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流氓师表 413-414

413 窥破隐秘

“今天早上刚好有朋友要来市医院看病,我就坐他们的顺风车来了,顺便检查了下身体,一会还要坐他们的车子赶回去呢!”小文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看了眼婆婆,却发现她的目光并没在自已身上。

“哦。”王馨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目光不时的盯在走廊上,“小文,你要是有事,那你就去忙好了。”

“妈,你来医院输液,怎么也不叫个人来照顾下你。”小文走到王馨云身边的长条椅上坐了下来,“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我就在这陪你好了。”

眼看着彭磊就快来了,这要是让她看见,那可就糟了。王馨云一心想把儿媳妇打发走,哪知道她却坐下就不走了,王馨云心中焦急,沉声道:“一点小感冒而已,还用得着人来陪吗?小文,你去忙你自已的事情好了,不用陪我。”

小文有些为难了,自已的婆婆来医院输液,她这个做儿媳妇的不在旁边陪着,好象有些说不过去:“妈。。。。。。”

王馨云恼了,拿出婆婆的威严来,面带愠色道:“行了,我想一个人呆会,听到没有?”

唐小文想趁这机会讨好下婆婆,改变下婆婆对自已不冷不热的态度,哪料到却碰了一鼻子的灰,只得讪讪地跟婆婆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眼看着唐小文消失在自已的视线中,王馨云这才长吁了一口气,暗道一声,好险。

唐小文闷闷不乐地沿着台阶往下走着,她不明白无论自已怎努力,也无法改变婆婆对自已冷漠。

刚结婚那会可不是这样,那时侯无论是公公还是婆婆,都对自已很好,不仅出钱给她家盖了新房子,而且公公还亲自出面,帮她父亲在镇上安排了一份轻松的工作。

可是自从婆婆得知自己曾和彭磊谈过恋爱的事情后,对自已的态度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仅事事看自已不顺眼,甚至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结婚半年多了,她的肚子一直都不见动静,这就让抱孙心切的公公也对她略有微词,再加上婆婆时常有意无意的在饭桌上提起这事来,让她在家里都抬不起头来。

这种事情怎能怪在她一个人身上呢,自已的丈夫三天两头在外面鬼混,一个月也难得回来几天,公公婆婆不去责怪他们的儿子,却都把怨气撒在了她的身上,唐小文虽然委屈,却又无可奈何。

而昨晚王馨云跟自已丈夫说的什么让她去做身体检查这类的话,明摆着就是怀疑她身体有问题,把一直没怀上孩子的责任推在了她的身上。唐小文一堵气,索性今天早上就跑到市医院来做了全面的检查,检查结果证明,她的身体一切正常,刚才遇到婆婆那会,正是她从楼上拿检查报告下来,她本想借机跟婆婆挑明下,哪知道婆婆根本连话都懒得跟她说两句,就把她给赶走了。

4

唐小文实在弄不明白,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彭磊的原因吗?一想到彭磊,她心里更是乱成了一团糟,自已当初因为爱慕虚荣,嫌贫爱富,不愿意跟着彭磊过一辈子的清贫生活而背判了他,可是她没料到自已竟然看走了眼,如今的彭磊忽然间咸鱼翻身,不仅在盘山镇混得如鱼得水,还和县委书记都攀上了关系,就连她身边的女人也一个比一个漂亮。

她承认,直到现在,她也一直爱着这个男人,正因为这样,她也更恨他,居然在自已对他忏悔和投怀送抱时,对自已无情的羞辱和嘲讽。但她更恨的是他对自已的漠视,就仿佛两人从来不曾相识过似的。

心里想着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唐小文脚步蹒跚的往楼下走去。忽然间她的眼角一跳,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彭磊?自已刚想到他,他就出现在了她面前,而且还是在异地他乡,难道这是天意注定了她和他之间的前缘未尽?

“彭磊。”唐小文兴奋的叫了起来。

此刻的彭磊双手提着大袋的东西,正急匆匆地沿着楼梯往上走,听得有人叫他,一抬头,脸上的表情惊愕得僵硬起来,如同见了鬼似的:“唐小文?”

唐小文见他呆呆地盯着自已看,心中欢喜不已,脸上泛起一丝红晕来,使得原本就姣好的面容越发的娇艳,身材也是凹凸有致,再加上她在出门前精心的修饰打扮过,越发的凸显出少妇的迷人风韵,也使她充满了俘获男人的自信。

“小磊,”唐小文亲切的喊着他的小名,“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怎么也来医院了?”

彭磊也没料到竟然会在市医院遇到唐小文,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下来,面无表情道:“我一位朋友在这住院,我来看看她。”

“哦,还真是巧啊。”唐小文没话找话的说着,踌躇了一会,主动地说道,“既然遇到了,那咱们一块去吃晚饭,你看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恐怕没时间陪唐主任吃饭。”彭磊皱了皱眉头,已走到了她的面前,脚步却没有停下来,而是从她的身边错身而过,然后头也不回地向楼上走去。

“彭磊。”唐小文大声的叫住了他,俏脸也一下子涨得通红,“你别太过份了,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你别误会,我不是讨厌你。我只是不想再认识你。”彭磊淡淡一笑,转身走了。

“你。。。。。。”唐小文愤怒地看着彭磊的背影,气得浑身不停的颤抖,彭磊,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的。

好一会她才竭力让自已平静下来,正要往楼下走去,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自已的婆婆就在楼上输液,而彭磊又突然出现在医院里,难道他是来看她的?

她的脑中灵光一闪,对了,二楼是妇科,婆婆如果只是一般的感冒,为什么会到二楼的妇科输液呢?难怪刚才看见婆婆和彭磊时,他俩的表情都有些异样,难道他们两人之间。。。。。。

想到这里,她立刻转身上了楼,悄悄地跟在了彭磊身后。

熙熙攘攘的过道上,彭磊一眼看到了靠在墙边长椅上正在输液的王馨云,急忙快步走了过去:“王局长,我来了。”

王馨云望眼欲穿地盼着彭磊,可是当他终于出现时,她却忍不住心中怨气,象小女孩似的堵气把身子转到了另一边不理他。

彭磊小心翼翼地坐在了她旁边,关切地问道:“怎么样,好些了吗?”

“我好不好管你什么事。”王馨云怒道,“你不是走了吗,现在还回来干什么。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不知为何,她刚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第一个想要见到的不是自已的丈夫,而是害得她平白的受此大罪的彭磊,哪曾想这家伙却在她做手术的时侯偷偷地溜了出去,可想而知她心里有多愤怒。

“王局长,你别误会。”彭磊陪着笑小声说道,“我刚才在想,你刚做完手术,身子肯定很虚弱,就临时跑到附近的商店里给你买了些营养品,所以回来得晚了。”

王馨云偷偷瞄了眼他提在手里的一大堆东西,心道:看来真是自已误会他了。见他如此关心自已,她心里也不仅泛起一丝莫名的欢喜和感动,只是面子上一时转不过,故意板着脸继续不理他。

彭磊也没在意,看了看四周,轻声道:“我刚才在楼下碰到你儿媳妇了,是来医院看你的吗?”

王馨云一听,顿时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来,焦急地看着彭磊:“我也觉得很奇怪,竟然会在这个地方碰到她。彭磊,你说她是不是怀疑上我和你了,故意跟踪来的?”

“应该不会。”彭磊回忆了下遇到唐小文时她的表情,肯定地说道,“只是碰巧遇上而已。再说了,就算她怀疑,没有真凭实据,她不敢乱说话的。”

“但愿如此。”王馨云忧心重重地说着,“小磊,帮我把针头拔了。”

中午遇到自已的丈夫,就已经让王馨云心烦意乱的了,现在儿媳妇又意外出现,彻底的打乱了王馨云的心,担惊害怕之下,也在无形中拉近了她和彭磊的距离,以至于她在自已也没察觉的情况下,就很自然地称呼起小磊来。

彭磊也没发现王馨云对他称呼上的改变,问道:“不是还没输好液呢,怎么就要把针头拔了?”

王馨云焦虑不安地摇了摇头:“不输了。我现在一分钟也不想再呆在医院里了。”

彭磊只得小心地帮她把针头拔出来,王馨云捂着针口,立刻站了起来,只是刚动过手术的身体很是虚弱,一站起来便有些摇摇欲坠,彭磊急忙搀扶住她的腰。

王馨云芳心一跳,欲待推开他,却又有心无力,心慌意乱的看了下四周,见并没有人注意到她,便红着脸任由他搂着自已往楼下走去。

躲在暗处的唐小文看到两人如此暧昧的一幕,可就看傻眼了,直到两人消失不见了,她这才走了出来,想了想,又转身走进了妇科门诊处。

414征服馨云

走出医院大门,两人立刻便搭了辆的士,做贼似的逃离了医院。

王馨云刚做过人流手术,身虚体弱,心情似乎也很不好,一路上王馨云心事重重地看着窗外,一句话也懒得说,回到酒店房间里,换了一件睡衣,躺在床上小睡了一觉。

等她醒来时,天已经擦黑了。

“王局长,你醒了?”一直守在旁边的彭磊见她醒了,急忙端起桌上的一碗汤走到她身旁轻声道,“我特意为你炖了一只鸡,你快趁热吃了吧!”

王馨云的眼眸中流动着异样的神色,表情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让自已堕落,害自已遭此大罪的罪魁祸首,曾几何时她曾经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可是此时此刻,就连她也不明白,自已这是怎么了,这人明明是自已的仇人,自已却对他生不出一丝恨意来。

彭磊有些纳闷,小心翼翼地问她:“王局长,你看着我干什么?”

王馨云俏眉一皱:“别老是‘局长局长’的叫,听着心烦,你不会叫点别的吗?”

“好,好。”彭磊也觉得挺蹩口的,急忙改口道,“那我叫你馨云姐吧!”

“馨云姐也是你叫的?”王馨云面无表情道,“我儿子比你还大,你应该叫我阿姨才对。”

阿姨?彭磊郁闷地看着王馨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馨云看到他纠结的样子,心内大爽,面上却是不露一丝痕迹,定定地看着他:“怎么,不愿意叫?”

彭磊被她打败了,硬着头皮道:“叫就叫,王阿姨,这样行了吧?”

王馨云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不错,孺子可教。”

彭磊嘴都快气歪了,却又拿她没办法,只得道:“我叫也叫过了,麻烦你先把这碗鸡肉吃了吧!”

王馨云板着脸道:“我历来就讨厌吃鸡,你不知道吗?去,给我煮碗小米稀饭来。”

彭磊暗道:我又不是你老公,我怎么知道你不爱吃鸡肉。

不过,他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不好,哪里还敢招惹她,只好顺着她的意,到楼下餐馆去给她煮了碗小米粥上来,端到她的面前。

王馨云瞪了他一眼:“这么烫,我怎么吃?”

彭磊只得乖乖地把小米粥拿去用冷水润凉了些,这才又重新端到她的面前:“这下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王馨云用汤匙尝了下,才吃了几口,便皱起了眉头,“你煮的这是什么小米粥啊,怎么这么难吃?”

彭磊小心地看着她的脸色道:“这不是我煮的,是我叫餐馆里的厨师特意为你煮的。”

“反正就是难吃,不吃了,我想吃水果,你去给我买些水果回来吧!”

“我都已经买回来了,桔子苹果梨什么的都有,你想吃什么?”彭磊暗自庆幸自已准备充分,要不然又得辛苦一趟了。

王馨云愣了一下,随即道:“这些我都不想吃,我想吃葡萄。”

彭磊这下反应过来了,感情她这是故意要跟他过不去啊!哎,这就叫自作自受,谁让自已把她的肚子给搞大了呢,人家心里有怨气,拿自已出出气那也是应该的。

“行,你还需要什么都说出来,我好一并的给你买回来。”彭磊打定了主意,好男不跟女斗,随她怎么闹,我自巍然不动就是了。

“其它的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说吧!”王馨云不再理他,打开电视机看起了电视。

彭磊于是又屁颠颠的跑去买葡萄了,亏得这附近不远处就有家超市,要不然这大晚上的上哪去买葡萄啊。

不一会,彭磊提着一大包葡萄回来,把葡萄洗干净,用盘子装好,态度恭敬的摆在了她的面前:“局长大人,葡萄已经给您买回来了,请品尝。”

王馨云被他滑稽的样子给逗得卟哧一笑,拿起一颗葡萄尝了尝,慢悠悠道:“嗯,不错,挺甜的。小磊,辛苦你了。”

彭磊凑到她旁边,双手握成拳帮她擂打着双腿,一脸的媚谄道:“哪里,哪里,为局长大人服务,再辛苦也是应该的。”

王馨云推开他的手,微微一笑道:“是吗?那好啊,麻烦你再帮我到超市去买包卫生巾回来。”

彭磊一听这话,再也按耐不住了:“王馨云,你这不是故意折腾人吗,刚才你怎么不说?”

王馨云看也没看他一眼,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刚才我忘了,不可以吗?”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去了,你自已去买好了。”彭磊把头摇得哗哗响,他的女人不少,但却从来没帮女人买过这玩意,一个大男人去帮女人买卫生巾,说出去多丢人啊!

“你到底去不去?”王馨云柳眉倒竖,“你不去是吧!那好,我自已去好了。要是我不小心吹了风落下什么病来,一切后果都由你来负责。”

彭磊被王馨云这么一吓,顿时象只被戳破了的气球,一下子便软了下来:“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王馨云见彭磊被自已收拾得萎靡不振的样子,心内恶爽不已:“那你还不快去。”

于是苦逼的彭磊象只皮球似的又被她给撵出了房间。当他再一次回到房间时,累得两条腿都快断了,而王馨云却悠闲地靠在床头上,一边吃着葡萄,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连续剧,葡萄皮吐了一地。

彭磊气不打一处出,将刚买回来的卫生巾扔到了她的面前,气鼓鼓地坐到了另一边。

“哟,生气了?”王馨云瞟了他一眼,“你别忘了,你的任务就是要照顾好你。不就是让你帮我去买下卫生巾吗,用得着拉这么长的脸?”

彭磊的脸拉得更长了:“我哪敢生气啊,我这人生下来就是这么长的脸,天生就是伺侯人的苦逼命。”

王馨云把被子一踢,露出莹白小巧的双足来,笑道:“那么麻烦你再帮我打盆热水来。”

彭磊暗叫不妙:“你不会是要叫我帮你洗脚吧?”

王馨云眉毛一挑:“怎么,不愿意?”

“愿意得很。能帮您这样的美女洗脚,实在是我的荣幸啊!”彭磊苦笑道。伺侯女人的活还真是不好干,特别是象王馨云这样的女人,故意借机对他进行打击报复,变着法的来折磨他,偏偏他还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全当是在为自已的过错赎罪吧!

很快,彭磊又扮演起了洗脚工的角色,蹲在王馨云面前帮她洗起了脚丫。不过,这回他玩起了小心思,在帮王馨云搓脚的时侯,双手趁势而上,沿着她的小腿近似爱抚的搓揉着,一直摸到了她雪白滑腻的大腿上。

王馨云被他摸得痒痒的,再也忍受不了,红着脸推开了他:“小流氓,你摸哪去了?行了,把水端走吧,我要睡觉了。”

彭磊心内骚痒,腆着脸问:“那要不要我伺侯你睡觉,顺便帮你暖下被窝?”

“谢谢,我的被窝已经很暖和,不用你帮我暖被窝了。”王馨云白了他一眼,飞快地钻进了被窝里。

彭磊站在床边,只有干瞪眼的份,与这么一位美艳的熟女同居一室,可是却只能看不能摸,更不能上,这对血气方刚,几乎每晚都是无女不欢的彭磊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啊。

结果,彭磊虽然累得够呛,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倒是王馨云睡得很塌实,一觉睡到自然醒。

早上七点的生物钟时间一到,王馨云便醒转了过来,休息了一晚,她的身体状况恢复得不错,人也精神了许多。在她旁边的那张床上,彭磊咧着大嘴睡得正香,被子踢到了一边也浑然不觉,嘴角上还挂着一丝口水。

看着彭磊憨态可掬的睡姿,王馨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昨晚的她因为心情不好,也因为心里还对他存有怨恨,这才借着这个机会报复彭磊,把他当成了出气筒,整得他跟个佣人似的团团转,但他不仅不生气,反而还任劳任怨,小心着意的伺奉着自已,生怕哪个地方惹她不高兴,而她也很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他的伺侯。

回想着他为自已洗脚时的温柔,就算是她的丈夫也未必肯帮她洗脚,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让王馨云感动的了。也就是在那一刻,自已对他的那一丝怨恨,也在不知不觉中荡然无存。

王馨云正在发愣之际,彭磊也醒转了过来,睁着迷糊腥松的睡眼看着她:“你醒了?”

“嗯,早就醒了。”王馨云点了点头。

彭磊猛地翻身坐起:“肚子饿了吧,我这就给你买早点去。”

“不用,现在还早,天都还没亮哦!”

“哦,那我接着再睡会,昨晚一宿都没睡好,困死我了。”彭磊立刻又扑倒在了床上。

王馨云芳心一软:“小磊。”

“什么事?”彭磊头也没抬,迷迷糊糊地答应着。

王馨云俏脸微红,轻声道:“过来我这边睡吧!”

“真的?”彭磊猛地坐了起来,眼巴巴地看着王馨云。

王馨云不说话,却把身子往旁边移了移,让出了一个身位,彭磊大喜过望,立刻跳到了她的床上,钻进被窝里,紧紧地抱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