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流氓师表 215-216

215

  当晚,在艳艳家的客厅里。

  张乡长翘着二郎腿,怒气冲冲地骂道: “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老子千叮咛万嘱咐的,你竟然全都当做了耳边风……”

  彭磊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他本想来找老丈人帮忙的,没想到却挨了老丈人一顿臭骂,偏生还没办法回嘴,只能在那干憋着。艳艳也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对彭磊发这么大的火,乖乖地陪在彭磊旁边没敢说话。

  艳艳的母亲心疼姑爷,沉声道: “行了,老张,这事也不能全怪在小磊头上,必竟他当时也没在家,你还是赶紧去走走关系,想办法帮小磊把这事给摆平了。”

  “不怪他,难道还怪我了?”

  张9长怒道,“这件事可是县里亲自抓的,要这么容易摆平,我还用得着发这么大的火吗?还有人在背地里打小报告,说我才是盘龙会所的幕后老板,把这事都已经捅到杨书记那,现在连我都是自身难保了,还怎么去帮他摆平?说来也是奇怪,全乡的娱乐行业,大大小小几十家,哪一家不涉黄,怎么偏偏就只有小磊的会所出事了,我真怀疑是不是有人在后面搞鬼,想借这机会把老子整下去。”

  彭磊心里一咯噔,他现在急后忙问道: “张叔,这次下乡的工作组里是不是有个有个姓许的办公室主任?”

  张乡长目不转晴的盯着彭磊: “你说的是那个许跛存,怎么,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过我认识他的儿子。”

  彭磊苦笑道, “我和他的儿子有些过节,所以,我猜想这件事十有八九跟他们父子有关系。”

  “我说你这小子 那也是你能惹的吗?”

  张乡长气得差点跳了起来,“我问你,你是怎么把他儿子给得罪的?”

  艳艳焦虑地挽紧了彭磊的手,低声问道: “是不是那天在餐厅里遇到的那个人?”

  彭磊点了点头,咬了咬牙道: “没什么得罪不得罪的,总之我和那个人势不两立。”

  张乡长摇头叹了叹,随即又不耐烦地朝他摆了摆手: “算了,我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这个乡长的位子能不能保得住都成问题,你小子自己拉出来的屎你自己去擦,我这回是帮不了你了。”

  “不帮拉倒,大不了老子不开这店了。”

  靠,这是什么老丈人,一个办公室主任就吓得他差点尿裤子了,彭磊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用力扯开艳艳紧拽着的手,愤然起身离去。

  艳艳急了: “妈,你看爸爸他”赵淑珍怒道: “老张,有你这样说话的吗?小磊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董忙不帮,还一天到晚就惦记着你的官位,我看你是当个破乡长当迷糊了。”

  张乡长苦笑道: “我又没说不帮,可我一个小小的乡长,哪里搬得过人家主任的呀!”

  彭磊愤愤然出了门,刚走了没几步,忽听身后有人叫他,扭身一着,却是赵姨追了出来,他理也没理,继续往前走。

  赵淑珍恼了,大声叫道: “小磊,你给我站住。”

  他只得停下脚步: “赵姨,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叫你了?”

  赵淑珍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嗔怪道,“我说你这孩子,脾气咋这么倔呢,连你赵姨也不理了?”

  还别说,此刻生气中的赵姨那薄怒带嗔的样子,着实是迷人,竟让彭磊有种恍惚的感觉,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艳艳的母亲,倒象是个正当青春妙龄的少女。

  彭磊不由得心一软,努力让自已装出一副笑脸来: “赵姨,对不起,我刚才没听到你叫我。”

  “你少来,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还不知道呀!”

  赵淑珍快步走到他面前,温柔地问道, “怎么,还在生你张叔叔的气?”

  彭磊道: “没有,我也知道张叔叔很为难,所以还是我自己来想办法吧!”

  “还说没生气,看你的脸都黑成什么样了。”

  赵淑珍轻轻一笑, “放心吧,阿姨会帮你想办法的,你明天到我办公室来,我这里还有些钱,你先去把罚款交了。”

  “赵姨,不用了,这点罚款我还是交得起的。”

  彭磊心里一热,还是丈母娘对自己好啊!

  “那好,如果你钱不够就跟阿姨说,千万别跟阿姨客气,真知道吗?”

  赵淑珍想了想,道: “小磊,阿姨问你件事,你可得如实地回答我才行。”

  “什么事?”

  彭磊疑惑地看着地。

  “这里不方便,走,咱们到那边说去。”

  赵淑珍看了看四周,拉着彭磊的手就走。

  彭磊身不由已地被赵姨温柔的小手牵着,来到了附近花坛边的石桌旁坐了下来。这时侯已是夜里十点左右,乡政府大院里静悄悄的,四周是一棵棵的风景树,还有那些修整得漂漂亮亮的九里香,散发着淡淡的芳香,而身边则坐着虽然年过四十但却风韵犹存,美艳迷人的赵姨,让彭磊不觉间有种是在和丈母娘偷偷约会的错觉。

  再加上今晚的赵姨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连衣裙,裙摆下露出一大截修长迷人的双腿,衣领下那一双饱一满的山峰高高的挺起,中间那道雪白的沟壑在朦胧的夜色下若隐若现的,显得倍加地神秘。彭磊居高临下,暗暗地直咽口水,双眼更是有事没事地往赵姨的胸口瞄去。

  “小磊,你乱看什么,阿姨在问你话呢!”

  赵淑珍忙不迭地挺了挺胸,躲开小磊那火辣辣地目光。

  彭磊脸一红,急忙问道: “哦,赵姨,你刚才我问我什么了?”

  “小磊,我问你,你和许政存的儿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彭磊摇了摇头: “没什么,赵姨,你别问了,我不会说的。”

  赵淑珍看了看彭磊,小心翼翼地问道: “小磊,我听艳艳说,你以前好象交过一个女朋友?”

  “是的。”

  彭磊微微一怔,以前的事情,他从来没跟艳艳提过,艳艳也从来没问过他,波想到现在竟连赵姨也知道了。

  赵淑珍接着又问: “那个许政存的儿子是不是跟你……”

  “别说了。”

  彭磊哗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咦,你这孩子。”

  赵淑珍没料到彭磊会突然暴走,当即也恼了,怒道, “小磊,你给我站住!”

  眼看着彭磊快走远了,赵淑珍情急之下气匆匆地追了上来,一把拽住了彭磊,恰恰彭磊也在这时侯听话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赵淑珍一下子收不住脚,直接就撞进了彭磊怀里卟通一声,两人一块摔倒在了地上。

  彭磊生怕摔着了赵姨,在落地之前急忙将她搂在了怀里,结果呢,实实在在地给赵姨当了一回人肉沙发,摔得他眼冒金星。

  还没回神来,就发现赵姨整个玲珑曼妙的身子压在了自己身上,两人的脸几乎都挨在了一起,更要命的是关键部位也说巧不巧地吻合在一起,胸口被赵姨两团软绵绵的肉包子顶着,胯下那玩意则正正地顶在了赵姨两腿间的紧要部位。

  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更何况还是自己垂涎已久却又没法下手的赵姨,彭磊搂紧了赵姨,大手在她的身上悄悄地胡摸起来,胯下那玩意也早就硬了起来,直挺挺地顶在了赵淑珍那片神秘的三角地带。

  要知道赵淑珍穿的可是薄如蝉翼的丝质连衣裙,这可就让彭磊占尽了便宜,他甚至隔着好几层布料都能感觉到赵姨那妙处的柔软湿热,让他情禾自禁地动了起来……

  赵淑珍也被摔得晕乎乎的,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小磊怀里,而小磊的手也偷偷地在她的翘臀上摸索着,两腿间的敏感处更是被一样硬硬的东西给顶住了,让她情不自禁地产生出一丝酥麻感。

  这小家伙竟然敢偷偷吃自己的豆腐,赵淑珍随即便醒悟过来,一边娇羞不堪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边娇喘着嗔怪道:“小磊,你干嘛,还不快些放手。”

  两人的脸相距之近,以至于从赵姨小嘴里鼻吐出的清新气息喷洒在彭磊脸上,让他o神一荡,怔怔地看着赵姨那张近在咫尺的性一感红唇,暗道:妈的,不管了,今天就豁出去了。

  双臂一紧,张嘴就便往那两片薄唇上吻去。

  “啊……呜呜呜。”

  赵淑珍没料到彭磊会如此大胆,吃惊地张开了小嘴刚要说话,彭磊的舌头已然趁机钻了进来,死死地缠住了赵姨那条湿滑的丁香小舌。

  赵淑珍拼命的挣扎着,可是彭磊的双臂紧紧地搂着她,让她根本就无从挣扎,更要命的是,在彭磊的进攻下,她竟渐渐地有了反应,娇躯渐渐地发热,变得酥软无力,被动的小舌头也不由自主地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忘我的亲吻着……

  彭磊的手也在这时候抚上了赵姨的胸口,让他垂涎以久的巨峰终于让他握在了手中,果然一如他想象国的那样巨大坚一挺而又极富弹性,只是这观玉一乳此刻紧紧地压迫在他的胸口,让他无法探进她的怀里去体验那种真切的销魂滋味,他索性转移目标,双手向下滑去,沿着两条光滑的玉一腿一路摸索着,向赵姨两腿间神秘之处探去“啊……别乱摸……”

  赵淑珍忽然清醒过来,也不知从哪生出的一股力气,猛地双手一撑,飞快地从他身上爬了起来。

  彭磊暗叫了一声可惜,悻悻地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地,厚着脸皮道:“赵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说不是故意的,你 ”赵淑珍怒气冲冲地指着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刻她心里早已乱作了一团,她没料到小磊会这么大胆,居然会强吻她,而且还“赵姨,我真的不是故意那个的。”

  彭磊也有些慌了,口不择言道,“赵姨,你喜欢你,我每次看到你,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要拥抱你,亲吻你……”

  “别说了,小磊,你疯了,我可是你女朋友的妈妈,你怎么能这样啊。”

  赵淑珍一愣,急忙止住了他的话, “你快回去吧,今晚的事我不怪你,咱俩就当从来也没发生过,以后你也不许再说这种话了。”

  “可是……”

  “你还不快走,要不然阿姨可就真的生气了。”

  等彭磊走远了,赵淑身子一软,几乎瘫倒在了地上。

  天啊,小磊可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而自己也一向把小磊当成了儿子一般的来宠着,虽然小磊曹经偷过自己的,甚至还当着自己的面自一慰,但她也只是以为那不过是年轻人精力太旺而已,并没有太在意。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今晚自己和小磊竟会发生这样让人难堪的事情。自己不但和他接了吻,竟还让他摸了自己的身子,可偏生自己在那一刻不但不排斥,竟然还令人羞愧地产生了反应。要不是自己及时的反应过来,就连女人最为隐秘的地方也要落八他的手里了。

  但是更让她震惊的却是彭磊的那些话,让她的芳心慌乱无比,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未来女婿。

216

  被抓去的保安黄毛因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推搡了公安局的便衣几把,情节并不严重,关了两天,在交了罚款后被放了出来,而两个女技师的情况却有些不妙。

  作为盘龙会所的老板,彭磊接连被派出所请去协助调查了两天,不仅要罚款五万元,还要求停业整顿一个月,经检查通过了才能再重新营业。

  李刚看在彭磊是张乡长未来女婿的份上,偷偷给他透了个底,这一件事因为是由县里一手抓的,乡里根本就无权处理,听说某位县里的领导亲自过问了此事,要把盘山会所涉黄一事列为打黄扫非的典型事例来处理,重罚那是必然的,说不定还得就此关张歇业,而两个女技师也可能做为失足妇女送去劳改所教育改造。

  这一采可真的把彭磊给愁死了,罚款五万也就算了,可会所要是迟迟不能开业,一直这样拖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就只能是宣告倒闭了。

  赵之伦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从徐大成手里贷到了一百万的资金,他和于老板的那个工程也已经开始正式上马.赵之伦仗义的要从他们的活动资金中提出十万来支援彭磊,但被彭磊婉言谢绝了.他现在最为头疼的还不是资世金的问题,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在这件事的背后还有个许海德.除非自己能够一劳永选的解决掉这个家伙,否则的语,既使能够逃过这一劫,也很难保证还会不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他知道,自己根本就不是许海德这个官二代的对手.凭着许海德他父亲办公室主任的背景和势力,自己那个当乡长的老丈人根本就不值一提.段芳心急火燎地回县城里托人打点关系去了,但彭磊知道这没多大用处的,英姐和艳艳两人也帮不上什么忙来,只能在一旁干着急.这天晚上,诸事缠身,正忙得焦头烂额的彭磊,刚回到学校的宿舍内,冷不丁的接到小梅打来的电话:”臭师弟,我和小丽有事要跟你说,限你十分钟内赶到咱们住处,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小梅莫名其妙地丢下这句话,就把电话挂了.彭磊看看表已是晚上九点左右,大概她们刚从餐厅下班回来,急着有什么事找自己商量吧!

  彭磊急匆匆地赶到小梅和王丽的住处,两个小美女穿着短短的热裤,象两只小猫似的猫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两双玉一腿在灯光下白花花地晃动着,关实养眼.见彭磊来了,小梅示威似的朝他晃了晃粉拳,故做生气道:”

  臭师弟,你是不是又欠扃了,整整迟到了三分钟.”敢情这小丫头是打上瘾了,彭磊o虚地捂住了脸,一连退后了好几步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我说小师姐,你到底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把我叫来?”

  小梅不满地瞥了他一哏:”

  我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小丽的事了.”彭磊一惊,仔细地看着小丽半天,才道:”

  小丽,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快些跟老师说.””

  老师,我没事,你别听小梅姐胡说.”王丽低着头,脸红红地说,”小丽,你还说没事?算了,小丽她不好意思说,还是我来说吧,”

  小梅没好气地望了彭磊一眼,”

  师弟,小丽明天就要去县一中去报到了,可你当初答应了她的学费还没给她呢,你让小丽怎么去学校呀?””小丽,真是对不起,这些天老师太忙了,对了,需要多少的学费.”彭磊懊恼地一拍脑门,竟然把小丽的事情给忘记了.王丽拼命地摇头道:”

  老师,不用了,我自己打工挣来的钱足够我交学费了.”彭磊掏出皮夹里的钱数了数,却只有一千多块,这些钱明显是不够的,他想了想,把钱一古脑地塞到了小丽的手中,”

  这些钱你先拿着,剩下的我明早再拿给你吧?””老师,真的不用了.”王丽眼圈发红,却死活也不肯接下彭磊递来的钱,彭磊恼了,板着脸道:”

  小丽,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生老师的气,难道你还不相信老师吗?老师答应过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王丽委屈得都快哭了:”

  老师,我真的没生你的气.我已经听大家说了,老师这几天为了罚款的事情,正在到处筹钱,我怎么能在这时候要老师的饯呢!”

  彭磊见小丽如此地体贴自己,心情顿时好多了,开心地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

  小丽,你难道忘了,你可是我的小女朋友,我答应了自己小女朋友的事情,怎么能不做到呢!再说了,老师再怎么急着用钱,也不会少了咱家小丽的学费的.乖,听话,先把这些钱拿着,””嗯.”小丽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钱,乖乖地伏在彭磊的怀里.”真肉麻!”

  小梅一皱眉头,.酸溜溜地哼一句,拿着摇控一阵乱按,声音也越开越大.”怎么,我的小师姐,我对小丽好你眼红了是吧?采,小丽,让老师亲一个.”彭磊用手指将王丽的下腭轻轻勾起,做势就要往她那两片欲滴的小嘴上亲去,刚亲到一半,斜刺里突然冒出个东西,正正地堵在了彭磊嘴上,靠,竟然是小梅手中的摇控器.彭磊哭笑不得:”

  小梅,你这是干嘛?””嘻嘻,哪摇控器亲嘴的滋味不错吧?”

  小梅一脸的促狭,得意地把小丽从彭磊怀里拉开,”

  喂喂,臭师弟,你是不是皮子又痒了,竟然敢当着我的面调戏小丽.”彭磊也乘机挤到了她俩中间,双手一揽,一左一右的搂在了她的肩上,坏笑道:”

  那我就同时调戏你俩得了.””

  你敢.”小梅脸上虽然恶凶凶地,身子却没动,装做认真看电视的样子,任由彭磊接着自己的肩膀,心内却是没来由地一阵慌乱.见一向花悍的小母老虎赵梅今天居然一反常态地没有生气,彭磊胆气一壮,大手顺着柔滑的香肩便滑了下去,一直滑到了腰际,在那东一下西一下的捏弄起来.王丽小脸红红的,一句话也没说,温柔地靠在老师怀里,任由老师的手偷偷钻进自己的衣服下,在自己的小肚皮上抚摸着,不时地在她光洁滑嫩的玉一腿上一抚而过,惹得小丽芳心乱颤.不过,对小梅彭磊可就没这么大胆了,只是有意无意地隔着衣服在她腰间的嫩肉上轻轻的抓捏着.小梅脸上很难得地又泛起了好看的高原红,似嗔似怒地瞪了彭磊一眼,又扭过头去专心地看她的电视去了.这时侯正在播放着广告片,可两个小丫头却仍旧看得津津有味,也不知她到底看进去了没有,只是两张俏脸越发的红润迷人,象极了两朵舍苞待放的玫瑰,而彭磊的手也早巳更进了一步,左手伸到了小梅的T恤下,在她那圆润的小肚腩上轻柔地抚摸着,右手更是大胆地顺着小丽的腹部一路延伸到了她那窄窄的热裤下,拨弄着她的小裤头.小丽不得不悄悄地收了了收小腹部,这才方便了老师那只作恶的大手,顺利地滑进了小裤衩内,拨弄着少女耻骨上那一小缕滑顺的毛毛,一根手指还悄悄地滑到了下面那道迷人的沟壑之间,逗得小丽浑身发软,渐渐地有了反应,恨不得立刻投进老师怀里,诖他好生轻薄一番,可又怕让小梅给看出来了,只得竭力地忍着,两腿间却不知不觉地有些湿润了.彭磊这两天的心情一直都很不好,此刻难得这么轻松,一边调戏着两个一J美女,一边信口说道:”

  今晚我懒得回去了,就在你们这睡了.”王丽小心翼翼地看了小梅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便轻声道:”

  那你在我房里睡吧,我去跟小梅姐一起睡.”彭磊信口开河道:”

  这多没意思呀!小梅,小丽,要不今晚你们俩陪我一起睡得了.””

  什么?”

  小梅,一骨碌爬了起来,忽然瞅见彭磊的手居然伸到了小丽那短小的热裤里面,正在小丽的两腿间抓揉着- -卜梅整个人立刻呈暴走状态,飞起一脚就踢了过来,”

  我打你个臭流氓.”彭磊反应极快,哗地一下躲开了小梅必中的这一腿,笑道:”

  我不过是开个玩笑,你这么当真干嘛!你看你凶得跟个母老虎似的,上次我好心好意陪你睡了一晚,你不但不感激我,还害得我差点没脸出去见人.这次你就算是求我跟你一起睡,我还不干呢!””谁想跟你睡了,我才不会求你跟我一起睡”小梅又羞又恼,竟不知不觉地被彭磊给绕了进去.小丽急忙把彭磊拉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道:”

  老师,快别跟小梅吵架了你今晚就在我房里睡吧!”

  说到这里,小丽停顿了一下,俏脸不自觉地又红了水嘴凑到了他的耳边,声音已然细若蚊蝇:”

  老师,你要是想想那个的话,等一J梅姐睡着了以后,我再过来陪你吧!”

  彭磊顺势抱着小丽猛亲了一口,笑道:”

  还是我冢小丽对我好啊!”

  正在这个时候,彭磊的手机又响了,是英姐打来的,电话刚一接通,就听到英姐急匆匆地说道:“小磊,你在哪里?快些到盘龙餐厅来吧,有一位老板要找你,说是要你十分钟之内赶到。”

  靠,又是要他十分钟之内赶到,是谁呀,这么狂,不会是有人来闹事吧?不过听英姐的口气似乎不象是来闹事的,这到底是个什么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