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那一次,学姐强奸了我】

  学生会体育部长是个大三的学姐,名字很洋,叫珊娜(姓什么就不公开了)。她的身材有些恐怖,个子有1 米75,很壮实,都可以用五大三粗来形容。但是脸却不怎么丑,还是可以看的。  学生会第三次全体例会之后开始实行值班制度。我被安排周二在学生会办公室值班,晚上6 点到9 点半。我5 点就去了。体育部那时正在开例会。体育部有20多个委员干事,狭小的学生会办公室拥挤了一屋子的人。  我站在门口。此时,珊娜学姐让一个副部长在讲考勤制度,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在听。珊娜学姐突然起身要出去,她在拥挤的人群里慢慢向外面挤。到达门口经过我身边时,我随意侧了侧身体,没看她。突然我觉得下面鸡巴被一只手捏了一下。我一转头,珊娜学姐正靠在我身边。她贴到我耳边极小声说:“挺大的嘛。”低头笑着就出去了。我的脸刷一下红了,幸好没有人注意,不然我就丑大了。我注意到,贴到我耳边说话时,珊娜学姐的眼睛……呵,怎么形容呢,色迷迷的…  体育部散会后,我独自一人在学生会办公室里自习。学生会办公室在学院行政楼三楼,晚上没什么人,旁边的学办里老师有时在有时不在。大概8 点的样子,三楼静悄悄的。我推开办公室的门去上卫生间。卫生间在走廊那一头。我一路走去,发现旁边的办公室今晚都黑漆漆的没有人。  出卫生间我发现走廊的灯被关了。我蒙了一下,继续向走廊那头的办公室走去。走到一半突然一把杀猪刀(我在菜市场见过)从身后架到了我脖子上。我的皮肤感到了刀锋极锐利。  “别动,这刀快的很哦!动就给你一刀,看是你的皮厚还是猪的皮厚。”背后的声音是压低了嗓子装出来的,但是我还是听出是个女人的声音。这年头,报纸上报道的女劫匪多的是。这次我居然碰到一个。  我认为自己没什么可劫的,不必反抗,就用颤抖的回答:“你……你要干什么?我没带钱包啊。”  “别问干什么!按我说的办!张大你的嘴!”背后的声音继续压低了嗓子说。我的嘴立即被一团抹布似的什么给堵住了。随后我的头上也被麻利的套了个眼罩,。在一片黑暗里我被推到办公室里。背后的声音指挥我躺倒在办公桌上。接着,我的手被麻利的分别牢牢绑在了两边的桌腿上。这个过程里,杀猪刀一直都架在我脖子上,女劫匪居然是一只手完成绑我的动作的。悍匪啊!我的手被绑后,杀猪刀从我脖子上撤了下来。在一片黑暗里我感觉我的腿又被绑在什么(好象是椅子)上了,绑的很紧。  突然,我感觉裤带被解开了。那女人的声音又响起:“老老实实的哦,我要劫色了!”我惊了一下又晕了一下,在心里叫起来:“什么?劫我一个男生的色!这怎么可以?!”我突然不怕那把刀了——砍不死人的,我准备反抗了。可是嘴里叫不出声,手脚也动不了。  我的里外的裤子都一下子被褪到了底,随后我的鸡巴被一只手捏住了。这个捏的感觉让我想起了什么,再回想那女人的声音,虽然伪装了还是有些熟悉。我突然知道了,面前的女劫匪是珊娜学姐!  我的鸡巴上先被涂了什么粘乎乎的液体。涂上去马上就发起热来,鸡巴立即就硬了起来。我先慌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这是辣椒油之类刺激鸡巴勃起的东西。紧接着,鸡巴就被一个粘滑、湿润、热乎乎、不断的蠕动收缩的肉腔从上到下给一下子包裹了起来。一个很沉的身体随即骑在了仰面躺到的我的腰上。  我感觉到珊娜学姐把有力的双掌放在我的肩膀上作支撑,把我向下固定住在桌子上。然后向后弯腰,同时将髋节部位推前,臀部向后,就在我身体上面做起了上上下下套弄的动作起来。她的动作可以称的上“快狠稳准”。女上男下的做爱姿势,男人的鸡巴容易从阴道里面滑脱出来。但是珊娜学姐上上下下套弄的又快又狠,我的鸡巴却一直被稳稳的保持在她的体内。  珊娜学姐的每次下压都很有力量,很快撞得我小腹都痛起来。每当她重重顶入的时候,她放在我的肩膀上的手就痉挛的紧抓一下我(尖尖的指甲都掐进了我肩膀的肉里),同时阴道抽搐收缩一下子,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低低的嚎叫。  我一直就知道强奸是一件很没有什么趣味的事情。性交只有两个人都愿意才会两个人都舒服,否则两个人都不舒服。现在我不愿意,被迫性交,我就很不舒服——我小腹被撞得都痛死了,我肩膀的肉也被掐得痛死了。而我是男人,鸡巴被刺激虽不情愿也可以勃起,还可以插入性交。女人在惊恐和愤怒的时候,阴道里肯定是干涩痉挛的(任凭怎么舔都不会有任何用的)。把鸡巴插到干涩痉挛的阴道里去,对两个人都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而且女人反抗中的强烈外力很可能使阴茎被扭曲或撞击,可导致阴茎海绵体及白膜破裂,造成阴茎折断。因为阴茎勃起时,由于海绵体充盈血液,阴茎的血膜处于高度紧张状态,是很脆弱的。  在色情文学里强奸被写滥了。在现实里,鸡巴插到干涩痉挛的阴道里其实没有快感。实际中还常有强奸犯在强行插入的时候,听到自己下身发出汽球破了一样清脆的“喀嚓”爆裂声,随即阴茎疲软、瘀血并偏向受伤的对侧。阴茎折断了!强奸犯就一下子从女人身上翻下来,弓着身子呻吟着……  结果先去医院住院,然后在大牢里呆了好几年。  我现在被强迫性交,很不舒服。我心里实在很生气。我决定不让珊娜学姐舒服了。我不像以前性交那样咬牙抑制住要射精的快感,坚持不射。我这次放任直冲脑际的要射精的快感蔓延泛滥,就是要快速射出来。  我的鸡巴很快就在她温暖柔软的阴道里面抽搐跳动起来,随后就要开始猛烈地射出精液了。珊娜学姐发觉了,慌忙把臀部往上一翘,阴道脱离了我的鸡巴。又要体外射精了!  她还压我身体上没下来,我的鸡巴就将一股股精液有力的向上射出,估计射在她脸上和胸口了……  呵呵,珊娜学姐,你的性高潮还没有干出来,我就软了,看你怎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