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强奸后的性福】

  一个寒冷冬天的凌晨两点多,我无所事事地在街上闲逛。(我想各位会说我犯贱,大冷天不在家里睡觉半夜里在马路上闲逛,请听我慢慢道来。)  我今年二十八岁了,由于家境贫寒,相貌长得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至今为止还没有享受过男女之间的性爱(各位想一下如果你二十八岁了还没有碰过女人你会怎样)。  我平时爱看色情VCD,看了又没地方发泄,所以走在马路上我的目光会不停地在女人丰满的乳房和肥大的屁股上留连,恨不得马上扑过去狠狠地摸一把,但仅存的理智让我停止了不轨的企图。(各位听了我的废话会说我们到羔羊是来看色文地不是来听你说你的痛苦,别急,下面就会有大大的色文。)  今夜我在家里看了好几片色情VCD,期间打了四、五次手枪,可是欲火还是无法发泄(虽然射过精,但没有真正和女人干,心中的火是不会驱除的。),搞得我无法睡觉,于是就有了开头的“半夜闲逛”。  话说我在刺骨的寒风中走着,脑子里却不停的回想着片中的情景,搞得我几乎想自杀。就在我痛苦万分之时,突然发现马路边有一个长发的人抱着头坐在地上,我走进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女人,我心想老天爷对我真好。  正当我要扑上去狠干她之时,她发觉了我,我不等她回过神来马上一把把她推倒在地上。正当我准备扑在她身上时,躺在地上的她一脚踹到我的兄弟上,顿时我痛苦地抱着下部不停地跳转。  等我稍微恢复过来她已经距离我有六、七百米之远,我马上向前追去。可是由于我还没有完全恢复,始终无法追近。眼看她就要逃进前面的房子里,我奋起余勇,在她准备关门之前冲进房里。  进房里一看,原来是一间十多平米的房子,屋子里没有其他人,我大喜。反手先把门锁好,然后走近缩在墙角边的她。  她见我走近,一边问我:“你是谁?你想干什么?!”一边拿脚来踢我。我躲过后对准肚子给了她一拳,顿时打得她干呕起来。  我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向床上拖去,但刚拖到床上她又反抗起来,于是经过一段斗争才把她的衣服脱光。  我一只手用力的捏着她的奶子,另一只手抠弄着她那松弛的老逼,她一边挣扎,一边口里说着:“求求你放了我吧,我都五十多岁了,你让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我心想:怪不得刚才追她时她都不喊“救命”,原来是怕别人知道。我暗喜道:“如果你他妈的再不听话,我就把你一丝不挂的扔到马路上,看你以后怎么见人,听不听话!”  那老女人被我一吓唬顿时吓蒙了,嘴里喃喃道:“不要、不要把我扔在马路上。”  “那你听不听话,听话我就不让别人知道,干完你我就走。”  她听我这么说,犹豫了一会道:“你真的不会让别人知道?”  “对,不过你要好好的听话,我叫你干嘛你就得干嘛,知道不知道?”  “知道了。”  我听到她这么回答顿时心花怒放开心死了。我问她:“你叫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告诉我她叫李桂萍。  “那李桂萍你帮我舔一下鸡巴。“  李桂萍说:“不要啊,好脏。”  “你他妈的又不听话了,是想叫我在你的脸上用刀写上‘李桂萍是婊子’,还是把你脱光扔在马路上啊?!”  “不要,我舔就是。”  “那还不快点跪在我身边,把屁股朝向我的头,然后好好地给我舔鸡巴!”  只见李桂萍先用手扶住我鸡巴的根部,然后伸出舌头像小狗舔食般的舔着,第一次被女人舔鸡巴的我兴奋得两脚直蹬。但这样舔并不能发泄我高涨的欲火,于是我命令李桂萍把鸡巴含进嘴里然后一上一下地吸吐,并用舌头舔我龟头上的马眼(色情书上称为“毒龙钻”是不是?),还叫她用手轻捏着睾丸。  李桂萍就这样一面吸舔着鸡巴一面被我玩弄着老逼和并不干瘪的奶子,舔了三、四分钟后李桂萍说她嘴酸了,不要让她再舔了。  “可以,那你用那干瘪的奶子夹住我的鸡巴,并且用舌头舔我的龟头。”就这样我在李桂萍那松弛干瘪的奶子中抽插着,那感觉就像把鸡巴插在一堆豆腐渣中,感觉乏味,如果不是要考验一下李桂萍我才不会让她给我乳交。  十几下后,我叫李桂萍屁股朝我,跪在床上,然后把已经被李桂萍舔得湿漉漉的鸡巴插入那松弛的没有淫水的老逼中狠命地抽插着。  “啊!呀!痛……轻一点……”  “我他妈的干死你XXXXX!”  李桂萍咬着牙痛苦地承受着,不时的大声呼痛,但又怕别人听见,就拿起床上的一块破布塞住了嘴。当我告诉她那是她的三角裤时她又想拿出来,我又说:“别拿出来,如果你敢拿出来我就把你拖到外面干你。还有,把你的三角裤用唾沫全部给弄湿,如果等我操完你还没有弄湿的话那你以后别想再见人了,听到了就摇一下屁股。”  我等了一会,见她还没有摇屁股,我马上拔出鸡巴抓着李桂萍的头发往门口拖去。李桂萍见我动真的了,马上摇了下屁股,并拿出口中的三角裤求道:“不要,我什么都听你的,不要拖我出去。”  我灵机一动说:“李桂萍你听着,如果你再敢违抗我的命令我就先奸再杀,然后把你脱光了在你的尸体上写‘此人是婊子,名叫李桂萍’,最后把你扔到马路上,让别人见识一下五十多岁老婊子的裸体。”  李桂萍被我恶毒的方法吓得全身发抖、双唇抖动地说:“不……要……我一定……什么都……听你的。”  “那你现在像狗一样在地上爬,并且每爬一步就摇一下屁股,还要学狗叫,听到就马上做,如果再不做你明天早上就会在马路上了,哼……”  只见李桂萍在地上像狗一样爬行着,一边爬一边泪流满面的哭着,我冷冷地道:“别光顾着哭而忘了学狗叫和摇屁股。”就这样反复几次提醒后,李桂萍终于遵照我所说的一边爬一边狗叫和摇屁股了。  就这样,李桂萍爬了五圈后我又叫她舔鸡巴,但这次不同之处是深喉口交,呛得李桂萍不停地咳嗽,可是她鉴于我的恶毒之法,还是不敢有丝毫停顿。  十分钟后,我肾脏一紧,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喉管,呛得李桂萍不停地闷咳。由于我用手掐着她的脸(防止她无意识的咬我),鸡巴又堵在口中,导致精液在咳嗽中从鼻管中流了出来。  我等李桂萍恢复过来后命令她把鸡巴再次弄硬,其间我说:“你如果乖乖地听话,下次就不让你难受,我会好好地疼你。”  “我可以肯定地说你是第一次口交和吃精液,你对你老公也没有这样,可见你对我多好,你说我会不疼你吗。(我暗暗地奸笑)再说,你连狗爬都给我看过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我这么说是想等会可以得到她的配合和以后可以再来干她)。”  李桂萍在我的怀柔政策中迷失了自我,于是心甘情愿帮我口交起来,并且艰难做起深喉。我为了进一步地感动她,于是说:“别这样,只要舔几下就好,这样你会难受的。”但她听了我的话反而更加买力地口交起来。我一面轻抚着她那几许花白的头发一面说:“来,躺到床上,让我玩玩你的下面,先让它湿润下,我再干你的下面。”  我和她69式地躺在床上,她帮我口交,我用手指玩弄她的老逼。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看女人的逼,虽然是个老逼,但还是让我无比激动。我学着黄片中的情景,食指按捏着阴核、拇指先在洞口滑动,然后慢慢地插入阴道中,并在阴道壁上抚磨着,口中还说:“放松点,我不会弄疼你。”  在我安慰中放松的她的阴道里慢慢地湿润起来,为了进一步让她湿润起来我还用手指玩弄她的屁眼,但为了不引起她的恐慌,我口中说道:“别怕,我不会伸进去,只是想让你尽快地湿润起来,等会干你时你就不会痛了。”  可她竟然吐出我的鸡巴,并说道:“好人,求你不要摸我那里好吗,我不习惯。”说完还小心的补充道:“你不要生气,只要你不摸我那里,我别的什么都听你的。”  “那我让你再学狗爬你爬不爬?”  她哀怨地看着我说:“我爬。”并且想起身来学狗爬。  我制止了她并说:“桂萍,你家有没有开塞露?”  她一听我要开塞露,以为我一定要玩她的屁眼,想哀求但又怕我生气,于是叹息一声道:“有。”  “那你快去拿来。”  当她拿来后,我让她把开塞露倒入口中含着,然后吞入我的鸡巴,对她解释道:“这样是为了让鸡巴润滑些,等会干你就不会太疼。”她心里还是以为我要干她的屁眼,所以哀怨地吞入了我的鸡巴,我以为她是怕等会干的时候疼所以才哀怨,于是说:“别怕,先疼一下后面就不疼了。”她听了更加确信我要干她的屁眼。  当我把开塞露挤入阴道时她才明白了,于是象是感激我似的,把我的鸡巴全根含入并用舌头在鸡巴上滑动。  当我把两瓶开塞露挤入阴道后,准备干她时看见她嘴里还含着开塞露,顿起起了捉弄之心,于是说:“没我的命令不许吐出来,也不许吞了它,听到了摇下屁股。”我以为她一定不会马上摇屁股,谁知我话刚说完她就大力地摇了一下屁股,我欣喜地说道:“真乖。”并轻抚了她的头。  当我把鸡巴插入她阴道时她并没有感到疼痛,反而象是发情般地哼了一声,于是我象受到鼓励一样快速地抽插着。她开始紧紧地抱着我,眼睛一张一合的,鼻子呼出一阵阵的热气,屁股像受到电击般不断地扭动着。  三百多下后,由于她年纪大了而且口中含着开塞露只能靠鼻子呼吸,她开始感到呼吸跟不上了。又过了一会,她的脸被胀得通红,嘴角不停地流出开塞露和唾沫的混合体。  在我又干了一百多下后,只见她在用鼻子吸气,不够时想用嘴来呼吸但却被口中的液体呛得咳嗽起来,由于我早已经把她的嘴堵住,使得口中的液体喷不出来,一些被吞入胃里,又有一些倒流到气管从鼻孔中喷了出来。就在同时,由于剧烈地咳嗽因而使得李桂萍的逼里强烈地收缩着,刺激得我泄了。  等我们都恢复的时候突然有人在敲门,李桂萍顿时惊慌失措、眼睛看着我不知如何是好。我低声说:“别怕,你不开门别人进不来的,你先问是谁叫你,干什么?如果叫你开门你就说大冷天的不想出去。”  原来是隔壁的邻居半夜起床小解时听到李桂萍的咳嗽声,想来看一下她是否病了,在李桂萍惊慌的答话中被打发走了。  等他一走,我笑着对李桂萍说:“你这个淫妇一开始还死活不肯,现在尝到了好处竟然说起谎来了,说,你是不是淫妇?”  李桂萍大羞道:“你好坏,再说我不理你了。”  “你忘了一开始的话了?我虽说不让你痛苦,但是别的事情你还是要照办,听到没有?”我冷冷地说道。  李桂萍小心地说道:“对不起,我是荡妇,我以后保证一定听你的话,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就饶了我这一次,不要把我扔到马路上,求求你。”  “那好,我再考验你一下,如果你再犹豫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现在我想尿尿了,你用嘴接住,不许漏出一滴,听清楚了就快做,晚了我就把你扔在马路上。唉,刚才你的表现是多么的好,我当时真的好想爱护你保护你……(我奸笑)”  李桂萍听我如此动情地演说,立刻毫不犹豫地用嘴含住了龟头,并用力吸了下提示我她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反而对她说:“我是考验你的,如果你准备做那我怎么会让如此听话的你做这些事情,来,去拿尿盆。”  李桂萍感激地看着我说:“主人,你就尿在我的嘴里吧。”说完就含住我的龟头并使劲地吸着。  我被吸得尿道大开,一股股尿液就向李桂萍的嘴里喷去。李桂萍为了不使尿液漏出一滴,奋力地吞咽着,但由于是第一次,不一会就被尿液击打得吐了出来流到了我身上。李桂萍立即用恐慌的双眼看着我,当我笑着并抚摩着她那有点花白的头发时,她也流露出笑容,并努力地吞咽着我的尿液。  当我尿完了她还把倒流到我身上的尿液用舌头舔干净,然后居然在我的屁眼上舔了起来,还把舌头努力地往里面钻(我想应该这才是“毒龙钻”)。我感动地对她说道(这次是真心地):“桂萍,别这样,脏。”  她说:“我现在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我心中如巨浪滔天,以前的情景一幕幕在我心中闪烁着,脑中想着这些年来除了亲身父母还有谁会对我如此的好、不鄙视我,只有她,可我竟然强奸了她。我不受控制地一把抱住了她,向她哭诉着我的不幸和不应该强奸她,可她听完后并没有抱怨、责怪我,反而说:“我们都是不幸之人。”原来她由于不能生育,二十几年前她丈夫休了她,使她一个人在如此简陋的屋子里生活了二十多年。  我们一起抱头痛哭,许久我们两个才平复,之后我们约定:我可以随便地凌虐她,她也会言听计从,但是我不能抛弃她。(事后心想:我他妈的真倒霉,被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吊住了,但仔细再一想,除了她还有什么女人会帮我解决欲火。)  就这样我们同居了,可问题也出现了。由于李桂萍怕别人看到以后说三道四的,就在外面租了一个十几平米的房子,可几个月后我们租金都快交不出了,只好打算在这个月过后就退租。  就在最后那天,我们边看VCD边干时,听到VCD中说拍色情照片能够赚钱。我们心中一动,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干了起来,谁知竟然销路很不错。  以后我们的生活好了起来,李桂萍体谅我,还不时的给我钱叫我去找一些年青貌美的妓女开开荤,就这样我的性福生活来临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