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强奸浪女家教】

  我叫杨露,大家都叫我阿露,大学英语系毕业,双学士学位(我同时主修日文)。二十岁大三那年,经过系上一位教授介绍,到他的一位老同学家里做英文家教。回忆面试当天,刚开始对他家印象非常好,他们父妻俩原来都是大学工作的知识分子,后来共同经营一家中型企业,家境非常富有,两位老人都十分客气,彬彬有礼的不太像商人。他们坦承因工作繁重,平时疏于照顾他们的十七岁的独子萧维嘉,只能在物质上尽量满足他。他们也知道儿子不是读书的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课业一塌糊涂。去年好不容易初中毕业,走后门进了一间私立高中,读了一学期,除了体育外,全部不及格。出于种种考虑,他们决定过一两年移民去加拿大,但担心儿子英文程度太差,无法适应国外生活,因此想替他请个家教,训练他必须的会话能力。他们并不指望家教能让他们的儿子英文突飞猛进,最主要是希望有人陪他念书,能让他比较专心,不要到处游荡而学坏了。  听他们这样说,我就比较没有压力,加上他们付的薪水很高,每星期一、三、五上课,每次三个小时,一个月三万元,于是我便同意接下这个工作。谈好后他们便介绍他们的儿子给我认识,老实说,见面后我便有点后悔,这个学生长得高头大马,我身高已经有170 公分,却只到他的下巴,估计他至少有180 公分以上,真难相信他只是高中生。而真正令我难以忍受的是他一头乱发,眼神桀骜不逊,微微上翘的嘴巴好象永远不屑理会别人,虽然很英俊,却活像个地痞。他父母刚刚离开一会,立刻给我一个一个下马威,开口第一句话就是,「嘿,你就是杨露?我妈说你已经二十了,看上去怎么像中学生啊……」我打断他的抱怨,「从现在起,我是你的老师……」维嘉立刻跳起来,「我讨厌老师这两个字,以后我就叫你露露,算是给足你面子了。」我一阵不快,差点给这家伙面门一拳,连最起码的尊师重道也不懂,真他妈没教养。可是我已答应他父母在先,只好硬着头皮开始我的家教工作。  仅仅教了两个星期,我便已经有了深刻的挫折感。他白生得一副好相貌,确是个十足的大白痴,刚背完一个英文单字,不到三分钟马上忘得一干二净。几个简单的时态,我解释得口干舌燥,他还一脸茫然。两眼无神,好象永远没睡饱,只在我无意闲同他谈到一些时尚健身运动的时候,他的双眼才会苏醒一会,闪烁一点点的求知欲,问我一些关于球类运动的词汇和背景,问题是出国念书要学习的不仅仅是这方面的内容啊。  正是夏天,房间里开了空调,可是这小子一点规矩也没有,上课时经常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赤裸着上身晃来晃去,不过他的身材是相当不赖的;更可气的是,有几次因为游泳以后来不及换衣服,穿着运动短裤和T-恤急急忙忙来上课,他贼溜溜的双眼就会突然放光,闪烁着异样的光辉,不断在搜索我的脸、胸部和大腿。搞什么嘛,我又不是妓女。  常年的健身和游泳训练,我的身材是标准的健美匀称,绝对会让大部份女人嫉妒。尤其是又长又直的双腿,还曾经拍过运动鞋平面广告,因此我早就习惯有女人甚至男人盯着我的身体看,我对于他们深情的双眼一点也没有表现出不好意思。  去维嘉房间时,两个人坐在乱糟糟的桌子前,开了空调也很热,我也不得不脱掉外衣,只穿吊带衫,也懒得顾忌为人师表了,然而没有察觉已经在刺激这个正值青春期的小色鬼。尽管这臭小子的目光却让我感到十分不安,就好象是一只猛兽盯上猎物一样。因为疏于提防,该发生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一个没有课的炎热下午,出了图书馆,我无处可去,陪同学随便逛了一下书店,便提早去做家教。到了学生家,按门铃没有动静,就拿他母亲给我的钥匙自己开了门,他父母照例又不在家,我便直接上楼到他房间。一边走,脑中还不时浮现刚刚在图书馆查询的几条资料,没注意维嘉的房门是关着。门也没敲,顺手就把门打开,一幅惊人画面顿时出现在我眼前。  我见到维嘉头带着耳机,内裤退到膝盖,一面聚精会神看着计算机播放的色情a 片,一面正打着手枪。声音开的很大,我都隐约听到阵阵的淫叫声,火辣辣的景象看得我目瞪口呆,头昏脑胀,而真正让我惊讶的是,维嘉那根阴茎竟然又粗又长,(包括a 片)的优胜阳具同样粗大(我对健美的男人总有种莫名的好感)。黑黝黝的龟头泛着红光,沾满黏液,在灯光下闪闪发亮,异常吸引人。  我没预期会看到这一幕,整个人呆住了,一时竟然忘了退出房间。约莫过了10秒钟,维嘉转过头来,看到我站在门口,明显的也吓了一跳。这时我才回过神来,我只能耸耸肩,尴尬的想要转身离开,没想到维嘉扯下耳机,一个箭步冲到我身旁,将我拦腰一抱,硬生生把我拖进房间,并顺手将门锁住。维嘉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尽管粗野的目光中闪烁出几分焦虑,「露,别走,刚才的事你要保守秘密,你也知道,没有这种需要才怪?」  可是看他不客气地说话语气,我冷笑,「你这么性饥渴,干脆我做观众,你做给我看好了。」  我原来以为他会不好意思,没想到维嘉却一口答应,一边握住自己的阳具,一边说「好,让我Show几招。」说着将站起,故意坐在我身旁,就在我眼前30公分不到,维嘉双手则用力搓揉自己的阴茎杆,维嘉下身长满了浓密的黑毛,两个大睾丸沈甸甸的悬在两腿之间,随着他不停的抚摸,从马眼渗出几滴透明的液体,使龟头变得闪闪发亮,维嘉的双手撸动的频率越来越快,看得我口干舌燥,全身发烫。维嘉口里还不停叫着,「啊…爽…啊…啊……啊…好…爽死了……啊…啊……」虽然我知道维嘉对性是很开放的,他外表是那么的粗野,没想到叫起来会那么淫荡。  我实在看得坐立难安,说实话,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在我面前打手枪,可能看出我心中的尴尬,维嘉忽然笑嘻嘻说,「怎么样,我的鸡巴大吧?」  「露露,我哈你好久了,天杀的!贱到简直可以作a 片的女主角嘛!以后的日子可幸福啰!今天刚好,让我爽一下!」维嘉边说边扯我的牛仔裤。  「放手!你太过份了!再不放手我要叫救命了!」我大吃一惊,马上严厉的警告他。  「你尽管叫,没人听得到。」没想到他一点也不在乎,已经解开我超短牛仔裤的钮扣并拉下拉炼。  「停手!放开我!小心我告诉你父母!」我开始惊恐。  「我才不怕,顶多被骂一顿,骂完一样没事。再说你好意思讲才怪?」  「维嘉,你…你不要做傻事,我报警你会去坐牢。」我越来越害怕。  谁要真枪实弹还不知道呢?维嘉嘴巴说不怕,但还是有点忌惮,四处看了看,灵机一动,将一块什么手帕往我嘴上一捂,一股甜香袭来,我头一晕,糟了,我身子一软,就在这时维嘉迅速脱下他的内裤,趁我张嘴喊叫时,将那条又脏又臭的内裤一股脑塞进我嘴里。这么一来,我连叫都不能叫了,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维嘉看我无法再呼救了,就放心再开始脱我的牛仔裤,不过在我的强烈挣扎下,要脱下我的裤子也不是容易的事。就这样僵持了两三分钟,他终于放弃脱我的裤子,而转攻我上半身。  他用力一扯,我衬衫上的扣子全部应声脱落,掉了满地。我才暗暗叫苦,他又使出蛮力一扯,竟从中裂开,一分为二,丰满的胸立刻一览无遗呈现在他眼前。维嘉两眼睁的大大的,喉头还发出口水吞咽声,眼睛眨也不眨地欣赏我的肌肉,及淡淡粉红色,花蕾般的奶头。我又气又急,奈何中迷药后两人的力量实在相差太多了,我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还是挣脱不了那铁钳般的左手。我尝试用腿踢他,但彷佛蜻蜓撼柱,没踢几下就被他右腿一压,整个下半身动也不能再动一下。这时的我,双手被扣住,双腿被压死,嘴里塞了一条臭内裤,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待宰羔羊了。  因为他可以充分欣赏我健美的曲线。纤细的腰,又圆又嫩丰满的屁股,不论视觉还是触觉都是一大享受。维嘉欣赏够了,便伏下头含住我的右乳头,右手则搓揉我的左胸,手指还不时拨弄着奶头。「喔……」我全身一颤,这小子显然不是初尝肉味,他亲吻抚摸力量用得恰到好处。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会有的快感还是会有,五、六分钟后,两粒奶头都已高高翘起,快感充斥全身毛细孔,下身湿达达的,我知道这是欲望的前兆,但却无法控制。维嘉看我抵抗力越来越弱,借着我失去警觉的机会,两手抓着我裤腰,用蛮力将我下半身整个抬起,又甩又扯的将我的牛仔裤一口气剥掉。我还来不及反应,他又扑了过来,七手八脚把我的衬衫也一并脱掉。我虽然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欲火已经被撩起,在轻微的抵抗下,就很快的被一件件脱得精光。他脱下最后一件T-shirt ,两人便赤裸裸地坦程相见。看着他硬挺的鸡巴,我的也更了。却说,「维嘉,你现在住手,我当什么没发生过,也不会告诉你父母。」  我拿掉嘴里的内裤,再尝试着劝他悬崖勒马。「废话!」他毫不理会,重施故计箝住我双手,又开始吸吮我的奶头,同时隔着内裤抚摸我的下面。「啊……」我再也忍不住了,淫水终于流出,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没一会已沾湿了内裤。  维嘉有点惊讶我那么快就流出淫液了(他忘记几分钟前,我才看了一场他的真人表演),便放开我双手,转头准备脱我的小内裤。嘶的一声,这小子真是有点变态,明明他可以轻易脱掉我那条短小轻薄的内裤,但他却硬是将它撕烂,只留下几片碎布挂在我腿上。我惊惶的坐起来,双手慌乱的不知该遮上面还是遮下面,而他则淫笑着看我赤裸的身体,胯下的鸡巴则高高的翘起,「露你很想要了吧?那么湿!我的屌够大吧?一定可以干得你很爽!」,说着还不时跳动他那根超大鸡巴,好象在向我示威。  「下流!」我红着脸骂他。他丝毫不以为意,迅速抓住我的双脚,把我拖到他面前,用力打开我大腿,自个儿跪了下来,舔了舔我的淫穴。我感觉如触电一般,还来不及反应,他便含住我的阴核,猛力地吸吮着。我只感觉一股飘飘然,又凑上嘴开始舔我的小穴,时而捏我的奶头。「啊……啊……」我拼命扭动着腰,想要挣脱,但他紧紧抱着我大腿,任凭我怎样用力,也不能移动分毫。啊…啊啊…喔……淫水不听使唤的大量渗出。这小子小小年纪竟如此精于此道,灵活的舌头在我下面来回滑动,还不时吸着我的淫水,强烈的快感刺激的我不知身在何处。终于在他的舌头刺进尿道的同时,我的理智完全崩溃了。┅喔喔┅┅我抓着维嘉的脑袋拼命压向我的下面,他的舌头系带搅动,天啊!太舒服了!我急促的喘气,这时我什么都不想,淫水也不断的冲小穴涌出,不停挺腰在维嘉的嘴里进进出出,只想狠狠插他的嘴巴。  在迷迷糊糊中,维嘉钻进我的胯下,将鸡巴送到我嘴边,要我替他吹喇叭,我没有选择余地,只好含住他的鸡巴,头一上一下的替他口交。但维嘉的鸡巴实在太粗了,没几下我的嘴已经开始发酸,只好吐出他的龟头,改用手替他打手枪,缓慢而规律的上下移动,并用舌头舔他的马眼。维嘉慢慢闭上双眼,接受我的爱抚,我吐了点口水,抹在他那褪去包皮保护的龟头上,用左手手掌内侧,缓缓摩擦,维嘉受不了这种刺激,呼吸开始急促,而我开始用力时,他甚至弓起背,像是全身通过电流似的开始呻吟。随着他的呻吟声越来越急促,我底下的阳具也硬得受不了,我伸出舌头,舔起他和着淫水的龟头,有点咸咸的,还带着点他的汗味,但这种味道,却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汗香味,有时光闻到这种味道,就能让我的老二翘着半天软不下来,维嘉又开始呻吟了起来,两脚还微微的挣扎着,用嘴一口含住他的阴茎,上下吸允着他的宝贝,我认真的吸允着他的阴茎,我像是舔棒冰似的,舔着他那不算短的阴茎,我的舌尖细数着他阴茎的每一寸,每碰一次,他就哼一次,由上而下,我慢慢的玩弄起他的阴毛,突然一口将他的一颗丸含进嘴巴,他大概没想到会有这种动作,全身震了一下,恢复平静之后,我开始用舌头挑弄起在我嘴理的那颗蛋蛋,左手挑弄着他的阴毛,右手上下起伏的挑动他的阴茎,由他的阴茎往上看,我眼角还看得见他那享受的模样,正随着他的呻吟声,左右摆动,他的呻吟声也像是响应因为除了他的呻淫声,他的手正轻抚着我的头,让我吸允得更迈力,我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的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从原来的嗯嗯阿阿声,开始加入快点、快点、好舒服之类的字眼,音调渐渐高涨,在我嘴里的龟头也涨得更大了,「啊…爽…啊…啊…露露停…我要…爽死了……啊…啊……」  「露,要不要试试更爽得?」这可恶的小子看出我的急切,还慢吞吞的吊我胃口。我涨红着脸,闭着眼睛不答腔。维嘉嘿嘿笑着,把我翻成俯卧,让坚实的屁股翘的高高的,并且低下头慢慢由上而下,从我的唇,缓慢的向下移动,他的舌舔过我的颈,来到我的锁骨,舌头在我身上滑动时,两手还不忘环绕着我的臀部,时而紧,时而松的在我臀上留下抓痕,接着来到我的乳头,舔着舔着,终于到了重要部位,维嘉先拨开我两片屁股,对准我的屁眼,将舌尖轻轻刺入少许,「啊……」我好象突然受到电殛一样,全身一颤。「露露,你的屁眼好象特别敏感喔。」居然被维嘉发觉了,这小子读书那么低能,做爱却颇有天份。维嘉不知道,其实屁眼是我最敏感的部位之一。我自慰时候经常自己玩弄屁眼,每次都迅速达到高潮。  维嘉找到我的弱点,便加紧进攻去舔我的屁眼。,才一会儿功夫,我就淫声四起,不由自主的扭动细腰,将屁股越翘越高,「维嘉…啊…啊…饶了…啊…好舒服…啊…可以了…啊…够了…啊……啊…受不了…啊……啊……啊……」我浑身又热又痒,像千万只蚂蚁在爬,顾不得自尊心,开始哀求。我的心砰砰的跳着,期待他那根粗大鸡巴插入的滋味,没想到插进来的却是他的中指,我正感到失望,他的中指已经快速抽插起来。但维嘉不但不开始干我,除了继续舔我的屁眼外,还用手指轻轻玩弄偶的阴道。双重刺激下,我更是溃不成军,淫水四溢。而维嘉则专心舔着我的屁眼,更将手指插入肉穴里抽送。  「啊…啊…啊啊…喔…喔…啊…啊啊啊……」但维嘉带来的刺激就又不同,他细心的用指尖绕着我的屁眼,由外向内画圈,轻轻挑着我的肛门,或是将我的龟头整个含在嘴里,轻轻吸着,粗糙的舌头磨擦着马眼洞口,一道又一道的电流震的我浑身发抖。再加上中指在肉穴内不停抽插旋转,很快就让我弃兵卸甲,不断浪叫。在他最猛的一刻,我腰眼深处一阵酸麻,达到了高潮,「啊……啊…天啊…啊啊……」,彷佛喷泉暴发,一阵阵白色液体狂喷而出,一些洒在维嘉脸上。不断地涌出我的小穴,一直到他再也含不住,他则是闭上了双眼,将满口的淫水吞了下去,然后一副自得的样子,问我满不满意他的解答。我射精了!我从来不知道我会在别人口里射精!但生平第一次射精在别人口中,竟然是出自一个十七岁小鬼之手!  他把我的头转过来,与我四唇相接,嘴里感受的是他柔软温柔的唇与舌,要我品尝自己淫水的味道,我自己都惊讶淫水的味道这么奇特,立刻羞红了脸,闭上眼不好意思再看他。他揉着我圆润的屁股,也不管我是否已准备妥当,突然将鸡巴对准洞口,在我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利用我的淫水和他龟头淫水的润滑,两手把臀肉往左右掰开,龟头朝准屁眼用力一顶,耳中只听见 吱唧 一声,一口气就把那根大鸡巴连根入尽直插到底。我 喔┅┅ 的轻叫一下,妈啊!我心脏差点停了,好大!好粗!维嘉的鸡巴像只铁棒似的塞满我的肉穴,他还不断往里面挤,让龟头磨擦着我的肠壁。  「啊……啊……」,我舒服的快虚脱了,还没开始抽送就那么爽,等一下会不会受不了?维嘉很快就给我解答,将鸡巴抽出五分之四后,狠狠的一插,再一次直抵肠壁。「天啊!啊啊……」,太强烈了!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抛到九霄云外。而维嘉显然有意卖弄,每种姿势都只插五、六十下,短短十几分钟已经换了七、八种体位,然后维嘉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在插入后不作片刻停留便马上开始抽送, 吱唧、吱唧 的声音又再次有节奏地响起,伴随着小腹与臀肉相碰撞而引起的一下下清脆的 啪、啪 声,再有就是两个人粗重的呼吸声,几种声音室内不断地交错回响。一抽、一插,速度越来越快,一股股前所未有强烈的快感流窜我全身,搞得我淫水好象泛滥一样流个不停。  我自慰时很喜欢从后面插我的肛门,也很喜欢维嘉的冲刺,但是突然间,维嘉却停了下来,我以为他想要换姿势,但他却一动不动,我正狐疑着,就听到他说:「露露,你这样我很没劲。我的超级大屌干的不爽。」  「我怎样了?」我一头雾水。「露露你不要光哼,也要说点话啊!」  这个小色狼,原来是要我说一些淫秽的话,我当然知道是那些话,但我一个大人怎么说得出口呢?他看我在犹豫,又把鸡巴用力往肉穴深处挤,用龟头去磨擦我的肠壁。哎哟喂呀!磨得我手软脚软,好舒服又好难受,需要更强的抽插才能弥补那股空虚感。「啪!」他用力打了我屁股一巴掌,「要不要说?不会我可以教你。」  「好…好啦!你…啊……小变态!」没办法,只好依他,真应了一句市井俗语:强奸还要人喊爽。维嘉看我屈服了,立刻又恢复抽插。好象是要给我点奖励一样,维嘉插得更用力,行程更长,每次都只留下龟头在肉穴里,然后狠狠的一插而尽,小肚撞在我的屁股上发出「啪!啪!啪!」的巨响。时而将我连奶头一起用掌心搓揉,时而又用手指箍我的小穴把我捋来捋去。「啊…啊…爽…爽死了…啊啊…不行了…啊…太…太舒服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啊啊…啊…太…太爽了………」  我这才发现,要叫这些淫话其实很容易,真正困难的只有第一句,一旦喊出第一句,其它的就很自然的可以脱口而出。尤其在维嘉这种一流SIZE的鸡巴抽插下,不这样子叫,还真难宣泄体内积压的快感。  维嘉也边干边呻吟,「啊…啊………啊……啊…爽…干……啊啊…干…啊……」维嘉的鸡巴的确好棒,太会干了,其实才干了六、七分钟左右,但我感觉好象被干了三四十分钟似的,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我的双手疯狂的去抓一切可以抓到的东西:枕头、床单、衣服,最后紧抱维嘉的腰。  「露露,我们换个花样好不好?」「嗯。」我还能说什么,全身都虚脱了,只能任他摆布。  维嘉力气还真大,他将鸡巴留在我的肉穴里,扶着我的腰,慢慢的将我带下床,一步一步走到他的书桌前。我撑着书桌,打开双腿,屁股向后翘着以迎合他的鸡巴。桌上的计算机还在播放着那片色情光盘,片中的女演员正被男人疯狂的干着,维嘉把耳机戴到我头上,片中女演员的叫床声立刻传入我耳中。一切就绪后,维嘉又开始抽插,干得又快又狠,「啊…啊…啊……」看着萤光幕内的肉搏战,听着激烈的浪叫,小穴中还有一只特大号鸡巴不断撞击肠壁,我好象已经溶入片中,正加入他们的性交。「啊啊…啊…啊……舒服…爽啊……好喜欢…好喜欢…和维嘉干…啊…啊………不行了…啊…啊…要…要泄…啊啊……」  在一阵痉挛中,我几乎又达到高潮了。但是我这次我努力控制自己没有射精。几乎同时,我的肛门因为使劲收缩,连带着夹紧了正在进出的维嘉,他再也受不了,也到顶了,达到了高潮的他匆匆拔出阴茎,把我转过身来,躺在他面前,「阿!啊~啊~!」一股股浓精适时喷出,像是一道喷泉,画个弧,全部落在我脸上。维嘉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露出满足的笑容,手扶着他那根还没变软的鸡巴,轻轻在我脸上画着,将白稠的精液拨到我嘴唇上,用力想挤进我嘴里。我虽有点反感,但拗不过他,只好顺从的张开小嘴,将他的鸡巴连带精液含入嘴里,轻轻的吸吮。他的精液腥腥的,有点像漂白水,还好我不是第一次吃精液,所以不至于太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