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怀念兰姐那片“芳草地”][作者:不详][完]
大学毕业後,进入了一家当地颇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先是在工程部搞开发,由於本人打小练就眼观思路、耳听八方的本领,再加上确实小有水准,深得领导厚爱,一年後就被提升为小主管,手下有那麽两三个人,哎,大小咱也是官呀。

  2007春夏之交,公司把我调到了市场部,说是我这人能说会道,比较适合市场工作,我晕!我瞎说八道还差不多,真让我去搞销售……哎,管他呢,车到山前必有路嘛。说起以前那个上司,还真有些怀念啊,就是铁哥们,下了班就和我们一帮年轻人在一起鬼混,一起喝酒、一起桑拿。可现在这个是市场部顶头上司是个女的,33岁,北大毕业,听说很有能力,老板花重金「猎」过来,平时待人待也不错,人很漂亮,可能会打扮的,在我看来也就二十八九的样子。

  哦,忘了说了,这新上司姓淩,我们平时都叫她兰姐,由於我是新来的,对销售工作又不熟悉,不知道整天干什麽,兰姐便把我安排给一个业务员让他带带我,我可是老大不愿意,前面不是说了嘛,我好歹也是个主管级别了嘛,还要当人家学生……切!怎麽办呢?

  第二天来到兰姐办公室,兰姐正埋头写着什麽,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兰姐穿着一套浅粉色的职业套装,下摆没有过膝,修长的双腿被透明的丝袜包裹着但仍透着白皙,更要命的由於兰姐是趴在桌子上,一对大乳房正好跃入眼前,我不禁咽了一大口水,在心里狠狠扇了自己一大耳光,真它妈没出息,没见过女人啊。也怪了,为什麽所有男人都喜欢女人的咪咪呢,嘿嘿,外话。言归正传,这时,兰姐好像觉察到了我……「Jack,有事情吗?」Jack是我的英文名。

  「哦,我……」奶奶的,偶正直勾勾的看着兰姐咪咪呢,恨不得两眼珠子能长个翅膀飞过去,钻进去,由於太专心,竟然没听见兰姐在叫我。

  兰姐好像发现我的小九九,起身拢拢衣领,我那个汗啊,真想挖个坑钻进去……「我……没什麽事情……」抬腿就想撤。

  「站住,我看你这段时间工作不是很积极呀!」兰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看来对我刚才的失礼并没有生气,我也恶从胆边生,一股脑把委屈说倒了出来。

  「那介意做我的徒弟不?」

  我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做梦都想呢!」差点说漏嘴,但故作镇定中,「能跟兰姐学些销售知识当然好了,也能尽快提高我的能力。」还在故作谦虚,心思早不知飞哪爪哇岛去了。

  「那好吧,以後我亲自带你,你可要认真学。」「那肯定的。」我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差点没磕到地上。

  就这样,跟着兰姐学了两个月,发现自己确实挺有销售天才的,奶奶的,以前怎麽没有发现,也许是有美女教的原因,总之,我进步神速,5月份便慢慢开始独立做一些客户了,说到这里,真心话,我还是非常感谢兰姐的,她确实教会了我很多东西,跟她出过几次差,谈判桌上,酒会上,见到她的人,没人不被她的美貌、专业知识和谈吐折服的,难怪老板花那麽高代价从竞争对手那挖过来。老板神人也……慢慢地,随着和兰姐接触时间越来越长,我发现自己半天见不到她,心里就急得慌,她在干什麽呢?时间越久这种感觉就越强烈,渐渐的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依恋她了,莫非……偶又发春了?……自从大学谈了四年的女友踢了我跟了那个开皇冠的「衰」哥跑了後,我就发誓这辈子再也不对女人动真情了,想想那时为了给她买个手机,我天天到酒店给人家端盘子到11点,最後还是被她淘汰了……那时死的心都有了,奶奶的,只是想想没什麽好的结束自己小命的方法,什麽跳楼啊,喝毒药啊,我操……看看那些人死後那麽恐怖,就没那胆量了,所以小命也就留了下来。

  不扯以前伤心事了,继续……

  虽然我这边心急火燎的,可兰姐一杯温水,让我摸不着头脑,更不敢轻举妄动了,那熟透的曲线,前凸後翘,常常让我想入非非……夏天,一个很热的夏天,我更热……直热的我想「锄禾‘日’当午」,可日子仍日复一日,不起波澜。

  到8月的时候,一个新的研究成果顺利通过了A公司认证,但想进入A公司的市场,却是另外一回事了,我了解到老板是一直非常想做这个客户的,谁不想赚政府的钱呢,公司开了碰头会议,派兰姐和我去竞标,我当然是乐意滴……也它奶奶的奇怪了,本来去西安的飞机票一点不难买,可那几天票都卖完了,没办法,委屈点,打火车去吧,T112,16:40。

  我让兰姐睡下铺,我睡上铺,说是照顾她,其实是想从上往下方便眇她,写到这,又不禁想抽自己耳刮子了,人咋能这麽……我就这样瞪着上面,听着火车呼呼声音,偶尔眇一下兰姐,发现她已经合衣睡了,一截白白的小腿漏在外面,侧着身子,胸部显得更加丰满,从第二个扣子中间隐约可看见兰姐穿着黑色文胸。

  「Jack……」兰姐在叫我,迷迷糊糊中,我发现兰姐不知什麽时候爬到了我的床上。

  高耸的山丘,平滑的平原,茂密的森林,还有肥美的芳草地,下面还有甘甜的小溪……一切这些我梦寐以求的东西都一下子展现我眼前了。我陶醉在这片土地上,埋头在山丘间,开垦着芳草地,乾涸的大海棉贪婪的汲取着汪汪溪水。忽然,感觉JJ一阵阵痉挛……郑州站,一阵叫卖声吵醒了我,原来是个「梦」,操,可苦了我,没带内裤换,本来打算下车後买的。兰姐呢,低头看,我的性感女神小脸红红的,莫非刚才也做了「春梦」,再仔细看,好像不对,兰姐紧紧地把被子抱在怀里,她生病了,我赶紧爬下来,一摸她额头,烫的要命啊!

  「兰姐……兰姐……」我轻轻呼唤着她,兰姐慢慢睁开眼,好像很吃力,病得不轻啊。

  「列车员……」我大声叫着,吵醒了很多人,深夜了,人家正在熟睡,但我管不了那麽多。

  「你他妈不能小声点啊,我女朋友睡觉呢!」一个流里流气的小把子冲我嚷道。

  「操你丫的……」我把衬衫摔在兰姐床上就冲了过去,把那B给揪了起来。

  当那B看我浑身暴起的肌肉和胸前的纹身,立马像霜打的茄子,萎了下去。

  在大学,我是足球队长还和几个臭味相投的兄弟弄了个拳击协会,就这萎缩的小把子我一个弄死他三都不为过,亏他敢跟我叫。

  这时,很多人都被吵醒了,不知道哪个鸟人还找来了乘警,兰姐也跑过来,死死地抱着我,後来乘警还是把我叫到办公室,我看兰姐也紧张地站在门外等我,瑟瑟发抖,可能害怕吧,毕竟是女人嘛。员警问了一些屁话,又教育了一番,就让我走了,其实算个鸟呀,偶14岁时和二愣子偷人家老母鸡被派出所追得满地跑,最後被抓到扒光衣服坐在水泥地上,那狗日的龟孙子还用电风扇吹偶,那可是大冬天!当时我就发誓,将来长大了非割了他卵蛋不可,把他弄成太监,给一车绿帽子给他戴!!!可後来知道割人家卵蛋可是要蹲大牢滴……也就作罢,不过第二年春天,还是放了把火把他家草堆给烧了。

  哎,又跑火车了,切入正题……

  从员警办公室出来,兰姐重重叹了口气,好像放松了许多……顾不了那麽多,我赶紧拉着兰姐到床铺上,安顿她睡着,我把自己的被子也给她盖上,可她仍瑟瑟发抖,我又去医务室找医生,医生说什麽病毒感染,可暂时条件有限,只能先开些退烧药。

  「操你大爷的,你这医务室就是摆设啊,日你老母!」我心里恨恨地骂。

  兰姐吃了药,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可还是冷得瑟瑟发抖。

  我试试去握着兰姐的手,她似乎并没有抗拒,我便把她双手都紧紧地包在手心里,希望给她多一些温暖……我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个病美人,她不再是那个雷厉风行的销售经理,不再是那个寸步不让的谈判高手,但仍是那麽美,那麽美!在我的眼睛里。

  「刚才,干吗那样呢?」兰姐低声地问我。

  「着急,昏头了,差点给你闯祸吧?」

  「着急?着急我?」

  明知顾问嘛!

  「嗯,不……,是的,看你病得厉害!」我有些语无伦次。

  「看你傻的……」兰姐浅笑,但我隐约能瞟到兰姐眼里闪过一分异样的东西,一份感动?Or……兰姐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我连忙扶她坐起来,并顺势搂着她的肩,一只手拿着杯子喂她水喝。忽然想起刚才兰姐劝架时从後面抱着我的感觉,柔柔的很舒服,而现在这大美人就依偎在我怀里,香喷喷的,乘她喝水的当儿,我用力地吸了一口气,一阵清香沁入心肺。

  兰姐,也渐渐自然地把头靠在我的胸上,我下巴碰在她头上,真想火车永远到不了西安!我就能永远抱着我的性感女神了!想着想着,JJ又支小帐篷了,汗!

  次日5:30左右吧,当我们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西安站,由於怕弄醒兰姐,我一整夜就保持一个姿势,麻木了,竟然一下子没站起来,兰姐看上去好多了,但仍略显疲惫。

  到了我们下榻的酒店——西安喜来登,是家五星级的涉外酒店。由於兰姐身体还没有好,将行李交给服务生後,便直接带兰姐上了楼,安顿好後,又去找了医生来,给兰姐彻底检查一下,确认无大碍後,医生让挂一瓶盐水,我则坐在兰姐床前守着她……「去睡吧,昨夜你就没睡。」兰姐催我,眼睛里透着从未有过的温柔,辐射着我的全身。

  「没事儿,我……」真他奶奶的糗啊,说着竟然禁不住打了个大大大大的哈欠。其实我也确实累坏了,上下两眼皮象涂了502,直往一起靠,我忍!我再忍!

  「看你……去睡吧!」兰姐看我糗样,笑道。她的笑好美!如果可能,我愿意一直这样打哈欠,让兰姐一直笑下去。

  「怎麽?心疼我呀……」有了火车上的一抱,感觉亲切多了,说话我也不再那麽拘谨。

  「叫你贫!」兰姐拿枕头砸我。

  「真心疼我,就让我在这守着你吧,好吗?」想想当时自己一定很肉麻,不过我真是真心滴,没什麽坏思想,真是纯粹担心她,毕竟第二天还有竞标啊。

  不知什麽时候,我竟趴床头睡着了。

  早上醒来,发现正兰姐握着我的手,眇见她还没醒,我便也装着没醒,就继续让她握着我的手……8点被手机闹钟弄醒了,兰姐也醒了过来,我还装睡,她放开我的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我感觉浑身像被电了一下,但没敢动,以为有下一步动作,但兰姐然後起身去了卫生间……一阵「虚虚」声,又一阵哗哗水声过後,兰姐过来叫我,我故作迷糊状:「哦,几点了?」简单吃完早饭,打的到客户处××××公司,在西安的高新开发区,投标其实只是个过程,很快,一个个龟儿子人模狗样的上去发发言,大概一共一个半小时,完事。

  「这就完了?」我问兰姐。

  「怎麽会?重要在晚上呢。」

  「嗯?」

  「别问那麽多了,记得晚上一切听我的,千万别给我捣乱!」兰姐一下子严肃起来。

  「嗯。」我再一次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虽然不清楚晚上要干什麽。

  下午没事,便和兰姐到市里随便逛逛,她给她儿子买了一套兵马俑,我则买了一串蓝田玉的手链。

  「送给女朋友?」

  「呵呵……」我没回答。

  到了晚上,对方在香格里拉金华酒店搞了个酒会,一帮鸟人,我都不认识,不过兰姐好像都很熟的样子,很熟练地和对方打情骂俏,这时,过来一个40来岁的人端着酒杯,醉醺醺的,虽不能用猥琐二字形容他,但瞧那鸟样就不是个好鸟,一双贼眼不停在兰姐胸和屁股上扫来扫去,我生怕他那双贼眼生出钩子紮伤了我的女人。

  那贼念念叨叨地要搂兰姐和他喝交杯酒,兰姐挣扎不过,终究还是被他搂怀里了,一股血气冲上胸口,刚想抡酒瓶子招呼那狗日脑瓜子,兰姐不知使什麽法竟从那鸟人怀里滑了出来。

  「那是他们采购总监。」兰姐瞪了我一眼,「跟你说了听话别惹祸。」「我……」我委屈得不知说什麽好,想想那时真傻。

  兰姐最终扭不过那鸟人,跟他喝了交杯酒,哪知那厮,竟得寸进尺,拉着兰姐往楼上拖,胡言乱语:「喝了交杯酒该洞房了,哈哈……」「操!‘洞’你妹去!」我心里恨恨道,但看兰姐眼神有些惊慌但又似乎制止我去帮她。

  眼看兰姐已经被拖到楼梯一半了,我着急,着急……这时,正好楼上一个侍应生端着一些夜宵下来,我灵光一闪,冲上去撞在侍应生身上,一刹那间,我将一盆羹推在那狗日的身上,侍应生自然是惊恐万分,赔礼道歉,赶忙喊其他人一起把那狗日的请到别处处理。

  逃出那狗日的魔爪後,兰姐又和其他人推杯换盏,同样还有交杯酒,但还好,没有要求洞房的,它娘的,男人都贱!

  後来得知,那晚兰姐一共给对方各部门要人一共送了17万!老板的赌注压得可真大,他怎麽能确定我们一定能中标呢,这时後话了,不谈。

  第二天,中标结果出来了,我们公司果然中标了,同时签了3年的合同,总计1000万。

  顺利完成任务,兰姐兴致很高,由於还有三四天时间,她提议去各古迹看看,不是有句老话叫「西安归来不读史」嘛,我们依次去了兵马俑、华清池、碑林、武则天的无字碑、大雁塔等等,基本好玩的都去了。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们已经俨然一对情侣,兰姐本来就显得年轻,走在一起别人以为就是一对儿呢,连「世纪金花」里的小姐都说「给你女朋友买个钻戒吧,这款……」,我低头望着兰姐,竟发现一丝少女的娇羞爬上兰姐脸庞,她竟然也没有否认,心里一阵窃喜,汗!……回来的前一个晚上,我们牵手来到酒店附近的一个小公园,不大,但很清净……我们坐在一块周围由低矮的冬青树围成的草地上,我握着兰姐的手,她并没有拿开的意思。

  我们给彼此讲着以前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她讲她老公,孩子,我讲大学里的一些糗事,甚至还讲了第一次和女朋友做爱怎麽也找不门的事儿,把她笑得前俯後仰,後来讲到和女友分手,她便沉默不语了……「其实,我和你有一样经历,只是不像你能忘掉,我一直没能彻底忘记他,特别是看到你以後。」兰姐忽然幽幽道,思绪好像回来N年前,原来她在大学里也是谈了个男朋友的,毕业後,那人留学了,後来打电话告诉兰姐他已经习惯了国外的生活,不想再回来了。

  「那跟我有什麽关系?」我问。

  「你和他长得真是很像,非常像,包括身材、言谈举止,性格也是这麽冲动,总之……」「我只是个替代品,在你心里。」我有些郁闷了。

  「不是,我只是跟你说了实话,我挺喜欢你这样的人,不是因为其他什麽,这也是为什麽我刚开始就把你一直带身边,其实……,其实是我叫老板把你调到销售部的,你没怪我吧。」少妇就是少妇,不像小女孩那样,扭扭捏捏的一句「我爱你」要憋N年才肯告诉你。

  我低头不语,只是更用力搂着她的肩,闻着她身上香香的味道,至今怀念的清香!

  我忽然想到,女孩子不能这样坐地上,肚子会疼,这是以前女朋友告诉我的。

  我把衬衫脱下来,折好铺在地上,让她背对着坐我腿中间,靠在我身上。

  我从後面揽着她的腰,嘴巴正好碰在她的脖子上,闻着那沁入肺腑的清香,鸡巴又不由自主的生机勃勃,抵在兰姐的腰上,越是想放松,越是硬得不行,兰姐也一定感觉到了我的变化,但并没离开我怀抱的意思。

  我闭着眼睛,已经完全陶醉在那幽蓝的香气中,情不自禁地吻了兰姐的香肩,舔着她的香颈。

  能清楚听见兰姐急促的呼吸声了,兰姐坐直了,扭过头,闭上了眼睛,我轻轻地,轻轻地,去触碰那流蜜的甜唇,撬开她的小嘴巴,大口地吸吮她香舌上的蜜汁,这不是又在做梦吧?我腾出一只手来扭了大腿一下,操!好痛,这次不是在做梦。

  两个舌头这样翻滚着,我一只手早已握住了她的一对大乳房,软滑柔嫩,说不出的舒服,我揉捏着上面的小乳头,硬邦邦的,像个小核桃。游荡到兰姐的平原上再往下时,兰姐用手轻轻挡了一下,但我没有理会,她也没有再抗拒,我抚摸着那片芳草地,探索着向下进入小溪,只听见兰姐轻轻「啊」了一声,呼吸更加急促,怕人家听见我赶忙用嘴巴封住她的小口,手则继续探索……

我碰到了那个传说中女人最敏感的小阴蒂,我轻轻揉捏着,时而用整个手掌摩挲,时而专门揉捏那颗小阴蒂,兰姐的身体像小水蛇样地扭动着,腰部配合着我的手动作着……

忽然兰姐身体僵硬并颤抖着,继而又瘫软在我怀里,同时感觉有一股股滚烫的液体流淌在我的掌心。

  「好了……」

兰姐小声说,转过身来温柔地吻着我。我用力地抱着她的腰,鸡巴坚挺地顶在兰姐的小腹上,我则趴在她的肩上大口地喘着气,想去拉她的裙子却被兰姐坚决制止了,我郁闷之极……

鸡巴仍这样顶着兰姐的小腹,我则只能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光滑玉背和翘臀,那是我摸过的最光滑的背,最翘的臀,其实我他妈也就摸过两个女人。我稍稍往後撤了一下身子,将兰姐的头移到我腹部,拉开了拉链,大棒「嘣」地就跳了出来碰在兰姐脸上,兰姐温柔地低下头,张开她那无比性感的红唇,含住我胀得发疼的龟头,上下套弄着,真是无比舒服啊,舒服到每一根头发丝儿,此刻小胡的位子给我我都不稀罕了。借着月光,看见兰姐时而专攻龟头,时而全根没入……

我的双手则抓捏着两只大乳房,当然不再是先前那麽小心翼翼了,而是用力地搓揉着,似乎要挤出水来。渐渐地,那种感觉越来越近,我抱着她的头不再让她动并让她吐了出来,她仍骑在我腿上,我捧起她的PP,顺利地扯下了她的小裤裤,她扶着,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她从後面仰面撑着手方便腰上下活动,我则继续揉捏她的大乳房和小阴蒂,渐渐地,兰姐从喉咙深处发出低沉的叫声,上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她双手快支持不住的时候,我顺势让她躺在草地上骑在上面,像脱缰的野马在草地上驰骋……

兰姐忽然死命抱着我,咬着我的肩膀,她的腿抬得很高,周围一片寂静,所有动作停止,只有鸡巴在痉挛,在有节奏地喷射!!!

  後来回到公司,我们仍像往常一样来往,并没有人觉察出异样,只是出差时,我们仍会激情四射,恨不能融入到对方血肉里。

  一个下雨的晚上,看见她老公带着儿子来接她,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我知道自己该走了,因此在老板、同事不解的眼光中办理了离职手续,走的时间没有告诉她,只是把那对手链放在了她的办公桌里,再後来就漂泊到了现在这所城市,重新开始了生活、工作。

  兰姐,其实,你也和我大学的女朋友长得非常像!只是我从来没告诉你,因为,我也是真是爱你这个人!祝你永远幸福!!

  字节数:14306

【完】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