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家族乱伦][大家族之危机][金箍棒[z111h222q333]][ ..
内容简介:

  《大家族之危机》是自从《幸福家庭》和《盛世淫风录》之后又一部大家族的乱伦群交力作,本篇文章是以刘恺鑫和钱文山两家官商勾结称霸s市的前提展开的。

  刘恺鑫和钱文山是一对战友,复原之后刘恺鑫进入商界而钱文山从政,为了整合资源俩人相互合作,并且互相换妻。

  而在利益面前为了换取互相的信任,两人的妻子分别为对方生下孩子。由此展开了两家内部乱伦,相互交换的序幕。

  故事名为《大家族之危机》,自然在开头就进入了钱文山作为常务副市长被调查的情节,而后在官场和商场争斗的主线中穿插着大量的乱伦和群交情节。目前只有13章,但是非常过瘾,希望大家喜欢。

  人物关系列表(基本上按出场顺序):

  刘凯鑫:57刘家家族之长,羽翎集团董事长。

  杨思漩:35刘凯鑫的秘书,同时也是她大儿子刘定坤的媳妇。38G刘定坤:38岁刘凯鑫的大儿子,羽翎集团总经理。

  刘妍:2岁,刘凯鑫同杨思漩所生的女儿。

  刘定怡:35岁刘凯鑫的三女儿,羽翎集团下属康和医院院长。

  钱文山:56岁S市常务副市长,刘凯鑫的老战友好朋友。

  张延:54岁S市公安局局长,钱文山的老部下,同时也是他的亲家。

  钱晓萌:36岁钱文山的二女儿,张延的儿媳妇。39F张兵:34岁,张延的儿子。

  赖军:1 5岁,长安集团董事长赖长安的孙子。

  张玲:1 4岁,张兵和钱晓萌的女儿。

  刘定海:36岁,刘凯鑫的二儿子,由于走的是黑道,改名刘海。莲花荡的主人。

  周惠:49岁,刘海的岳母,同时也是他的女人。

  姚兰:32岁,周惠的大女儿,刘海的老婆。

  姚梅:31岁,周惠的二女儿

  刘敏:1 5岁,周慧和刘海的大女儿。

  刘芯:1 5岁,姚兰和刘海的女儿。

  刘蕊:1 4岁,姚梅和刘海的女儿。

  刘婕:1 3岁,周慧和刘海的二女儿。

  姚轩:周惠的丈夫。

  穆楠:55岁,钱文山的老婆。

  孙成:S市市长。

  秦平津:56岁,省纪委副书记,钱文山案专员。

  武芯容:56岁,刘凯鑫的老婆。刘家内政管理者,情报收集者。

  闵茗:55岁,张延的老婆。

  钱晓政:38岁,钱文山的儿子。

  钱晓珑:34岁,钱文山的二女儿,实际上是刘凯鑫和穆楠所生。

  刘定乐:34岁,刘凯鑫的四女儿,其实是钱文山和武芯容生的。

  刘超翰:1 5岁,刘定坤和杨思漩的儿子。

  赖长安:56岁,长安集团董事长。

  周博易:62岁,S市文化协会名誉会长。

  赵雅:35岁,周博易的儿媳妇。

  刘超品:1 8岁,刘定坤和武芯容生的儿子。

  刘超凡:1 6岁,刘凯鑫同杨思漩生的儿子。

  刘薰:1 5岁,刘定坤同刘定怡生的女儿。

  刘欣:1 9岁,刘凯鑫同杨思漩生的女儿,走演艺路线。

  刘晴:1 7岁,刘定坤同武芯容生的女儿。

  刘艺:1 8岁,刘定海同刘定怡所生的女儿。

  刘超正:1 6岁,刘定怡同刘凯鑫生的儿子。

  (1)

  “呜呜呜”三声敲门声响起,屋中正坐在真皮沙发上仔细阅读文件的羽翎集体董事长刘凯鑫却动也没动,只是在响声再次响起的时候才说了声“进来!”,头却仍然也没抬一下。

  “喀嚓”门锁开动的声音响起,门开,一只黑得发亮的罗马最新款十五厘米高跟鞋印入眼中,随即是裹着超薄黑丝袜的修长小腿和浑圆性感的大腿伸进半开的门缝。

  只看这条腿,修长,圆润,光滑,笔直,堪称完美,就不禁让人期待进来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美女。可惜的是刘凯鑫仍然是沉迷在手中的文件上,对来人更是看也没看一眼。

  门再开大了点,不过没有全开,正好够一个人走进来的时候,美腿的主人闪身而进,随即又将门关了起来。

  进来的果然是个大美女。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性感肥厚却光泽鲜嫩的嘴唇,再配上一头乌黑光亮微微卷曲的时尚长发和雪白润泽的鹅蛋脸,任哪个男人一看怕是魂也会被勾了去。

  不过这并不是此女最吸引人的地方,比起相貌来说,她的身材反而更吸引人的眼球。八个字:前凸后翘,胸大臀圆。是那种男人一看心就慌得想伸手摸,一摸就想死命蹂躏的丰满。

  要命的是,此女如此丰满,穿着却显得过于单薄了点。除了脚上是十五厘米露着两个脚趾的鱼嘴高跟鞋和包裹着修长性感美腿的真丝丝袜外,上身就一件淡紫色的无袖透视衬衣,让人一眼就能看到里面黑色的半杯式雷丝胸罩。三十八G罩杯的巨大乳房将衬衣高高顶起,大半个乳房都露了出来,无论从正面大开的V字领口还是从左右空洞的袖口都不难看到她那半球形的丰满。

  而下身只有一条黑色包臀裙,普通人看上去一定以为是改短的职业装,但内行人却很容易看出,这条短裙绝对是名牌,高弹,超薄,却不是那么透光,尽显它的柔滑。短裙很短,比起一般的超短裙还要短上几分,让人能轻易从后面裙摆的下沿看到臀部和大腿交接的地方,只要一摆动她那优美的大腿,臀部和大腿之间的折痕都能看见。

  “咔嚓”门锁再响,门关,却仍然没有让刘凯鑫有任何反应。也是,在这个羽翎集团独有大厦中,作为董事长的刘凯鑫是最大的,只要他不愿意,还没有谁是需要他放下手中的事起身迎接的。

  不过进来这个年纪约二十五六的大美女杨思漩却是个例外,她不但是刘凯鑫的贴身秘书,而且还是刘凯鑫的大儿子,也就是羽翎集团总经理刘定坤的媳妇。

  如此身份,杨思漩自然同公司别的人不一样,此时又没有其他人在场,她说话也就没那么客气。

  “爸,您在看什么呢?那么认真,人家来了却看都不看一眼。”杨思宣娇嗔道。

  “哦,是思漩啊!爸在看公司这半年的财务报告,你也知道,这东西不认真看不行,一点错误就是成百上千万的误差。有什么事吗?我这里马上就完了。”

  刘凯鑫仍然没有抬头,忙着看报表,但听声音也知道是自己的儿媳妇。

  杨思漩不愿意了,她今天穿成这样,过来本来就是让刘凯鑫看的,却怎知对方这么忙。

  “爸,报表就那么好看?难道比儿媳妇还要好看?”杨思漩语气已经带有娇媚之色,她就不信引不起刘凯鑫的注意。

  果然,刘凯鑫闻言后从报表中太起头来,看了杨思漩一眼后就移不动眼睛了,因为眼前的景色太吸引人了。

  只见杨思漩看到刘凯鑫注意到自己,连忙挺胸沉腰提臀,将完美的身材绷成一个巨大的S形,而且不停移动着修长美腿,旋转着身体,进行全方位的展示的同时,还一手搔头,一手顺着脸轻轻抚摸而下,经过雪白的颈项,再到爆凸的稣胸,而后是翘臀美腿,尽显撩人风情。

  “怎么样?爸,好看吗?”杨思漩见刘凯鑫两眼放光,心中暗喜,转过一圈后媚声问道。

  “好……好看,好看。”刘凯鑫连连点头,他同杨思漩虽然是公媳关系,却早就有了肉体关系,算起时间来,怕也有十好几年了,可以说见过杨思漩所有的风情。就是在公司操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却从来没有见过在公司穿得这么风骚的儿媳妇。

  “你这骚货,今天怎么穿得这么骚,莫不是专门来勾引自家公公的吧?”刘凯鑫眼露色光,面色却有些不愉。他虽然也好色,但作为家族族长,一切以家族为大,所以在公司的时候要求也是相当严格的。虽然他也经常吃吃自己这个大儿媳的豆腐,性起时也按倒狠操一顿,但都是他主动的,作为族长和董事长,这点特权还是有的。

  但杨思漩作为她的儿媳妇和秘书,却没有这个权利。在家随便怎么穿都可以,但在公司她必须严格按照公司着装的要求来穿着,这是刘凯鑫定下的规矩。其目的有二,一是作为S市最大集团公司之一,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一视同人才是公司健康快速发展的根本。二一个当然也是避人耳目,如果她穿得太风骚进出自己办公室,难免会有风言风语。如果本没什么的话还好,关键是他们公媳确实是长期通奸,所以更要注意影响了。

  “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我就跟定坤说你要骂人,他还不信,非要让我过来让你看看。好没捞到,坏处却不少。”杨思漩嘟着嘴,满脸娇媚道:“爸既然不喜欢,我就先走了,今后也不穿正这样了。”说完就要转身离去。

  “诶,等等,思漩,爸不是这个意思,爸的意思是在外面要注意点,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的事,万一让外人知道了,我们家就全毁了。”刘凯鑫连忙快走几步,从办公桌后走出来,伸手拉住儿媳的手,顺手一带,就将这个大美人抱了个满怀。

  杨思漩同刘凯鑫是性老对手了,她早从刘凯鑫的眼中看出老头已经性起,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走的,所以故意欲擒故纵,果然,刘凯鑫立刻就老老实实就范了。

  “哼,又来这一招,你个小淫妇。”刘凯鑫也识得她这一招,感觉自己又上当了,不满地在儿媳妇高耸的右峰上恨恨捏了一把后说道:“说,是谁叫你穿成这样,还来勾引自己的公公的?是不是定坤那小子?”

  “啊呦!爸,你弄痛人家了。”杨思漩夸张地惊叫一声,随即娇媚地横了刘凯鑫一眼,扬扬头说道:“不告诉你。”

  “哼,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肯定是定坤那小子,他倒满会孝顺他老子我的,叫自己媳妇穿这么性感来孝敬我,说,是不是?”说着话,刘凯鑫的左手也攀上杨思漩令一侧的奶子,双手同时使劲揉捏着,那架势好象要将这两个半球碾粹一般。而与此同时,他的嘴也没有闲着,在杨思漩的耳朵,粉颈后香肩上来回不停的亲吻。

  莫看刘凯鑫五十来岁的人了,身体却又高大又强壮。就这么摸了儿媳两把,他出气就变得又粗又热起来。而且胯下之物也慢慢抬头,堪堪顶在杨思漩丰满的翘臀之上。

  杨思漩看上去二十五六岁,那是因为家中有钱,不需要做重活,加上昂贵的保养品长期保养得当的结果。实际上她已经三十有五,正是狼虎年龄。此时在公公又是揉胸,又是亲吻下,早已经情动,感觉到公公的阴茎正在勃起,随即反手抓住,也开始轻一下重一下地揉捏起来。

  “爸,不要弄了,儿媳妇都出水了。”杨思漩嘴上说着不要,手上可动得更快了。

  “骚货,我要是真的停了,恐怕公媳通奸就变成儿媳妇强 奸公公了。你说是不是?”刘凯鑫感觉到儿媳的乳头已经充血坚挺,于是捉狭地用手指重重的捏了一下右乳头。

  “啊!”一声尖叫,杨思漩好象是真的被捏痛了,在刘凯鑫的怀中猛然挣扎了下。由于两人都是站着的,杨思漩又穿着十五厘米的高跟鞋,一个趔趄下,险些没有摔倒,幸好刘凯鑫身材高大,双手同时用力,就这么握着儿媳的两个巨大乳房,将她硬生生拉了起来。

  “乖儿媳,对不起,真的弄痛了?以前你不是喜欢爸恨恨地弄你吗?”刘凯鑫爱怜地吻了吻儿媳的颈项,疼惜地问道。

  “不是啦,爸,是刚才你将我奶水捏出来了,把我新买的胸罩弄脏了,这是人家今天刚买的。”

  “哎,不就一个胸罩吗?改天爸给你买十打,一天换三个,就是你天天漏奶都不怕。”刘凯鑫哈哈一笑,手又动了起来,但随即又停住了,问道:“你怎么还没停奶啊?生下妍儿快两年了吧,这样可不好,你要早点停奶,这样对乳房有好处,我可不想你这么好的一对巨乳变成焉瘪的气球,家里那么多奶妈,你还怕妍儿饿着吗?”

  “老色鬼,你还好意思说,我倒是想停,可我停得下来吗?妍儿倒是早就没吃了,可你们这样揉来抓去的,弄得我流出来的比妍儿吃的还多,哪里停得下来。”

  杨思漩一听这话就来气,猛然转身摆脱公公的双手,面对着他解开衬衣,伸手掏出两个沉甸甸的巨大乳房,轻轻擦拭上面的乳汁。

  不得不说,杨思漩这对乳房可谓极品,大,白,嫩,而且不要看她生了好几胎了,乳房却并不松弛下垂,乳头也近肉色,不是很黑,看得刘凯鑫是口涎长流。

  “好儿媳,辛苦你了,为了我们刘家,你可没少生。”刘凯鑫诚恳地说道。

  杨思漩本来是有点担心自己的乳房和身材会因此变形,因而有点小气,见公公如此诚恳夸奖,心中自然也就放开了,可她刚想说句客气的话,却又听公公说道:“流掉怪可惜的,让公公我帮你吃了吧。”

  “扑哧!”杨思漩见公公那既色又涎的样子,突然笑出声来道:“刚正经了没半分钟,就又露出你色狼本相了。你让你孙女早点断奶,自己却抢着来吃,有你这么当爷爷的吗?”

  “乖儿媳,我可不是见这流了可惜了吗?反正流了也白流,不如让爸吃了,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刘凯鑫见儿媳媚眼含春,并不反对,于是双手捧住她的右乳,低头恨狠地叼了杨思漩右乳头一口,然后咂吧了下嘴道:“真香,我女儿可真福气啊,有这么香甜的母乳喝。”

  “去。”杨思漩伸指点了下公公的额头纠正道:“是孙女,什么女儿女儿的?”

  “定怡不是鉴定过了吗,说是我们俩生的怎么我不能叫女儿?”刘凯鑫有些不满道。

  定怡是刘凯鑫的三女儿刘定怡,是个医学博士,主修的是基因与遗传学,学成后就到了羽翎集团下属的医院任职,因为本就是是自家的企业,她学历又高,所以没几年就成了这家医院的院长。

  两人口中的妍儿名叫刘妍,通过验证,正是公媳两人乱伦所生,所以两人是刘妍实际上的真实父母。

  “你不是说在妍儿来初潮前和在外面都要管我和定坤叫父母吗?那样你不就是爷爷了吗?所以你只能叫孙女,这可是你定的规矩。呵呵!”杨思漩平常在公司可没少被这个公公董事长管教,此时正好拿他的规矩揶揄下公公。

  “这不是没外人吗?叫一声女儿也没关系的。”刘凯鑫作为家长,可不会轻易承认错误,他对自己的威信还是满注意的。

  杨思漩和刘凯鑫既有工作上的关系,又有家庭和肉体上的关系,说起对自己公公的了解,刘家人都没几个比得上她,所以她自然知道不能太过于逼迫自己公公承认错误,于是娇媚地横了公公一眼道:“你是大家长,你说了算。不过不管是女儿还是孙女,都是你们刘家的种,我们也不要争来争去多费唇舌。只是你看看儿媳现在这样,还怎么走得出去。”

  说着她晃了晃胸前巨大的乳房,只见两个大乳房晃荡了两下,荡起一片乳浪,随即就停了下来,显示出它的坚挺。但奇怪的事却发生了,乳房虽然停止了晃荡,两个拇指大小的乳头却慢慢变白,眨眼间汇集成两滴乳汁,“啪啪,两声,几乎同时掉在木地板上,溅成无数细微的水泽。但是不多时,两乳头又集够一滴,啪,又滴在了地板上。

  ”怎么这么多?“刘凯鑫也没少操过生产后的大乳女人,也见过这么喷奶的,但杨思漩毕竟已经生产后快两年了,还有这么多奶就有点奇怪了。

  杨思漩知道公公的意思,瞪了公公一眼道:”还不是你们刘家的人,整天想着老娘的乳房,这个也来摸,那个也来揉,就连定怡也打着研究的幌子成天整日地抓弄,自从生产后就没空闲过,所以现在你儿媳的奶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有种越来越多的趋势。爸,你说你该怎么赔我?“”呵呵,既然定怡都看过了,我想应该没有大碍。难得你有如此好乳,不要浪费了,让爸吸两口。“刘凯鑫避重就轻地说道,说完也不等杨思漩开口,就先斩后奏地左一口右一口地狂吸起来。

  ”好爸,轻点,奶头都快被你啃掉了,小心定坤跟你没完。“杨思漩被公公一阵乱啃,刚才还没退下去的情欲又腾地一下升了起来。但两人乱伦通奸多年互相都知道对方喜欢在操逼时说淫话,于是她就扯开了话题。

  ”啃掉是不可能的,你舍得,爸还舍不得呢?“抽着交换乳头的空闲,刘凯鑫一边咽着人奶一边含糊地回答:”何况就算啃掉了他又能把他老子我怎么样?

  大不了让他去啃他妈的奶头去。“

  ”爸,你真没良心,枉了定坤还叫我来孝顺你一下,你却连他媳妇的奶头都啃掉了,还骂他。“杨思漩知道公公这样说话是为了提高两人性趣,但就势为自己老公争取点福利还是必要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是定坤叫你来的,骚货,告诉爸,是不是有什么事求爸啊?“刘凯鑫不愧为一家之长,做事精明细致,这么久了还记得开始时的问话。

  ”不是的,哪有什么事呢,今天我不是才出差回来吗?路过公司就进来看下老公,哪知道老公见我穿成这样,就……,就……“”就让你来我这里了?“刘凯鑫吸够了奶子,见奶水还是喷个不停,干脆放弃了想要吸干儿媳双乳的想法,转而亲吻起儿媳性感的红唇。

  ”恩……,恩……,爸,你好会吻啊!儿媳下面又流水了。“杨思漩一边回应公公的热吻;一边伸手握住公公的阴茎,用力揉捏;一边继续说道:”定坤就……,就把儿媳……,恩……,啊!按在办公……,桌上……,恩哼……,操了。“”就这样?那你是被我儿子操了后才来我这里的?“刘凯鑫听闻儿媳是被操了才过来的,不但没有因为吃自己儿子的二锅汤而感到恼怒,反而双眼放光,脸色发红,一副兴奋异常的表情。再次狠狠地压上儿媳的双唇,并且双手一上一下,猛揉儿媳的丰臀和巨乳,弄得两人胸腹潮湿,奶香四溢。

  好象这样还不过瘾,刘凯鑫又将舌头撬开儿媳的牙齿伸进去扫荡着,边含糊地说道:”含住,就象吮爸爸的鸡巴一样……用力吮。“杨思漩知道公公就好这一口所以投其所好地回答道:”恩……,他,他还……,还将精液射……射进去了。“”吱吱“是杨思漩吮吸公公舌头发出的声音。

  ”爸一会也给……给你射进去,唔……,让你再给爸生一个。“刘凯鑫一听更加来劲了,阴茎也陡然翘高了不少,已经完全达到进入的标准。

  杨思漩也是欲火狂烧,阴道的水比奶水还多,已经开始顺着丝袜流下,于是急不可耐地推开公公走到办公桌前,扑在桌上,将两个巨大的乳房压得奶汁狂射,却毫不理会地捞起短裙。

  只见超短的黑裙下什么也没穿,一个丰满高凸阴唇略有外翻,却仍然严实合缝,除了在穴口处有点微黑外,其他地方仍然是那么红艳。特别是她的阴蒂,冲血之下,有一节小指大小,既红且艳,高凸于整个阴唇前端。

  杨思漩并非白虎,阴部却没有丝毫毛发,显然是用高级脱毛剂处理过的。不过此时这个并不是重点,已经性趣昂然的她摆好姿势,转头对公公喊道:”那就快来操儿媳妇,这两天儿媳妇正好在排卵期,刚才定坤已经射进去了许多,你要是操晚了,怕又被你儿子占了先了。“看着性感淫荡的儿媳妇爬在自己办公桌上,十五厘米的高跟鞋和细腻黑色真丝袜将她原本修长的双腿显得更加诱人,而高高翘起丰满的肥臀上,仿佛靶心一样的肥厚阴唇也慢慢张开。

  14371字节

  【未完待续】[ 此帖被艺婊人财在2014-11-24 11:13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