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杉杉来吃-H版][连载]
本狼很喜欢 顾漫 的原着《杉杉来吃》,意淫已久,欢迎阅读原着。

  part1

  事情发生在是薛杉杉连续加班五天后。

  明明是国庆节,可是因为月底要结帐,财务科所有人都必须加班。新进小菜鸟薛杉杉被一堆报表折腾得手忙脚乱头昏眼花,终于三号晚上科长宣布月结完毕,杉杉回到租的房子,看到自己可大床就仰倒在上面,超大的工作压力和单身的寂寞一瞬间吞没了她,她感觉到自己的右手碰到了什么,软软的,侧目一看,一个巨大的假阳具竟然忘了收起来,这个宝贝可以算是杉杉自己的临时男友,虽然丑陋的外表但也好像在体贴的说道:“宝贝,想我了么?让我为你减压吧”,杉杉疲惫的看着自己右手的阳具,“大丑,也只有你陪着我了”然后左手慢慢的脱着裤子,扭动着腰身配合着,接着是可爱的内裤,右手娴熟的将大丑顶在自己的密口慢慢研磨,下体传来的快感,让杉杉小口微张,眉头轻蹙,仔细的体会着大丑带来的舒爽,这样的爱抚一旦开始变无法停止,杉杉感觉到自己的下体像一张饥饿的巨口,根本无法忍受美食的挑逗,想要马上吐掉放在嘴边的美味,杉杉急切的将大丑全部导入身体,下体的充实感让她忘掉空虚和劳累,饥饿的穴口也开始满意的含食着美味,杉杉慢慢打开开关,大丑在自己的阴道里开始了慢慢的搅拌,巨大的龟头刮蹭着肉壁,杉杉逐渐调大幅度,大丑便开始了逐渐加快的疯狂搅拌,阴蒂处的按摩头也抖动起来,一会杉杉便娇喘连连“啊——啊——啊——啊——啊——啊——”没过多久,红润的娇躯被细汗打湿,她感觉下体传来无数电流,她努力的用阴道夹紧大丑,这样让她感觉到自己真的在和男友交流,也可以得到更大的快感,自己下体传来阵阵酸麻和微微的疼痛,杉杉扭动着双臀,加紧双腿,右手按在私处调节着大丑的节奏,上身的小衫被推到胸口,圆润的双乳漏出大半,下身的裤子退到膝盖,红的大床托着杉杉一段白皙的胴体,像是一条白色巨蟒蜿蜒扭动,阵阵快感就要达到巅峰,突然一声娇嗔,“啊——额”达到了高潮,透支的身体获得满足后,劳累杉杉直接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过去。小小的屋内充满了女性的气息,杉杉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裸露的大半双乳随起伏的胸口荡漾着,平滑的小腹上点缀着肚脐,下身的密林郁郁葱葱,大丑仍不依不饶的在里面,但却停止捣乱,好像在温暖的肉洞里也甜美的睡着,两条大腿肆意的分张着,杉杉真的累了,睡得那样的甜美深沉……朦胧间似乎听到手机响了,杉杉闭着眼睛在床上摸了半天摸到手机,凭感觉按下接听键,口齿含糊的说:“喂。”

  “您好,请问是薛杉杉小吗?”

  “嗯,是。”

  “这里是XX医院,请您立刻到XX医院妇产科来一趟。”

  “哦……好。”

  对方还在叽里咕噜说什么,杉杉完全没往脑子里去,嗯啊哦的答应着。终于对方挂了电话,世界安静了,杉杉缩回被子里继续睡觉。

  过了几分钟,薛杉杉猛的从床上坐起。看到自己的下体一塌糊涂,白皙的双腿间还插着大丑,好像在她睡觉的时候,大丑也一直插在那里陪着她睡了,她慢慢的拔出大丑,看着它上面裹着滑不溜丢的液体,“诶……”杉杉自己也被恶心了一下,摇了摇头,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无语。她快速穿好衣裤,想到了刚刚的那通电话。

  刚刚她听到了什么?医院?

  !!!!!!

  不会家里头出事了吧。

  杉杉套上鞋就飞奔出门,打上车催促司机加速开往XX医院的时候,忽然想起——不对啊,她已经来到S城工作了,已经不在老家了,老头怎么也不会在S城的医院啊,而且刚刚似乎听到那边人说是……妇产科?

  接下来的事情,对杉杉这种升斗小民来说简直传奇得像小说。

  先是在医院门口一下车,杉杉还没心疼完那五十块钱打车费呢,就上来两个墨镜高壮男,看样子早在医院门口候着了,而且连她的样子都晓得。

  “薛杉杉小姐,请跟我们来。”

  然后杉杉就在遇见黑社会的惊恐中被两人帯到妇产科手术室前,一路上被两侧的墨镜壮男架着胳膊,抓着胳膊的大手还时不时触碰着自己双乳的外缘,杉杉真是敢怒不敢言,!!再然后一个满头大汗的男人冲了上来,紧紧握住她的手。

  “薛杉杉小姐,请您务必救救我太太。”

  杉杉茫然的被他晃来晃去。“呃,那个……”

  谁来告诉她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还有,这位大哥,我的手快被你捏碎了……“言清,松手。”

  清淡的却十分有力的命令,那个叫言清的男人立刻松了手。

  杉杉不由自主向发声处看去,然后眼睛直了。只是一个男人坐着的侧面而已,却好像发光似的牢牢吸引住人的眼睛。男人彷佛刚从宴会中出来,身着非常正式的黑色西装,脸上带着一丝疲倦和习惯性的高高在上的疏离。他弹了弹衣角站起来,以一种傲慢的步伐走近薛杉杉。杉杉顿时走神,要是大丑有这样帅气身体就好了,就怕越是帅哥,下面越可能越是“小丑”呢,她晃了晃脑袋,想清除这些胡思乱想,天啊,自己真是腐女一个了。

  “薛杉杉?”

  杉杉呆呆点头。

  “AB型RH阴性血?”

  杉杉继续点头。

  男人虽然仍然是一副傲慢的表情,眼神中却闪过了一丝放松。

  “舍妹和你同属稀有血型,她刚被推进手术室待产,血库却临时告急,为预防万一请你待在这里,以备不时之需。”

  原来是这个啊,杉杉恍然大悟。大学体检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血型非常稀有,因此每次过马路都特别小心,生怕出个什么意外大出血死翘翘。

  “没问题没问题。”杉杉顿时对产房里面的孕妇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杉杉讪讪的说:“那个……我可不可以问个问题?”

  “你问。”明明是求助者,可是男人偏偏就能摆出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而周围的人似乎也觉得他的态度理所当然,以致薛杉杉也快产生这种错觉了。

  “呃……你们是谁啊?”还有,他们是怎么知道她的联系方式的呢?

  男人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了薛杉杉几秒,然后慢慢开口。“鄙人封腾。”

  杉杉想了半天,很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认识你么?”

  言清擦了擦汗。“薛小姐,你是风腾公司的员工吧。难道你培训的时候没有学过公司创业史,也从来不上公司网站?”

  杉杉的嘴巴一会张成O型,一会张成啊型。她、她想起来了……风腾……封腾……

  居然是大、大、大老板。

  杉杉无比乖顺的蹲在产房前当临时血库,期间又被大老板支使着去做了个血液检查,以证明身体健康,血液合格。

  生产中孕妇果然一度危急,杉杉乖乖的被抽了三百CC血,孕妇转危为安,杉杉在言清的千恩万谢下走出了医院,走了一会,停下,看着月亮仰天长叹。

  “资本家果然是吸血的啊,还好不是被叫来陪睡侍寝的,没人性啊没人性。”

  犹自摇头晃脑的杉杉没注意到,一辆黑色跑车在她身后停了一下,听到她的感叹后,跑车后座的男子嘴角动了一下,然后关上了刚打开的车窗。

  “回家。”

  “老板,你刚刚不是说要送薛小姐回去的吗?”

  “不用了。”男人不帯表情的说,“资本家都是没人性的。”

  part2

  杉杉从小身体健康,被抽了300CC血一点事都没有,只是回去再和大丑缠绵时有些头晕,就不敢再随性造次了,活蹦乱跳了几天,假期过了,又要去上班了。

  这时候的薛杉杉,还没有发现她命运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早上一去杉杉就被暴躁的科长叫进办公室一顿痛骂,因为她签名的报表数据出了错。风腾是大型集团公司,旗下有好几家产业不同的子公司,每个公司视大小不同,配备会计数名。杉杉新人一枚,其实压根做不了什么,只是看着帯她的同事做表,她在一旁学习,然后在同事做好的报表上签个名而已。这种情况科长心里也有数,不过他本来就不满这个新人,所以借题发挥。

  说起来杉杉也没做什么错事,唯一的错误就是她明明不够格,却进了这家以用人严苛,非名牌大学毕业生不要而着名的大公司,还把科长选好的一个“条件很好”的新人刷下去了。财务科长是个好色过头的老头,财务的女同事都是经过他下身体验才进来的,听同事私底下说老科长睡了一个身材超好,在床上妖娆万分,叫床天籁的新人,甚至让老科长为那新人一掷千金,他疑心杉杉走了后门,竟然没让他尝到鲜就进来公司,自然对杉杉处处不满意。

  能进风腾,杉杉有时候自己也觉得心虚。虽然她也是211工程的大学本科毕业,英语计算机也都过了,可是比起其他同事出色的履历来还是差了一大截。当初只是完全不抱希望的跟着同学在网上填了一份资料而已,谁知道就会被录用了呢。

  老头以“三流大学三流水平,不知道人事处为什么要录用你,你最好想想怎么过试用期”一句结束,杉杉郁闷的走出他的办公室。

  试用期啊试用期,不知道大老板能不能看在那天当免费献血且态度积极的份上让她过了试用期,这样起码以后还能当临时血库用啊。

  咦,杉杉忽然冒出一个念头,不会就是因为血型稀少她才被录用的吧?记得当初应聘表上注明血型必填她还奇怪了很久呢。

  杉杉被老头大骂的事情并没有引来同事们的关注,她们却更好奇杉杉这个小羊羔什么时候被老色狼骑在胯下,被过验身的女同事们都隔岸观火,这让杉杉在郁闷之上又加了一层郁闷。

  和杉杉同期的两个新人很快在办公室内找到了自己学校的师兄或师姐,顺利的融入了大环境,杉杉却总有不得其门而入的感觉,这让从小到大人缘无敌好的杉杉有些沮丧,不免开始怀疑起自己是否需要主动献身给老色狼。

  其实这倒不是她的问题,一则是风腾的企业文化追求高效冷静,二则是同事们都觉得以薛杉杉的资历能进来肯定别有背景,在她的靠山是谁没有弄明白前,大家都在距离外观望,既不过分冷落她也不过分亲近她——这是人际关系复杂的大公司内的生存法则之一。

  不过杉杉这个新人平时一副老实相,这件事上倒口风很紧,办公室有人旁敲侧击了好几回都没问出蛛丝马迹。

  不过今天中午,猜测已久的薛杉杉的靠山终于水落石出。

  总裁办公室的首席秘书linda小姐傲然挺立在门口,深V的领口可以隐约看到诱人的乳沟,她拿着一个和她高级白领丽人身份很不相称的饭盒站在财务科门口。“请问哪位是薛杉杉小姐?”

  杉杉疑惑的看了看同事,然后站起来。“我是。”

  从同事们的窃窃私语和异样的表情中,薛杉杉推测这位小姐绝对不简单,心里不由哀嚎。

  不会吧,就错了个数据,居然连高层都惊动了?人家居然连饭都不吃端着饭盒就来抓人……薛杉杉很僵硬的站着,看着Linda朝她走过来,停在她面前。

  然后linda微笑着开口:“薛小姐你好,我是linda,这是封总让我送来的午餐。”

  封总?午餐?

  同事们的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了……不是吧……薛杉杉的靠山……居然,居然是总裁?

  当然,如果他们朝薛杉杉看下的话,会发现她的嘴张得比他们还大。那大小足可以含住两个大丑粗细的东西。

  Linda挥挥衣袖,留下个饭盒走了,同事们也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去用餐,办公室里只剩下薛杉杉,在资本家给予的感动中打开了饭盒。

  虽然没有杉杉意淫中的鱼翅海参,不过还是非常丰盛的。小米饭,炒猪肝,炒牛肉,清煮菠菜,凉拌海带,木耳炒蛋。

  外加生胡萝卜数片,赤豆红枣甜汤一碗。

  这些……都是补血的吧?

  另外饭盒的盖子里面贴着一个字条:“陪睡侍寝可不是一般员工能胜任的哦”

  刚刚还沉浸在资本家温情一面杉杉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除了抽血以外,不会是大老板对我这种表面阳光可爱,暗地里腐女十足的女孩感兴趣吧。

  摸下巴,每个腐女灰姑娘故事中都要有一只BT总裁先生= =

part3

  第二天依旧准时送到的养血套餐更加肯定了杉杉的想法,不过这次不再是linda小姐送来,是总裁办公室的另一个漂亮MM,自称是linda小姐的助理阿may。

  杉杉恭敬的双手接过饭盒,鞠躬行礼送走阿may,便走回自己的小间,同事们都已经走空了,各自解决午饭,在她路过整理间时,听到里面有些奇怪的声音,门虚掩着,杉杉从门缝看到了老科长的背影,他猫着腰好像在找什么,但接下来杉杉看到的可真的吓了她一跳,在老科长的腰部两侧各有一条白皙的大腿,老科长这时回手抚摸这那白皙的大腿,另一只手仍在女人身上忙活着解开衣扣,杉杉好奇那女人究竟会是谁?只看到老科长将女人的大部扣子解开,迫不及待的把衣服撩起来,利索的将胸罩一起推上胸口,两只圆润的乳房立刻弹跳出来,老科长娴熟的双手各握一只,揉捏爱抚,一会又低头将一只乳房含在口中吸允品尝,好像这才是他的美味午餐,只顾玩弄双乳的老科长下身一松,裤子一下子掉下来,堆在了脚踝上,他的下身顿时裸露,这个老色狼竟然不穿内裤,难道在办公室里随时准备提枪上阵?这让杉杉看得不觉自己下身一热,自己的密口好像有几只蚂蚁在爬,左手拿着封总的饭盒,纤纤右手忍不住伸入了自己的内裤里,将二指插入密口慢慢搅拌起来。杉杉看到老科长粗壮的阴茎对准了女人的穴口,只见他后腰一挺,全根没入,她女人顿时一声娇嗔,老科长双手把住女人白皙的大腿,来个老汉推车,疯狂的抽插起来,两人前后耸动的身体摇晃着堆着的货物,杉杉真担心高高堆起的会随时倒塌,老科长后背的衬衫慢慢被汗水浸透,交合处传来阵阵水声,身下的女人迎合抽插呻吟着,门外的杉杉也随着老科长抽插的节奏抽送着自己的手指,她感觉自己的手指已经被液体包裹湿润,老科长一阵猛插,便狠狠的压在女人的下体上打了几个哆嗦,片刻听到他长出一口气,杉杉知道这次午休激情已经结束了。

  “饭菜不合胃口?”杉杉的身后突然传来如阳光般温暖的声音,她转身一看,大——大——大老板!?嘴张大的程度,估计这辈子杉杉再也做不出来了,她左手托着饭盒,那右手呢?右手在哪里啊?缠绵的右手当然还按在杉杉自己的下体,本想要马上抽出右手,但想想泛滥的下体已将手指涂满了琼浆玉液,就又犹豫了起来,杉杉此时真是尴尬的欲死。封腾看看双颊挑粉,脸挂着难看微笑的她,便向下移动目光,开始盯着杉杉仍停留在那里的右手,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伸出了他自己的右手,“那天真的谢谢你救了舍妹”修长的大手也那么英俊,但这个等待握手的姿势真是让杉杉又好气又好笑,杉杉心想:我被你抓到了现行,算我倒霉,但你大老板也太欺负人了,你这个时候让我抽出右手和你握手,你这不是等于要让我现在跪下为你口交一样。封腾似乎看出了她的愤怒,歪了一下头:

  “握个手很为难吗?”封大老板不依不饶,杉杉真的被弄火了,快速的抽出右手,迎上英俊的大手握了个结实,两个人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什么粘液粘住了,便迅速结束了接触,但双手分离瞬间在空中拉出了一条细细的粘丝,拉的很远才断掉。封腾将蘸着粘液的手指送到鼻前闻了闻,送给杉杉一个媚眼便转身离开了。

  杉杉呆呆的站在原地,心想:资本家真的变态,没人性啊没人性。

  原本以为第三天不会送餐了,但来送餐的MM叫阿vi。

  每天送餐的漂亮MM都不同(甚至有两次还是非常有气质的特助帅哥一枚,让杉杉的小心脏噗噗直跳,要是在无人的整理间邂逅,是不是会来一次像老科长一样的野战呢),唯一相同的是饭盒里的猪肝。

  杉杉真想大吼一声——boss大人干死我算了啊,俺可以随时奉献俺养了二十多年的鲜血,拜托别让俺再吃猪肝了啊……让俺点菜吧……当然,这句话只能在心里意淫一下,再给薛杉杉十个胆子她也不敢真喊出来。

  连续吃了两个星期的总裁室特别午餐,迟钝如薛杉杉也开始感到不安。

  到底要抽她多少血啊给她吃这么多……

  杉杉不是没想过要推辞,只是她每回都觉得明天应该不会再送来了,就省了口水,谁知道上面居然很有毅力的连送了两个星期。

  第三周的星期一,杉杉拉着秘书小姐,言辞恳切的感谢公司感谢总裁感谢送餐的秘书小姐,表示自己就算不吃饭也愿意为公司赴汤蹈火,洒至少400CC的热血,所以明天千万不用送餐给她了。(这几句话杉杉打了两天草稿,苦恼用词乏力,结果拿大丑撒气,弄得电力耗尽,整个周末都耗上面了,自认为简约而有重点。)秘书小姐却得体的笑着说:“我是按照总裁的吩咐办事,薛小姐如果有什么别的想法,最好亲自和总裁说。”

  杉杉傻眼,她一个小财务,怎么去跟总裁说啊。而且自己午休偷偷自慰还被撞个正着,在加上风腾这么大,她压根连大老板的办公室在哪里都不知道好不好。好吧,就算可以跟着秘书小姐上去找到他,可是……可是……她实在没勇气啊……于是,薛杉杉只好继续厚着脸皮在办公室众人艳羡加揣测的目光中每天吃猪肝……然后很悲惨的上火了,从来不冒豆豆的脸上也光荣的冒出了一颗豆豆,盘踞在她额头上耀武扬威……当然也有好事,这段时间,杉杉在办公室感受到了春天般的温暖。同事们不愧是精英,要对一个人好起来可谓丝毫不露形迹,绝对的润物细无声。杉杉以前工作上遇见困难捧着资料四处询问,也不见得能得到完整的解答,大家都忙嘛,谁有空帯新人,现在却不同了,午休发现老科长搞女人,还挡住了封大老板查岗,老科长保住了职位不说,面子也一样受到了保护,自然让大家多照顾杉杉了,同事会主动的问一下工作上有没有什么问题啊之类的,有时候还顺手帮杉杉帯杯热茶,偶尔聊天的时候也一定记得要把杉杉拉进话题中……杉杉还没笨到不知道同事们态度为什么改变,她老实孩子一个,生怕被误认为给自己检查身体卫生的是封总,急忙解释之所以总裁送她午餐是因为她曾经帮过他一个小忙。具体什么忙她没说,因为觉得涉及到人家的隐私。同事们脸上恍然大悟,心里半分不信,你一个小职员能帮到大老板什么忙,就算真帮到也不用天天送饭这么谢吧,分明炫耀是自己下身技术好,能夹得住大老板的棒子。杉杉见大家一脸信服,以为误会消除,浑不知已经越描越黑。

  挑剔的科长老头也变得很客气,倒不全是科长趋炎附势,这老头是觉得这姑娘靠山如此强大,人还这么谦虚好学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实在难得,所以也越瞧越满意了,只是从前想向杉杉伸出的手,从此便自断淫念了。

  猪肝饭吃到第四周,这天,秘书小姐除了送来午餐,还给了杉杉一张请贴。非常华丽的请贴,杉杉一边感慨着有钱人果然不一样一边打开,上书——谨订于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农历九月初三周五晚八时为小儿满月酒宴恭侯 薛杉杉 小姐光临

  言清、封月 敬约

  地址:XX会馆

  下面还有用黑色钢笔补充了一行XX会馆的地址。

  “薛杉杉”三个字和那行地址都是用笔写上去的,字迹却截然不同,薛杉杉三个字写得很清秀,杉杉猜测是那位和自己同血型的孕妇写的。下面那行地址却写得力透纸背,横勾铁划,给人一种强硬又盛气凌人的感觉,让杉杉第一眼就联想到在医院看到的那个傲慢的大老板。在请帖的下角有一处水渍,闻闻有些怪味,杉杉心想有钱人也这么粗心,请帖也弄脏了。

  不过他应该不会这么闲写这个吧……再说地址嘛,网上搜索一下不就有了,干吗多此一举。

  路过的同事甲看了一眼,暗暗吃惊薛杉杉竞有资格参加总裁家宴,然后顺口说:“XX会馆?听说是会员制的,很神秘哦。”

  杉杉正在庆幸不是什么五星级大酒店,不用穿太正式呢,闻言两眼一黑,仿佛看见自己口袋里滴人民币长着翅膀飞走了。

  杉杉在街上逛了整整一个晚上,买了一件平时穿着也不夸张的小礼服,一双从没挑战过的高跟鞋,都是永远不会错的黑色。还买了一套八只小鸭子当礼物,能浮在水上借助水力游泳,还会唱歌的那种小鸭子,选了个名牌,也要好几百块。杉杉记得自己小时候满喜欢那种一捏就会叫的鸭子的,小孩子应该也会喜欢吧。本来杉杉想买套宝宝银饰的,后来一想大老板家什么没有啊,还是买玩具比较实用。

  然后杉杉就发现自己总资产已经是负一了,欠了银行一块钱……星期五下班杉杉就没回去,蹲在办公室蹲到七点,然后去洗手间脱掉了自己的所有衣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匀称的身体,双乳对称,虽然不是豪乳但也大小适中,轻轻抚摸过自己平坦的小腹,转身看着自己光滑的后背和紧翘的双臀,然后正对着镜子仔细的梳理着下体的密林,突然感觉凉飕飕的,杉杉自觉好笑:别臭美了,快穿衣服吧,会迟到的。当她想穿上内裤时,她发现自己良好的习惯又害了自己,洁白的内裤在水盆里静静的躺着,平时在家脱下来的内裤就要洗掉,但现在怎么办?杉杉一咬牙,心一横,姑娘我真空上阵!!换了小礼服高跟鞋,走出风腾大厦。总感觉自己下面空荡荡,凉飕飕的,幸好大厦里面已经没什么人了,否则穿这么“正式”杉杉肯定不好意思==正在大厦前等出租车的时候,一辆银灰色宝马在她身前停下,副座的车窗打开,温柔的特助先生探出头。

  “薛小姐是去酒宴吗?不如上车我们帯你一程。”

  “好啊好啊,谢谢。”杉杉感激的点头,周末的车真是太难打了。

  然后杉杉就打开后座的门。

  然后……

  杉杉后悔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大老板坐在后面啊……

  特助先生我没得罪你吧……

  【待续】

16642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