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活动中心女总干事传说

照着约定,我来到了远东百货的大门口。「小马!」我听到有个轻柔的声音叫唤着我的名字。循着声音的来处望去,书文正挥着手招换我。她穿着今年最流行的薄纱连身背心裙,乌黑的长发贴着白皙的颈脖,原本就嫣红的双唇抹了淡淡的口红,更显得丰盈欲滴。更令人侧目的是她丰满的胸部,在贴身衣料的衬托下格外饱满浑圆。 「我可是有35,24,36的魔鬼身材呢!」书文曾经这麽说过。虽然我对这些数字有点怀疑,但是她的上围突出,有次我们走在街上,她穿着紧身布料的上衣,迎面走来的男人莫不睁圆了眼睛,有些还差点没张大了嘴巴。书文说她在国中时,常被男孩捉弄、女孩嘲笑,这付波霸身材曾因如此让她难过了一段时日。现在,她倒是很自豪,毕竟,当初嘲笑捉弄她的人,现在反而得用羡慕的眼光看她了。虽然书文的身高只有165公分,却也更显得她的身材凹凸有致,而从小勤练民族舞蹈,除了使她全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也给了她一双美腿,虽然有点“萝卜“,不过这是练舞的人不可避免的“特徵“。我向她走去,她也迎向我,张开双臂围住了我的脖子,嗔道∶「怎麽这麽晚才到?」书文的举动一向无视他人存在般地大胆。我说∶「现在是周末,中港路上来往高速公路的车辆特别多,我从大度山上骑车下来,已经很赶了。」书文转身走到我的身侧,双手勾住我的右手,笑着说∶「好吧,原谅你,咱们走吧。」说完就把墨镜戴上,她对自己的圆脸不大满意,所以常常戴着墨镜,说是能遮去一些“面积“,但我倒是觉得把她乌溜溜的大眼睛给遮住了,这也好,免得艳光四射,又勾走了哪个男人的魂。听人说过有些女孩子有勾魂眼、媚眼之类的,直到认识书文,我才相信。她看着你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深情万千,彷佛欲言又止,那深邃的眼眸,更是望得你浑身乏力,骨头都酥了。书文是台中某师范学院的活动中心总干事,而我只是个私立大学的普通学生,原本是没什麽机会认识的。因缘际会的,在一次“中区知识青年党部“所办的活动中,我被同学拉去当工作人员,而书文是叁加的学员,她的美丽吸引了我。其实那时每个人都在谈论她,因为她除了举止活泼,天赋的外表不错之外,相对於其他女孩子的朴素,她一定天天化妆,穿着更是美艳动人,所以引起了一些“卫道人士“的不屑。 「我只是喜欢漂亮些,这有什麽不对?我的同学都知道,我固定一天穿裙子,隔天就穿裤子,给别人新鲜的感受。打扮得漂亮,难道碍着其他人了?」在一个活动结束的晚上,她如此地对我说。鸡婆的我,趁着自由活动时间,四下无人的时候,把大家议论纷纷的话,都告诉了她。也许是这次的谈话让她对我有个不同的印象,我们开始通电话,後来她要办个演唱会,我正好有个朋友是“滚石“旗下歌手的宣传,於是她来找我,透过这层关系和唱片公司联络。我们还一起上台北好几次,去和他们的企划部详谈。由於她对演唱会要不要收门票的问题,和其他大部分人有不同的看法,後来她执意要收个五十元的费用,造成她的幕僚和她产生冲突。几次她为了这事伤心地哭了,都会来找我,我也很不忍,就会想尽方法来安慰她。就这麽地,天雷勾动地火,我们成了男女朋友。今天我们约好去看一部三级片,这还是书文提议的。当时我还颇惊讶,不知道她的用意,她只是眨着眼睛说∶「人家没看过嘛!听别人说很有意思,可是人家一个人不好意思去看,你就陪人家去嘛。」这片子是叶玉卿和汤镇业演的“我为卿狂“,其实我早已在第四台上看过了,况且这种程度的三级片,终究没有A片中真枪实弹的表演来得露骨,对我来说,并没什麽刺激。书文就不同了,她自始至终都是 着嘴巴,瞪大了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银幕上演的情节。遇到有激情的男女交欢镜头,她还会用力抓着我的手臂,我还能感到她的手心会微微地出汗。散场後,已经天黑了。书文双手勾住我的右手,我们随着人潮走出戏院。书文忽然抬起头看着我,小声地问∶「刚才那个女的在··那个··的时候,为甚麽会那样一直··叫··?」我看着她,不知道她是真的不了解还是在作弄我。我说∶「那得要问你们女孩子了,我是男的,怎麽知道?不过我想,大概那女的是藉此表示她很快乐吧!」书文「哦」地一声,低下了头,没再说甚麽。我们一直逛着街,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时候已经不早了,而我们仍然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书文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柔声地说∶「今天晚上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的心跳瞬间加快,这有什麽不好的?书文找了具公共电话,播通後就 着话筒说∶「妈,今晚我要留在学校,还有些事没办完,我就住在宿舍,不回去睡了。」其实她该住校的,只是因为她家在“大里“,并不很远,所以几乎天天回家,尤其是星期假日。由於她常办些活动,留在学校处理公事是个不错的藉口。有几次我们到大度山上夜游,也是用这招的。我们的初吻,就是在“大度古堡“发生的。我们顺着中正路走下去,转了弯再一段路,就到了书文的学校。他们学校操场旁正在修建校舍,後门有段围墙被打掉了,我们很轻易地进到了学校里。星期六晚上的校园没什麽人,更别提原本就少人到的活动中心顶楼的中心办公室,但正可提供我们一个幽会的场所。虽然木门锁上了,对书文来说,拿出活动中心总干事专用的钥匙,一下就打开了。以前我们也曾经在她上课的“社教系“教室互相爱抚过,但是晚上的教室会有人来巡更,有一次就差点被校警逮到,幸好书文认识那个老伯,而且我们还来得及穿好衣服。活动中心办公室就隐秘多了,况且,用教室木桌拼接起来的床总是不大稳,稍微激动一点,就摇晃得很厉害。也很好笑,一个五专改制的师范学院,用的课桌椅竟然和小学生用的一样!办公室内有个宽大的沙发躺椅,锁上门後,我们就拥抱着躺在沙发上。其实之前我们就有了较亲密的接触,不过也只是接接吻、隔着衣服爱抚的程度,再有所 榘,书文就会制止我。今天也许是受到电影的影响,书文似乎并没有阻止我更进一步动作的意思,我自然老实不客气了。我吻着她柔软的双唇,左手搂着她的细腰,右手则游移而上,找到了她洋装背後的拉炼,慢慢地拉了下来。我把她背心裙的肩带慢慢地从她肩上褪下,穿过她的手臂,稍使了点力,就拉到了腰部。我再扯起她的薄纱上衣,双手交互使用,整件衣服就被我拉卷到了她的肩颈部分。书文很顺从地把两手举起伸直,让我能脱下她的上衣。至此,书文已经半裸着上身;除了胸罩。书文的皮肤并不会很白皙,但是白里透红,年轻的肌肤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唯一比较碍眼的,是她手上的汗毛稍长,不过瑕不掩瑜。由於书文的胸部很伟大,两团肉球挤出了深深的乳沟,使人想一探究竟。蕾丝缕空的半罩杯隐约露出诱人的两点,平滑的肌肤构成罩杯外圆鼓鼓的曲线。我发现她的胸罩是前开式的,扣子就在乳沟的下方。我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一对饱满丰腴的双峰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顿时让我目瞪口呆∶尖挺的乳头带着令人垂涎的粉红色,乳晕的大小适中,浑圆的乳房并不因为失去了胸罩的支撑而改变形状,最让我忍不住的是这对大乳房的肌肤充满了弹性,手指摸在上面的感觉舒服极了!我的手不禁握住这硕大的奶子,她没说谎,这至少有35D以上的尺寸,一个手掌都无法掌握住。我稍使了点力搓揉,书文就发出荡人心弦的淫叫声。我夹起她的乳头,用舌头轻舔,书文「嗯」地一声,双手捧住了我的头,搔弄着我的头发。书文右乳房的乳晕还长了根体毛,当我用嘴唇含夹起这根毛发时,也牵拉起她敏感的乳晕肌肤,使得她搔弄我头发的手因快感而使力抓着我的头皮。我的手没有闲着,顺着她的肩滑下,再爱抚着她坚挺的乳房。然後,我使劲拉下她的裙子,一件白色的比基尼型内裤就露了出来她的内裤是丝质的,摸起来很光滑,隔着薄薄的布料,还能感觉得到书文饱满的阴阜。由於刚才的爱抚,书文的爱液已经润湿了她的内裤,隐约地可以看见内裤下美丽的部分。我动作缓慢却很有效率地除下她的内裤,书文也很能配合,当我脱拉到她的膝盖部分时,书文屈起了膝,让我能轻易地将内裤完全脱下。书文的阴毛很浓密,阴阜像个小包子似地鼓起,我的手指接触到她的私处时,书文的身体像是触电般颤抖了一下,左手也伸过来想阻止我,但是我温柔却坚定地拨开了她的手,继续探索她的桃源地。我分开了那两片保卫最後防线的肉壁,意外地,书文的阴道口很小,阴核早已外露突出,像粒粉红色的珍珠。以前看过些色情小说,像这样的情形是会被描写成淫荡女子的表徵。我摇了摇头,把杂念赶出脑中,色情小说是一回事,真实是一回事,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美丽而且全裸的绝色美女,正等着我的“宠幸“。於是,我继续上下其手,对着她的乳房和阴部施展我的功夫。记得有人说过∶胸部越大的女人,对乳房的爱抚就越敏感。书文就是最好的证明,手指稍微滑过她饱满乳房的肌肤,就能引起她极大的快感,身体产生强烈的反应,扭动她那美得摄人的娇躯。 「小马,不要再摸了,赶快来嘛,人家想要了。」她皱着眉头,脸色潮红,呼吸急促的说。我挑了挑她的乳头,这动作引起她再次扭动身子,娇喘吁吁,我笑着说∶ 「你要什麽呀?」 「讨厌,人家···人家要····」我捏着乳房的动作时而轻,时而重,使得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句话说得声音越来越小·· 「要干嘛?」 「人家··人家就是要你干我嘛·····」我几乎不太能相信我的耳朵,平时高高在上,堂堂的活动中心总干事,竟然会说出这样淫荡的话!不过这句话好熟,好像是刚看的电影中女主角的台词。 「赶快来嘛,人家好想要你进来··进来这儿····」她将手伸到私处,用手指分开了那两片神秘的肉瓣,露出了阴道口···我忍不住了,脱下内裤,亮出了我的武器,笑着说道∶「你要我的这东西吗?」 「对··对··就是这个··赶快来干我···」她微睁的眼看到我坚挺的阳具,兴奋地说。不等我下一个动作,她就用另一只手抓住了我的阳具,一边挺起阴部,一边拉着阳具朝向“桃源地“。我就顺势对准了小穴口,用力挺腰,猛地刺去。 「啊!好痛!好痛··」她忽然痛苦地叫着。我一惊,难道她是处女?的确,我的阳具在阴道口遭到很大的阻碍,我以为是她的阴道比较紧,或是她尚未完全湿润,难道先前的淫态并不是因为她曾有过的性经验?我抚着她的脸问道∶「你是第一次吗?」她似乎是忍着极大痛苦,幽怨的看着我说∶「你还说这样的话,人家把自己的处女给了你,你还说这种糟蹋人家的话。」说着说着,眼角微微地湿润起来。我感动了,一直以为书文早已不是处子,没想到她真的保留了第一次给了我。因为在我之前,她有个很亲蜜的男友,在我们交往之初,她就说过了。我捧着她的脸说∶「好,是我的错,为了补偿你,我就让你达到快乐的顶峰。」说着,我稍用点力,下半身向着她的腰压下去,我的阳具又插入一些。 「好痛!」她痛苦地闭起眼睛。睁开眼时,已经流出了眼泪。我也不大好过,书文的阴道实在太紧了,夹得我的阴茎也很痛!处女的第一次对男女双方来说,都得忍受些痛苦。她大力地吸着气,似乎这样可以减少些痛苦,眉头紧皱,咬着嘴唇,看得出她是忍受着极大的痛楚。我让她的身子完全躺下,我则移起上身,用手把她的双脚分得很开,这样应该可以减少些她的痛。过了一段时间,她痛苦的表情渐渐舒缓,我顺势慢慢深入,遭受的阻碍也没有起先的那麽大。从她越来越沈重的呼吸,和逐渐展露欢愉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已经脱离处女的痛苦,开始能享受成熟女人的肉体快乐了!她阴道内的爱液越来越多,我的阴茎已经可以顺利地抽送自如,於是我可以开始享受这种活塞运动带给我的快乐,和征服女性肉体的成就感。她把脚越抬越高,身体扭动得越来越激动! 「对了···就是这样··嗯 啊 好爽······」我知道,她是在学刚刚看过的三级片中,女主角的“台词“。我附在她的耳朵边说∶「对,就是这样,我喜欢奶叫大声点。」虽然她闭着眼睛,但是我确定她听进了我说的话,因为她的声音越来越大,不时还伴随着沈重的呼吸声。 「用力··对··嗯 啊 用力干我··对··」 「嗯 啊 FUCK ME····YES··」连英文都说出来了,真厉害!不过她的叫床声真的很好听,比我看过的A片中的任何一个女主角还要淫荡。她真的是第一次吗? 「对··嗯 再深一点··喔··对··FUCK ME··」 「快了··用力··我快要爽死了··啊··好棒··好爽··」我注意到我的阴茎上有着血迹,混合着书文的爱液,润滑度极佳,我可以更加顺利地抽送。 「嗯 我好快乐··啊 好棒··」 「啊···啊··啊·啊·啊·我快要··啊·好快乐·啊·啊·用力·」我一听,知道她快要达到高潮了,於是更加猛力地动作,阳具在阴道中加速来回。她抓着我撑在沙发上的手臂,随着我猛烈的动作越抓越紧,指甲都掐进了肌肉里。 「对··用力··对··嗯 干我··啊··啊·啊·啊·」她近乎疯狂地挺腰,像狂乱的波浪一样扭动香汗淋漓的身躯,脸上混合着痛苦和快乐的表情,头随着节奏摆动,长发散乱地披落在沙发上。书文紧闭着双眼叫道∶「快···快··用力·啊·啊·嗯 啊·好爽·」我也快要忍不住了,索性用尽全力冲刺。 「嗯 啊·啊·啊·······」忽然间,她眉头深皱,全身僵硬,张大了嘴,却没发出声音。我感到她的身体颤抖了一阵子,然後就无力地瘫软着躺在沙发上。她达到了高潮。我也忍不住了,急忙抽出来,把混着血丝的白色精液喷在她的肚子上。我可没被情欲冲昏头,万一让书文怀孕可不得了。没保险套的保护,只好用“性交中断法“,虽然这样会减少些乐趣,至少安全些。我趴在她的身上,和她一起喘着气。她轻抚着我的头发,时而用力抱紧我,用手轻拍着我的背,像个母亲在抚慰着小婴儿一样。然後,她轻轻地推开了我,从摆在一旁的皮包中拿出了面纸,擦拭着她身上的我的精液,又温柔地帮我擦去我阴茎上残留的精液和血迹。她移动身子,露出了原本被她的臀部遮住,沙发上的一摊暗红色血渍;那是她的处女之血。书文不发一言地擦拭着沙发上的血,而後,我们又躺了下来。我抚摸着她的长发说∶「我真的想不到奶是第一次。」书文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我知道你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对不对。」我点点头,这并不是秘密,我也曾告诉过她,在她之前我有过几个女人。书文看着我说∶「其实我以前差一点就失身了。」我不解地看着她。她笑着说∶「有一次,我到我前任男友的住处洗澡,没想到洗到一半,他居然从外面打开了浴室的门,而且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想要侵犯我,我抵死不从。我告诉他,如果他敢再前进一步,我就咬舌自尽。所以他只好乖乖地出去。」她边说边笑,但是我知道她是认真的,我相信那男人也知道这点,所以才没再进展下去。书文的手轻轻地摸着我的胸膛说∶「其实我和他已经很亲密了,我也想要把自己给他,可是他太急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她抬起头看着我,又笑着说∶「给你赚到了,虽然你不是第一个看到我身体的男人,却是拥有我的第一次的男人。」说完,她将头仰起,湿润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不等我有所反应,又很快的移开双唇。 「再来一次好不好。」她的表情好像一个在讨糖吃的小女孩。 「难道奶不会痛?」我轻轻地摸了下她的私处。处女的第一次实际上是很不舒服的,一般来说,大概只有痛楚的感觉。像书文刚刚那样的反应,应该说是特例。 「会痛啦!」书文抓住我的手,「但是刚刚的感觉蛮不错的。」她吐了吐舌头,忽然又换上一副很担心的表情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淫荡?」看着她的眼,我知道她是很在乎这点的。我拨了拨她额前的散发∶「怎麽会?」然後我笑了起来∶「我还觉得奶不够淫荡呢。」书文嘟起了嘴唇∶「你好坏!你们男人真色。」 「好,我就坏给你看。」说着,我休兵养精蓄锐後的阳具又恢复雄风,挪动身子,再度叩关。 「等一下。」书文推开了我,「人家会痛啦,轻一点好不好。」我想了想,说∶「这样吧,我让奶自己控制。」我把她扶起来,说∶「奶坐在我上面,就像那部片中叶玉卿後来在旅馆的那一幕。」书文想了一下才知道我在说什麽,不大放心地说∶「这样子会比较好吗?」虽然有点不安,她仍是坐了起来,我则躺了下去。我安慰她说∶「没关系啦。」这个体位可以让女方掌握主动,更重要的是∶我想好好的观赏书文做爱的样子。刚才只顾着使力,反而没有看清楚眼前这个绝色女子的美妙胴体。我抓着她的手来握住我的阳具,她还有点反抗,想把手抽回去,但是我强拉住她的手,她终於屈服地握住我的阳具。书文跨坐在我的大腿上,轻轻地移动臀部,我双手扶住她的腰,让她蹲起来,将私处对准我的阳具,再慢慢地坐下,她也握住我的阳具调整位置。阳具接触到私处时,书文的身子震动了一下,她咬着上嘴唇,想来方才的激情,对她初经人事的肉体的确有着强烈的影响,刚开苞的私处仍然留着痛楚。以前我也跟处女做爱过,那个女的痛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走路都还很困难。看来处女的初体验对女孩子身体的影响,还是因人而异的。她缓缓地动着臀部,浅浅地让我俩的下部接触,跪坐的姿势让她能掌握我进入她身体的程度,不致於太刺激她的阴部。过了一段时间,我的龟头感到她的爱液渐渐地湿润了阴道,使得阴茎随着书文身子的起伏而能慢慢地深入。她的表情也渐渐舒缓,快感取代了痛楚,於是她开始加大上下动作的幅度。我看着书文闭着眼在享受做爱的滋味,我也不差∶阴茎插入她的阴道真是有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因为她是处女,所以阴道很紧,但也正因如此,每次的抽送都能带给我真实的肉体感觉;而由下往上看着书文,美丽的女体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的眼前。真是双重的享受!尤其可以看到我的阴茎在她的小穴口进进出出的,蛮刺激的。书文私处的阴毛形成倒三角形,有趣的是,她的阴毛是向着她的阴阜生长的,彷佛是指向的路标一样,宣告着“欢迎外来者侵入“似的。书文的动作,引起她胸前荡起眩人的乳波,两团大肉球颤动不已,真让我恨不得一口咬下去。而渐入佳境的她,放开原本撑在沙发的手,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不自觉地挤压着乳房,藉以获得更大的快感。我看时机成熟,伸出双手拨开她的双臂,手掌覆盖住她的双峰,用中指和食指夹住她已经硬起来的乳头,右手顺时针,左手逆时针地画圆似地搓揉着她柔软的一对圆滚丰腴的大乳房。她的喉咙发出低沈的声音,头向後仰,一头乌黑的长发泄了下来。她双手往後撑在沙发上,上身向後弯拱成弓形。原本她上下的动作,由於这时我的阴茎已经几乎插入她的阴道内,所以她自然地改成只以腰部前後地扭动,让紧密结合的外阴部能藉着摩擦而产生更强烈的快感。虽然书文并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人性欲望的生理本能自然而然地反应了出来。由於她的头向後仰,发出的声音就不大清楚,只听得「呵··呵··喉··哦··」之类的喉音断断续续地传出,伴随着她越来越激烈的动作。这个女上男下的体位虽然对男方来说颇省力,结合的程度也蛮深的,但是却少了一种征服的快感。於是我坐了起来,双手抱住她的腰,变成两人面对面抱坐的姿势,我再改成跪姿,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这样不仅使我能完全插入她里面,而且还能掌握主动权。她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脖子,我则捧抓起她的乳房,用力地吸吮着她的乳头,一边用力挺起腰,重重地用阴茎在她的阴道抽送挺刺。上下的双重攻击,让她狂乱地摇摆着头,配合着我抽送的节奏,波浪似地扭动着臀腰。她满足地叫着∶「嗯 我好快乐··啊 好棒··」 虽然刚刚已经射了一次精,这第二次应该可以持久些,但是由於这次用的体位的结合程度比较深,对阴茎的刺激太大,让我快要忍不住了。我和她忘情地扭动我们的下半身,快要到达快乐的顶点了!!我在最後的关头,使尽全力冲刺,终於,我忍不住了,但是这一次,我没来得及抽出来,乾脆射精在书文的体内。所有积存的精力,全部喷射到书文的阴道里。书文又狂野地扭动了几下,然後也达到高潮,瘫软了身子。这次,我们都无力起身,只是互拥着汗流满身的对方,反正,离天亮还早,不会有人来看到我们两个全裸的男女。至於说刚刚射精在书文里面会不会让她怀孕,等以後再说吧!现在,我只想抱住书文,这个全裸而狂野,属於我的美丽活动中心总干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