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刑讯张露萍】

  张露萍(1921-1945),女,原名余家英,出生在四川省崇庆县一户普通人家,14岁时考入成都建国中学,成绩拔尖,因“积极参加抗日爱国活动”被校方开除,后入蜀华中学,并加入“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37年结识车耀先同志,并辗转奔向延安,改名黎琳。入抗大学习,同年10入党。  她为人积极向上,活泼可爱,聪明伶利,乐观开朗,拥有令人羡慕的美貌。从小学习成绩优秀,爱国思想强烈,胆识过人。善排球、三毛球、毽子等各种球类运动,身体健康。酷爱文学音乐,出演过《放下你的鞭子》、《铁蹄歌》、“干一场”等优秀文艺剧。  1939年秋,奉命赴重庆“中共南方局”接受任务,改名张露萍打入敌军统局,与秘密党员张蔚林兄妹相称,她工作极为出色。可是有一天张蔚林因工作失误,使地下党身份暴露,又因叛徒出卖让特务得以设套逮捕了张露萍。蒋介石闻讯后,暴跳如雷,一反常态的痛骂戴笠,并责令他一定要查出这件案子的内幕。  戴笠听说其中还有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共产党员。这个淫棍对年轻美貌的女性最感兴趣,他想趁此机会来观赏一下张露萍的丰姿。戴先是诱利再故意放走她以“放长线钓大鱼”,见这些招术一一破灭便使出了他的绝活——-酷刑拷打。戴笠认为,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是比较软弱,不堪一击的。只要把她先攻下来,其他几个也就不攻自破了,因此决定先来审讯张露萍。  张露萍迈步进入审讯大厅,这里原是湖南会馆的旧址,大厅就是过去的戏台。在强光的照耀下,大厅里亮如白昼,气氛阴森,肃静极了。粗眉大眼,满脸杀气的戴笠坐在上面,两旁站着几个垂手而立的打手,在等待着主子的命令。张露萍从容地站在那里。她心里明白,一场凶恶的战斗就要开始了。她必须沉着应战,问句答一句,决不让他们抓住任何把柄或辫子。  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傲然挺立在戴笠面前,毫无惧色,一副傲慢的样子。戴笠看着她,凶狠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张露萍神情自若,答道:“张露萍”  “家里有什么人?”  “父亲是川军师长余安民。”戴笠听后刚要发作又软了下来,接着问。  “那张蔚林到底是你什么人?”  “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们是路上认识的。”张露萍一口咬定这句话。  “什么时候参加共产党的?”  “我不是共产党,我也不懂你说的什么!”  戴笠什么都问不出来,气得捶桌怒吼到道:“狡赖!狡赖!给我打!”  “拍”的一声,一根竹签落地,代替了用刑的命令。  一边一个特务,象饿虎一样扑向张露萍,她的双手被狠命地拉住,成了一字形,无法挣扎。另一个特务,剥去张露萍的上衣,手执钢丝皮鞭,先从后面猛抽她的背部。裹有钢丝的橡皮鞭,比一般的皮鞭更加厉害,是一种极为残酷的法西斯刑具。  培训班里出来的打手们都比较专业,他们又精准地有节奏地抽打张露萍的前胸,张露萍被钢丝橡皮鞭打得满身红肿,五脏六腑剧烈震动,就象一把刀子在体内搅得疼痛难忍。她紧咬着嘴唇,不哼一声。一会儿,就昏了过去。一瓢冷水向她头部猛泼,她清醒过来。  戴笠声嘶力竭地喝道:“快,快,快招供!是不是共产党派你来偷情报的!”  “我不懂,我不懂……”  又是一根竹签子落地的声音。  又是一瓢冷水拨在她的头上。  “我不懂!我不懂……”  敌人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极少在女子身上使用的毒刑,竟在这个年轻姑娘身上不起作用……  张露萍见戴笠气急败坏地奔到自已面前,被重重地挨了四记耳光,口角的血流了出来,从她美丽的眼睛喷出仇恨的怒火,直逼敌人。  戴笠见此情景,又气又急,暴跳如雷。他命特务用钢丝橡皮鞭抽打张露萍的逼和大腿内侧,特务们将浑身湿漉漉血淋淋的女孩解开,分开她的两腿。张露萍脸颊绯红,心想:“你们抽吧,把屄抽烂掉还是那句话。”“啪!”只这一鞭,张露萍就口吐鲜血,昏死过去了。  她慢慢醒转过来,开始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灰白的嘴唇淌着鲜血,但看起来没有一点屈服的样子。  戴笠觉得这里的“设备”太少又但心“犯人”会吃不消被打死,便色厉内荏地喝道:“拉下去,吊起来。”  奄奄一息的张露萍被拖了下去,给胡乱地套上衣服后又被绳子反绑住双手,吊在房梁上。深夜里,张露萍的伤口开始剧烈作痛,由其是胳膊双肩像酸痛的不得了,她抿了抿灰白开裂的嘴唇,心道:“敌人决不可能这样轻易的放过自已,但无论受刑多重也不能说出实情。”因为在事发前她就与张蔚林说过,不管人家怎么问,就说我们是暗恋关系。  不久以后,张露萍被押进了白公馆里,戴笠指派特务余铎审讯张露萍。  刑讯室里。  跑进两个行刑的特务来,一个身材高大,面目凶恶;一个矮胖,满脸横肉人,他们赤着膊身上还带着纹身,这些人本来就是流氓,后来参加了美国——军统开设的培训班,专门学习如何刑讯犯人(特别是女犯人)。只见他们两个捶手挺立在余铎面前听命。  余铎捶着桌子,大声幺喝着:“快用电刑!”  张露萍被打手抓住捆在电刑椅上,又见两个亮晶晶的夹子夹在自已的手指上。听得高个子特务满脸狞笑地对自已说:“你招不招供,再不招,就要过电了!”  张露萍顽强地扭过脸,一声不哼。  高个特务看见张露萍不理睬他,便气急败坏地喊道:“过电!”  矮个特务,旋转电钮,观察着女孩脸上的表情。张露萍身子一阵阵痉挛,接着呼吸急促,嘴唇抖动,觉得心脏好象快跳到嗓子眼这儿。电刑具仪表上已经到了一定强度,再加大电流,就要使她晕厥过去。张露萍感到心跳气短,呼吸紧迫,十分难受。尽管特务们在狂叫,可她还是紧闭双眼,咬着嘴唇,不哼一声。  “停!”余铎命到。这个女共党这么坚强,前所未见,便下令剥掉她身上的衣服。张露萍湿透了的衣服全都被剥了下来,看见特务用电极一头塞进自已的阴道,另两只夹住自已的乳头时不由面色绯红,瞪大眼睛骂道:“你们这样也是得不到任何东西的,今天,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看吧!!!”  说着,电闸打开了,张露萍的身体猛然一激,觉得这些敏感部位好像遭无数个小火星轰炸一般,她大大的张开嘴,口水随之流出,身体不停的颤动,血与汗从遍布刑伤的皮肤里渗出,大小便也都失禁了,阴道里分泌出白白的液体,口里发出凄惨地叫声。  张露萍就这样受了几个小时的电刑,余铎又将烧红的烙铁烫平了张露萍的那年轻的只有19岁的粉红色的阴唇,阴蒂被烧红的铁夹连根拔掉,张露萍昏死过去,当她被凉水泼醒后打骂:禽兽,我的屄都被你们搞掉了,我身上还有比屄更软落的器官吗?现在我已经证明了这就叫钢铁做的,奶头和屄也不例外。最后余铎被搞得精疲力竭,将烧红的通条捅进了张露萍的屄内,直到阴道和肛门连接处的会阴部被烫穿才拔出通条:让你双小洞变一大洞,下次给你灌辣椒水,只见他和打手垂头丧气地爬出了刑讯室的门。  几个月里,特务一点口供都没得到,只能将她和另外六名同志转押到最残酷最血腥的人间活地狱——-息烽集中营。  汽车途经遵义径直南下来到了息烽县,息营地处贵州息烽县城南6 公里,那里潮热又阴森,蒋介石当时决定在这里造监狱时大有“息灭烽火”之意。  张露萍来到息营后,监狱特务头子何子桢下令要对这些“共党要犯”统统砸上死镣,这一次她又大步迈进被刑具室,她从白公馆带来的几斤重的活镣被恶狠狠地拆开,砸上了十几斤的死镣,熊熊烈火烧红了铁镣接头处的铆钉,在铁锤铛铛的敲击下,张露萍的踝骨震痛如裂。她闭着眼,咬着牙汗水淋淋,不哼一声。特务们见到这个极少给女子使用的死镣钉在这个女孩脚上连喊都不喊一声,不由暗暗惊讶,因为许多男犯在上这种刑具时都要忍不住叫喊。  铁镣冷却后,张露萍毫不在乎的挺起胸,蹒跚的走起来。十几斤的大铁镣,又粗又硬,磨在她那被烤的脱皮的踝骨上,鲜血直淌,痛得钻心难忍。她却若无其事地一步步挨回义斋又黑又小的重禁闭室。  义斋的女难友们听到沉重的脚镣声,从栅栏里望见她那鲜血淋漓的双脚不禁背过脸不忍再看。  贵州息烽多雨潮湿,牢房里倒处都是叫不出名的虫子,重禁闭室没有窗户,臭气薰人,就算是一个健壮的硬汉也无法长期忍受这种环境。当遍体鳞伤的张露萍迈入在这暗无天日的黑牢时,她十分清楚,自已将要面对更痛苦、更残酷、更漫长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