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心灵捕手  »   [情感靓文][小夫妻新婚]
???? ????自从上次愉快的一日游后,我心里又产生了很多的想法,在这两天和老婆的言谈中,发现似乎她对这档事开始没有那么排斥了,里头穿镂空的、透明的都可以接受,但前提是外头要有其它衣物可以遮敝着。于是乎,我告诉了她一些我的想法,当然有些她觉得有趣好玩,但有些她还是不太敢行动,我想,这部份还是慢慢的来好了。

  这天晚上不冷不热,是运动散步的好时光,吃完晚饭后,老婆提议要去附近的公园散散步,我看了看天气,嗯,不冷不热,是个运动的好时光。

  「好啊,等会碗洗一洗就走吧!」

  「耶耶耶,我老公要带我出去散步耶!」

  她像个小孩一样,飞快地把东西收拾好,回到房间准备。

  「尪啊,那我要穿什么?」

  「散步就运动服啊!对了,外面还是有点凉,那件薄外套还是带着好了。」我这时并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

  「死胖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喔!我?要?穿?什?么?」

  这一次我听出来了,喔,妳想玩点小游戏是吧?好啊!

  「那,就穿个透明薄纱好了,反正还会穿外套,妳OK吗?」

  「傻屄啊你,我们家哪有那种东西啊?你拿得出来我就穿啊!」

  「有啊!妳忘了喔?」

  我打开我们的衣柜的某一个收纳柜,这个收纳柜里面全都是一些丁字裤、镂空的薄纱的睡衣,这些东西是我们在交往时,我买来给她的,因为那时有什么值得庆祝的,例如我生日、我考证照通过等,她都会答应我一个请求,我都会去买这种衣服,叫她穿给我看,久而久之就累积了这么一箱,几乎都是只穿一次,有什么样式她早忘了。

  我拿出一件类似蕾丝绣花的全镂空上衣丢给她,当时她第一次看到这件衣服时,一直无法相信这种衣服真的会有人穿出门,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要把它穿出门。

  「就穿这个出门喔?」

  「对啊!妳不是说我拿得出来妳就穿?」

  「嗯,好啦!好啦!」

  老婆今天穿的内衣是藏青色的,其实不管内衣是什么颜色的,穿上那件衣服都一样是一清二楚的啦!

  换上今天的战袍后,她在镜子前照了半天,内衣果不其然非常地显眼,我怕她反悔,于是赶紧把外套丢给她,摧促她出门。

????
????这个公园前身是个军营,幅员辽阔,走一圈至少二十分钟,虽然离家不远,但我们还是选择骑机车前往。把车停妥后,我问:「婆,妳会不会热喔?」

  「你少来同一招,人那么多,又这么亮,不!可!能!」

  我想也是不可能,在这个条件下,婆还不敢那么大胆。再说,里面的那衣服可不像那天一样,至少前面还遮得住,今天这件根本就是全透明的。

  这个公园四处都有路灯,但有些地方还是有点暗,就这么来回走了两圈后,那些比较暗的地方也经过两次了,一直都是处于人潮汹涌的状态,种种外在因素都不利于我怂恿老婆脱外套。难道今天就这样结束了?难得婆穿透明衣出门啊!

  我们绕到一座了望台,看看夜景,顺便吹吹风。这座了望台是这公园最高的点,它的最高层是一个往外延伸的平台,有灯光,但不亮;有人潮,也不多,真是个好地点啊!于是我们就肩并肩的靠在平台上的栏杆吹风。

  「尪啊,快看我!快看我!」老婆一瞬间「咻」的一声把拉链拉到肚脐附近,露出一大片外套里的美景。

  因为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平台的最外面,面是朝外,除非旁边有人,要不然后面的人是不会看到我们的正面。而下面的人抬头往上看,会看到有人在这,不过天黑灯暗,也仅仅能看到一团人影。

  「咻」的一声,老婆又把拉链拉回脖子附近,遮住了所有秘密:「嘿嘿,看到没?没看到就算了,机会不等人。」

  我知道老婆又在和我弄了,其实有没有看到不是重点,刚刚在家已经看得很仔细了,重点是游戏的过程。

  看到她这么做,我忍不住于走到了她的身后环抱着她。她刚刚突然的这么一下,害我有点反应,当好抵住了她的臀部。

  「妳喔,调皮喔!」

  「对啊,整你的啊!怎样,翘起来了喔!等一下硬梆梆的走路好可怜喔!」

  但过没多久,老婆说:「啊,这么快就软了喔?」

  「对啊,刺激度没有很高啊!」对啊,是有点小兴奋,到好像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切!等一下一定要让你硬梆梆的回家!」她撂下了这句狠话后,拉着我的手离开这观景台。

  又绕了这个公园一圈,人流似乎有比较少了,毕竟已经九点了,陆陆续续已经有人回家了。又绕到水池旁的大榕树下的休息区,这个地方,应该是这座公园最黑的地方吧!有灯光,不过是朝榕树打的探照灯。

  因为还要穿过一个没有水泥步道的草地,草还满长的,有点扎,所以人会比较少到这。刚刚晃过来,依稀看到三五个人在做体操,这会儿全走光了。

  「好,休息时间到!」老婆一声令下,我也有点累了,所以就一屁股坐下。

  但老婆并没有坐,站在我前面,一会甩手,一会扭腰的。看她鬼鬼祟祟地环顾四周,一段时间没有人过来,「你想不想看啊?」她贼头贼脑的对着我问。其实她不用问,答案当然是肯定的啊!

  她慢慢地把拉链往下拉,把外套敞开,「嗖」的一声,好像有脚步声,她又赶忙把拉链扣起,拉了起来。其实根本就没人,是树叶的声音。

  就这么看她忙了一阵子,一会拉下、一会拉上,快要脱下来了,又因为听到声音而赶紧穿上。

  「是男人就干脆点啦!要不然,我们回家好不好?」院友说的是对的,果然用激的效果很好。

  「好啦,等一下啦,我再看一下啦!」她再三确认周围是没有人后,慢慢地拉下拉链、脱下外套,完整地呈现出那微透的秘密,但外套她还是紧紧地抓在手上。

  她移动到我身边,招了招手叫我闪开,她要坐里面。就这样,今天晚上她又突破了一点。

  突然间,她伸手抓住我的小弟弟:「硬了喔!就相信你还不硬!」被她这么一抓,本来只是有点硬,结果变得更硬。

  后来她居然隔着裤子在打我的手枪,「不要再用啦,我湿了啦!」和一般情色文章不一样,本文的是男角,也是在下我。

  试想,一个看起来好像把丝袜穿在身上的女子,在昏暗的户外,隔着你的裤子在爱抚你的小弟,是男人都会有有点湿滑的东西流出来吧!

  「那,要不要我帮你吃吃啊?」婆又冒出了这句,真的可以吗?

  「你有没有洗?臭臭的,我不要!」

  对,就是这样,我又被她捉弄一次了。而且成功的把我弄得心痒痒的,也成功的让我硬梆梆的回家。回家后,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当晚,某些故事结束后,她突然趴在我身上:「你是不是认为我是那种很淫荡的女人喔?只是看你好像很喜欢这样玩,所以我才……」

  对她来说,这样的小暴露并不是要给谁看的,有大部份是为了配合我才做的,对她来说,脱给别人看似乎还是不太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