是年轻人,应经历多些不同经验。况且大家刚才已经看也看过,摸也摸过彼此的身体。大家也感到很快乐。能令自己的另一半感到快乐,是做情人应有的责任。我阿欣喜欢寻刺激,我让她与阿豪做爱去寻开心,我自己也感到快乐,相反阿豪亦然。为了让自己的另一半快乐,所以我们便交换来做爱。若果大家不介意,我们今夜便一起开心吧!一於互相交换女朋友做爱。阿豪你意下如何?」我和应道∶「我不反对。」大家听完阿基的意见也面面相觑,几个男孩的眼神中也流露出对其他女孩身体的窥觊。

  此时,阿基叫了一声∶「我要射啦!」说完就将整根阳具用力顶入我女友紧  窄的阴道内,并伏在她身上,将精液一下一下的射入我女友的子宫内。

  热刺刺的精液,烫得她再一次高潮,疯狂的忘情尖叫,整个人弓起来,把阿基的阳具迎入阴道的更深处。

  被吸啜着阳具的阿基大声对我说∶「阿豪,你女友想吸乾我呢!」射完精後,阿基把阳具抽出,滚到一边休息。我女友的阴道因为先後被两道浓精射入,阴道已不能再容纳多馀的精液了,随着阿基阳具的抽出及泄身时的阴精,精液像喷泉般向外喷射出来。

  望着自己女友的淫态,我再也支持不住了,随着一声低沉的哮叫,我也把精液射向阿欣的阴道深处。阿欣配合着高声呻吟,并加快抽插的频率,她像是意犹未尽似的,在我射精後仍继续套弄,直至我的阳具软软的脱出来为止。

  她脱离我的怀抱坐在一边,伸手将阴道上的精液沾到口中,边吸啜着手中的精液,边问∶「谁想跟我做爱?」男孩们大家面面相觑,其实也想跃跃欲试。最後还是阿力最勇敢,第一个扑到阿欣身上,撑开她双腿,一声不响就将阳具插入她湿漉漉的阴道内。

  阿欣再次发出欢愉的叫声,阿旗、阿军也仿效他,爬到阿欣身边,疯狂的抚摸着她,并等候阿力做完後,轮到自己接力上。

  此时,阿发则趴到我女友身上,尚在回味着高潮馀韵的她,跟本无力反抗,一下子已被10寸长的阳具插入。只听得她「呀」一声,呻吟道∶「好胀呀!」当然啦,她胯下的阳具足足有成10寸长,兼粗如小孩的腕臂。

  阿发听见她的呻吟,抽插得更加卖力,在他的不断抽送下,我女友很快便获得另一次高潮,整个身体兴奋得弓起来,再重重的躺回地上,昏死过去。而阿发则不理会她的死活似的仍在疯狂抽插,并一边赞叹道∶「阿雯的阴道很紧啊,插得我好舒服呀!」阿旗与阿军被我女友的淫叫声与阿发的呻吟声吸引了过来,转而向我女友进攻,阿旗坐在她的头顶处,让起码有7寸的阳具贴着她的秀发,双手则伸到她的双乳上搓弄;阿军则坐到她左边,捉着她的手在套弄自己近8寸的阳具,并俯身含啜着从阿旗指缝间露了出来的乳头。

  我女友在三重刺激下再度转醒过来,还未来得及思想究竟发生甚麽事,体内的快感再次将她的情欲推向顶峰,高潮再一次在她体内爆发。我爬到她的身边,捉着她的手去搓弄自己因见到她被其他男人干得花容失色而再次勃起的阳具,并在她耳边问道∶「你被我以外的男人干着是否很兴奋呢?知不知现在正有多少个人干着你?」她羞涩的张开眼,望到自己正被四个男人干着,惊吓得立即再闭上双眼,但仍难忍体内澎湃的快感,呻吟声不绝。

  我俯头吻着她的红唇,舌头伸入她的口腔内搅动,吸啜着她口内的津液,胯下的阳具再次硬朗起来。

  我抬起头环视四周,发现除了阿力与阿欣的那对外,阿基正占有着阿军的女友阿珠(也难怪,他一向喜欢大胸脯的女孩),他正享受地吸啜着阿珠35B顶上的两粒红梅,一只手已在她的阴道内搅动。可看出她仍有些微争扎,但却敌不过体内的快感,下身在迎合着阿基指头的抽送。突然听到我女友闷一声,原来阿发已将她反转身,采用她最爱的後插式。而阿旗则将阳具插入她的口内,让我女友替他口交。只见她的幼嫩小阴唇,在阿发10寸长的阳具抽出时,整个被拖反出来,而在插入时,则全个连着大阴唇被推入阴道内。除此之外,阿发的每一下推送均让她口中阿旗的阳具全根没入她的口中,阿旗活像将她的口当作阴道般抽插。另一边传来一阵的浪叫声。原来阿基已摆正阿珠的身体,双手握着她的35B豪乳,8寸的阳具一对正阴道口就狠狠地插入去。阿珠迎合着阿基的抽送,配合着上下起伏,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淫叫声。

  我再次环顾四周(应该说是在挑选猎物),发现阿丽已躺在地上撑开双腿,双手放在自己那仍在流着刚才阿力射过精液的阴道上搓揉,但显然得不到满足,身体不安地扭动。

  阿军也看到此番光景,先一步爬过去,一手捉着她的足踝,将她拉近自己身边,跟着整个人压上去,用舌头顶开她的嘴唇,吻将下去。双手也没有闲着,一边搓揉着她那对32C的乳房,一边拨开她阴唇上的手,将手指插入她阴道内搅动。

  可能阿丽真的太兴奋了,竟一反平日矜持,双手捉着阿军的阳具,硬把它拉往自己的阴道口。阿军亦乐意满足她,将8寸的阳具插入她体内。

  随着阿军的插入,阿丽舒服得不停淫叫,双脚更撑得高高,十只脚趾像痉挛般弓起,一看便知她已经进入高潮。阿军在她身上不顾她死活的拚命抽插,随着阿丽一声∶「我舒服死啦!」跟着整个人软软的躺回地上,任由阿军在她身上继续活动。她除了口中仍着欢愉的呻吟外,整个人真的像死了般摊在地上。

  阿萍与阿君则坐得远远的呆看着屋中发生的一切。我慢慢的走过去,绕到她们後面,伸出双手一左一右的分别抄起她们的乳房搓揉。我终於得偿所愿,阿君的乳房终於在我的掌握之中!我左手顺时针的搓着阿君的33C胸脯,右手逆时针的搓着阿萍的33B乳房,两只食指放在她们的乳头上捻弄。慢慢地我发现她们的乳头已经凸起,口头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她们双双叫道∶「阿豪不要,我不想呀~~呀!」最後的一声「呀」,是因为我用拇指与食指分别钳起她们的乳头再弹回去,刺激得她们忘情的呻吟。

  我将她们压在地上,一边揉弄着阿君的左乳,一边含着她右边的乳头,而右手的三只手指同时插入阿萍的阴道内搅动。由於有着阿旗刚才射进去的精液的润滑,所以能够毫无困难的把三只手指全插进去。

  一时间,淫声浪语响彻耳边。

  阿君娇喘着求我收手道∶「阿豪,不要再弄啦,我受不了了!阿萍更大胆的淫叫道∶「阿豪,求你不要再用手指弄我,我要你的┅┅」却再也说不下去。

  我很艰难才能够舍弃口中的樱桃,在她耳边逗弄她道∶「你想要什麽?」说话其间,更大幅度的在她阴道内搅动,拇指则在她的阴核上轻挑。

  「我┅┅我想要你┅┅你的阳具。呀~~」原来在她说话期间,她已经被我的手指弄上了一次高潮,阴道像吸盘般,一下一下地吸吮着我的手指。

  被我压在身下的阿君也不安的扭动着,看见阿萍已经给弄得次高潮,我好应照顾身下的玉人,况且还是一具我朝思暮想的胴体。

  我抱着朝圣般的心态,慢慢的从她的额角吻起,通过鼻尖,痛吻她的香唇。她亦热烈的回应着我,舌头伸入我的口内,任由我吸吮。

  此时,我听到阿发说∶「啊!好舒服呀!我忍不了要射啦!」我藉着继续吻向阿君像熟椒般坚挺的乳房的机会,偷偷望向我女友那边。见到阿发的屁股一下下的收缩着,而我女友只懂不停扭头狂叫∶「啊~~里面好烫呀~~你的精液好热啊~~」阿发显然正用他的精液来灌满她的阴道。

  一如刚才那样,她的阴道将不能再保留的精液像喷泉般喷洒出来。只见她尚未回气时,阿旗已将他的阳具又再次插入她紧窄的阴道内。

  「啊~~阿旗┅┅让我休息一下~~呀┅┅」显然阿旗跟本就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一下一下的把全根7寸长的阳具大大力的在她的紧窄阴道内冲刺着。

  看着他的阳具在她的阴道内一进一出时,内里的精液随着他的抽插而被挤出  来,那种淫乱的感觉使我差点忍不住要立即将阿君「就地正法」。

  我强忍心中的欲火,我一定要慢慢享受这具我一直梦寐以求的玉体。

  忽然眼角人影一闪,原来阿军已把阿丽「插翻了」,转向攻击仍在高潮中的阿萍。反观阿丽则像死鱼般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只见他摸了摸阿萍的阴道口,二话不说就将8寸长的阳具插进去。并不停的以「每秒二十」(夸张了)的频率上下抽动。

  阿萍经过刚才的一次高潮後,似乎仍未得到满足,在阿军的抽插下仍奋力把腰身抬高来迎合阿军的抽插,浪叫声更是一浪接一浪。

  我决定不再理会身边的一切,专心享受身下的尤物。

  我再次吸吮着这对朝思暮想的蓓蕾,双手搓揉着那对33C的乳房,感觉就像一团面粉般嫩滑。

  那对蓓蕾在我的口中再次硬挺起来,阿君体内的淫火又再次被我诱导出来,口中呢喃着欢愉的浪语。我慢慢的向下吻去,双手则仍继续攀在她的趐胸上,捻弄着她的乳头。经过她那不盈一握的22寸纤腰和那可爱的小肚脐,终於到达那只在梦中见过而未知实貌的三角地带。

  柔软细致的一小撮阴毛,刚好把那饱满的阴阜覆盖着;倒三角形的尖端连接着一道粉红色的小缝,点点的水光占满了整个美丽的阴道口。虽然刚才不久前才被阿发的10寸大阳具插翻了阴唇,但现在像处女般紧紧合了。

  原以为在这麽近阴道口的距离一定会闻到精液的腥臭,谁知道不单闻不到腥臭味,还随着爱液的分泌,渗出淡淡的处女幽香(若你曾有过处女的女友,你一定会闻过此种香味。纵使她距离你有十尺之遥,只要风向正确,你也会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彷佛精液从未沾污过她的下体般。

  我轻轻的翻开她的阴户,发觉除了尚有些少精液仍黏在粉红色的阴道壁外,再没有一滴精液流出来。

  我伸出舌头,轻轻的由阴唇下方向上舔弄,直至那粒已凸出的小阴核上。当我的舌头与「她」一接上,阴道内像扭开了一个水龙头般,爱液像缺堤似的汹涌而出,而她口中的呢喃式呻吟亦变成了淫荡的浪叫∶「呀~~好舒服呀~~不要停~~呀┅┅」我的舌头绕着她的阴核一圈一圈的卷动,再含入口中吸吮并同时用牙齿轻噬着。只见她被逗得全身发抖,浪水比长江的洪峰来得更汹涌澎湃。

  我将双手插入她的屁股下,将她下身轻轻托起,舌尖沿着正澎湃着爱液的肉缝向下舔去,一面抚摸那两团嫩滑的臀肉,一面用舌尖轻刺着她的肛门。

  炽烈欲火刺激得她拼命扭动下身来逃避∶「阿豪呀~~不要再弄啦,我受不了啦~~」双手猛扯我的头发,想把我拉到她身上去。

  与此同时,阿旗的口头发出一阵低沉的吼鸣,而阿雯也同时大呼∶「啊~~好爽呀,呀~~呀~~你射得我里面好满好烫!」又有一个人把精液灌注入我女友的阴道。

  阿基亦同时呻吟道∶「我要射啦!」跟着用力握紧阿珠的35B巨乳,把屁股用力向前顶,阳具全根没入阿珠的阴道内,再把浓浓的精液注入。阿珠则死命的捉住阿基的双手,双腿紧缠他的屁股,令他更贴向自己。

  我见阿君也爽得差不多了,该是我占有她的时候了。

  我顺从地爬到她身上,阳具正好贴上她的阴道口,嘴唇贴到她的耳边吹了一口气,道∶「我要把你带上天堂,插到你向我求饶,保证你会食髓知味。」她羞羞的望着我道∶「你坏呀,我不依~~呀~~」说话间,她已经用手抓  着我的阳具,把它引入我一直想得到的桃园洞内。阳具被阴道壁紧紧包裹着,紧窄的程度,比我的女友更甚。

  我在她的耳边说∶「你下面好紧啊,插得真舒服,真羡慕阿发能天天把你插爽!」说罢,更用力地抽插。身下的玉人被我那几下用力的抽插弄得秀眉直蹙,喘着气在我耳边道∶「阿豪,不要这般大力,我今次才第三次,受不了。」我惊讶得停下了所有动作∶「什麽?她双颊升起了两团红晕,把头埋在我的胸膛里道∶「什麽什麽啊,人家今次才第三次啊,听见了没有?求你不要这麽粗鲁嘛,我真的受不了!」我惊异的问道∶「那麽刚才不是你的第二次麽?第一次在何时?」她的脸更热(因为此时她的脸正埋在我的胸口处,所以,我只能感到她的脸在发烫,而看不到她的脸是否更红。但我相信她的脸定红得连太阳也失色),娇羞地嗔道∶「你叫我怎答你啊?!」我再用力地抽插了几下,然後笑道∶「你不答我,休怪我无情。」她喘着气道∶「好啦!我答你就是,求你不要再这般弄我。我的第一次是在昨天。满意了吧?」我惊讶的道∶「阿发居然能够忍到昨天才上你,真是奇迹!过程如何?」她抬起头直视着我道∶「我只应承答你何时发生,没有应承将过程讲给你听(结果她也有把那次过程说给我听,但那已是第二个故事,有机会定会与大家分享,现在不在此细表)。况且我现在只想与你快乐,其他事我不想理会。再继续疼人家好吗?」「好,但以後一定要说给我知。」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刚才不是说不想的吗?为何现在却想我继续疼你呢?」她娇呼一声,把头埋入我胸内,羞涩的道∶「人家第一次见这种场面嘛,又第一次在这麽多人前赤身露体,更要在男友面被你们轮流玩弄,人家什麽矜持都没有了。」望着她楚楚可怜的表情,我有点於心不忍,决定见好就收。我再次投入对她的「耕耘」,阳具在她紧窄的阴道中轻轻推进,她一直紧抓着我双肩,感受着我给她带来的阵阵快感。原来她的阴道除了紧窄外,还很短,我每次的插入总不能把整根7寸半的阳具全根尽没,总感觉到尚有三份一剩在外时,龟头就已经接触到她的子宫颈。阵阵趐麻的感觉不断从龟头尖端传上大脑,爽得我混身打颤。

  我一面享受着从下身传来的快感,一面俯在她耳边问∶「原来你的阴道这麽短,阿发十寸长的阳具怎能进入?」她娇喘着说∶「他很温柔┅┅呀~~(我正尝试把阳具再插入些,下身暗运腰力,把阳具再插入些┅┅好像有点儿撑开了她的子宫颈呢!)哪像你这麽粗鲁┅┅呀!不要再入了(我把阳具再插入了点,真的!她的子宫颈被我顶开了,龟头被更窄的肉团包着,还感到被一下一下的啜吸着,那种感觉真爽!)呀~~我要死了!」说罢真的爽昏了,而子宫颈则不停的有规率地收缩着,子宫内像缺堤般涌出一浪又一浪的热泉,直把龟头爽死了!

  我不得不停下来,强忍使我差点一泄如注的快感。我轻轻的点吻她的额头,她亦在此时柔柔转醒,但却连动一根指头,甚至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欠奉。

  为了让她得到休息,和使自己的快感消退,我转移视线望向屋中其他各人。

  身边的阿军仍以惊人的速度抽插着阿萍,她彷佛像一头雌老虎般,除了屁股很有节奏的迎合着阿军的冲刺外,更用牙用力的咬着他的肩头。口中的浪叫声也只局限於喉咙内,低沉而性感

  阿力则爬回阿丽身边,按抚着刚被阿军插昏了的她。

  阿基依然拥着阿珠,双手仍放在那对大肉球上搓揉,眼神正望向我这边。我们两人眼神一接上,均向对方报以一个会心微笑。

  而阿欣就拖着一串由阴道流出来的精液,爬到仍躺在地上休息的阿发身下,扒开他双脚直达他软趴趴的阳具,一张口就将混和了我与阿基的精液及我女友与阿君爱液的阳具含入口中舐弄。阿发被她吮得呻吟不绝,高呼好爽。

  而阿欣高高翘起的阴户则吸引了阿旗,他抓着我那仍未清醒的女友的手放在他的阳具上搓弄,直到接近坚硬的半软状态才放开她,走到阿欣後面,把阳具插入仍满溢着精液的阴道内,阿欣配合着他左右摇摆着屁股。

  我此时才留意到我女友阿雯。她整个人像虚脱了一般,秀发凌乱地被汗水黏在面上;樱唇微张,艰难但满足地喘着气;34B坚挺且布满爪痕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有致,乳头高高翘起;42寸的修长双腿,因刚才不停地张开供人抽插,现在仍未懂得合上;整个阴户被白花花的精液糊满着,阴毛也被清液浆得紧贴在阴阜上,两腿间的地上也布满了被阴道挤出来的精液。

  此时身下的阿君开始不安地扭动,我知道她想我继续插她,但我故意整她∶  「终於醒啦,爽不爽?」她叹息一句道∶「太舒服啦!想不到原来做爱是这麽刺激!」接着她羞答答的道∶「我现在又想了,可否继续?」料不到不须逗她,她也自己要求。我故意说∶「若我不想再动呢?」「那我自己动好了!」说毕,真的把下身向上顶。

  「好啦!好啦!我投降就是了!但我要你先给我看一些东西。」她奇道∶「我什麽也给你看过、摸过了,你还想看什麽?」我快速地把阳具从紧夹着我的子宫颈内拔出,一股浓调的的爱液从她的子宫内喷出,洒湿了我俩的大腿。她亦因突如其来抽出的刺激而被带上了一次高潮,全身兴奋得痉挛起来,紧紧的抱着我。

  我在她耳边说∶「我就要看你泄身的样子。」她紧搂着我∶「啊~~你好坏啊!」我再次插入她那刚被开垦不久的阴户中,因为有她刚才的大量爱液滋润,所以更容易把阳具顶入她子宫内。经过十数下的抽插,终於能够把整根阳具尽插入她的阴道内,感觉到有三分一的阳具进入了她的子宫。当初时我尝试把阳具再顶多些入她子宫时,她也有些不舒服的感觉而秀眉直蹙,强忍着胀满的不适。但当我一下一下的深入,慢慢撑大她的子宫颈时,她的快感急速标升,最後更挺起下身迎接着我的插入。

  【待续】

  本楼字节:26567

总字节:75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