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流氓师表 83-84

083 英姐的烦恼

  当天晚上,艳艳开心的拉着我来到了姐妹花饭店。一进门,正好小芸和英姐坐在一张餐桌前谈论着什么。看见我们进来,两人的目光同时落在了我和艳艳紧拉在一起的手,虽然她俩都知道我和艳艳的关系,却还是第一次见到我们这样亲密的样子。

  我当时有些尴尬,刚想挣开艳艳的手,却被她紧紧的牵着走到小芸旁边坐下,笑呤呤地打着招呼:“小芸,你也来了,正好我有件事想要告诉你们。”

  说罢有些害羞地看了我一眼。

  我一看她的眼神,立马就明白她想说什么了。艳艳这是在向情敌示威啊,我和小芸已有了那种关系,艳艳自然会将她列为自已的情敌了,而我和英姐之间的暧昧,她也多少有些察觉。所以中午才在她母亲的威逼下和她确立了婚约,傍晚就被她拉到这里,向她的朋友兼合作伙伴挑明我俩的关系,这其中的用意不言而喻。

  现在我和小芸的关系正僵着呢,英姐也和我越来越疏远,这小妞在这时侯来这一手,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小芸斜了我一眼,笑着问道:“什么事啊,艳艳,看你这么开心的样子?”

  我急忙在桌下拉了下她的手,想要阻止她,可是艳艳已经脱口说了出来:“英姐,小芸,我和彭磊已经商量好了,定在了下个星期六举办订婚酒,等年底的时侯再结婚。”

  此言一出,小芸和英姐的脸色全都一变,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我脸上,我只得苦笑着点了下头。英姐最先反应过来,笑着对艳艳说:“是吗?这可是件喜事呀,那我先祝福你们了。”

  “艳艳,我也祝福你们幸福美满,早生贵子哦。”

  小芸也强颜笑着,故意打趣道。可是她的眼神却象是刀子一样不时的从我脸上扫过,让我心惊肉跳不已。妈的,现在我在她们眼里都成薄情寡义的陈世美了。

  英姐问艳艳:“订婚宴是不是要在这里举办?”

  “当然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彭磊,你说呢?”

  艳艳笑着征询我的意见,可是她都已经答应下来了,还问我干嘛!

  “那个订婚宴我看就算了吧?”

  我弱弱地表示了抗议。

  “不行!”

  她们三人出乎意料的同时表示反对。

  接着,英姐就订婚宴酒席的规模和安排跟艳艳商量起来,我和小芸都有些了然无趣。小芸找了个借口说是晚上还要值班,要先回去了,说完也不等艳艳回答,就往门外走去。

  “小芸,我用摩托车送你回去吧?”

  我正想找机会和她说句话,急忙追到门外去。

  “不用,你还是在这里好好陪着你的未婚妻吧!”

  小芸冷冷地说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快步就往前走。

  我只好追上去抓住了她的手,小声说:“小芸,你真的就这么恨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那天晚上……”

  “说一句对不起又有什么用?我告诉你,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那天晚上我们俩之间什么事也没发生,知道吗?你也永远别再跟我提那天晚上的事。”

  小芸奋力地甩开了我的手,美眸中已噙满了泪水。我无语,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她含泪一步步地走远。

  我郁闷地回到餐厅里,艳艳和英姐都停住了谈话,有些诧异地问我:“小芸她走了?”

  “走了。”

  我没好气地应了她一声,径直走到桌前坐下。艳艳一脸吃醋的样子:“怎么,小芸没让你送她回去,你不高兴了是吧?”

  我当时就有些火了:“艳艳,你这是什么意思?”

  艳艳刚要再说,她的手机却响了,只得恨恨地瞪了我一眼,走到门外接电话去了。我有些谦意地看着英姐,低声道:“英姐,对不起。我……”

  “别说了,我早就知道自已配不上你,以后我们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就行了。”

  英姐故作洒脱的止住我的话,但我看得出她眼角的酸楚。

  “不,我要说,英姐,我说了我会对你负责的,那我就一定会做到。哪怕是我没办法娶你,我也会永远喜欢你,因为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

  我望着她的眼睛深情道。

  “不,你不要说了。”

  英姐惊慌失措地望着门外,生怕艳艳突然直进来听到我们的谈话,一边小声地哀求我,“彭磊,你别说了好不好,就算你不为我着想,也要为水灵着想吧!”

  英姐一提到水灵,我顿时说不出话来,水灵对我的情意我如何不知道,虽然我也很喜欢她,可是我和她之间的年龄身份的差异,使我不可能对水灵有什么非分之想。英姐理了理耳边的乱发,强自镇静下来,并且适时的转移了话题:“我们村的村长昨天来找过我了,说是村子里想收回后山的那块地,愿意补偿我两万块钱。彭磊,你说这事该咋办的好?依我看咱们还是把地卖给他算了,免得他老是揪着不放。”

  两万块钱对英姐来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难怪英姐会动心。那个村长突然愿意出两万块来买英姐的这块地,这就说明肯定是有大老板来找过他们,并且就那块矿山的开发达成了一定的协议,所以村长才会这样迫不及待地想要收回这块地。随着高速公路的开工,许多外地的大老板也纷纷来到盘山乡投资,矿山开发这件事我也听到过一点风声,好象是江川市的一个大老板想要来承包这座矿山。

  我考虑了一下,这才对英姐说:“英姐,你千万别答应他,要知道你那块地可远远不止这个数,就算要卖,咱也得找到真正的老板,这样才能卖个好价钱。下次他再要来纠缠你,你就让他直接来找我。”

  英姐感激地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有一件事,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

  “英姐,咱俩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就直说吧?”

  英姐吞吞吐吐说了半天,我才弄清楚了。原来这镇上有个叫陈三的地痦流氓,经常带着几个小流氓来这里混吃,并且每次来都要调戏一下她。英姐也知道这些人不好惹,所以也没敢告诉我,每次都是尽量能忍就忍了,结果这个陈三以为英姐软弱好欺,更是越发的猖狂了,这几天几乎天天都来了,刚才我来之前,英姐就在和小芸说起这事呢。

  “妈的,连我的女人也敢调戏。”

  我一听顿时就火冒三丈,怒道:“英姐,下次他要再来,你就立即打电话给我,听到了吗?对付这种人就坚决不能手软,否则他只会更加的变本加厉。”

  “谁是你的女人了?小心艳艳听到又要吃醋了。”

  英姐脸一红,低声道。

  “当然是英姐你了。”

  我嘻笑着说,欲待要去捉她的手,却见艳艳已自门外进来了。

  “彭磊,英姐,你们俩在聊什么呢,聊得这么起劲?”

  艳艳有些诧异地看着我俩。

  我急忙丢给英姐一个眼色,笑道:“咱们餐厅的生意这么好,我和英姐正在商量着要不要扩大经营呢!”

  “是吗?”

  艳艳立刻兴奋起来,“好啊,那就再开一家分店你们看怎么样?”

  “不行。”

  我和英姐异口同声道。

084

  张乡长还不知道我和艳艳那挡子事,他对我这位准姑爷很是不满,老是在那吹胡子瞪眼珠的,责怪她老婆这么急着想女儿嫁出去。可是抱怨了半天,还是得听老婆的话。

  于是乎,接下来的几天里,艳艳一家很忙碌,忙着四处发请柬。依我和艳艳的意思嘛,咱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不过是订个婚,这动静当然是越小越好。可张乡长为官多年,当然知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道理,自然也想趁这机会捞上一笔,没办法大家只得依着他。结果光是请柬就发了上百张,把我和艳艳都弄糊涂了:这到底是在办订婚宴呢还是在办结婚酒?

  总之,这规模咱的那个姐妹花饭店是办不下来了,还得由张乡长亲自出面,到全乡最豪华的酒楼里预订了三十桌酒席。

  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我老妈听说我找了个乡长的女儿,高兴得合不拢嘴,当即就要和我爸过来看看未来的儿媳妇和亲家,顺便来参加我们的订婚仪式。但是我考虑着父亲才动了手术没多久,不宜出远门,况且盘山乡的路也不好走,现在又在修路,污染相当严重,所以愣是没让他们来,只是说好了,一放暑假立刻就带着艳艳回家给二老过目。

  自从听英姐说到镇上的流氓陈三时常来骚扰她之后,我几乎每晚都要去一趟饭店,虽然每次英姐都会故意给我坐冷板凳,但我也不以为然。自从我和艳艳那件事被她母亲知道后,一到晚上艳艳就被她母亲看得死死的,哪也不准去。

  憋得我那个难受啊,正想趁机和英姐亲热一下,可是每次我要送她回住处,都被她给拒绝了。再加上小芸一连几天没露面,打她电话也不接,我是郁闷啊!

  有天晚上下了场雨,我也就懒得再去店里了,一个人躲在屋里上网。快到十点钟的时侯,忽然就接到一个电话,是我店里的女服务打来,那女服务员带着哭腔地告诉我,说是那个陈三又带着人来了,从七点多吃到了现在,一直赖着不走,而且还在那纠缠老板娘(英姐)她没办法,只好偷偷地电话告诉我。

  我听了二话没说,揣了把刀子在怀里,就骑着摩托车过去了。刚来到店门外,就听餐厅里一片喧闹,两上女服务员惊慌的跑了出来。

  “别怕,英姐呢?”

  我轻声安慰着她俩,又有些担心英姐。

  “在里面。被那个人硬拉着陪他喝酒。”

  我急忙冲了进去,但见餐厅正中间的一张桌子上坐了六七个人,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拉着英姐,手里端着杯酒,强行要她喝下去。我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了酒杯:“这杯我来帮她喝吧?”

  那男子剃了个平头,一脸的横肉。被我夺过酒杯,立刻恶凶凶地站了起来瞪着我:“你小子谁呀?敢来这里充好汉?”

  旁边坐的几个男子也都跟着站了起来,虎视耽耽地盯着我。

  “不好意思,我是这里的老板。”

  我心里有些发慌,这几个人都是在街上混的,可不是那么好惹的,看来只能先和他们来软的。“英姐她不会喝酒,所以这杯我帮她喝了。”

  英姐的脸色苍白,无助地看着我,我朝她笑了一下,暗示她别怕,有我呢!

  “噢!我怎么看着你有些眼熟,你好象是个中学老师吧?还真没看出来,你就是这饭馆的老板?”

  那男子盯着我问。

  我不卑不恭地回道:“对,我是中学的语文老师,这家饭店也是我才开不久,所以几位还不认识我。你是陈哥吧?”

  “不错,我就是陈三。”

  那男子冲着我一阵怪笑,对另一个满头黄发的青年嘟了下嘴,“猫子,来,给老板让个座。”

  那黄毛去旁边扯了把椅子来,大刺刺地支在了我面前。“多谢。”

  到这时侯,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宴无好宴,咱先稳稳地坐下来再说,“各位大哥,今天的饭钱我请了。如果小店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各位多多谅解。我先敬各位一杯。”

  我满满地倒了杯酒,一仰脖子全灌了进去,肚子里顿时火辣辣的难受。

  “好,这位老板还真是痛快。”

  那为首的陈三被我这一招弄有些咋乎,随即丢了个脸色给其他的几个,“来,弟兄们都来敬敬这位老板。”

  那几个小流氓立刻会意地端了酒杯轮流来敬我,一圈下来,我就有些吃不消了。这几个家伙明摆着是想把我给灌醉了,要是能在酒桌上和这伙人交个朋友,免得日后再三天两头的闹事,我也只能豁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看了英姐一眼:“英姐,时间也不早了,你和服务员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陪陈哥喝酒就行了。”

  英姐闻言刚要起身,却被陈三一把拽住:“这哪行呢,咱们来这喝酒,没有女人陪着那喝着还有啥劲。老板娘,你说是吧?”

  我一听这话,火就直往冒,但我还强自忍着:“陈哥,你要是想要女人陪着那还不简单吗?今天我请客,大家到夜总会里每人叫上一个小姐,喝个痛快怎么样?”

  那陈三斜了我一眼:“你很有钱是吧?可我今天就想要老板娘在这陪我喝酒。”

  说着话,伸手就想去搂英姐。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了他的手:“陈哥,小弟给你面子,你也总得给小弟点面子吧。”

  陈三甩开了我的手,一脸满不在乎地样子:“怎么还想跟我动手是吧?我让老板娘陪我喝酒,关你屁事,你他妈给老子滚远一点。”

  英姐焦急地看着我,小声说:“彭磊,我没事的,我就在这陪陈哥喝会酒就是了。”

  ‘啪’的一声,我在桌上猛地拍了下,大声道:“陈哥,你可别欺人太甚了。我告诉你,英姐是我的女人。你们欺负我可以,但谁敢欺负我的女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她是你的女人?真是笑话,谁不知道老板娘是个寡妇呀?看你俩的年纪,老板娘只怕是要比你大了好几岁吧,难不成你是老板娘养的小白脸?今天这老板娘我还就泡定了,你又能怎么样?”

  陈三银笑着,双眼却是恶狠狠地盯着我。

  妈的,今天豁出去了。我猛地站起来,从怀里掏出匕首,重重地插在桌上:“我没敢怎么样。但你今天要敢动一下我的女人试下。”

  旁边那几个小流氓也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虎视耽耽地瞪着我,只等着陈三的一句话,立刻就要动手。英姐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店里的几个女服务员吓得都跑了出去。

  那陈三也是在街上混久了的人,我亮出刀子来一点没吓着他。这家伙看了眼寒光闪闪的匕首,慢慢地站了起来看着我。“你小子胆儿还不小,敢在陈哥我面前动刀子。你他妈算是哪根葱,信不信我随时都能捏死你?”

  陈三一伸手猛地揽住了英姐的腰,“小子,我今天就要在你面前动你的女人又怎么样?你有种就拿刀来砍我啊!”

  说着,张开他那种臭嘴就想往英姐脸上亲去。

  ‘轰’,我只觉热血一下子涌了上来,抓起那把匕首一下就捅了过去。这刀锋利极了,是我花了八十块钱买来的仿军刀。我只这么一下就捅进了陈三的大-腿,只剩了刀柄在外面。那血唰地就冒了出来,沿着被腿往下淌。当时周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只听到门外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陈三当时就趴在桌子上了,捂着大腿不敢置信的看着我:“妈的,你他妈疯了,真敢拿刀砍啊。弟兄们,快些抄家伙砍死这个杂种。啊……”

  身子直接就倒地上去了。

  我拔出血淋淋地刀子,一把搂过早已吓呆了的英姐,怒视着其余几个小混混:“你们谁敢上来试试。我说了,今天谁要敢动我的女人,我拼了这条命也要砍死你们几个。”

  那几个小混混顿时吓得缩在那一动没敢动。这时门外忽然冲进来两个人,竟然是艳艳和小芸。艳艳望着我手里,急得大声叫道:“彭磊,你疯了,还不快些住手。猫子,快些送你们老大去医院,再晚只怕就来不及了。”

  这几个混混也都认识艳艳,闻言急忙七手八脚地抬着陈三往外走。那陈三一动也没动,浑身上下都是血,地上还流了一大摊,小芸一边叫艳艳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急忙上来按住陈三的腿给他止血包扎。

  我当时也以为他只怕是没治了,这才感觉到有些后怕,妈的,老子今天杀人了。只觉得腿一软,丢了刀子软倒在椅子上,英姐急忙扶住我,艳艳见状急冲过来抱住我:“彭磊,你没事吧,你伤着哪了,你可别吓我啊!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艳艳,我没事。哎,你这么用力抱着我,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手上身上也都沾着陈三的血,难怪艳艳会以为我也受伤了。

  不一会,救护车和警车都来了。在把陈三送上了救护车后,几个警察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情况,就要带着我上警车。

  我让警察稍等我几分钟,然后走到了英姐艳艳和小芸面前,她们三个早都哭成了个泪人。

  “英姐,艳艳,小芸,你们都是我的女人,可是我对不起你们。我这回要是出不来了,你们都另外找人嫁了吧,千万别等我了。”

  我想我这下半辈子只怕是要牢房里呆着了,所以这时侯我也没什么顾忌了。

  “彭磊,你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叫我爸来救你。我不许你胡说。”

  艳艳激动的抱着我。“彭磊,英姐等着你,不论多久我都等着你。”

  英姐和小芸也都不管不顾地扑了过来,哭哭啼啼地抱着我不放。

  这光景让一旁围观的人看了都诧舌不已,就连警察同志也忍不住想笑。不过,只有这一刻我才感觉到了被众多美女拥抱的幸福,只是这种幸福太短暂了。我还想一人再给她们来个吻别,但是却被不耐烦的警察给拖上了警车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