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玄幻奇幻][我的熟女师娘很疼我][完]
春暖花开,万物生机勃勃。一座幽静处的私房,隐藏在这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外表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泥瓦所筑。内里却是豪华艳丽,红萝织就的床铺,上好的绒毛地毯,飘着微微的香气。这哪是郊外的偏僻房间,分明是哪家大户夫人的闺房才是。此等好所在,怎能没有人享用?看那大床上,两个赤裸的身体正在享受那云雨之乐。那女子趴在床上,高耸丰臀,浪叫着迎合着男人从背后的抽插。看她脸颊通红,淫声乱语不断。

  这女人身材略显丰腴,屁股上的肉团随着冲击一阵阵波动,胸口那对大乳房压在床上,挤出好汹涌的一团。皮肤白的亮眼,好似一年四季都无曝露在阳光之下。这女子,一看便知是大家闺秀,看那样子,肯定也是嫁作人妻有些时候了。那男子却半分也不像她丈夫的样子,虽说皮肤也算细腻白嫩,但身上几乎没有赘肉,尤其是那挺动的腰部,紧实的肌肉随着每一次动作绷紧。最主要的是年纪,那女子少说也有三十之数,这男子顶多廿十年纪,看这番光景,大半能才猜出是春心萌动的女人,红杏出墙了。

  那男子看来谙熟房事之道,变换姿势,强力冲击。和少女不同,成熟的女人需要更猛烈的动作,才能发泄心中的欲火。这男人的力道当真让女人欲仙欲死,浪叫声中,一阵阵的抽搐,达到了高潮。完事后的女人,一脸释然,幸福的模样,赤身枕在男人的胸前,还上下抚摸着。男人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一副例行公事的样子。只当女人抬起头,对他说起话来,才献出笑容。

  无怪女人如此对他痴迷,这副漂亮的脸庞,便是女子有这样样貌,也算秀丽妩媚。何况那眉宇间的男子之气,更令人着迷。这般男人露出笑容之时,只怕没什么女子可以抗拒。只不过,此时这笑容,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当然,女人是不会察觉的。「云儿,你真是个小妖精,把我伺候的这么舒服。」  女人点着男人的胸口,娇嗲地说道。「馨瑶,能和你在一起,真是上辈子的福分,若论美女,方圆五百里也找不出一个和你一样的啊。」男人望着女人的眼睛,那痴迷的样子,谁看见了,都以为他是真心爱着自己。「讨厌鬼,喂,过几天你要入川,我们又有几月不能见面,你可要好好把我服侍好,不然,我就去找其他男人咯。」馨瑶撇嘴道。「除了我,还有谁能满足你呢,放心吧。」  女人娇羞声中,已经被男人再次压了下去。  又是一番交缠,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馨瑶终于支撑不住,完全瘫软下来。

  看女人已然完全完事,男人才放心地射出了精液。那被称为云儿的男人,趴在女人身上,柔声道:「馨瑶,可满意么。」馨瑶呼气道:「冤家,你可太厉害了,比我家里那个不中用的,真是强太多了。」云儿微笑道:「张大官人英雄了得,我怎与他相比。」馨瑶提起声音,道:「他再了不起都五十多了,比我大二十多岁,这和守活寡有何分别,恩……讨厌……啊……」言语间,身子软了下来,男人的手,抚弄着她的乳房,下身,这事后的温存,也是馨瑶的喜欢云儿的一点。良久,云儿道:「馨瑶,这次跟徐大人入川,路途遥远,我拜托的事情,还请……」馨瑶吃吃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和那边管家说好了,给你坐在车马靠窗处,随时能开门透气便是。我怎忍心把你这俊人儿憋坏了呢。」云儿的脸庞一刹那舒展,一丝生气从那略显虚假的肌肤中漏了出来。很快,恢复了原状,「你对我真好,馨瑶……」轻轻在她耳垂吐着气,直逗得馨瑶呵呵直笑。  轻掩房门,云儿走在林子中,忽地一转弯,到了一隐蔽处。他蹲了下来,俊美的脸庞纠结在一起,仿佛要呕吐一般,片刻,他重新站起,脸上恢复了正常,便似什么也没发生,继续上路了。三年了,从云梦庄到妓院,再从妓院到现在这个样子,云儿算着时间。谁能想到,这么一个周旋于女人间的俊美青年,居然便是那个木讷单纯的少年阿平?若是天下最肮脏丑恶,却最能锻炼一个人的地方,妓院便是其一。而阿平还不止如此,被救起后,他被送到东府王大人那里。那几个月,是永远也忘不了的耻辱,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被扯出来,被撕碎,再塞进体内,再扯出来撕得更碎。阿平想反抗,但本来也算健壮的身体,却如女子般虚弱。当他看到自己的脸的那一刻,他绝望了。虽然不知道为何如此,但有一点是明白的。自己的一切都消失了,这世上,已没有任何人能帮助自己。阿平想到了死……半年后,他没有死,他回到了妓院,成为了几个男妓之一,留了下来。这三年,他服侍过女人,男人,什么肮脏污秽的事都干过,什么礼义廉耻都已抛之脑后。他忍受了下来,有些比王大人所为更恶心的事,他也忍了下来。没人知道为什么,大家只不过把他当成一个玩物,没有人看得起他,包括最丑陋的妓女。除了在床上,阿平,不,云天,他的艺名,根本就是垃圾一般的存在而已。这次随徐大人入关,也是秘密之举。徐梁徐大人,本城富豪之一,和王大人沆瀣一气,颇好男风。这次点名让云天同行,本来是要他藏在车内,丝毫不得露面。但不知为何,云天想法拜托了馨瑶,徐夫人的一个好友,把自己安排到了窗边的位置。是真的为了吐口气,还是?妓院里的人都是笑脸相迎,云天也回报微笑,还礼。

  回到住所,他再无丝毫表情,冷冷的看着屋内的一切,就像审视一堆破烂一般。刚才众人的笑脸,云天知道只不过看他能给妓院带来的银子,一转头便是指尖戳着脊梁,一脸不屑的羞辱自己而已。这一切也无妨,他的脸颊忽然抽搐了几下,透出热烈的目光,几乎要流下泪来。「师父,师娘。」云天默念道,「阿平绝不会……绝对会来救你们的!」远处,不知道是在哪里,不知道如何才能到达。因为张玮张公子的眼前,一直是蒙着黑布,坐了马车,才到这里的。搞得这么神秘,到底值不值得一千两银子,而且,只能买「半个人」又是什么道理。张玮心想。作为本地的纨绔子弟,女人不知道玩过多少,但这番引荐人却信誓旦旦绝不会令人失望,他才慕名而来。此时他身处一个狭小的房间,面前是一扇门,张玮打开它,是一串陡峭的楼梯。下了楼梯,再打开一扇门,忽然芳香扑鼻,金碧辉煌,这隐藏的地方,竟是如此豪华。

  芬芳的花瓣,温热的池水,锦绣的大床。若只是屋内布置,张玮倒也不稀罕,但他此刻面红耳赤,口干舌燥。在那床铺上,他看到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从脚趾到大腿,没有一丝瑕疵,柔嫩而无赘肉,紧实却又温软。小腿曲线玲珑,大腿丰润妩媚。那高高耸起的臀部,圆润,挺翘,那致命的线条,让张玮只是看着,便觉得身下那根阳物,就要爆炸了一般。他走近身前,张着口,看着这从未见过的完美躯体。这样的娇躯,自己以前看过的女人,完全无法与之相比。每一寸肌肤都那么光洁,每一处凹陷都恰到好处。只可惜,果然和所说一样,这,只是「半个人」。因为自纤腰处以上,便在墙壁的开口中,不属于这个房间了。看着被柔软的绸缎裹着,不至于受伤的腰部,张玮心头狂跳,这墙壁的另一端,到底是如何美景?算了,只是下半身,足以此行不虚,张玮便如第一次接触女人一样,颤抖着摸上了这女子的粉臀。

  感觉到男人的热力,那臀肉忽地收缩了一下,整个屁股微微晃动着。那掀起的臀浪让张玮再也忍耐不住,用最快速度脱光了衣服,他嚎叫着扑了上去。墙壁的另一边,也布置的极为舒服。一个中年男子,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赤裸地端坐在柔软的床榻上。在他面前,是一个只有上半身露出的绝世美女,她趴在床上,清丽绝伦的容颜带着无限的娇羞,清雅脂粉下的肌肤带着红润,美丽的眼睛忽闪忽闪。谁也不会想到,这居然会是那个传闻中的冷月仙子,太平帮帮主夫人,秦月泠。而那个中年男子,便是太平帮师爷,严无极了。严无极托起她的下巴,看着美人儿的娇羞样子,笑道:「别怕,又不是第一次,好好享受吧,看不见的感觉,月泠也很喜欢呢。」「胡说,恩……」月泠不敢看他,低下头,忽然娇声呻吟开来,雪白赤裸的娇躯,难耐地扭动着。「看来那小子也忍不住了呢,来,别顾着自己一个人享受,张开嘴,伺候一下我这宝贝吧。」严无极居然无耻地挺着下身,坚硬挺立的阴茎,搭在月泠绝美的面容上,火红硕大的龟头更是打湿了那娇嫩的肌肤。以冷月仙子的优雅高贵,端庄贤淑,怎会忍受如此丑恶的东西。但月泠只不过害羞地嗯了一声,就张开樱桃小嘴,缓缓将这粗黑的阳物一点一点纳入口中。「哦……」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严无极还是极度满足这快乐感觉。月泠的小舌在龟头上滑动,舔弄着那条细缝,柔软的唇上下抚慰肉棒。居高临下,严无极看着月泠仙子般的容貌,却尽力服侍着毒蛇般的阳物。这味道,就算拿帝皇之位,也换不来啊。渐渐地,月泠的舔弄开始乱了,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前后摆动,好似受到强烈的冲击似的。没错,张玮此时,正扶着她的臀部,扛起一只美腿,边用力抽插着,边舔舐这小腿和大腿。太棒了,这女人不但外表如此完美,连阴道内部也如此湿润,火热,紧紧地吮吸这自己的阳物。

  兼具少女的紧实和熟女的渴求,这样的名器真是闻所未闻啊。张玮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晚一点发泄出来,好好享受够这完美的肉体。他咬紧牙关,拼命忍耐才拔出了阴茎,吸了几口气,待那感觉稍微减弱,将月泠翻了个身子,换了姿势再次用力地插了进去。这边的男人闭着眼睛,销魂地奸淫着身下的美女。另一边的春色丝毫不弱,严无极跨坐在月泠腰间,将阳物搁置在那对丰满的乳房中间,来回抽插着,还不时挑逗着那对坚硬挺立的可爱乳头。同时被两个男人攻击,月泠除了发出娇媚的呻吟,还能做什么呢。比起三年前,她的乳房似乎显得更为丰满,阴道更具热力,连呻吟声也大了一些。但那骨子里透出的娇羞,那份抗拒,丝毫没有减弱,也正是这样的月泠,才让严无极为之痴迷。

  三年了,月泠几乎放弃了抵抗。虽然丈夫依然被囚禁,但月泠亦可以每月见上他一面,呆上一阵。那一刹那的柔情蜜意,是月泠生存的支柱。除此之外,她面对的是严无极无止境的欲求。各式的花样,别说体验,就连听也没听过,想也想不到,月泠被带进了一个未知的世界,那里只有肉体的欢愉,无边无际。这「半个人」的玩法,是最近才尝试的。最初月泠打死也不愿意让第三个男人享用自己的肉体,但过了第一次,月泠也就认了,反正身子也脏了,丈夫之外,多几个人,也不那么要紧了。严无极依然是太平帮的师爷,表面上也未放弃搜寻于清。但自于清失踪后,太平帮已是江河日下,声势不在。八成的弟子都已离开,只留下一个孤零零的云梦庄。虽然仍有江湖人士拜见,但大都是催债。于清侠义无双的名头,很快就被忘却,那些信誓旦旦的帮助,更是风消云散。就连当初交情甚笃的金大镖头,也只是摇摇头,叹道于清必以不在人世。能逢年过节送点礼品给遗孀秦月泠的,大半都非好心,只是秦月泠每次只是淡淡谢上几句,便起身送客。往复几次,便连这种人也少了。

  「嗯……啊……」月泠难耐的呻吟着,一阵颤抖,她感到了高潮的喜悦。也许只有这一刻,她才能忘记所有的哀愁,放纵着达到快乐的顶峰。张玮大大喘了一口气,看架势,这女子终于泄身了。精关一松,精液一股股地注射进了女人的身体。平时女人是否高潮,张玮根本不在意,但今天,他却觉得若是辜负了这般美丽的身躯,不免心中有愧啊。真是太销魂了,他靠着床头,呆呆看着面前的美景。那双美腿大大分开,黑色的丛林润湿着倒了下去,红嫩的花唇微微张开,白色的小溪慢慢淌出。张玮悔道,早知如此,便忍上半月,说不定还能再来一次。可惜此刻,只能望之兴叹,力不从心了。忽听一个低沉的语声:「客人若已完事,可洗浴后原路返回,自有人带公子回去。」张玮忙道:「此间主人,不知下次可否让小可再来此处。」那声音答到:「只此一次,不可宣扬,否则必有祸害。」张玮无奈,道:「既是如此,小可告辞。」洗好身子,恋恋不舍看了那美体一眼,不情愿地离去了。想必是那户名望人士的女子,否则怎会如此美丽,又怎会只露半个身子。算了,不要深究,免得真有祸事,那就麻烦了。另一边,月泠闭着眼睛,秀美的脸庞竟被男人白浊的精液浸湿着。严无极笑着起身,道:「这小子有点本事,能让月泠泄身,看来这次不用老夫亲自满足夫人了,哈哈。」月泠便似没听到,软软地躺着,清哥,我这般,到底要持续多久……第05章蜀道,崎岖的山路,郁郁葱葱的树林中,一对人马穿行着。当先的两位骑士,领着一辆豪华的马车。车上插着两面旗子,一书湘西徐江华,另一书入川广交友。

  若说这徐大人,乃是湘西有名的富豪。不但如此,他曾是少林俗家弟子,一手罗汉拳也是练到炉火纯青。此后又当上了巡抚大人,黑白两道均是很有势力。卸任后,投身商场,颇有建树。此番入川,欲和当地几个有名望的大家,商议生意上的事宜。与前方威猛的马队相比,中段那几个车厢,却透着浓厚的脂粉气。要说这徐江华,房事之道可谓精通,这也是他能在官场游刃有余的本事。不但和几大妓院红牌均有交情,连这时下风行的男色,也颇有心得。这次带来的女人,不仅是晚上寻欢,更重要的做是生意场上的筹码之用。

  阿平,也就是云天,此刻身处五个女人之中。本来这男色之人,不便启齿,都是和货物共处,遮人耳目。但云天拜托馨瑶,便不用呆在那憋气之地。此刻的他,身穿女装,扮作一名普通妓女,除了车厢中事先打点好的五个女人,便无人知晓他的身份。女装的云天,略施脂粉,唇红齿白,那娇艳的模样儿,竟不下于普通美女。此刻他正和这些个女子谈笑风生,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差事。但这几年的遭遇,让当年那个木讷的小子,已是谙熟圆滑之道了。「云儿,看你这样子,简直比琳琳还要美啊。」一个女子靠在云天身旁,捏着他的脸颊,笑道。  「姐姐过奖了,云儿怎能和各位姐姐相比。」云天也不反抗,只是微笑道。「哟,我可不敢和云儿比,我们都是服侍那些公子哥儿,云儿才是陪大人物呢。」这说话之人,便是琳琳,看上去甜甜的笑意,却暗含讥讽。「就是就是,还男女通吃。」大家哄笑起来,云天也陪着笑着。「听说云儿你口技了得,把那些个大家闺秀伺候得欲仙欲死,真的么?」琳琳看着云天,道。「只是分内所为,也没什么特别的。」云天淡淡道。「哦,这路上无聊,本姑娘便想试试你的本事。」  琳琳放浪的笑道,将腿抬起,放在云天肩头。竟掀开裙摆,露出亵裤,这淫贱的样子,简直令人作呕。其他女子却哈哈大小,纷纷起哄道。「来嘛,云儿,让琳琳姐好好享受一番。」「在车里做那事儿,还没试过,肯定刺激。」七嘴八舌,众人的眼睛,充满荡意地望着云儿。  虽想过这路上不会好熬,云儿还是有些踌躇,但厌恶之色转瞬即逝,笑道:「若是姐姐喜欢……」密闭的车厢,顿时春光四溢。琳琳大刺刺地分开双腿,双手紧紧抓住座椅铺着的绸缎,闭着眼睛大声呻吟着。其他女子面带潮红,望着眼前的样子,有一个居然已经忍受不住,伸手向下身,安慰起自己。云天口技果然非浪得虚名,轻柔细致的舔弄,恰到好处的攻击,都让琳琳舒爽不已。作为妓院美人之一,只有她服侍别人,从来没享受如此待遇。不一会儿,她浪叫着高潮了,溢出的淫水,打湿了云天的面目。这种女人的气味,还真是无法形容。云天闻着这味道,居然还笑得出来:「姐姐,可满意了么?」「死冤家,还真有一手。」琳琳喘着气,吃吃笑道。「我也要,来嘛。」「偏心,姐姐,你别急吗。」这些个女子发起骚来,简直比男人还恐怖,可怜云天,就这么淹没在白花花的肉欲之中。若换做他人,不是彻底沉迷,就是高呼求饶。云天却只是笑着,一一迎合,那笑容掩盖下的是坚定的眼神。不管发生什么,他的心中,只要还有那份希望,别不会为任何事击败,任何事!「为这一天,我已等了三年,忍受无数痛苦,这一点,又算得了什么。」云天想着,「等到了那里,便可……师父,师娘,等我。」三年前,某个夜晚,云天蹒跚着走入后院。夜深,他送看到的远方,是无穷的黑暗,他的内心,却比着黑夜更黑暗。刚刚所经历的,是无法想象的屈辱。童年时的痛苦,第一次觉得如此平淡。和于清,月泠相处的温馨,几乎使他忘记了世间的罪恶。双股之间依然隐隐作痛,云天忽地热泪流下,自己是什么,没人认识自己。身材,样貌,声音,全部都改变了,自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难道阿平只是自己的一场梦?现在这个沦为玩物的俊俏男子,才是真实的?师父,师娘,都不存在么?云天低低嘶吼着,行尸走肉般,走着,忽然,他看到了一口深井。死,这个字眼如闪电般映入脑海,死吧,死了,一了百了,反正什么阿平,于清,月泠,什么太平帮,拜师,都是一场美梦。云天苦笑着,缓缓地,他走向那口井。很快就可以摆脱了,很快就可以什么也感觉不到了。踏上井的边沿,云天望了望漆黑的夜,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双脚,一点点的,移了过去……「哟,就这么死了,糊里糊涂的,到时候做个小鬼也是个糊涂鬼呢。」清脆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云天一惊,往四周望去,却一个人影也不见。「见鬼了?」云天喃喃道,看来人要死了,真是什么事都会碰上。

  「真失礼哎,你再看看我是人是鬼啊。」这一次的声音,更近了。如此的寂静夜晚,这铃铛般干脆的话语,显得格外突兀。云天慢慢回头,他看到了一个黑衣少女,约莫十七八岁年纪。她的衣裳隐没在黑暗中,浅浅地笑着。嘴角微微地翘起,鹅蛋般的脸颊上浅浅的酒窝,那双漆黑发亮的眼睛,带着点点的狡黠。那表情,仿佛面前的云天,不像是一个寻死的人,倒像是一个有趣的小动物。「你是……」云天的嗓音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这陌生的语声竟是自己发出的,听上去异常刺耳。「唔,先别管这个,你就这么死了,不觉得无聊吗?」少女歪了歪头,满不在乎地问道,这语气,和问一句「早餐吃了么。」没什么不同。云天顿时语塞,一时不知说什么。怔怔看着少女,本来就乱成一团的脑袋,此刻更是一团浆糊。「喂,你说话啊,哎,这么呆,看来我这趟是白跑了。」少女有些失望地撇了撇嘴,玩弄着身边的树叶,说道。就是一般的女孩,云天也不知如何应对,更别说眼前这位莫名其妙的少女。不过这么一打岔,寻死之心,竟烟消云散。他长叹一声道:「姑娘,我的事与你无关,这么晚了,快些回屋吧。」走下井沿,云天便要离开。「哦,真的吗?那于清的事和你也没关系咯?」仍是轻松的一句话,在云天耳里便如惊雷一般。

  「师……于清怎样了?」云天踏上一步,双眼圆瞪,激动地说道,双手便不由自主地要按上少女的肩膀。少女轻轻一点,避开了云天,略带嗔意地望着他,道:「唉唉,说就说,动手动脚是什么意思?」云天一愣,很是不好意思,却又急着要问,一时间手足无措。少女忽又笑了,道:「好了,我看你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我说,你听便是,坐下吧。」地上一片漆黑,她却毫不在乎,径直坐了下去。  云天跟着坐下,即便是黑暗中,也能感受到少女的目光盯着自己。虽然坐的如此之近,云天却完全感受不到少女的气息。她的肩膀是瘦削的,除了那精光四射的双眸,看上去只是普通的少女体态。一阵沉默,正当云天忍受不住,欲开口相询之时。少女开口了,她收敛起笑容,道:「你知道你师娘被胁迫的原因么?」云天一颤,永远不愿意想起的情景浮现了出来,月泠娇艳的躯体在严无极身下放荡的扭动,他定了定神,道:「是……师父……」少女道:「不错,你师父应该是在他手上。」云天点了点头,道:「你,你怎么……」少女打断了他,道:「你是想知道我的事情,还是你师父的,还有,你现在变成这个样子,是何原因?」云天全身一震,道:「不错,我,我怎会……」少女漆黑的眼珠盯着云天,缓缓道:「你现在好好听我说……」蜀道,车厢内,疲累欲死的云天,靠着窗边。在他的四周,是五个发泄完欲望,横七竖八的女人。服侍好她们真不容易,他吸了口气。算起日程,约莫到明日,便可到达计划的所在了。云天按捺住心头的狂跳,回忆着当初那位神秘的少女的话语。「你之所以变成另外一个人,是因为你中了一种特殊的毒。」「我可以帮助你,但不是现在,要等到千日之后,方可行事。」「我甚至可以帮你救人,但我不会帮一个废物。若要证明你的决心,就忍受现在这种痛苦,如果不行,我便不会理你。」「千日之后,来蜀中找我,这是地图,你好好收着。」「可到了蜀中,若是遍寻不至,可询问山中老农紫烟谷的所在。恩,你听说过?哼,江湖传言,都是假的。」「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否则……」如同做梦一般,说完了这些话,少女便离开了。云天呆坐在地上,握着一张微微发黄的羊皮纸,完全不知如何是好。但有一点是确定的,若自己按照她的说法去做,那便有机会救出师父师娘。一想到于清的宽厚,月泠的温柔,云天热血沸腾,猛然站起,那时,他便下了决心,少女所说的话,从此变成自己忍耐的支柱。三年,千日已然过去,云天本欲存够了盘缠,便逃出来,前往蜀中。正好徐大人要入川,如此机会,云天自然没有放过。三年了,重重的痛苦,羞辱,云天都熬了过来。师父,师娘,一定要等我。这三年,他从来没有停止打听太平帮的现况。令人奇怪的是,严无极及其低调,太平帮如此衰落,他居然也无所谓般,只是在云梦庄操持帮中物事,毫无发展的意思。至于于清,依旧音讯全无,但只要严无极还对月泠感兴趣,那师父应该性命无碍。虽然每每想到如此,云天内心都会一阵阵抽痛,师娘,你受苦了。当时有些的不解,经历这三年后,云天已是清楚了很多。至于紫烟谷,武林中神秘的所在,不知何时出现,也不知为何被传诵,甚至连真假都分不清楚,毕竟没人真正到达过那里。很多时候,云天都会浮现一个念头,难道当初那个少女,是给自己开玩笑?

  不,不可能,她知道师父师娘的事情,她还认得我。她到底是何人?怎么会知道这一切?还有一点,云天至今也未能相通,为何严无极要给自己下这毒,放了自己一命?云天摇摇头,很快,自己的疑惑,应该可以解开了。师父,师娘,他握紧了拳头,抱歉,让你们等了这么久,我,阿平,一定不会放弃的。于清此时,不知身在何方。但月泠却并非云天所想那般苦痛,她此刻身披一层白纱,赤裸的娇躯若隐若现。她雪白的腿分开着,挺着纤腰,低声呻吟着。云天不会想到,刚刚那个妓女所享受着的服侍,和月泠此刻并无二致。严无极从她双腿之间抬起头,笑道:「夫人,你的身子越来越敏感了,这才多久,下面就流了这许多。」月泠紧紧抿着嘴,压制住呻吟,不去理会。严无极道:「夫人,这许多花样也都玩过了,想必夫人也不拒绝和其他人做这事吧。」月泠面色潮红,仍旧不去理他。不错,在那隐秘的奇特小屋,已有多人享用了自己的肉体,此刻的她,还有什么能够说的呢。唯一拥有的,也只有内心深处的骄傲和抗拒,身为人妻本能的放抗。殊不知,这正是欺凌者,虽最是钟爱的一点啊。

  【完】

  1768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