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玄幻奇幻][淫到骨髓里的黄蓉母女][共七回]
楔子襄阳沦陷

????????华山论剑之后,郭靖黄蓉夫妇率领武林群豪,继续镇守襄阳。南宋度宗咸淳四年(1273),蒙古大将伯颜率二十万大军围困襄阳,三月之后,城中弹尽粮绝,只能靠啃树皮、喝污水度日。不久,郭靖等人中了蒙古武士设下的计谋,吃了事先喂过十香软筋散的白鼠,导致内力全失。之后,襄阳很快被攻陷。郭靖、黄蓉、郭芙、耶律齐、郭襄、郭破虏等一家人,武修文、完颜萍一家,武敦儒、耶律燕一家,以及朱子柳、武三通等人,通通被生擒,一起关押在襄阳城的牢房中。

  蒙古大将伯颜年过五十,身高七尺,粗犷豪放,好酒好色。他有一个儿子,汉名赵必,年方三十,军中人称少将军,骁勇善战,俊朗潇洒,风流成性。赵必听蒙古武士汇报说,中原武林第一大美人黄蓉被俘获,顿时按捺不住,亲往牢房中察看,等看见黄蓉、郭芙母女的姿色,不由得魂飞天外,但脸上不动声色,淡淡的对郭靖说:“郭大侠,只要你弃暗投明,效忠蒙古,父帅与我一定待你以上宾之礼。”郭靖义正词严地说:“我们既然被俘,早抱必死之心,只求速死。”

  赵必冷笑一声说:“枉你人称大侠,战败便求死,与凡夫俗子何异?我听说中原有两大奇书:《武穆遗书》、《九阴真经》,天下只有你郭大侠通晓,倘若你现在就死了,两大奇书必然失传,郭大侠你心中就不觉得有愧于前辈的心血吗?

  望郭大侠三思,失陪了。“说完转身出了大牢。

  赵必的一席话,让郭靖背冒冷汗,暗骂自己蠢材,只会呈匹夫之勇,差点毁了前辈英雄的毕生心血。郭靖转身对黄蓉说:“蓉儿,这个鞑子的话真让我醍醐灌顶,咱们宋人将军若学得《武穆遗书》,用兵如神,则可驱除鞑虏;侠士学得《九阴真经》,前去刺杀蒙古的王公大将,也能扰乱敌军。这两部宝书,若因我失传,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吗?只是我有一事不明,这个鞑子为何反而提醒咱们?”黄蓉想起刚才赵必瞧自己的眼神,俏脸一红,说:“我也搞不懂。”其实,黄蓉心中隐约猜到,赵必看上了牢中女眷的美色,倘若强来的话,牢中之人必然会自尽成仁,因此要激起郭靖等人的求生之念。果然,只听见郭靖说:“不管怎样,咱们必须活下去,直到把这两部书写出来,传出去。在这之前,就算受尽天大的屈辱,也要忍辱负重。”众人齐声道“谨听吩咐”。郭靖又对黄蓉说:“蓉儿,这两部书你也知之甚多,你的文采智慧,胜我百倍,你一定要帮我完成。”

  黄蓉应道:“是,靖哥哥。”

  大概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赵必的一个卫士跑来牢中喊话:“少将军请郭夫人和郭大小姐沐浴更衣,其他人原地待命。”耶律齐大叫道:“狗鞑子,你们想干什么?”其实到了此时,众人心中都明白鞑子想干什么。那个士兵又说:“少将军说了,倘若你们今天不答应,我们就斩杀一千名襄阳百姓,明天若还不遵从,再杀一千名襄阳百姓,以后每天杀一千名百姓,直到你们答应为止。”众人齐骂鞑子狠毒,一起望着郭靖。郭靖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缓缓地说:“国家为重,百姓为重。”

  第一回蓉花初开

???????? 黄蓉和郭芙擦干脸上的泪水,跟着那个士兵出了牢房。门口一群婢女把黄蓉带到一个浴房,郭芙则被带去了另外一间浴室。

  沐浴过后的黄蓉,雪肤凝脂,风姿绰约。婢女将黄蓉带到一个房间,关上房门,退了出去。黄蓉信步往里走去,突然从身后伸出一双手,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双乳。黄蓉自从15岁和郭靖在一起,哪和其他人有过肌肤之亲?黄蓉顿时羞得俏脸通红,吓得赶紧转过身,倒退了几步,却见赵必一身亵衣,贼忒嘻嘻地说:

  “郭夫人,你想煞小人了。”这副嘴脸,与狱中道貌岸然的样子有天壤之别。赵必见黄蓉一副小儿女羞答答的样子,顿时冲了上去,一把抱住黄蓉,瞧准黄蓉的樱唇,亲了下去。黄蓉扭头避开,可赵必双手捧住黄蓉的头,让她动弹不得,终于深深的吻了下去。黄蓉身中十香软筋散,无力与其抗争,再说早料到有此一出,反抗也是徒劳的,于是闭上眼睛,慢慢放松自己,感受面前这个男人带来的强烈的男子气息。

  赵必用舌尖撬开了黄蓉紧闭的双唇,将舌头伸入黄蓉口中,舔搅黄蓉的香舌,用力吸吮。赵必右手抱着黄蓉的头,左手慢慢除去了黄蓉的衣服。赵必的嘴巴往下移动,亲吻黄蓉的脖子,再往下,看见一对雪白丰满、圆滚挺拔的奶子!天哪,这哪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妈妈?简直胜过自己开苞的任何一个处女!中原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赵必一个咬住左边的奶子,用力吸吮。当然,赵必的手也没有闲着,沿着光滑的纤腰往下,摸到两块硕大圆滚的肥臀。赵必的嘴巴从黄蓉的肚子滑了下来,蹲下来,直接用舌头拨弄黄蓉两块肥厚的阴唇!浓密乌黑的阴毛下面,藏着一只大鲍鱼!在赵必的舌尖触及黄蓉阴唇的一刹那,黄蓉全身颤抖了一下。

  原来,郭靖和黄蓉行房时,从来不主动给黄蓉舔阴部,只有极少几次,黄蓉一气之下,坐在郭靖脸上,将阴部扣在郭靖的嘴上,郭靖才伸出舌头舔几下,敷衍了事。

  黄蓉阴道里渗出的淫水,滴在赵必的口中、脸上。赵必再也忍耐不住,起身一把抱起黄蓉柔软的身躯,快步靠近一张齐腰高的桌子,将黄蓉仰天放下。黄蓉上身仰躺在桌子上,双腿弯曲并拢,屁股伸出桌子的边沿。赵必站在桌子前面,褪下自己的裤子,露出早已暴硬的鸡巴,双手分开黄蓉的双腿,然后右手将向上翘的鸡巴按下,对准黄蓉下身裂缝的最底端,猛地向前戳了过去,可惜鸡巴没能破门而入,而是向上滑了过去。原来黄蓉心里紧张,双唇紧闭,咬紧牙关,阴道括约肌也收缩得异常紧张。赵必玩女无数,明白此理。他俯身下去亲黄蓉的香唇,双手轻抚黄蓉雪白肥硕的双峰,对黄蓉说:“郭夫人,别紧张,放松点。”果然,黄蓉慢慢松开了咬紧的牙关,全身肌肉慢慢放松了。赵必抓住这个机会,扶着鸡巴,对准洞口,腰板一挺,龟头撑开阴道口,鸡巴顺利地捅进了半截。这一戳让黄蓉出其不意,“啊”了一声,双眉紧蹙,本能地又收缩阴道的肌肉。赵必明显感觉到龟头被黄蓉的阴道夹得紧紧的,尽管还有半截鸡巴露在黄蓉身体外边,也不强行插入。他双手慢慢抚摸黄蓉光滑的肌肤,黄蓉渐渐放松了阴道肌肉,赵必挺身将整个鸡巴连根插入黄蓉阴道。黄蓉美目紧闭,摒住呼吸,面颊潮红,鼻梁渗出汗珠,双眉微蹙,一幅痛苦的表情。赵必鸡巴均匀地在黄蓉体内抽插,由于黄蓉阴道早已春水涟涟,润滑了鸡巴,因此抽插起来非常顺畅。渐渐的,黄蓉摈弃了杂念,心灵空明,只感受着下体抽插带来的快感。黄蓉心想,这根肉棒真长呀,每次进出时,它的龟头总会摩擦到子宫口,而且还有很长一段会伸入到子宫里面,靖哥哥的阳具很少能伸进子宫口,显然现在自己下体中夹着的这根长矛,比靖哥哥的阳具长多了。黄蓉想到此,悄悄地收紧阴道,微挺屁股,迎合长矛的杵入。赵必本来就诧异于黄蓉阴道的紧括,此时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越夹越紧,自然明白黄蓉的心意,因此心中大喜,当即提肛吸气,两浅一深,快速抽插。黄蓉呼吸急促,快感强烈,无法自抑,口中“嘤嗯”的呻吟声又响又急。突然,赵必感觉黄蓉的阴道猛地收紧随即又松开,立即意识到这是女人要喷阴精的前兆,于是快速一插一抽,再次快速插入,然后猛地把鸡巴从阴道中拔了出来,刹那间,黄蓉身体颤抖,打了个冷战,只听见黄蓉一声“啊哦”长吭之后,一股淫水从她阴道口急速喷出,溅在两尺开外的赵必身上。赵必快步俯身向黄蓉的阴道口亲去,用舌尖拨动阴蒂,黄蓉又是“啊”叫一声,又一股阴精飞奔而出,喷得赵必满脸汁水涟涟。黄蓉消停了,转身侧卧在桌上。

  赵必万万没有料到,黄蓉会这么快就被自己干得直登仙境。他哪里知道,郭靖长年专注于襄阳防务,经常彻夜和衣而眠,哪里能顾得上妻子的情绪?有时候,就算行起房来,也没有调情前奏,匆匆抽插几下,射精之后呼噜大睡,把寂寞失落的娇妻晾在一旁。而作为黄蓉,聪变机智,日常事务很少消耗她的精力,因此,她精力充沛,又当虎狼之年,性欲自然强过常人百倍,今天,她遇到赵必这样一个身高体壮、阳物雄伟、久经风月的男人,自然是久旱逢甘雨、枯柴遇烈火,爆发起来自然异常猛烈。赵必擦干黄蓉喷在自己脸上的淫水,看着白条条地躺在桌子上的黄蓉,手握着自己依然硬邦邦的鸡巴,心想,郭夫人你是升天了,本小爷还没爽呢。

  赵必上前抚摸黄蓉白皙的肥臀,双手轻轻掰开黄蓉的屁股沟,露出一个黑褐色的屁眼,赵必忍不住用舌尖去舔那个可爱的菊门。也许是屁眼受到了刺激,黄蓉从熟睡中醒来,不过她依然闭着眼睛。黄蓉心想,这鞑子真不怕脏,竟然用舌头去舔屁眼!靖哥哥就从来没舔过我的屁眼,不过话说回来,屁眼被舔感觉酥酥麻麻的,还真的没有体验过。赵必极尽挑逗之能事,轻抚、亲吻黄蓉的每一寸肌肤。渐渐地,黄蓉的情欲又被挑逗起来了。当赵必看见黄蓉的阴道口一张一合,像一张小嘴一样,又忍不住血管赍张,鸡巴暴硬。赵必一把把黄蓉抱下地来,让黄蓉双手趴在桌子上,双脚站在地上,大腿和身子几乎弯成一个直角,这样,黄蓉的屁股向外高高翘起。看着黄蓉向外凸起的两片肥厚的大阴唇,赵必忍不住低下头去狠狠地吸吮了一口,鸡巴涨的实在受不了,赵必起身站在黄蓉屁股的后面,往下轻轻按了按黄蓉的纤腰,让黄蓉沉下腰,好把屁股翘起来;将黄蓉站在地上的双腿稍微分开一点,这样好让阴道口微微张开。瞄准屁股中间那个鲜红的洞口,赵必把自己的鸡巴猛然顶了进去。黄蓉觉得下身的空虚被填得满满的,那根阳具简直戳到了自己的喉咙!须知后经过上一个回合,黄蓉的羞怯之心渐祛,情欲之心暗生。当赵必鸡巴往里插入时,黄蓉主动往后挺屁股,以捉住那个大肉棒;鸡巴往外抽出时,黄蓉则往前拉屁股,把鸡巴套弄得严严实实。爽到深处,黄蓉“嘤嘤哼哼”有韵律的大声呻吟,全不像上次压着自己的嗓子。鸡巴抽插的同时,赵必伸手握住黄蓉那对晃荡的奶子,使劲地抓挤。

  就在赵必和黄蓉干得魂游天外之时,婢女带着沐浴后的郭芙朝着这个房间走来。还在走廊中,郭芙就听见女人交欢的呻吟声,而且这个声音似乎有点耳熟。

  思索间,婢女打开了房门,请郭芙进去。霎时间,郭芙惊得目瞪口呆:一个赤条条的女人,双手趴在桌子上,雪白的屁股往后高高翘起,屁股后面站着那个被称为“少将军”的男人,男根在前面的屁股中间一进一出。销魂的呻吟声正是从那个女人口中发出,只见她美目紧闭,脸泛红霞,满身细细的汗珠,这个女人,正是自己敬爱的娘亲!交战中的那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郭芙的到来。于是郭芙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是十一二岁时,看过娘亲的胴体,这么多年了,娘的皮肤还是这么光滑,一点都没有变老呀,娘的奶波真是又大又挺呀,那可是咱们姐弟三人都吃过奶的乳房呀。郭芙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自己的乳房,觉得自己的奶子要小得多。郭芙看着她娘的屁股前拉后挺的配合那根鸡巴的抽插,嘤嘤哼哼叫个不停,心想,娘平时端庄高贵,现在却真淫荡呀,爹爹还在牢中受苦,她却在这里和别的男人通奸。又想,原来这个男人也喜欢从后面插女人,以前齐哥总喜欢从屁股后面插自己,自己还骂他淫魔呢。突然传来男人“啊啊”大叫的声音,把怔怔出神的郭芙惊醒。只见男人快速抽插,她娘的叫声也变得非常急促,男人和她娘几乎同时一声长吭,男人鸡巴刚从她娘阴道中抽出,就射出一股白色的精液,射在她娘的屁股上;而她娘阴道口喷出一股水柱,阴唇抖动了一下,接着又喷了一些出来,如此反复几次,终于停了下来。射精后的赵必和黄蓉几乎虚脱,双双就地躺了下去。郭芙却还在怔怔地想着刚才赵必射精的那个画面:赵必的鸡巴突然从黄蓉体内拔出,郭芙看见吃了一惊——好长的鸡巴呀,刚才只能看见露在娘亲身体外面的部分。郭芙心想,本觉得齐哥的阳物够长了,没想到这鞑子的阳鞭长多了,被这根长矛插进身体,一定求生不得、欲死不能,难怪娘亲被干得嗷嗷叫。想到此处,郭芙笑了两声。听到笑声,赵必从地上一跃而起,看见一个美貌女子俏生生地站在那里,问道:“是郭大小姐吧?”黄蓉突然看见自己女儿,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慌忙用双手挡住双乳。赵必对郭芙说:“郭小姐,你和你娘聊聊吧,小人先失陪一下。”说完走出了房间。

??????
  第二回出水芙蓉

????????且说赵必离开后,房间里就剩下黄蓉郭芙母女俩,黄蓉在慌乱中穿上了衣服,只是一张俏脸还是红扑扑的。黄蓉首先打破沉默:“芙儿,你都看见了?娘也是遵从你爹爹的意思,为了国家百姓,忍辱偷生。”郭芙一本正经地说:“妈,我爹爹也没有让你叫床叫得那么惊天动地呀?!”说完哈哈大笑,笑得花枝乱颤。

  黄蓉被女儿一顿抢白,顿时脸上青一块,白一块。郭芙又说到:“妈,以前我和齐哥晚上叫得稍微大声点,第二天你便要责备我,怎么现在你自己不克制克制?”

  黄蓉笑骂着说:“死芙儿,待会儿要是你能克制得住,娘就给你赔不是。”

  郭芙脸露不屑之色,说:“就这个鞑子这两下子?齐哥比他强多了。”话音刚落,窗外想起一个声音:“说谁是鞑子呢?齐哥是谁?”只见赵必飘进了房间。

  黄蓉赶紧向女儿使个眼色,谁知郭芙倔强地说:“就说你是鞑子,齐哥是我丈夫,比你强多了。”赵必怒气渐盛,眉毛竖了起来,突然一把抱住郭芙,伸手撕扯掉她的衣服,一边说:“你的齐哥是不是比我强,一会儿你就知道了。”郭芙粉拳乱打,破口大骂,不过还是挣扎不脱。

  ????????????????????????????一、征服郭芙

????????????????????????????????????赵必三下五除二剥光了郭芙的衣服,露出郭芙雪白修长的大腿、丰腴的双峰、粉嫩的翘臀。赵必道:“果然是天生尤物,难怪这般骄傲。”一边说,一边把郭芙抱到那张桌子跟前,打算从后面干她,就像刚才操她娘那样,于是将郭芙俯身按在桌上,让她的肥臀凸了出来。赵必手扶自己雄赳赳的鸡巴,对准郭芙的嫩穴戳了进去。赵必刚才操黄蓉时,已经泄了一次,怎么能这么快就重振雄风呢?原来刚才赵必出去了一趟,便是去服用了一副春药,喝了一杯鹿鞭酒,想到一会儿能同时操她们母女俩,鸡巴顿时昂然勃起。郭芙嫩穴被巨棒插入,“啊”了一声。由于刚才观看她娘被操时,阴道中渗出了淫水,所以现在虽然觉得阴道被粗壮的鸡巴撑得很紧,却不是很疼。她双手撑着桌面,抵挡着身后那根鸡巴直捣子宫的力量。赵必双手环抱郭芙的屁股,三浅一深地猛杵。赵必气喘吁吁地问:“郭大小姐,是你丈夫厉害,还是我厉害?要是忍不住了,就别硬撑。”

  原来郭芙为了要赌那口气,强行忍住不发出呻吟声。可是快感越来越强烈,实在忍不住了呀,郭芙呻吟着叫自己丈夫的名字“啊……,齐哥”。赵必一听自己操着她,她却喊着丈夫的名字,顿时怒不可遏,举起巴掌重重拍在郭芙雪白的屁股上,同时挺起鸡巴狠狠地一捅到底。郭芙吃痛惨叫一声,快感却猛地异常强烈,饥渴难耐,双手往后伸出去抓住赵必,好像生怕那根鸡巴会离开一样。赵必瞅准这点,将整个鸡巴拔了出来。郭芙突然失去生命的支点,无法忍受突如其来的空虚饥渴,当即扭身望着赵必,低声下气求到:“赵公子,求你插进来吧。”

  赵必说:“叫我老公。”郭芙娇声叫到:“老公……”赵必将湿答答的鸡巴重新杵入郭芙体内。郭芙扭过身子,双手趴在桌上,闭上眼睛,美滋滋地享受那根大鸡巴。

  郭芙急速地叫“老公,老公……”赵必感觉到阴道里春水泛滥,原来郭芙已经喷了阴精。骄纵蛮横的郭芙在赵必一顿暴操之后,终于被征服了。

  ??????????????????????????二、母女同台

???????????????????????????????? 至此,赵必与黄蓉郭芙母女之间,再没有任何芥蒂。赵必安排黄蓉郭芙母女常住这栋楼阁,并给它取名为“芙蓉阁”,那个房间取名为“雨露坊”。第二天吃过早饭,赵必淫兴大发,提出要同时操黄蓉郭芙母女俩,把她俩说得娇脸含羞,内心却觉得很是刺激。三人来到雨露坊,赵必脱掉黄蓉母女的衣衫,让她们母女俩并排趴在那张桌子上,还是采用昨天屁股向外翘的姿势,肩并肩,脚并脚,黄蓉在左边,郭芙在右边。赵必蹲在黄蓉母女身后,左手抚摸黄蓉的屁股,右手掐捏郭芙的肥臀,笑着说:“母女就是相像呀,屁股都是一样的肥硕,都一样的圆滚。哦,郭夫人,你的小穴疼吗?一定是我昨天太粗暴。”原来他发现黄蓉的阴唇鲜红,而且有点肿胀,估计是昨天那两次操得太狠了。黄蓉尚未回答,郭芙抢着说:“你以为我的小穴就不疼吗?你以为你昨天对我就很温柔了吗?”

  惹得赵必和黄蓉哈哈大笑。赵必笑着说:“哦,对不起郭大小姐,亲一下作为补偿。”说完埋头郭芙屁股中间,狠狠地亲了一口,笑着说:“郭大小姐的桃花洞深不见底,只是不知洞里风光如何?”郭芙答道:“进洞一游不是就知道了吗?”

  听得黄蓉格格娇笑。赵必笑道:“好的。”于是褪下裤子,掏出坚硬的鸡巴。

  这时,只见郭芙的双手正将自己的屁股掰开,中间露出鲜红的小穴。赵必将鸡巴顶入,郭芙满足地“嗯”了一声。赵必鸡巴操着郭芙,左手却依然摸着黄蓉的屁股。

  郭芙睁着眼睛享受鸡巴,突然问:“赵公子,你觉得是操我比较爽,还是操我妈比较舒服?”黄蓉将头转了过来,对着郭芙的脸说:“芙儿,你怎么这样问?”

  原来,郭芙从小觉得自己事事不如母亲,总想有一天在哪方面能超过娘亲。

  赵必笑道:“哎呀,这个呀,我还真得好好比较比较。”说完把鸡巴从郭芙体内拔了出来,转身插进了旁边黄蓉的小穴。由于没有调情,黄蓉的阴道比较干燥,鸡巴插进去时,封了一股气,突然“卟”地一声巨响。郭芙问到:“妈,你放屁了吗?”

  黄蓉有点害羞,轻声说:“不是”。赵必操了一会儿黄蓉,又将鸡巴拔出,重新插入郭芙的穴里。赵必笑道:“哎呀,真是女儿有女儿的好,母亲有母亲的强呀,这个结论还真没法下呀。”郭芙说到:“那你就同时操翻我们母女俩吧,每人操十下,然后换另外一个人。”说完扭动屁股,主动迎合赵必鸡巴的抽插。

  十下过后,又轮到操黄蓉了。黄蓉心想,芙儿这是怎么了?总觉得怪怪的。

  当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摆动腰肢,用力套夹阴道里的大鸡巴。赵必也不说话了,专心致志地操这对母女的屄。郭芙高潮了。这次操完十下之后,郭芙双手拉住身后的赵必,不让他把鸡巴拔出,呼吸急促地说:“妈,让给我多操几下吧,我快要死了。”

  果然,郭芙大叫一声喷出许多淫水后,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赵必拔出渍水淋淋的鸡巴,转身插入黄蓉干旱的阴道,这次插入却非常舒服,黄蓉知道,是女儿的淫水当了润滑剂。

  ?????????????????????????? 三、观音坐莲

??????????????????????????????????赵必累得气喘如牛,心想,郭芙毕竟年轻,不耐干,但要想操翻黄蓉,只怕会累断自己的腰!赵必停了下来,对黄蓉说:“郭夫人,咱们换个姿势吧,我仰躺在地上,你坐上来。”黄蓉正当兴起,突然被停了下来,心中有点不快,但也没有办法,只得向躺在地上的赵必走了过去,屁股对准他的胯下竖起的长矛,蹲了下去,黄蓉用手扶着赵必的鸡巴,顶着自己的穴口,然后坐了下去,把赵必的整根鸡巴,连根没入,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郭芙休息了一会儿后,活转过来了,看着娘亲两块雪白的大屁股正一上一下地抬动,套弄地上竖起的大鸡巴,一时兴起,问到:“妈,你和我爹行房时,也经常这样套弄我爹吗?

  你怀上我的那次,也是用这个姿势吗?“黄蓉正爽着,听到女儿这样问,真是好气又好笑,只是笑骂了一声”死丫头“。郭芙不甘寂寞,对着赵必说:”赵公子,你的嘴巴也别闲着,我过来了。“郭芙将穴口扣在赵必的嘴上,赵必只得吸吮、舔搅郭芙的淫穴。(第二回完)


??????   第三回并驾齐驱

?????????????? 赵必自从得到黄蓉母女,对她俩百般疼爱。黄蓉母女成天锦衣玉食,七八个婢女供于使唤,除了没有外出远行的自由,比被俘之前更加养尊处优。某日,黄蓉想起丈夫和那对双胞胎儿女,十分挂念。黄蓉心想,自己和芙儿把赵公子伺候得那么好,向他求个情,他应该会答应的。当天晚上,操完屄之后,赵必双手一边一个搂着黄蓉母女,躺在床上。黄蓉试探着向赵必打听丈夫和儿女的近况,生怕赵必不说,郭芙在旁撒娇相求。原来,郭靖等一帮男囚,被押往襄阳郊区的军马场养马,完颜萍等女囚则仍然关在狱中。在黄蓉的央求下,赵必同意下个月将郭襄和郭破虏接来芙蓉阁居住,允许郭靖每月来芙蓉阁探望妻儿一次,其他男囚也可以每月进城探望一次妻儿。

  ??????????????????????一、感恩的心

???????????????????????????? 得到赵必的恩准,黄蓉母女心花怒放,为了表示感谢,郭芙主动要求替赵必口交。赵必站了起来,说:“那我先去小解一下。”郭芙立即拉住他的脚,坐了起来,说到:“取尿壶麻烦,你尿我嘴里吧。”说完张开嘴,跪了起来,伸手将赵必蔫蔫的鸡巴搭在自己的口中。赵必笑道:“那怎么好?”话是这么说,鸡巴却伸动一下,一股尿柱射进郭芙口中。郭芙口一直张着,却将尿液一口一口咽入肚子。吞完尿后,郭芙将鸡巴含在口中,舌头不断搅舔龟头,瞥见黄蓉傻傻坐着观看,说道:“妈,一起来呀。”黄蓉凑到赵必胯下,舔他的睾丸。

  赵必的鸡巴在郭芙口中勃起,变得又粗又长。赵必突然抽出鸡巴,转而插进黄蓉的嘴巴。这一插,直抵黄蓉喉咙,弄得黄蓉作呕,咳嗽起来。郭芙仰头嗔道:“赵公子,你对我妈就不能温柔点吗?”赵必赔笑道:“对不起,郭夫人你没事吧?”黄蓉应声“没事”后,吸吮起鸡巴来。赵必双手勾住胯下这两个女人的头,这张嘴里插几下,那张嘴里插几下。黄蓉母女的嘴舌,终于弄得赵必想要射精。

  就要射精了!赵必右手握着鸡巴,对准黄蓉的脸蛋,快速套弄起来,“啊|……”,一股白兮兮的精液射向黄蓉的脸蛋,赵必快速将鸡巴转向郭芙的脸,右手继续套弄,又一股精液射出,直奔郭芙的双眼。黄蓉和郭芙都伸手将自己脸上的精液均匀地涂开,就像擦胭脂一样。原来,对于口交,黄蓉是在前两天的闲聊中,听郭芙说起她夫妻俩的房事,才得以知晓。以前黄蓉总觉得鸡巴是男人小便的东西,很脏,自己也从来没有含过靖哥哥的鸡巴。郭芙还告诉母亲,说精液有美容的功效,自己经常用齐哥的精液敷脸。

  ???????????????????? 二、伯颜归来

???????????????????????????? 某天下午,雨露坊中,黄蓉弓身趴在桌上,屁股往后翘,屁股缝隙中夹着一根鸡巴,当然是赵必的鸡巴。赵必身旁站着一个赤条条的女人,这个女人正和赵必舌吻,赵必左手抚摸着她的屁股,右手捏着她的奶子。当然,这些并没有耽误赵必腰板抽送猛操黄蓉的肥屄。整个房间充满了身体撞击发出的“劈啪”声,以及三人急促的呼吸声。正当三人进入物我两忘的境地,房子外边响起了一个洪亮的男声,“必儿,必儿,你在屋里吧?”三人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房门已经被打开,走了进来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胡茬、年约五旬的蒙古大汉。

  看见这人进来,赵必赶紧抽出夹在黄蓉屄中的鸡巴,朝这人走了过来,说道:“父亲,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叫人先禀报一声,我好准备接你呀?!”这蒙古大汉似乎对眼前的一切并不惊讶,笑呵呵地说道:“父亲回来看你,也要得到你的批准吗?这两个女子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赵必笑着说:“父亲,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两个女子大有来历,父亲肯定也听说过。“”哦?我听说过?“蒙古大汉略为差异地问道。这时,黄蓉母女穿好衣服走了过来。赵必说到:”我来给你们介绍。

  郭夫人,这是我父帅,蒙古大将军伯颜。爸,这位是襄阳大侠郭靖的夫人,中原武林第一大帮丐帮的前任帮主黄蓉女侠,那位是他们的女儿郭芙大小姐。

  “黄蓉红着脸,向伯颜福了一福:”将军好。“起身时用余光瞥了伯颜一眼:好个威风八面的大将军!随和中透着威猛,亲切中含着骠悍。伯颜直勾勾地盯着黄蓉的脸蛋:”这个女人年纪少说也有四十岁了,外貌神情却像二三十岁的少妇。

  “突然听见郭芙道:”你就是伯颜?我爹爹和朱伯伯说起你,都说你骁勇善战,是一名劲敌。“伯颜”呵呵“笑道:”我对郭大侠也素来钦佩。“郭芙骄傲地说道:”我是郭大侠和黄帮主的大女儿。“原来,伯颜攻破襄阳后,留下儿子和两万士兵镇守襄阳,自己则率领大军马不停蹄地开向鄂州,不久前,攻陷鄂州以东的大片土地后,大军需要整顿,他自己就回襄阳来看望儿子。伯颜特别疼爱这个儿子。当年伯颜的爱妻死于难产,留下他爷儿俩相依为命。儿子十五岁时,伯颜替他娶了一个权贵的女儿为妻,洞房花烛时,儿子的鸡巴死活插不进新娘的阴道。在门外监听的伯颜一气之下,冲进屋去给儿子示范,掏出自己的鸡巴,对准儿媳的嫩穴,猛地戳了进去。新娘被破处之后,儿子再操起来,就顺利多了。此后,父子经常一起操女人,不觉得有任何尴尬。

  且说赵必看见父亲盯着黄蓉时的眼神,知道父亲看上黄蓉了,想成全了父亲。

  于是,赵必对着黄蓉说:“郭夫人,我父帅一向仰慕你的风采,以前曾多次提起过你。”伯颜明白儿子的心意,当即说道:“是呀,是呀,只是不知道郭夫人是否瞧得起我这一介莽夫?”黄蓉何等聪明,岂能不明白其中意味?想到赵必竟然当面要自己给他父亲玩,不禁红晕双颊。赵必笑道:“郭夫人不反对,那便是同意了。”说完朝父亲做了一个鬼脸,笑道:“爸,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赵必突然一把抱起郭芙,说:“郭大小姐,咱俩到隔壁去,给咱们父母腾个地方。”

  说完抱着郭芙出了后门。

  ???????????????????? 三、猛虎出笼

???????????????????????????? 只听伯颜说了一声:“郭夫人,末将要失礼了。”接着便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黄蓉低着头,不敢正眼看伯颜,用余光扫了这个男人一眼:

  两块硕大的胸肌上面覆盖着一层浓密的黑毛,腹部肌肉异常强健发达,肚脐周围的黑毛笔直地向下延伸,天哪!世上还有这么粗长的阳具!还往上弯曲!真像一根大香蕉!黄蓉不敢再看,赶紧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却清晰地浮现出那根阳物:

  他儿子的阳物够长了,可他至少能再长一个手指;赵必的阳物约莫鸡蛋那么粗,他的却婴儿拳头般粗。正当黄蓉怔怔出神时,突然发现自己被人抱入了怀里,那人急促的呼吸喷在自己脸上,脸被他坚硬的胡子扎得隐隐作痛,自己的嘴唇被他吸吮得拉长了。伯颜伸手抓向黄蓉的乳房,大力搓捏挤压,虽是隔着衣服,仍然令黄蓉痛得叫出声来。伯颜双手拽着黄蓉的领口,发力往外一拉,“嗤”地一声,衣服从上而下裂成了两半。

  伯颜抱起光溜溜的黄蓉,快步走向那张桌子,将黄蓉仰躺放在桌上,双手捉住黄蓉双脚脚踝,用力按了下去,把黄蓉的双腿大幅度的张开,露出她下身那条长长的裂痕。伯颜手握自己鸡巴的中段,让龟头对准黄蓉的屄眼,狠狠地戳了进去。这一戳,痛得黄蓉“啊”的惨叫了一声。原来,伯颜的鸡巴太粗,大幅度撑开黄蓉的屄眼,鸡巴紧贴着阴道壁,由于阴道比较干燥,鸡巴和阴道壁的摩擦非常大,痛得黄蓉几乎要晕过去。可伯颜不管黄蓉的死活,双手勾住黄蓉双肩,固定好黄蓉的身体,腰杆使劲,将整根鸡巴往里推进,在要连根没入时,伯颜感觉到龟头被东西挡住了,鸡巴很难再深入了。伯颜心中明白,是顶到黄蓉的子宫壁了,也就是插到了阴道的尽头。伯颜双手将黄蓉按在桌上,大力抽插她的嫩穴,痛得黄蓉“嗷嗷”大叫。伯颜气喘吁吁地对黄蓉说:“郭夫人,你的阴道太窄了,真不敢想郭大侠的三个孩子是从你屄眼里生出来的,等你的阴道被老夫操得大点儿以后,就不会那么痛了。”黄蓉只觉得自己下身的缝隙被填得一点空隙都没有了,阴道快要被撑裂了,每次鸡巴插入都戳到子宫,子宫简直要被捅烂了。

  这样抽插了几下后,伯颜把黄蓉从桌子上抱了下来,让黄蓉爬在地上,双手趴着,头埋在地上,双膝着地,整个肥臀高高朝天翘起。伯颜双腿微蹲,骑在黄蓉屁股后面,手握鸡巴,对准屄眼,捅了进去。这次阴道里面已经湿润,插入时摩擦小了些,因此黄蓉也不觉得那么疼了。伯颜先是慢慢地长抽长插,后来改为快速地短抽短插。房间里只听见急促的肉体碰撞声,还有黄蓉急促的呻吟声。黄蓉觉得又痛又爽,快感越来越强烈,叫得也越来越大声,突然觉得有股热血涌向脑门,脑中一阵晕眩,竟然晕了过去。

  黄蓉倒在地上,伯颜的鸡巴急涨难忍,他想,妈妈没了,女儿抵数。于是,他快步走向隔壁的房间,寻找郭芙替自己泄火。刚迈过房门,就听见有人“嘤嘤哼哼”的呻吟,绕过屏风后,看见二人正在阳台上,郭芙手扶着栏杆,弯着身子,屁股向后高高翘起,儿子站在她身后猛操着这块嫩穴。伯颜走到儿子左侧,用手指了指自己硬邦邦的鸡巴,儿子会意,当即把鸡巴从郭芙屄眼里抽了出来,把位子让给了父亲。郭芙正闭着眼睛,美美地享受身后男人带来的乐趣,赵必突然拔出鸡巴,郭芙还以为是他抽出的时候不小心滑出,正等着赵必的鸡巴重新插入。

  突然,郭芙感觉自己的屄眼被一个大物刺入,那大物还朝着阴道里面戳了进来,挤得自己的阴道胀胀的,隐隐作痛。郭芙吃了一惊,猛地扭过头来,看见伯颜站在自己后面,下身正沉下腰板往前顶。郭芙问道:“伯……伯父,你不是在操我妈吗?怎么有空过来操我呢?”伯颜答道:“怎么?郭大小姐不愿意让老夫操吗?

  你妈妈被我操晕了。对了,你怎么叫我伯父呢?“原来,突然之间郭芙想不起他的名字叫伯什么,所以顺口叫伯父了。郭芙却答道:”因为我心中已经把赵公子当作了情郎,那你不就是伯父吗?嗯……嘤,伯父,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干得我好疼呀。“伯颜笑道:”居然我是你伯父,那我这个当伯父的一定要好好疼爱你这个侄女。“说完伸手握住郭芙的双肩,然后大力抽插她的嫩屄。伯颜的鸡巴被郭芙的阴道夹得很紧,抽出时摩擦力很大,生怕郭芙抓不住栏杆,因此伯颜伸手搭在郭芙肩上,固定她的位置。伯颜竭尽全力往里插,却也不能将整根鸡巴没入穴内,因为每次鸡巴露在外面还有一节手指长的时候,龟头已经被子宫内壁顶住了。伯颜心想,这小丫头屄洞毕竟不如她妈深邃,不过却比她妈淫荡多了。

????????  ?????????????? 四、父子竞技

?????????????????????????????? 就在伯颜在栏杆前猛操郭芙时,被父亲横刀夺爱的赵必觉得异常空虚,于是他找到晕倒在地上的黄蓉,掐了掐她的人中穴。黄蓉幽幽地醒来,想起刚才自己竟然被操晕了,觉得真是好笑。可是赵必没有给她更多发呆的时间,赵必对她说:“郭夫人,咱俩也到阳台上去吧。”说完抱起黄蓉朝隔壁屋的阳台走去,到了栏杆前将她放下,要她按郭芙的姿势,和郭芙齐头并脚,并排站着。

  郭芙看见娘亲来到了自己身旁,笑道:“妈,听说你刚才给操晕了?”黄蓉嗔到:“芙儿,不许取笑妈妈。”黄蓉身后的赵必,和他父亲并排站着,将鸡巴对准了黄蓉的屄眼,正要插入,突然想到一个点子:“爸,咱俩来比赛,看谁能先操翻她们母女,获胜者在三天之内,有优先择偶权。”伯颜“呵呵”笑道:

  “你小子还想挑战为父不成?操翻的标准是什么?”赵必答道:“就以女人喷阴精为准。”

  伯颜道:“那就开始了”。赵必左手拍拍旁边的郭芙的屁股,右手拍拍自己胯下的黄蓉的屁股,问道:“你们母女俩认为谁会赢?”郭芙立即答道:“我猜你爸会赢。”赵必笑道:“你的意思就是说,你比较容易被操出水呗。郭夫人,你怎么不说话?”黄蓉轻声答道:“我说不准。”赵必答道:“那就是对我没有信心了?”说到“信”字时,猛地将鸡巴杵入了黄蓉的桃花洞。伯颜笑道:“还是用事实说话吧,开工。”说完,伯颜父子开始并排着操起黄蓉母女的屁股来。

  郭芙为了能获胜,拼命扭动屁股,迎合伯颜大棒的出入。旁边的赵必看见郭芙的骚样,伸过手去在她屁股上狠狠地拍了一掌,骂道:“郭大小姐,你还真骚呀,以后改名郭大骚货。”郭芙吃痛,“啊”的一声惨叫。一旁的伯颜不答应了:“儿子,别欺负你后妈!”“后妈?”赵必问道。伯颜答道:“我是你爸,我操着的女人,不是你后妈是谁?!”赵必笑道:“那我岂不是在操我的外婆?”

  伯颜、赵必和郭芙三人一起哈哈大笑,后来就连黄蓉,也忍不住格格娇笑起来。

  两对人笑过之后,都努力地耕耘起来,就连黄蓉也主动套夹赵必的鸡巴,生怕赵必说她不尽心尽力。渐渐地,郭芙呼吸急促,身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赵必瞥见父亲阴囊上有水珠往下滴,知道是从郭芙阴道里流出来的,心里躁急,挥手拍了黄蓉的屁股一巴掌,喊到:“郭夫人,你也快点出水呀,你女儿就要喷水了呀。”

  黄蓉挨了一巴掌,心里甚是委屈:“你没有把我操爽,我怎能喷水呢?”。

  原来,黄蓉刚才被伯颜操过之后,阴道被伯颜粗大的鸡巴撑大了,等赵必的鸡巴再插进去,黄蓉感觉套夹得不是很紧,因此高潮来得很慢。可是,旁边的郭芙却并不体谅母亲的苦衷,而是炫耀似的大声呻吟:“娘,啊……,娘,我要死了……“终归是郭芙先喷精了。她的阴道猛地夹紧伯颜的大鸡巴,旋即松开,经验老到的伯颜恰到好处地拔出鸡巴,阴道顿时如黄河决口,淫水飞射而出,淋湿一大片地。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受郭芙喷精画面的刺激,抑或是因为获胜无望而自暴自弃,只听见赵必急促“啊啊”大叫了几声,似乎要射精了!果然,黄蓉感觉到自己小穴里面的鸡巴快速抽动了两下,猛地暴涨,抖动了几下,子宫里突然感觉到一丝丝凉意,原来身后的男人射水在自己肚子里面了!射精后的赵必倒在旁边地上。

  性欲刚被撩起的黄蓉突然失去了充实的人生,心里甚是失落,像一尊雕塑一样一动不动,保持着手扶栏杆屁股后翘的姿势。

  ????????????????????五、鏖兵再战

????????????????????????????伯颜看见黄蓉肥厚的大阴唇微微张合,像一张婴儿嗷嗷待哺的小嘴,当即提着一根刚从郭芙体内拔出的水淋淋的大鸡巴走了过来,对准黄蓉屁股中间的那张小嘴,猛地戳了进去。伯颜一边说:“郭夫人,年轻人终究火候不够,还是让老夫来操爽你吧。”黄蓉感觉到下身的裂缝猛地被巨物填满,顿时觉得人生好充实,不由得心花怒放,就是这种感觉!就是刚才操晕自己的那根鸡巴!

  这次插入,比上次滑畅多了,虽然还是有点涨涨的感觉,却一点都不觉得痛了,可能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鸡巴插入时粘着芙儿的淫水,还有自己子宫里装着赵必的精液,起了润滑作用;二是阴道上次已经被撑大了,能适用那根鸡巴了。

  伯颜挺着鸡巴每次插入,都直捣黄蓉的子宫内壁,撞击力振得栏杆“吱嘎”

  直响。

  黄蓉心想,以前从来没有男人能探到自己桃花洞的尽头,难道现在身后的这个男人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吗?黄蓉闭上眼睛,细细地品味伯颜的那根大鸡巴带来的前所未有的充实感。一边想,靖哥哥这个做丈夫的,怎么也不想想怎样让妻子快活。和他睡了几十年,也不如和伯颜睡一天快活!哎,可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呀。

  伯颜一边大力操着黄蓉,一边寻思:郭夫人明明被操得很爽,她却还在压抑着自己,一定是心里放不开贞节牌坊。于是,伯颜把鸡巴停了下来,伸手抚摸黄蓉晃荡着的奶波,俯身亲了亲黄蓉的耳朵,说道:“郭夫人,郭大侠作为你的丈夫,他却不努力使自己妻子快活,他能算个好丈夫吗?是你对不起他,还是他对不起你?操得舒坦是自己的事,何苦要去管它什么狗屁的贞节礼教呢?”这番话异常清晰地进入了黄蓉脑海中,就在这时,父亲黄药师对礼教的批驳也一一浮现在眼前。是呀,操屄是我自己的事,又没有害着谁,我为什么不能尽情享受呢?

  想到这里,黄蓉豁然开朗,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盈起来了。黄蓉开始沉腰翘臀,热烈配合伯颜的抽插。爽到深处,黄蓉嗷嗷大叫,胡言乱语:“伯颜将军,嗯……嘤,靖哥哥,以后你就是我的靖哥哥。“黄蓉销魂的呻吟,把伯颜刺激得高潮迭起。

  伯颜突然大叫:“啊,忍不住了,啊,郭夫人,我要射了。”黄蓉赶紧扭腰往后顶出屁股,使劲套夹屄里的大鸡巴,终于“啊”地一声长吭,猛喷几波阴精,几乎同时,伯颜大叫一声,精液激射在黄蓉子宫里。

  一个贞女烈妇心理防线一旦崩溃,她会比一般女人更加放荡,她的性欲会犹如江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黄蓉就属于这种女人。(第三回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