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捆绑娇妻】

  妻长得很美,我常窃喜自己能找到这样漂亮的妻子。当年有个电视播音员叫杜宪,我看见妻的第一眼就感觉她象杜宪。我从小就很迷恋于KB,但是从来没有胆量在妻的身上真正地施行一次,婚后,晚上抱着美貌的娇妻,多次产生了“歹”念,但多次都是有贼心没有贼胆而放弃。以至于每次与妻做爱,都只能想象她是被捆绑着。  第一次捆绑:  一个周六的晚上,在SM网站上与网友海阔天空地聊天,我们想象着无数捆绑的花样,终于她提醒我,怎么不拿老婆去试试?我无奈告诉她,不敢。她给我出主意,去喝点酒啊,然后就装醉下手。哈哈,也是,说的不无道理。于是,恶从胆边生,干脆,为什么非得喝酒,今天不喝酒老子也要试试身手。哈哈,于是关掉电脑,在屋子里寻找着可以用来当做绑绳的东西,那边看电视的老婆还不知道我在这里正蓄谋着一次阴谋。看SM小说太多了,也喜欢所说的五花大绑,日式捆绑,但终究这离我的实际生活太遥远,况且家里也找不到一根象样的绳子。哈,还是找些代用品吧,模仿小说里的,我翻出两条老婆的裤袜,两条丝巾,藏在了枕下,就躺在床上等老婆过来。思前想后,越想就越兴奋,SM小说里不是常用内裤塞女人的嘴?今天也同时试试,好象这是我相当感兴趣项目,就又下地在老婆的衣柜里翻出装有内裤的包,看见有一个还有外塑料包装的白色的新内裤,就拿了出来,也藏在了枕下,心砰砰乱跳等着老婆过来,时间感觉真是慢,也不知道老婆看什么电视剧这样津津有味的。点亮床头柜上的台灯,拽出枕下老婆那条新内裤,仔细赏玩起来,真是性感极了,有蕾丝的镶边,软软的丝质,手感都是让人性起,放在鼻下闻闻,只是一种新布料的味道而没有老婆身上美妙的味道,没办法,第一次还是用条新的吧。我在想象把它塞在妻的嘴里的感觉,也试着团成团堵在自己的嘴里,好象小了点,感觉不会堵得很严,但一想要堵的是妻的小嘴,估计大小还算合适,嘴里的呼吸不畅的刺激,使得下身的小弟弟马上就感觉硬硬的。那边门响了,我快速地把内裤塞入塑料包装中,藏在枕下,心想,今天一定要把这个内裤塞进她的嘴里,真实享受一下小说里常说的那种刺激。  卧室的门开了,老婆跟往常一样,把外边的一切弄妥,在衣柜里拿出一条真丝睡裙穿上,就懒洋洋地上了床。我早就急不可耐地抱住的妻,她好象也感觉到了我今天有些异常,以为我要想做那个,也就附和着我与我抱在了一起。互相抚摸一阵,我就往下脱老婆的睡裙,老婆轻嗔一声,“真烦人”。就自己脱了睡裙及胸罩,剩下的内裤平时都是我帮她脱的,我喜欢往下扒妻的内裤的感觉。妻这时也没忘叮嘱一句:“戴套”,这没办法,平时都这样要求,这回也不例外。我边往上戴避孕套,边想用什么借口,才能把她的手绑起来呢?于是说到:“我从后边插进去吧?”,妻平时好象并不喜欢这种姿式,但也没反对就俯卧过身子去。我好象找到可以下手的机会了,反正妻脸朝侧下,也看不见我,我就边把我的弟弟边里边那个小穴里插,边捉过妻的妻的双手放在她的后背上,好象若无其事的把玩着,看妻没有反应,就又试着把她的两个小臂平行放着,用一只手握住,另一只手,轻轻地抽打她的臀部,嘴里嘟囔着:今天收拾收拾你,看你总对我装狠。妻开始有了反抗,用小腿踢我的后背,我也就借机开始行事,好啊,看我今天不让你服服贴贴的,我终于说出了那句让我心跳加快的话:“看我不把你绑起来”说着,我的手就伸到了枕下,瞬间我选择了要拿一条丝巾,这样,我抽出一条粉红色有浅花长条丝巾,快速地扯到妻的两小臂下,绕了三圈,这度如此之快,我自己都吃惊。这时妻费力扭过头看到我真在捆绑她,脸当时就刷地红了,也明白了我是有预谋的行动,我的脸也一定很红,表情也不太自然,但是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还是快速收紧丝巾,在妻的使劲挣脱中还是把丝巾扯紧了,再把丝巾两端在妻的两臂中间十字交叉勒紧,系个死扣,一切搞定了。妻还在那里试着往外挣,又试着摸索那个结,想解开,当知道一切是徒劳后,就开始嗔骂道:“大变态,快给我解开”。我正欣赏妻那双白嫩的胳膊被那条粉红丝巾绑住那种美妙绝纶的美感,也就傻笑,不理会妻的娇嗔的嘲骂。妻开始不停地用脚踢我,用绑住的手来掐我,我一气之下,把妻翻个身子,可能是妻的胳膊被压在了身下,弄疼她了,妻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紧闭眼睛不再吱声。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边把弟弟往里插,一边假装打她的耳光,问她,服不服?妻忍耐了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大声喊一句:“不服,就不服”。我接着得寸进尺,不服??一定要你服,我拿出那条内裤,“不服就再堵住你的嘴,然后把你打服,把嘴张开”,我特意把那塑料外包装弄得啪啪响,让她知道这个东西很是新的,很干净。妻果然看了一眼内裤,就把头扭到一边,把嘴紧紧地抿住。“这我就治不了你了?”我捏住妻的鼻子,一会儿妻就微微张开了嘴,我就顺势把那条小内裤往里塞进去,刚塞进不多,妻就用牙紧咬住了,我也不好使蛮力硬往里塞,看那个样子,感觉也不错,很象是被堵住了嘴,就对老婆说,不许吐出来啊,妻也就接着咬住那内裤。这时我也到达了难以忍受的兴奋程度了,就猛地把阴茎快速抽动起来。一边往里推,一边问,服不?下回还敢跟我顶嘴不?  一边用手指拧妻的乳尖。妻子当时的表情不是很兴奋,甚至有点伤心的样子。那条白色的内裤露在外边的部分,在我的插拨中,也有节奏地晃来晃去的,让我实在感觉太刺激。我也不好太过份,我当时的感觉就象真的在强奸自己的老婆,很刺激,但也有些内疚,自己突然高潮而泄了。  做完那事,却出现了想不到的尴尬场面。我一面赔礼道嫌,求得老婆原谅,一边试着拿掉老婆嘴上的内裤,却没想到,老婆紧紧咬住,拽不出来。我又轻轻地翻转她的身体,想解开她的绑缚,可她却死死地用身子压住胳膊,不让我解开,象是与我斗气。我心想都能绑上你,还解不开你?先收拾战场再说,去卫生间扔掉避孕套,小便放松一下。当我回来时,老婆还在那直挺挺地躺着,闭着眼睛,我简直怀疑她是在那里细细地体会什么。  我一边央求她,一边用手抚摸她的私处,想赶快解开她,总是这样绑着也不是个事。这时老婆一转脸,吐掉嘴里的内裤,然后侧过身去,露出那反绑的胳膊,示意让我解开。在昏暗的光线下,我一看就有点傻了,此时那丝巾扣成了一个很小的死扣,不知是妻用力去拽的,还是当时我就一激动绑得那么死,反正,我试着想解开,可就是没办法解开。我们俩就在床上这么尴尬的弄着,我想用剪刀剪开丝巾,又怕老婆心疼那漂亮的丝巾,自己没准更挨骂,只好把老婆挺得僵硬的身体推到完全再次俯卧,爬到她的身上,打开其它灯,慢慢去解那个死结,老婆身体也完全松驰着,静静地等我解开,我再次感觉老婆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好美,在我摆弄那丝巾时,那湿滑的丝巾撩触到我的手臂上,令人感觉很刺激,很费力地把那个死结给拽开了,刚想释放妻双手的绑缚,令人想不到的是,我的弟弟又膨胀起来,间隔这么短!哈,我怎么办?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把那个解开的丝巾扣又再次结成一个蝴蝶结,便又骑在老婆的肥软的臀上,也顾不得戴什么套,一下就刺进了那个洞里。老婆也吃惊不小,我们结婚后,我从来没显出这么超强的战斗力。老婆还以为我把她已经解开了呢,使劲扭动着双臂、身子,叫着让我再戴上避孕套,得了吧,不戴套的滋味太好了,在里边能感觉那温暖,湿滑的爽快,我会傻到再去给我的小弟弟穿上一件雨衣再进去?我用双手抓住妻的双肩,确切地说是按住。眼睛享受着那漂亮丝巾绑住的白嫩小手视觉的刺激。我简直比上一次更疯狂,不停地抽插着,妻也不再说什么,不知道是静静地享受,还是心灵在哭泣。我又一次在强奸的感觉中,把自己送上颠峰。  第二次捆绑:  在余下的一个星期里,我们依旧在生活中有说有笑,但一上床,就感觉不自然,妻就不再吱声,一扭头,把后背留给我睡去。直到第二个星期天的早晨,阴茎在硬硬状态下使我难受地醒来,顺手把妻抱在怀里,把弟弟就往妻的身上贴去,妻好象这时才把火发了出来,猛地推了我一下,说到:“大变态,一边去,别碰我。”我一脸讨好,连说对不起。说了半天不见效,就把网上所闻讲给老婆,什么捆绑是日本人的做爱的一种方式啊,可以让人感觉新奇等。最后实话实说:“老婆,我真是太喜欢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老婆更是气恼。我最后连哄带骗说“老婆,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让我绑一下,我就再也不去想了”。我自己都知道这是谎话,要是再有机会,我会不去绑?反正也没有别的可说的,就当陪礼了。可是没想到,绝对没想到,老婆却说:“好,说话当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来绑吧,可绝对没有下次机会了!”“啊!!!!真的??”我简直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好,我一翻身从床头柜里取出上次那些家仁,哈,是那天我解开老婆顺手扔那里的,老婆也没动它们,还是那两条裤袜两条丝巾一条内裤,这些东西也足够了,我取出那条上次没用过的那条,一条很细长的天蓝底里边有很多各色花的丝巾,老婆自己把手背在了身后,天,我简直就是感觉象是在梦里,我小心地把丝巾的中间部分缠在老婆并扰的双腕上,再交叉把缠住的部分系紧,余下的两端还很长,再从妻的腑下穿过,用点力把妻的双手尽力往上拉了拉。丝巾的两端在妻的脖子后边系住。看上去就象一个比基尼游泳衣的系带方式。妻的表情很安详,静静地跪坐在床上,我坐在床上,拉过妻子坐在我的腿上,当然,顺便我的弟弟也插入妻的穴中。我一下就抱紧了妻,把妻的双乳紧贴在我的胸上,我们就热吻起来,结婚后,我们在做爱时,很少这样接吻,我把舌伸进了老婆的嘴里,老婆的软软舌也与我的一起搅弄着,我感觉老婆的身体有点颤抖起来了,被绑着的双手用力挣着,身体扭着,夹住我的阴茎的小穴开始有规律地收缩着,弄得我酸麻麻的。我还是尽力不去动下体(其实被老婆的屁股压住也没法动),只顾用舌和唇与老婆的碰撞着。老婆终于忍不住,把嘴移开呻吟起来,并抬起臀部有规律地套弄着我的弟弟。哈哈,时候到了,我还是再玩一次塞嘴吧,我把老婆仰放在床上,还是那条小白色的内裤,我拿在手里,对老婆说:“把嘴张开,把这个塞进去”这回老婆很顺从地微微地张开了嘴,我就把那内裤一点点往她的嘴里塞,一直塞到好象碰到妻的嗓子眼了,老婆有点呕了一下,眼睛里一下闪出泪来,我才陪了不是,停了下来,那内裤已全堵在老婆的嘴里了,只从下下牙缝里露出一点点白色。老婆用一种含泪的茫然的眼光看着我,看得我很不自然,就用上次那条绑她手的粉红丝巾,蒙在她的眼睛上,两边压在她的头下,看起来象似在脑后系住的样子。我这时感觉阴茎象铁一样硬,与老婆的阴道壁贴得如此之紧,以到于我的每一次抽动,都发出平时没有过的一种撕裂样的怪声。老婆的反应就是有节奏地甩头及发出那美妙的“唔~ 唔~ ”声音,这声音要比世界上最优美的音乐还使我兴奋。我此时也兴奋地乱吼,为了不惊醒隔壁的孩子,也是满足自己一种说不出来的变态欲望,我把老婆的丝袜塞进自己的嘴里(老婆看不见,要是能看见,我不会这样的),另一条我加速抽动着,我们夫妻就一起唔唔叫地进入了天堂。  2003年2月21日  婚姻里的三次KB娇妻(续)  上次本是信手胡写完自己真实的生活发生的两次KB,就一直没抽出时间再写第三次。不仅是没有时间,而且是有难言之隐,因为要坚持绝对的真实,那第三次就不仅是KB老婆了,几位朋友坚持要看第三次,那就把真实的第三次告诉你们吧。别嘲笑我哦~~~ 自己没有什么文彩,更没有太多的时间,大伙就将就看吧。  第三次kb  第二次kb过后的一段日子里,我还是很守信用的,尽量不在性生活中去提起kb. 又是一个周五的晚上,老婆又同往常一样有应酬,不能正常回家。她在一个大银行里分管投资工作,这种事也是不可避免的。  我和儿子无聊的呆在家里,只好早早把小儿哄睡,急着上网冲浪。已接近午夜,妻还是没有回来,困乏得不行,关上电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在梦中,就感觉自已被八爪鱼缠住的感觉,紧接着一种烟酒混杂的气味冲进我的鼻中。我平时不抽烟,所以对这味道特别敏感,也就睁眼醒了过来。见老婆一嘴酒气手脚并用地搂住我,便极不耐烦地嚷道:“这半夜三更地才爬回来,去哪了?看这一嘴的酒味!还有头发里的烟味!”  妻也不说话,只是把嘴往我的嘴上贴,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  “睡觉吧,明天再玩”,我不耐烦地转过身去。  “我就想现在要你。”妻还是不放过,用手握住了我的小弟弟。  我转过身来,看到老婆那个醉熏熏的样子,,就问道:“在外边受什么刺激了?一回来就想这事。”  “我今天晚上就是不干,要干,把你再绑起来怎么样?”我冒着坏水试探着问。  “我们不是说好了不玩那个了吗?”老婆生气一转身,不再理我。  我也一副懒得理她的样:“那就不做,困死了。”  说完这话感觉有点失望,回忆起那两次做爱多么令人回味无穷,要是再有一次,呵……突然感觉自己还真有点兴奋了。  这时老婆又转过身来,说了一句让我心砰砰乱跳的话:“要绑,就把手绑前边吧?别绑后边,压得挺难受的。”  “呵,行行……”我的睡意马上全无,接着问:“那用什么绑啊?”  “你随便。”老婆在黑暗里抛来一句怎么听怎么高兴的话。  我点亮了床头柜上的灯,翻身起来,用眼睛询问着老婆,看看是不是真的同意。看着老婆那酒后迷离的目光,看样她真是允许了。  “那我们还是用丝巾吧?”不再等老婆回答,我轻车熟路,下地在老婆的衣柜拽出几条丝巾,能有五六条吧。老婆平时很喜欢系丝巾,所以有很多各样的丝巾,都平叠放一起。我再次回到床上时,在老婆的身边就堆了一堆花花绿绿的丝巾,有一条紫红色的好象很显眼,就用这条吧。  我小心把那条方型的丝巾,平铺到老婆的小腹上,仔细对折成三角形,再叠成整齐的一个长条。把老婆的两手拉到一起,我们四支眼睛就同时集中在并扰的手腕处,我把丝巾往双腕上一搭,象包扎一样很艺术地缠了两圈,再交叉转而在两腕间系紧,余下的部分丝巾感觉就象系在女人脖子上下垂的部分,很有美感。此时我的下体就明显有了反应。哈,我们就一会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相望,一会又共同看那纤细的双腕被那柔软的丝巾紧紧地缠绑着。老婆顺势把绑住的双手套在我的脖子上,往下拉我的头要吻我,我也就势把唇贴在老婆上边,吻了一会儿,我拿开老婆的手,就把手向上拉到妻的头上,固定在铜床的栏杆上。感觉这样真的很美。  “感觉不错吧?呵,老婆大人,还有什么吩咐?马上我还要塞住你的嘴呢,有什么就快说。”我阴阳怪气的问道。  “不堵嘴不行啊?”  “不行。看你满嘴冒出的酒气,熏死人了,必须塞住”  “那别用裤衩,用纱巾吧?再别忘了戴套。”老婆永远都不会忘记让我戴上那个套。  “尊命!老婆大人。”我稀皮笑脸回答,早以把扒下的老婆的粉色的内裤蒙在老婆的嘴上。老婆摇头唔唔地发出几声闷声,还是透过蒙在嘴上的内裤说别让我用内裤。  好吧,不听老婆话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把内裤放在一边。找过一条白丝巾,团成一小团,轻轻捏开老婆的下巴,把那团纱巾往嘴里按了进去。丝巾塞嘴效果真是不错,布料质软。而且体积伸缩性很大,团成很小的一块,塞入嘴时,填得很满。当然从老婆的发出的沉闷的唔唔叫的声音就能感觉到塞得很紧。  再找过一条丝巾,中间放在妻的脑后,两端扯到嘴前边来,在塞住嘴的丝巾上边系住,稍用力一勒紧,就推着已在嘴里的丝巾,勒进妻的嘴角里。想必老婆如何也吐不出来嘴里的东西了,再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那美感,真是养眼。  老婆那美丽的脸上漾着羞涩,也可能是酒后迷乱。暂时不能装得太兴奋,省得老婆认准我是变态狂,就用一条银灰色的丝巾,把老婆的眼睛也蒙上了。  哈哈,一切就序,好好赏玩老婆,今天我要来个恩威并施。  先把老婆的已微立的乳头含在嘴里。用牙轻咬,用舌舔,转而是吻乳沟。顺着小腹往下吻,一直吻进了那片毛毛的下边。说真话,老婆回家后一定没洗澡,可能也是喝多了,没抽出时间去洗,那里的味道臊臊的。但我还是用嘴盖住那个穴,把舌头捅了进去,老婆唔的一声,身体一挺直,用大腿把我的脑袋紧紧夹住了,一股臊臊的阴水,喷到我的舌上。  我一连串嘴上的动作,老婆好象都不能自持了。浑身抖得很厉害。  我接下来开始了审问,老婆的内裤拿在手里当鞭子,一边轻抽老婆的双乳,一边问到:“是不是与男人鬼混去了?承认就点下头。”,老婆费力地发出唔唔叫,并摇了几下头。  “哈哈,还不承认?这么晚回来,能没做对不起我的事?”叭叭~~~ ,又连续抽了几下N 下。  突然,老婆发出很痛苦的身体示意。突然增大的唔唔声里明显表达让我快点解开。  当时我真的很害怕,我以为是塞嘴里的丝巾让老婆产生窒息,就飞快地解开嘴上的活结,拨出那条已湿湿的丝巾。  “快解开我的手,我要吐。”老婆这句话更是让我手忙脚乱,刚从床柱上解开,老婆已等不得我放开绑着的双手,跳下地奔到了卫生间,冲着坐便里猛吐起来。  我也跟了过去,在老婆身后,忙不迭地一边帮捶背,一边埋怨怎么喝得这样程度。  老婆终于吐尽了,小脸惨惨的样子,眼睛泪水涟涟。两只小手还被那丝巾绑在一起,真让人感觉爱怜之极,便又用湿手巾,帮她边擦脸,边端来一杯温水让她漱口,可真是照顾备至,就是不给她解开手腕上的绑缚。还是老婆最后张口说了:“把我解开吧,明天我们再玩。”我也只好悻悻收兵,吻了老婆一下,解开了那绑手的丝巾。拥着老婆回到了床上。  老婆回到床上,靠在床头,好象在恢复体力,我就收拾那一团团的丝巾,感叹今天命苦,没过足捆绑瘾,其实无非就是没在捆时候自己达到性高潮。  老婆幽幽地叹息到:“当女人真苦,白天忙了一天,晚上也得让你们你们男人捉弄,来世我也当男人。”  我讥笑说道:“你还想象你会有来生,今生就乖乖给我当年做马吧。”  “要不,你今天晚上你就当一次男人,我装一次女人,你把我绑起来玩玩?”我又突发奇想。  没想到,老婆听到我这话,眼睛竟然闪出激动的光来:“好啊,行,你戴上胸罩,穿上裙子,装一个女人,让我也欺负一下你。”  老婆的话,也激发出我内心某种渴望来,我真喜欢任何我没经历过的刺激。我拿过老婆刚脱下的胸罩就要往身上戴,老婆一把抢过来,说:“那个太小,我帮你找合适的。”  老婆步伐轻盈地下了地,走到衣柜里,翻出一些女人穿的衣物,想必那些就是准备给我穿的吧。  她招呼我下地,把我按坐在她的梳妆台小圆凳上前,笑眯眯地扔给我一个肉色的海绵罩杯的胸罩,我装模做样地戴在身上,然后故做笨手笨脚的样子,手伸到背后去挂上那个挂勾(其实老婆不在家的时候,自己早就试过,还真不是第一次,不至于那样找不到地方),老婆笑骂一句笨蛋,就帮我挂上了那个挂勾。望着自己胸上也隆起两个小包包,还真象那么回事了,只是用手轻轻一按,又瘪了下去,老婆也会意,把两个丝袜团塞进罩杯里,这回再摸,感觉真就有乳房的肉感了。  我对老婆说:“再拿双丝袜我穿上。”  老婆嘲笑道:“还什么也不拉呢!”就又找出一双丝袜,搭在我的脖子上,我仔细地分别把丝袜套在腿上,呵,这腿变得这样的光滑白嫩的样子,象个女人的腿了。  妻早就把准备好的一条淡紫色长裙从我的头上套下来,“你真有福,这条裙子挺肥的,我都没怎么穿过。”,只觉一片紫色绸布从我头上贴下来后,那轻飘飘的裙摆慢慢从我的上身滑下,镜子里那个男人不见了,一个穿着浅紫色吊带裙、有着高耸乳房、留着一头短发的玩皮美少妇在害羞地坐在那里。我自己都感觉吃惊,自己真要是变成女人,估计都不会难看,怨不得很多同事背后说过我长得象女人。  老婆也站在我身后,望着镜子里的“女人”赞叹道:“真的不错嘛,效果真的挺好,好吧,把手背到身后吧,这回也绑绑你。”我看着老婆手里已拎着一条丝巾,只好把手背到身后,老婆好象也根本不留情,把我的双腕绑得很紧,还把我的两个姆指也绑住了。  我突然感觉到,老婆会不会是一个S ,好象她在捉弄我时,也会这样花样翻新。  这回真轮到老婆的了:“怎么样,感觉不错吧?呵呵”老婆发出讥讽的笑,她赤裸着身体叉开双腿坐在我套着长裙的腿上,一支手托着我的脸说:“其实我还得给你画下妆,这才象个女人。”说着拿出化妆台里的一些家仁来,在我的脸上一阵鼓弄。我们就脸对脸,不时我就闭上眼,享受老婆对我在现实生活里绝不会有的关心。老婆在精心做她的工作,我在想,这样的情景真是可以记上一辈子的,我的感觉此时真的好幸福。好象是描了眉、涂了一些眼影、粉之类的东西,还有什么弯睫毛器、用唇膏在我的唇上涂来涂去的,这回是我试图想挣开绑在身后的双手,但是绑得太紧,真是没办法抽出来,我也只是借此体会一下挣扎的乐趣,并无真意去挣脱开。此时,我的小弟弟硬是把裙子撑起一个小富士山,在山顶峰上,好象都渗出粘液的往边上浸润着。  老婆终于完成了她的杰作,满意地侧过身来,让我看镜子,“天啊!镜子里的那个漂亮女人真的是我?!我竟然会装扮成如此漂亮女人?”,此时的我真陶醉在这梦一般的感觉中,真希望时光不要轻易流逝,留住人生这难得美妙的一刻。真没想到,原来化妆是这样可以改变一个人,让一个男人瞬间变成了淑女。  老婆还在发挥着她女王的潜质(甚至有女同的味道),把口红也重新涂了自己的嘴唇后,硬是让我们两双红唇吻在一起,感觉到那口红粘粘的,发出一种幽香。  然后揭开我的裙的下摆,就把我的膝处象打包一样,紧勒一条丝巾,把两膝绑在一起,又拿来一条丝巾,我记得好象是我反绑过她的那条粉色丝巾,一端系在我的脖子上,别一端牵在她的手里。  我足以证明她天生是女王了。她拉动手里的丝巾,牵着我在家里四处走动,我的膝被丝巾绑在一起,只能很小的步子(可能更象日本女人的走路方式)跟着她,一旦走慢,她就拉紧丝巾,简直就是牵一条狗一样,老婆现在的样子,可是开心极了,不时用脚掌轻踏在我的支起裙子的弟弟上,哈哈笑道:“快把这个缩回去,裙子让你长的第三条腿都弄变型了,再不缩回去,用胶布把它贴在腿上了?”。  我心里真想让老婆快点去摸我的弟弟,但嘴上还得装硬:“呵,你的坏点子怎么这么多?你敢那样,下次你犯我手里,看我怎么治你。”  “哈哈,你现在是在我手里,现在是我在治你。快趴下,给我舔脚”说着就往下拉那丝巾,想让我弯腰。  这时,我来了宁死不屈的精神,摆出一付女英烈那种大无畏的神态来,就是不低头。呵,身上穿的裙子可比那些女英烈要高档得多,那裙摆在走动中微擦着着丝袜的腿,简直有一种今人陶醉的撩拨性起感觉。我喜欢那薄薄的丝绸裙装着在身上的那种细腻贴身的舒适。  老婆也不再与我斗狠,在家里游行一圈后,又把我拉到床着,稍微一使劲,把我仰面摔在床上。此时还能活动一些的双脚也让她在踝部绑住了,甚至还在两脚心及脚面处绑了一条丝巾,我试着要坐起来,她就骑在我的腿上,把我按趴下,象拴动物似的,把我的脖子与床头铜管用丝巾连了起来,我要是再想坐起来,真怕脖子上那丝巾把我勒死,只好佩服老婆的手段,把丝巾捆绑技术在我身上发挥到了极至,她的女王的技术可真是天生的。老婆压在我腿上,我一动也不能动,当然我也不想动弹了,反正老婆今天兴奋了,只要她高兴,就随她玩吧。  “想尝尝被塞住嘴的滋味不,当然,我塞你嘴也是用内裤,呵”老婆也弄出我那种阴阳怪气。  没办法,没有不让塞的道理,看着老婆拿起那条刚脱下的脏内裤,只好张开嘴,让老婆顺利地把内裤填进我的口中,呵,感觉挺不错的,柔软极了,有着一种洗衣粉的芳香感觉,没感觉出什么异味。老婆也不客气地用丝袜在外边勒紧,让我吐不出来那团织物。我努力想用舌头顶出那条内裤,可是被勒在外边的丝袜拦住,那内裤只能在嘴里打滚,阻挡住我说话的顺利发声,其实,我试着很很地骂了老婆一句,自己感觉清楚地说出那话了,好象模模糊糊地也发出了那种带着唔唔声的骂声,老婆甚至参照我的表情也听懂了。其实这种塞嘴无非是对人一种精神上的产生侮辱的幻觉罢了,好象也是SM游戏的一种激情源。  “怎么样,你不是喜欢这样对我吗?自己的感觉如何?”  “唔~ 还行”我努力地点着头。  老婆开始审视我最后一个可进攻的目标,当然那是我一直在等待的进攻。那支起的大帐篷下的小弟弟象一个大柱子似的,把裙摆支得高耸起来。老婆就隔着那裙子用手套弄着我的弟弟,弯下腰来,把用裙子包着的阴茎含在嘴里,好象这样能更接受,更卫生?我兴奋得浑身燥热,要是两手不被反绑,真想抱住老婆,真想自己去手淫,但此时唯一能做的是抬起臀把阴茎往老婆的嘴里送。  老婆此时好象彻底来了兴致,急不可耐地掀开裙子,在弟弟上套上一个避孕套后,就握着我的阴茎,插在她的那里,然后上下串弄着,呵,我现在兴奋得不得了,不明白自己现在是一个女人被男人强奸,还是男人被一个女人在强奸。老婆不仅自己的双乳在上下颤荡着,还把双手按在我的双“乳”上。时不时,轻煸我一记耳光,好象在报以前的仇吧。我的那里逐渐越来越热,发酸、发麻,我坚持不住了。  今天我终于领教了老婆SM情结,不是不喜欢SM,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S.当然,我的内心里也竟然奔涌着当M 的情感。今天以后,性生活将是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