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魔鬼老师][实体封面未删节全本][作者:小手]



  目录:

  第一集

  第一章 校花选拔
  第二章 遇险
  第三章 负伤
  第四章 燕窝糖水
  第五章 要胁
  第六章 她是骚货
  第七章 补药
  第八章 交易

  第二集

  第一章 裂痕
  第二章 条件
  第三章 选择
  第四章 草莓松糕
  第五章 能不能借你的机车骑骑
  第六章 十九个字的便笺
  第七章 算命
  第八章 行善积德

  第三集

  第一章 抓小.鬼
  第二章 说溜了嘴
  第三章 报复
  第四章 他是魔鬼
  第五章 监控
  第六章 极品女人
  第七章 温柔乡
  第八章 离间

  第四集

  第一章 偷窃(一)
  第二章 偷窃(二)
  第三章 照片来历
  第四章 第一次配种
  第五章 认错
  第六章 通风报信
  第七章 钥匙之谜
  第八章 大凶,诸事不宜

  第五集

  第一章 陷阱
  第二章 红树林有秘密
  第三章 告密
  第四章 洗车
  第五章 回马枪
  第六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第七章 攻守同盟
  第八章 遇险

  第六集

  第一章 化险(上)
  第二章 化险(下)
  第三章 色情电影
  第四章 菊花
  第五章 晚上我还要
  第六章 我是魔鬼
  第七章 演戏(结局)





  第一集.

  楔子.

  十五年前。立秋,晚上十点。

  绿草莓游乐园门前,一名纯情少女在秋风中瑟瑟发抖。

  因为不是周末,游乐园十点准时打烊,绚烂的灯光和色彩缤纷的霓虹都已熄灭,除了大门前的那盏白炽灯外,整座绿草莓游乐园没有多余的光源,漆黑的四周寂静得令人害怕,只有萧萧风声和诡异的虫鸣偶而响起。

  纯情少女名叫兰小.茵,是北湾一中的校花,她美丽骄傲,从来没有绯闻,也从来不与任何男生交往,很多人都以为兰小.茵是同性恋,但她不是,她有一位相恋很久的笔友,这位笔友有一个很特别的笔名,叫“青黛如眉”。

  高中毕业后,坠入情网的兰小.茵终于鼓起勇气,答应与“青黛如眉”约会,虽然以前从未见过面,但兰小.茵相信“青黛如眉”所说的一切:他是一个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家里非常有钱的男生,平常开的是价值几百万港币的蓝宝坚尼,更重要的是,他很兰小.茵,并发誓会娶兰小.茵为妻。

  天真浪漫的兰小.茵十分感动,约会前她还精心打扮了一下,让本来就是校花的兰小.茵显得更加美丽动人,她希望给“青黛如眉”留下好印象。

  周围漆黑一片,但兰小.茵一点都不害怕,女人有了信仰就会变大胆,少女也一样,心里有了爱情,哪里还会惧怕漆黑的游乐园?一想到即将与梦中的白马王子见面,兰小.茵的心就怦怦直跳,恐怕就算是坟地,兰小.茵也敢前往。

  一阵晚风吹过,卷动了地上的枯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虽然有点毛骨悚然,但总比死亡般的寂静要好一些。

  “好像有车来了耶。”神经紧绷的兰小.茵隐约听到汽车声,她伸长脖子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张望,果然发现一辆车驶来,只可惜那是一辆小.货车。

  约会时间已过一个小.时,有点焦躁的兰小.茵开始担心“青黛如眉”会不会临时被别的事情耽搁了。

  但出乎她意料,驶近的小.货车突然在兰小.茵面前停了下来,司机是个满脸胡子的老头,看上去应该有六十多.岁,而他居然向兰小.茵招手。

  兰小.茵不是笨蛋,她警戒地注视着老头,后退了两步:“干什么?”

  货车老司机的声音有些沙哑:“小. 妹妹,你是不是叫兰小.茵?”

  兰小.茵很吃惊:“对呀,我就是,老伯伯怎么知道?”

  货车老司机露出和蔼的笑容:“是这样的,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辆很”

  漂亮的车子抛锚了,车主是个男的,又高又帅,他拦住我的车,给了我一千元,叫我来接你过去,他的名字好像叫什么……眉的……”

  兰小.茵紧张地大叫:“青黛如眉?”

  货车老司机猛点头:“对、对,你看我这个老头子的记性,呵呵,你快上车吧!小.姑娘,我还要赶回家哄我的孙子睡觉。”老司机疲倦地敲了敲车窗。

  兰小.茵激动地跳起来:“太好了,他离这里有多远?”

  货车老司机咧嘴一笑:“不远、不远,走半小.时就到。”

  半小.时?兰小.茵已经站了一个多小.时,双腿早已酸麻,哪里还走得动?听老伯这么一说,她毫不考虑就拉开货车门跳了上去:“那麻烦老伯伯了。”

  货车老司机笑得更开心了:“别客气,我也收了钱,呵呵,伯伯感谢你还差不多,这钱刚好给我的小.孙子买糖吃,坐稳了,小. 妹妹。”

  兰小.茵露出了甜甜的微笑,她心里多么期待呀!

  小.货车发动了,引擎发出沉闷的声响,笨拙地掉转车头后,小.货车缓慢的向目的地前进。老司机悄悄点燃一根香烟,看他点烟时颤抖的手,兰小.茵真担心他手中的打火机会掉下来。

  “老伯伯,我快被呛死啦,车窗怎么打不开?”四处弥漫的烟味呛鼻,兰小.茵想打开车窗,但车窗怎么也拉不开。

  “呵呵,车窗坏了,明天会去修,真不好意思,老伯伯烟瘾犯了。”货车老司机猛喷口中的烟圈。

  “那开快点啦……咳咳……”烟味越来越浓,兰小.茵眉头紧皱,小.手左右扇着。

  “好,你坐稳了。”货车老司机喷完最后两口烟圈才慢慢换档,小.货车的速度渐渐加快,兰小.茵感到奇怪,她突然觉得司机有点面熟,像某人,又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刚要细想,便觉一阵睡意袭来,她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

  货车老司机一声怪笑:“真没想到,居然钓到了兰小.茵,这美人我要好好享用,呵呵呵……我就是青黛如眉……呵呵呵……”

  夜色中,这名货车老司机卸下了伪装,他是个狡诈阴险、干瘦,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狠跺油门,小.货车加快速度,在蜿蜒的公路行驶半小.时后,突然拐进一条乡间小.道,又颠簸了近两小.时,小.货车终于停在一栋偏僻的小.屋前,司机从车上跳下,迫不及待地打开后车门,把沉睡的少女抱进小.屋子。

  小.屋子不大,砖木结构,分为两层,跟许多农村的土房差不多,里面陈设简陋,到处散发出阵阵的霉味,楼上的房子加了隔音板,屋内的人就算喊破喉咙,外面的人也听不到。

  昏睡的少女就躺在二楼一张靠墙的木板床上,她的身边凌乱地摆放着同样发霉的棉被和枕头,枕头边还有一捆绳索。

  “她叫什么名字?”

  一名三十.岁左右,相貌英俊的青年缓缓地脱下西服。

  “兰小.茵。”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清除脸上的矽胶和假胡子。

  “没有人看见吧?”脱完衣服的青年轻轻抚摸着昏睡少女的脸庞,也许是很意外少女的美貌,青年露出满意的神情。他温柔地解开少女的衣服、裙子、胸罩和内裤,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具娇嫩清纯的少女肉体,看着稀疏的阴毛,青年的眼睛射出狂烈的欲望,他扑向少女的下体,疯狂地舔吸少女柔嫩的阴户。

  旁边,干瘦、猥琐的中年人吞咽着唾沫:“没有任何人看见,和以前一样顺利。”

  青年舔吸一会儿,蓦然回头:“你到楼下守着,我干爽了,你再上来。”

  中年人露出乞求的眼神:“这次我……我想看看。”

  “呵呵,殷老师的癖好比我还多耶。”青年发出怪异的狂笑,他嘴角还有一根卷曲的阴毛。

  少女的双腿被打开,柔嫩的阴户像朵鲜花,花瓣似的阴唇粉红饱满,也许担心阴道不够润滑,青年从发霉的枕头下拿出一支润滑膏,挤出一小.坨涂抹在硬挺的阴茎上,待整根阴茎光亮滑腻,青年露出邪恶的笑容:“殷老师,你还是单身的,不如娶这个兰小.茵做你的老婆好不好?”

  中年人干笑两声:“好是好,可人家会答应吗?”

  “你那么贱,一定有办法。”青年邪恶的笑意越来越浓,他很有经验的把肿胀的龟头顶在少女的阴唇上来回摩擦,等到阴唇变得鲜红,阴道里有体分泌,青年才阴阴一笑:“殷老师,我要干你的老婆了。”说着,他用力一挺,将硬挺的阴茎插入少女的阴户,继续前行,冲破了一些阻隔,阴茎终于抵达终点。

  “噢……真爽,殷老师,你老婆的穴好紧,我喜欢干你的老婆。殷老师,你告诉我,青黛如眉四个字是什么意思?”青年轻轻拔出阴茎又迅速插入。

  “我也不知道啥意思,随便取、随便取的。”中年人脸色铁青,他没料到留下来看少女被破处竟然遭到侮辱,看见青年的阴茎在少女的阴道横冲直撞,中年人的心里就充满怒火,仿佛青年正在强暴自己的老婆。

  “噢……好紧、好爽,这兰小.茵是你带来的女生中最爽的一个,我真嫉妒你娶了这么棒的老婆,今天我要好好干你老婆,干到没有精液为止……”青年开始疯狂地抽动,少女惨遭蹂躏,乳头亦赫然留下青年清晰的齿痕,但他没有丝毫怜惜之心,他还在继续咬、到处咬,可怜的少女已是遍体伤痕,连柔嫩的阴户也流出殷红血水,血水染上发霉的棉被。

  第一章 校花选拔.

  月影渐孤,人影渐瘦,一杯苦酒,换来了一厢情愿。

  已经是第三天了,安逢先还是没有席郦的消息,虽然他风流多情,但席郦突然渺无音讯还是令他伤感。女人善变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只是安逢先没想到女人会变得这么快。邢爱敏偶尔还会打电话来问候几句,但席郦就如放飞的小.鸟,刚毕业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曾几何时,娇滴滴的席美人还在他胯下发誓:“一辈子都爱安老师。”

  “你是这样爱……爱安老师的吗?”

  一口苦酒后,安逢先醉了,他发誓,无论花多大的代价,哪怕是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席郦,因为席郦有一个本事,她能够在三分钟之内让安逢先得到满足。

  一个星期后,安逢先终于得到了席郦的消息,在乳泉山的山崖下,有人发现席郦,她身上十八处骨折、脊椎第六节错位……安逢先没有哭,他一直很坚强,但他心里很难过,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取代席郦,所以安逢先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挽救席郦的生命,但要挽救席郦除了要有好运气之外,还要支付很多很多的医药费。

  安逢先只是一个没有多少积蓄的历史老师,为了支付席郦的庞大医疗费,他卖掉房子,住进北湾一中单身教师公寓,为此他还发誓要戒掉最喜欢的红酒。

  奇怪的是,安逢先今天不仅在丽晶酒店订了一间高级套房,还买了两瓶上好的贝尔拉图红酒。

  北湾第一中学的扩建已大抵完成,为了招揽更多优质的师生,校委会特聘广告公司做宣传策划,而广告公司希望校方能从众多学生中选出一名品学兼优、外貌出众的女学生做为北湾一中的形象代表,并在电视媒体、杂志上广为宣传。

  经过激烈的角逐,北湾一中甄选出三名顶级美女进入最后选拔,她们的芳名是:夏沫沫、喻美人和贝蕊蕊。巧的是,这三名美女同属高中一年2班,她们不仅品学兼优、外貌出众,还是特别要好的朋友。

  半年前,夏沫沫、喻美人和贝蕊蕊三人就在校联谊会上与邢爱敏、席郦两人进行了一场精彩的爵士舞对决。表面上是比舞,实际上却是在向邢爱敏和席郦的校花地位发起强力挑战,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但是虽败犹荣,她们输的不是舞技,而是身材略欠火候。

  如今半年过去,三名美少女突然进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芒,尤其胸部发育丰满得异乎寻常,所以她们众望所归,所向披靡,成为北湾一中新一代校花,可惜学校的形象代表名额只有一名,要想在她们之间三选一,绝对是一件艰难的工作。

  三位小.美女除了都是长发披肩、肌肤若雪、前凸后翘外,又各具性格优势,独擅胜场。夏沫沫喜欢运动,平易近人,所以人气最高;喻美人骄傲矜持,不普言谈,总与人保持距离,所以人气最低;而贝蕊蕊课业成绩优秀,与波大无脑论相悖,但因娇嗲、懒惰闻名,人气介于两者之间。

  同学们各有所爱,一时之间很难在三朵美丽的校花问分出高低,也由于时间紧迫,因此校委会决定由老师代表做出选择,可老师们的意见分歧得也很严重。

  中文组的黄善文老师就力荐喻美人:“这喻美人玉骨冰肌、气若幽兰、肩首不动凝两眉,如此绝佳气质,我老黄育才数十载,也未曾遇见。此女虽然高傲矜持,那也是大户小.姐特有的脾性,听说她父亲是市财政局的局长。”

  殷校长频频点头,纠正道:“是副局长。”

  数学组的赵子乾老师呛声了:“我觉得贝蕊蕊的美貌无人能比,胸部曲线是三女中最完美的,我目测应该属于C罩杯,经过缜密计算,至少达八十三公分,贝蕊蕊才十五 .岁,还会发育,过两、三年后更不得了。”

  殷校长用景仰的目光看着赵子乾问:“赵老师肯定是八十三公分?而不是八十二,或者八十四公分?”

  赵子乾信心十足地重复了一遍:“八十三公分。”

  “嘿嘿。”

  体育组的李伟老师一声冷笑:“都什么年代了,如今胸大臀圆、骄傲自闭的女人不吃香啦!现代美女的标准就是开朗、有个性,还有健康的身体。你们看看夏沫沫那双修长的美腿就知道什么叫青春活力,前两天她骑一辆250CC的红色机车来学校,同学们围了里三层、外三层,这才是无人能比的魅力。黄老师、赵老师,你们的品味过时了。”

  黄善文老师和赵子乾老师面面相觑,尽管他们很想反驳李伟的审美标准,但桌上一张宽幅照片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照片上,趾高气扬的夏沫沫穿着一件白色紧身T恤坐在红色机车上,翘翘的臀部被一条小.小.的牛仔热裤紧紧包裹,裸露的修长美腿夹靠着巨大的机车油缸,脚尖刚好及地,一缕明媚的阳光照在她圆润的膝盖上,给嫩白的肌肤涂上一层诱人的光泽。她妍姿脱俗,脸带甜美的微笑,仿佛随时会邀请你搭她的便车,但如果真这样想,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很少有男人能靠近她,更别说坐在她的身后,搂着她的纤腰,享受那热血澎湃的风驰电掣。

  黄善文扶了扶黑框眼镜无语。

  赵子乾猛喝水,也没有再吭声。

  殷校长拿起照片,屏气细看,不觉深咽了一口口水:“夏沫沫的腿的比例真好,匀称好看,身高应该在一百六十五公分以上,要不然250CC的机车很难驾驭喔。”

  李伟眉飞色舞:“我测量过,正好一百六十六公分。”

  黄善文心有不甘,他想了想:“此女言辞犀利,有点凶,不好惹。”

  赵子乾干咳一声:“考试常作弊。”

  李伟微怒:“你们不要尽挑缺点好不好?她可是我们北湾一中羽毛球队的主力,得过全国中 学生羽毛球赛的第三名耶。”

  气氛有点紧张,校长赶紧圆场:“李老师别急、你别急嘛,现在大家都在讨论,还没做最后决定。那……安老师的意见呢?咦,安老师怎么睡着了?”

  赵子乾离安逢先最近,他推了推安逢先的肩膀,安逢先慌忙抖擞精神。

  “喔,真不好意思,昨晚备课到三点,所以有点困。呃……我还没成家,对女人不敢妄议,等有了结果,我支持多数。”

  殷校长表情怪异地看着安逢先,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冷笑:“大家要向安老师学习敬业精神,荣誉不是随手捡来的,安老师获得国家教委会颁发的优秀教师称号可是名副其实的。”

  “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大家鼓鼓掌。”黄善文老师与安逢先素有交情,他的小.女儿就很崇拜安逢先,听校长赞赏安逢先,他顺势而上,推波助澜,拍马屁的功夫拿捏得恰到好处。虽然黄善文比安逢先年长十余年,但安逢先早已获得全国优秀教师的称号,这可是北湾私立一中罕有的师资荣誉!黄善文断定,假以时日,安逢先一定会得到擢拔,与其到时再奉承,不如现在就培养感情,处世之道还是很讲究的。

  啪……啪……学校会议室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显然除了黄善文之外,其他老师并没有把安逢先放在眼里,毕竟安逢先才二十九.岁,论资历,他与在座的老师无法比拟。

  安逢先当然知趣,他赶紧站起来向大家一鞠躬:“惭愧!惭愧!安某一时运气,得到一个虚名而已,大家共勉、大家共勉。”

  “噗嗤。”

  外语组的王雪绒老师忍不住娇笑:“小.安,既然校委会要我们老师都出出主意,你就代表历史组表个态,反正你选谁,我就选谁。哼,青春无丑女,我相信这三个小.姑娘到了我这个年龄也不见得比我好看。”

  会议室里响起了低低的笑声。

  王雪绒风姿绰约,长发微卷,虽然已三十六.岁,但.岁月在她姣好的容颜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其实,她才是真正胸大臀圆的美熟女,众多男生暗恋的对象,在学校厕所的墙壁上,“王雪绒”、“雪绒老师”这些字眼出现的频率最高。然而奇怪的是,王雪绒看安逢先的眼神就像看情人一样,只是安逢先从不敢接触她火辣的目光,因为校园盛传王雪绒是校长的禁脔。

  “安老师你就发言吧!我也支持你。”教导主任封春桥欠安逢先两千元至今未还,安逢先也不奢望吝啬的封主任良心发现,如今封春桥只需关键时刻配合一下就可免除债务,他当然求之不得。

  安逢先是假装推辞了一番,见众情难却,他谦虚地又鞠了一个躬:“既然这样,我就第一个表态,说得不好,请大家多多包涵。首先贝蕊蕊太过性感,眼睛虽大却游移不定,不适合上电视;夏沫沫确实有个性,她明眸皓齿,开朗随和,但太过叛逆,这种250CC的机车就是男人去骑也费劲,长腿虽美,但代表学校形象的女孩,在电视上露大腿恐怕不妥。”

  安逢先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见大家都在聆听,他才信心十足地接着说下去:“剩下的就是喻美人,喻美人的名字很有趣,丹麦童话有鱼美人,中国历史上也有个虞姬虞美人,这正好寓意我们学校既有外来文化的精髓,也有中国文化的沉淀。在形象上,黄老师刚才也说了,喻美人玉骨冰肌、骄傲矜持,这就是中国女性的传统形象,家长一般多为传统保守,如果用喻美人做我们学校的形象代表,我敢肯定下学期来我们学校就读的学生会大幅增加。”

  最后,安逢先郑重地说:“我想提醒大家,学校扩建的教师宿舍已经获得教育局批准,该经费由财政局裁拨,喻美人的父亲可是财政局的高官,因此,我们无论于公于私都应该选择喻美人。”

  没有任何的悬念,形象代表的选拔很快有了结果,喻美人获得老师的全票支持,未来三年里她将是北湾一中在电视广告以及平面传媒上的代言人。这个结果尽在安逢先的掌握之中,但全票通过倒是出乎他意料之外。

  暮色来临,安逢先露出了兴奋之色,他从裤袋里掏出电话,给一位少女发出了一条简讯:丽晶酒店1212房。

  晚风习习,立秋的天气令人惬意,坐在丽品酒店十二楼1212房间的阳台上,安逢先一边眺望绚丽的都市夜景,一边品尝上好的贝尔拉图红酒,阳台的位置非常理想,从这里可以看到酒店的大门、可以看到最期待的女人。

  没过多久,一辆计程车停在酒店前,酒店服务生恭敬地打开车门,从计程车里走下一位丽质天生的美少女,她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时,肩首不动,走路之际,莲步轻移,一股清雅高贵的气质扑面而来,令人不敢亵渎。

  美少女似乎精心打扮过,一身精美的白色连身裙,一双白色低跟皮鞋,棉质的袜子是粉蓝色的,长达少女膝盖,可以在裙子与袜子之间看到一小.截藕白的美腿。也许是怕秋风的凉意,美少女特别在圆削的双肩上披了一条粉蓝色的丝巾,配合粉蓝色的长袜刚好相得益彰,让人看了会从眼睛舒服到心扉。

  客人不多,丽晶酒店的大堂有些稍嫌冷清,殷勤的酒店服务生得以跟随在美少女的身后,到了电梯口,服务生越过美少女,抢先一步按了电梯:“小.姐,您请。”

  美少女没有客气,她傲然走进电梯,漠然回头道:“我不是小.姐。”

  服务生呆呆地看着电梯门关上,不知是因为碰了钉子,还是被美少女的容貌所震慑。

  宽敞的电梯里,美少女伸出纤纤玉指,按下十二楼。

  丽晶酒店1212房里光亮如昼,安逢先痴痴地看着沙发上端坐的喻美人,她果真如黄善文所形容的那样,玉骨冰肌、气若幽兰,虽豆蔻年华却凹凸有致,不施脂粉已暗香袭人。

  每次喻美人交作业,安逢先都会找诸多借口挽留,只要一接触她那无辜的眼神,安逢先就会产生强烈的欲望,虽然喻美人的冷漠拒人千里,但丝毫不能抵消安逢先对喻美人的疯狂喜爱。

  “喻美人同学很守信。”

  安逢先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温柔、更和缓。尽管与自己的学生进行不道德的交易令他自责,但安逢先已不在乎,道德有界限,但感情没有界限,就算犯罪也在所不惜。

  “我不是信守诺言,而是不能违背诺言,既然安老师能让我取代沫沫和蕊蕊做学校的形象代表,这就说明安老师很厉害,就算我想违背诺言,也没有这个胆量。”喻美人略显紧张,但高傲的本质没有改变,她的一番话竟暗藏玄机,意思是说她曾经考虑过违背诺言。

  安逢先暗暗心惊,如果喻美人真的反悔,她作为北湾一中形象代表的事实,也已经无法改变,而安逢先则将一无所获,他小.心试探着:“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喻美人冷漠地摇了摇头:“是有些后悔,但我没得选择。”说完,她噘起小.嘴,这细微的动作暴露了少女的娇憨与稚嫩,无论她之前表现得多么成熟,但事实上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

  安逢先松了一口气,他确定了像喻美人这样的小.雏儿完全在他掌控中:“上电视、做广告模特儿,真的对你那么重要?”

  喻美人冷哼一声:“安老师不是说过上电视、做广告模特儿能赚大钱吗?我就想做明星,赚大钱,我要让沫沫和蕊蕊知道,她们比我高出三公分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安逢先有些意外:“你们不是要好的朋友吗?”

  喻美人柳眉一挑:“是又怎样?”

  安逢先感到很好奇,他很想知道姐妹情与兄弟情有什么区别:“既然是好朋友,为什么还要跟她们竞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