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淫强奸  »   【催眠奴隶】(1-4)

  (一)  我之所以选择这一家店是有我的理由。其一的理由是做为一个催眠实行的场地来说它够安静,再者,就是这家店有一个很聪明而现在正在大学读书的女店员。  我一段时间就会去找一个合适的对象进行我的催眠调教,而我的标准从以前到至今都是根据我对于女人的专业的品味。所以只要是被我选中的女人,都是身材一流。当然这一次也不例外,而「她」的身材相当好——「嗯!就决定是她了,她就是这一次我的猎物」我心想。  「客人请喝茶!」她用一个非常甜美的声音跟我说道。  她是一个非常苗条细致的女人,这一点可以从她所穿的制服所露出的细白的手臂和修长的小腿看得出来。她有着一头俏丽的短发,配合着清秀的脸蛋,还有像是猫一样令着迷的神秘的瞳孔,和让人感到放松的气质。  「你好讨厌呵!说什么我和某某女演员很像┅」  「就是那个滨崎步吗!很多人很喜欢她哦!」  「而且不只像,你的眼睛尤其特别的像!」  「谢谢!」她笑着回答我。  「对了,客人你是做什么样的工作呢?」  「我吗?我是一个催眠师哦!」  「真的吗?」她带着怀疑的语气像是一点也不相信的问道。  「你不相信?要不要我现在在这里表演一下我的催眠术——比如催眠你呢?」  「嘻!你讨厌啦!我才不要哩!况且我有自信我才不会被你催眠呢!」  「呵!一般来说像会不会被催眠是有方法可以测试的哦——而且很简单!」  「怎么做呢?」她很有兴趣的问道。  而她不知道她这么问糟就糟在她对自己不会被催眠的事太有自信,而且我并没有直接说要催眠她,只是说有测试会不会被催眠的方法,所以她完全没有警觉心┅  「很简单哟!跟着我做!首先将你的双手放在你的膝上手指交叉互握而只有两个食指伸直相对。像这样┅」我一边示范着说着。  接着我若无其事就拿起了她的手,并且很自然的让她像我示范的那样做。  「就这样,好!。先深呼吸一次┅嗯!再一次┅。还有仔细地看着两根食指的前头」  她没有怀疑的一步步地跟着我的指示动作。  「就像这样的一动也不动仔细看着哦」  此时的我靠她非常近在她的耳朵低声细语。如果周围的有其它人看着我们的话,一定会认为我们是一对正在说悄悄的情侣吧!  「你一动也不动地看着指尖的话,渐渐的你会觉得手指和手指的前头会紧紧贴在一起。  对┅渐渐紧紧贴在一起。而你越想放开反而就更会贴的更紧哦!」  只见她用非常认真的目光凝视自己的指尖,不过,就算她再怎么努力想分开手指头但手指头却自然的紧紧贴在一起。而此时因为用力的关系有些痛苦的表情显示在她的脸上。  其实这只是一个催眠手法上的一种简单的计俩。由于人身体肌肉用力的关系,像这样将双手其它指头指根紧握的话(根据我的暗示),不管再怎样的有力气的人,想将其两手食指单独分开也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就算她费了再大的力也做不到。  让你的手指头和手指头更加的紧紧贴在一起哦。我又再度去加强了她的手指头分不开的暗示性用语。  「看,是不是已经紧紧贴在一起了。你现在变得已经不能违抗我的话了。你是很容易接受催眠术的人哦!所以听着我的声音,你的心情就会变得更好┅心情更好的话,就会让自己完全的打开你的心灵┅变得很舒服的心情哦┅对!变得很舒服的心情的话,你的手指头就更加紧紧贴在一起┅紧紧贴在一起┅对┅紧紧贴在一起┅」  此时她的手指头现在已经完全紧贴在一起。但是她凝视那个指尖的眼睛却显得空洞,而眼光也失去了焦点。  「就这样很舒服的听着我的声音。现在的你除了我的声音以外什么声音也听不见。而听着我的声音的话熊够让你更加自由放松。是吗?」  她用空洞的表情微微点了一下头。  「好!将你的眼睛闭上」  她听了我的声音后就闭上了双眼。  「你现在仔细听我说——告诉我┅你今天几点下班?」  「11点」  她用在催眠状态下特有单调的声音回答着我。  「我现在会给你一个地址,这是一家pub。你下班后,你不知道为什么原因,很想去这家店。而且你会推掉你今天其它所有原本之前的邀约单独一个人前来。明白吗?」  她听了我的命令缓缓地点了点头。接下来我把先前准备的地址塞入她的手中。  「从现在起我要帮你解除催眠,不过,你只会记得我无法催眠你的事,但我给你的催眠命令你仍然会切实去实行。等一下我数到3 的话你就会很舒服的醒过来了。1 、2 、3 」  然后我向她的脸上吹了吹气。  只见她眨了眨张开有些睡意的双眼。  「哦!我还是没法催眠你。我投降!我投降!」我故意地很大声的说了出来。而我这样大声的说着她也因为我的声音而完全清醒了。  「是不是?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被催眠。」她的脸上充满了因为赢了我而骄傲自满的笑容。不过,其实真正赢的人是我。  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就是等待——在我指定的pub 等待她的到来。  大约11点半的时候,她出现在pub 的门口。但是她没有打算马上进去pub ,因为她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只是心里觉得似乎有非来不可的理由,但又说不上来,所以有些困惑的看了看四周。  「咦?是你?这么巧?你要进去pub 吗?」我上前跟她打招呼说道。  「你?刚才在店里的客人?」她用很吃惊的口气说道。  「哎,你是一个人来吗?没有跟你的男朋友一起来吗?」我趁她仍然在惊讶的情况下突然又问道。  「哦!我是一个人来的。不知怎么地很想来pub 喝酒。」  看来她对于我之前叫她下班后来这里的暗示心里并没有感到怀疑,而是很自然的向我解释着来此的原因。  「既然这么巧,不如让我请你喝一杯吧!」说着一边拉着她往里走,走到角落处隐密的两人座的位置,同时又一边跟waiter唤道:「麻烦给我们两杯血腥玛丽!」。  「真是好巧,竟然在这个地方又遇见你」  在我跟waiter叫了两杯酒的话之后,她对我会心一笑的说着。  「你真的觉得这只是偶遇吗?」  「咦?不是吗?」  「你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我催眠了你并且给了你暗示,叫你来这里的」  「你骗人!我才不会被你催眠!」她生气的说道。  「你好像还不相信我说的!嘿!好!我马上证明给你看」  说话的同时我从口袋里拿出了打火机。我点着了火后,长长的火焰在她的眼前闪动着。  「嗯!你要仔仔细细地看这个火焰哦。就像之前我催眠你时你感觉身心都很舒服的情形一样┅很快就能进入非常深的睡眠┅非常┅非常深的┅睡眠┅对┅就这样的静静地看着这个火焰」  一下子她的眼神就像失去光彩般的虚无。我这时候摇晃着我手上的打火机,火焰也自然左右晃动。而此时她的身体和视线都被这个火焰吸引着、跟随着不自主的晃动着。这比第一次的催眠时还更快并且催眠的深度更深。  我一边让火焰的摇晃一边在她耳边低语暗示去引导让她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  「将你的眼睛完全集中在这个火焰上,专心地看着这个火焰,想着这是全世界仅存的光亮。  而等一下我由1 数到3 后我会吹熄火焰,所以即使你的眼睛完全张开着也完全也看不见旁边的东西。1 、2 、3 !」我立刻吹熄了打火机的火焰。  她的眼睛虽然是完全张开着,不过,还凝视着我之前曾有火焰的地方。我试着用手在她的眼前挥来挥去,测试她是否真的看不见了,只见她的眼睛眨也不眨一下,似乎完全对我的动作没有反应。  「你能看见什么吗?」我问道。  「不,完全看不见。一片漆黑」  「你现在在这黑暗中。能听得见只有我的声音。是吧!」  「是」  「一个人在这样的黑暗中,很可怕吧?」  我用很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说着,而听我说到「黑暗」、「可怕」时我看到她表情变得紧张了起来。  「嗯~ 好可怕~~」  她回答的同时在她的额头流出了汗。而且身体也微弱地发抖着。  「呜!谁来帮我啊!」  「很可怕吧?不要紧张┅你现在听着我的声音┅握着我的手┅你心里就会感到非常安心┅非常安心┅」当我的手握她时,她一碰到我的手马上就紧紧的抓着。  「握着我的手的话你会感觉就算是在黑暗中也非常安心┅就这样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因为怕独自一人处在黑暗中的心理因素让她更加紧握我的手。  「握住我的手是不是心里感到相当安心呢?」  「嗯!」  她就像小孩子一样地用非常真挚坦率的声音回答着我。  「听着我的声音你会更加的放松┅心情也愈来愈更好┅。对你来说我的声音让你感觉非常重要┅如果你违抗这个声音的话你又会回到这样可怕的黑暗中┅知道吗?」  她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孩子┅你真是一个好孩子┅。你现在已经非常累了吧┅慢慢地闭上你双眼┅睡吧┅深深地┅深深地┅更加深深地沉睡┅」  她听着我的话立刻关上了双眼。而她的头此时也突然无力地垂到了胸前。  「一杯马丁尼」我叫来waiter又点了一杯酒品尝的同时欣赏着我到手的猎物。  从现在开始,我将会调教让她进入更深的催眠世界里。而她将会成为只为了替男人服务而活着的——催眠奴隶。  (二)  我开着车载着已经完全处在深沉催眠状态下的她回到我住的地方。  我的工作就是将我锁定目标的女人用催眠术去将她们的潜意识完全洗脑改造,让她们能成为非常温柔服从我所指定的任何一个男人的命令去进行关于「性」方面的所有服务的奴隶~  换言之,也就是个所谓的催眠奴隶的改造者。而我的顾客从议员到像是大企业的社长等等┅都有,而大多我的客户中的那些男人,大多已是中年以上的多金男性。所以他们只要给我够多的钱,要我改造成怎么样的奴隶都可以办得到。而我常常用的催眠洗脑改造的方法有好几种。不过,因为这次的猎物算是相当出色,所以打算用慢工出细活的方式,扎扎实实地从她的潜意识的那个层面去加以改造,让她从心里彻底改变成非常喜欢性和非常喜欢成为男人的女奴隶。  我将她的身体横放在我特制的皮革制的沙发上。到现在为止,我大概已经对她的基本资料有了初步的了解。在学生证上有她的名字——纱也加,还有她的年龄20岁。现在是S 大学的女学生。她父母是在静冈开业的医生家庭,她目前一个人租房住在东京。  她的性经验好像大约只有5 人左右。不过,她在现在上班的地方好像还没有跟特定对象发生过性关系。  我的计划是将进行连续两天的催眠调教。为了让她周围熟识她的人不去怀疑,我给了纱也加催眠暗示,打电话到她的家里说她要去滑雪,这几天会不在东京。同时同样的说法也录在录音机中和她的行动电话的自动语音中。至于她上班的店则叫她打电话去请了两天的病假说是感冒在家休息。  看着在沙发上身体横躺沉睡的她,仔细看还真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美。从她短裙裸露出来很笔直修长的腿,上身也因为缓慢呼吸而更加凸出双胸的上下起伏。一个绝色美女的味道此时随着她的发香扩散了开来。  接下来我立刻进行我的工作。扶起她的头替她装上环场音效的耳机,并且将我的个人计算机开机然后执行我特殊的催眠洗脑程序。做完了准备工作之后,在她的耳边低语暗示的说着。  「纱也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如果你听得见就回答——是」  「是」  「真是乖孩子┅现在,慢慢地张开眼┅虽然你张开眼睛你仍是在很深的催眠状态中」  纱也加慢慢地张开了双眼。  「仔细地看着眼前的屏幕」  同时间我执行了我的洗脑程序。  这个程序所显示的画面是我亲自制作的,是种将女人洗脑成笨女人的训练培养程序。  我特地从各式各样的成人影片中影像处理后而成,像是一群只知淫乱女人、一心只想要男人的女人、非常喜欢性的女人┅等等的画面。  「纱也加,仔细凝视着画面。想象画面中的女人就是你自己┅」  在她耳上的耳机不断传出阵阵淫荡的声音到她的脑中,而她脸前的画面此时正放出一幕幕像是喜欢做爱被插激情的女人、大胆跨在男人身上交合的女人、自己对自己手淫的女人等画面不断地被重复播放着。虽然她现在是处于催眠状态,但是她的脸上变得羞红,声音也娇喘嘘嘘了起来。在这个催眠的梦境中的她,渐渐地被画面中的女人的样子、动作和情绪所感染,而变化成跟她们有一样的想法了。  「打开你的心灵┅你想让自己更加成为你所看到的那样的女人┅」  我一边的在她耳边低声细语,同时又用手慢慢抚摸她迷人的双峰。随着我的抚摸,可以从衣服外面清楚的看到她的奶头变得坚硬了起来。  「你是一个淫荡的女人┅现在的你一定也很想象你所看的女人做同样的事吧?」  「是┅」  「自己跟自己说┅我是淫荡的女人」  「哦┅我是淫荡的女人」  「自己说┅很想象那样被男人插┅很想┅已经受不了了┅」  「很想象那样被男人插┅很想┅已经受不了了」她有些羞赧的说着。  「你不需要害臊。你对你所想要做的事是一点儿都不需要害羞的。你心里渴望想要成为一更加成熟的女人、更加美丽的女人、更加淫荡的女人,更加没有性就无法生活的女人。让你自己真正的成熟吧┅」  我习惯采用这种先从女人的内心潜意识里去改变其行为模式的方法来调教。  因为我了解不论什么样的女人其实内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关于性方面的欲望和兴趣存在。  而利用催眠术我会将其这种欲望从内心中放大、加强来完成行为的彻底改造。不过,对于像纱也加这种第一次接受我调教的女人,我除了会将其心中的欲望勾出来以外,还会配合使用上我特制洗脑程序所显示画面的方式将被催眠状态的她的潜意识深深给烙印了——「喜欢这种催眠的感觉」、「自愿变成淫荡的女人」和「喜欢和男人交合的女人」。  她现在已经完完全全在兴奋状态中。我原来在她乳房上的手慢慢地由上往上移动到她的蜜穴旁,慢慢一点点沿着周围抚摸刺激她的小穴。  「啊~~不要~~」她呻吟着叫了。  「是真的不要吗?」  「啊~~」她的呼吸又更加剧烈了。  我巧妙又移动着手,将她的裙子卷起,同时改用脚尖更加细微刺激她小穴的周围。  要知道此时我配合使用的力道和时机很重要,不能让她感觉是强迫地侵犯她,而是当她春心荡漾想要时给她一个完美的高潮。  「啊~~啊~~不要~~不要~~」此时的纱也已经完全地心慌意乱。  「我听不清楚┅是要我摸你呢?还是不要我摸你呢?」  她还是相当的倔强,不肯直接回答。我用食指在她的蜜穴里轻轻的伸入然后很快的又抽了出来。  「啊~~嗯~~」  「说清楚,要我摸你吗?」  「┅」  「老实说」  「想要你摸┅」  「摸哪里?」  「那里┅」  「到底是那里?」  「是我的小穴┅」  「好孩子,说实话的话会让你的心情更加的舒服┅」  「啊~~请摸我的小穴」  「不能这样说。如果要请我摸,要说:「请主人摸我的小淫穴」」  「请主人摸我的小淫穴」  「很好,从现在起你会完完全全地遵从主人的命令┅完完全全的服从┅」  「是┅完完全全地遵从主人的命令┅完完全全的服从┅」  「好!现在我用我的手指头摸到你的小穴那里的时候,你会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在你的身体里就像上了天堂一样┅」  「嗯~~啊~~啊~~啊┅」纱也加因为我的触摸身体突然僵直不动完全失神大叫了出来。  我刚用手指头钻入她的小嫩穴内,她整个身体忽然不自主的颤动着,然后她的身体很自然的就以我的手指头为中心点转动了起来。从我的角度可以看见她扭动腰部将我的手指用她的蜜穴一进一出的套弄着。本来我是打算让她心里产生等待我进一步动作的焦急感之后我再慢慢的挑逗她使她产生高潮一波接一波的。不过,她身体的反应却出忽我的预料之外。  高潮就像是一直线的达到了最高点。我心中暗叫道:「糟糕!她高潮了┅」。  我马上用非常温柔安慰的方式一边抚摩着她的身体,一边又不断地在她的耳边低声细语的给现在已经筋疲力竭的纱也加充满暗示的话语。  「你现在的心情变得更好了哦┅。你会习惯和喜欢上这种催眠状态下的好心情┅。而且你会习惯服从主人的命令┅这样你的心情就会愈来愈好┅。你的身心会感到从没有体会过的快感。这种快感会让你更喜欢服从主人的命令。你身心也会变得想进入更深的催眠┅」  随着逐渐加深她的催眠状态,纱也加的潜在意识已慢慢被我刻上隶属于的欲望以及对催眠需求的渴望。  (三)  在催眠调教的第二天。早上时躺在床上的纱也加睡醒了然后张开了眼。  「你醒啦!」我对她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忽然间她好像了解了些什么一样用惊怒的表情看着我。  「你对我做了些什么?」  「呵!做了些什么?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做。所有的事都是你自己做的」  我是故意没给她醒来会忘记之前所做的事情的暗示。  「你如果仔细回想,你自做了什么应该是不难想起才是。」  「真厉害!能让我那样子做!」  「还有更厉害的呢!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心情很好呢?」我慢慢地走近她。  「你!不要过来!」  「我?好┅好┅我不过去哦。但是你应该看看我的眼睛」我微笑着对她说道。  她没有注意自己的疏忽,等到发现时已经太晚了。因为她的眼神已经被我的眼神所牢牢的吸引而无法离开。  「一动也不要动地看着我的眼睛」  就像被我所引诱一样,她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现在的她已经进入了轻微的催眠状态,然后我对她说道:  「纱也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是┅我听得见┅」纱也加失神地以单调的语气说着。  「好!现在你站起来。」  纱也加听了我的命令后,身体像是不由自主的有些摇晃的站了起来。  而身上原本所披着的床单也自然的滑落,美好的身材就这么地裸露在我面前。  「好┅现在跟着我走」  我带着她从卧室走到了客厅。此时客厅中有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在那里等着。  是我为调教纱也加所特别雇用的AV男演员。  「纱也加,闭上你的双眼」纱也加立刻将她的眼皮给闭上了。  我用手按住纱也加的额头,并且用慢慢旋转的方式有规律地摇晃着她的头。  「等一下,你张开了眼睛的时候,你眼前所站的男人就是你的主人。  你必须完全服主人所说的每一件事。服从命令会让你感到舒服和高兴┅明白吗?」  「是┅我明白了」  「等一下我会数到3 ,然后你就会将你的眼睛张开。1、2 、3 !」  我一边数数,一边慢慢地退到纱也加的身后。  纱也加缓缓的张开了眼睛然后看到了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些无法置信地眨了两、三次眼皮。接着就一眨也不眨眼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男人开口说:  「纱也加,我的女奴」  纱也加听到了主人的声音后接着感动的说着:  「是┅是┅纱也加是属于主人的奴隶┅」  「你是不是会服从我所有的命令?」  「是┅我会服从┅命令┅」  「好,先用你的嘴含着我的大屌」  「是┅这是纱也加的荣幸」  此时纱也加一点也不犹豫地在男人面前说出这样大胆的话来。  然后用手小心的将主人的大屌,像是品尝美味般用她的鲜红幼嫩嘴唇细细地含着。  「还要动你的舌头去舐着它」  纱也加听了主人的话后就开始用她的舌尖开始慢慢享受地舐着。  「舌头的动作要更激烈些,用你的舌头像是想把它完全包起来一样地方式去舐它」  主人命令着。  纱也加的脸渐渐地变得红,脸上开始浮现出喜悦的表情。我认为是时候了。  「纱也加虽然你只是用你的嘴去含着主人的大屌,但是你的身体也会变得敏感和兴奋起来。如果你能够让你的主人增加他的快感的话,你的快感也会跟着增加。这样你的心情就会变得愈来愈好。你脑中就只会去想如何能让主人高兴的事,除此之外,什么事对你都不重要了┅」  我巧妙的利用让主人快乐的同时也会增加纱也加自己快感的暗示给了她心理上微妙的刺激。  「渍┅渍┅呜┅嗯┅」从纱也加的喉头传出在替主人套弄的声音。  经过我的暗示之后,纱也加的反应产生了变化,她的眼神先是迷惘后变得水汪汪的像是动情了般。不知不觉地迷上嘴巴里的东西更加专心的舐着。  让主人更快乐的话,你自己也会更加的快乐。这是我所用的很简单的同理暗示的方法。而根据我的经验这样做的话,在历经一段时间不断地、反复地去深植入到她的潜在意识里让她打从心里的观念变成单纯只为了取悦男人、让男人高兴喜悦的性奴隶。  纱也加因为我的话更加努力的想让主人满意、快乐,而被她服待的这个男主人已经快要射精的边缘了。  「等一下主人射精后,你必须要将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吞下」纱也加在激烈的套弄中仍很肯定地点了点头。终于——主人射精了。  「主人的精液是又甜又好吃。主人达到高潮你会感到更加的高兴┅心情也更加的好」  纱也加将口中的精液全部咽下。接着用她的手指尖擦了擦嘴唇的四周,然后放入口中像是吃很好吃的东般吸吮着舐了起来。  「好吃吗?」  她发自内心很高兴地点着头。  我接下来将纱也加再带进了卧室,命令纱也加躺在床上。  「纱也加,现在你要请主人观赏你的小淫穴」  「是┅」  纱也加很自然地将细而修长双脚张开。  「用你的双手去把小淫穴的两个肉瓣撑开给主人看」  听我说完后,纱也加立刻用她的双手,轻巧地翻开她像花瓣一样地肉蕾。  「你能感觉被主人观看时那里的快感吗?」  「是┅纱也加感觉得到┅唔┅那里好舒服┅」  「试着去摸让自己感觉最舒服的地方」  到现在为止,纱也加的表情已经没有最初一开始的见面时的那种聪明伶俐的美女的表情,反而像是被性的欲望所操控的淫荡傀儡一般。此时她的腰是浮在半空中的,同时以她手指头为中心左右上下的转动起伏着。  「纱也加是淫荡的女人」  「是┅哎呀┅纱也加是淫荡的女人┅。请┅主人┅看现在纱也加淫荡的样子┅啊┅」  说话的同时,她的腰和手指的动作就更加激烈了。  「啊┅好舒服,纱也加┅好┅啊┅要高潮了┅要去了┅」  「不行,纱也加┅你还不能够达到高潮哦!」  「不┅不要啊┅纱也加┅想要去了┅!」  「你如果想要高潮,先要请求主人的同意」  「请┅啊┅,是┅请求┅主人┅让纱也加高潮吧┅」  纱也加腰像蛇一样左右前后激烈地扭动着。蜜穴的四周围因为淫水的泛滥变得又湿又滑,而她的手上也沾满了透明的爱液。  「如果想要高潮,就先将你的身体像狗一样趴在床上,请求主人干你」  「是┅」  纱也加一边喘着气一边竖起了身体,就像一只母狗一样。  而她的手指此时仍然放在她的小穴里面,没有拔出来。  「啊┅啊┅,请主人的阳具插进来┅插进来吧!」  她用已经快要哭出来的声音说着。经过前面的一连串的暗示训练后,纱也加此时对主人的阳具插入的反应是完全充满了来自内心的真实欲望和渴望。  「好,你再说一次——请求主人插入你的淫穴」  「主人┅请把主人的阳具狠狠地插入纱也加的小淫穴里┅拜托你了┅啊┅」  男主人噗的一声直接插入了纱也加的蜜穴中。  「啊┅嗯┅啊┅好棒┅好舒服┅啊┅」  纱也加的小穴就像野兽一样一下子就吞下男主人的大屌,而且在主人还没有开始抽插的动作时就从已经自己开始套弄了起来。  「现在高潮吧┅要大声叫出来┅」男主命令着说道。  听到了命令的纱也加大叫当中立刻达到最高潮。  我们后来又对纱也加反复做了同样的训练很多次。就是要让这样的「是主人奴隶」  的暗示重复的、深深地植入她的脑中。另外这样子也可以加强她身体上对「性」的敏感度。而我的这种训练方式不知道已经让多少被我当作目标的纯洁女大学生变成了完全淫荡的女人。变得心中完全只知性欲而没有灵魂存在的催眠奴隶。  (四)  我在东京市内的某旅馆的休息室里喝着咖啡。低下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就快要到我跟她约好见面的时间了。这时候,我抬起头就看到她走了过来。  「对不起,等很久了吗?我有事情所以来晚了!」纱也加笑着用甜美亲昵的声音跟我撒娇的说着。  「呵,其实也没有等多久啦!」  我喝了一口咖啡后跟她说道。  今天是上次催眠调教后又过了一个礼拜的日子。也是我的计划里的验收成果日。  我在催眠调教的最后的阶段给她极深的暗示,移植了「我们是在数个月前所相识的情侣」、「今天的见面是事先约好」┅等等的记忆在她的脑中。当然,催眠调教过程中所经历的事情就让她从脑中完全的消除掉。  今天的她里面穿着带着春天气息的水蓝色的毛衣,一件全红皮革的超级短的裙子将她姣好的下身曲线贴身的包裹住,最外面则是套上一件毛茸的大衣。此时坐在椅子上的她,从我这一边可以清楚欣赏到她穿着肉色透明带有金属光泽的丝袜,再配上露出脚趾头的四寸半上有带子绑在腿上的高跟鞋。这让她的修长又洁白美腿的优点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的眼前。当然,她今天会这么打扮、穿着也都是因为我之前催眠时所给她下的暗示的命令。  「讨厌啦,看什么啦?人家身上有奇怪吗?干吗一直盯着人家看呢?」  纱也加用手掩口笑着对我问道说。  「对啊!我就是在看你那双漂亮的脚看得入了迷了」  现在的她给人的感觉的确比我在一开始时认识她时,多了更多能吸引男人的眼光的成熟性感女人的味道。她那毛衣底下的双峰也更加的丰满,从衣服的侧面看起来那种像是无法包覆住的曲线会完全呈现在男人面前。从催眠的暗示之后她的转变的成效可说是让我觉得相当满意。  「喂,今天你打算带我去哪里玩?」她用小孩子般天真烂漫的表情问了问我。  「今天我有一件事想请帮忙」  「什么事啊?」  「等一下我会介绍一个人给你,请你做那个人的奴隶」  「哎!」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脸大声叫道。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真的会生气哟!」  「哦,我没有开玩笑啊!」  她听我这么说立刻站起身来。  「我要回家去了!」她真的生气的说着。  「嘿,等一等!」我低喝一声并抓住了她的手。  「你放开我的手!不然我要叫啰!」  「即使是听到我说:「纱也加是催眠奴隶」也要叫吗?」  「纱也加是催眠奴隶」的这个关键词立刻在她的身上产生了戏剧一样的变化。  像是突然间她失去了身上所有的力量,一动也不动的就跌座在椅子上。  我看了看一下四周围的众人,确定了谁也有发现这件事。  「纱也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是┅我听得见┅」  经过了一周的时间,我给纱也加所下的后催眠暗示的效果现在证明仍然完全的有效。而纱也加此时所呈现的虚无的眼神、一动也不动的身体、全身力量丧失效果也完全如我所预期。  「你是个催眠奴隶」我在她耳边轻声的告诉她说道。  「是!我是个催眠奴隶。只要是主人所下的命令,我就会服从」  她简直就像是用机器人一样的声调说道。  「嗯!真是个好孩子!这一个礼拜,你有服从我的指示每天晚上对自己手淫吗?」  「是,我每天晚上都有做」  「做了之后你的心情就会很好吧?」  「是,心情会很好」  「想要让你自己有更好的心情吧?」  「是」  「那么你在自己的小穴里塞入这个」  我从口袋中将一个像小鹌鹑蛋大小的振动器拿出来交给了她。  在旅馆的休息室虽然此时四周的人并不多,但是也是有一些人在旁边喝着饮料聊着天,所以的确如果纱也加在此塞入振动器的这个动作是有可能有被旁人看到的风险。但是纱也加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犹豫般张开了她的美丽的双腿,将我给她的振动器立刻塞进了自己的肉穴中。  「现在,眼睛看着我的这个手指」我伸出了食指在纱也加的眼前慢慢地左右摇动着。  「看着我这个手指的话,纱也加就会进入到更深的催眠状态。你会感觉除了你和我以外没有人在你的周围」  我打开了振动器的开关。  「纱也加你从现在起会变成一个非常淫荡的奴隶。会变成非常喜欢性爱的女人。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无论是怎样的事情,你都会高兴的服从去做。因为去做主人所下的命令会让你很高兴,这是你生存的意义。明白吗?」  「是┅我是一个非常淫荡的奴隶┅女人」  「只要服从主人的命令,你身体会产生好几倍的快感」  「哎┅呀┅啊」她失神的叫了起来。  此时振动器的振荡像微波一样地蔓延着到她的全身。一阵阵的振动让她身体因快感而不自主地间歇性抖动着。  「现在,站起来。跟我去见你的主人」  「是」她站起来说道。  我牵着她的手带着她走着。此时她的眼神空虚、表情红润迷惘。而她下体那个振动器振动的作用更让她的性欲从心中熊熊地燃起。  我们在这旅馆里的一个房间前面停了下来。  我在她的额头前面轻轻地举起了手,让她之闭上了双眼。再用一只手抓住她的额头,并且慢慢的旋转着她的头部。  「等一下你张开眼之后所看到的人就是你得主人。奴隶纱也加必须要为主人服务」  我确定我的暗示她完全接受后,用手按了房间的门铃。  「我数到3 就张开你的眼睛。1 、2 、3 !」  此时门打开了,纱也加也正好张开了双眼。房间里走出来了一个大概30岁左右看起来像是个某大企业的社长身份的男人。  「主人!」纱也加用充满喜悦的表情看着男人的脸。  「让纱也加替主人彻底的服务吧!」一边说着话的同时一边纱也加马上饥渴地紧抱着男人。她之所以立刻会这么热情感性,可能是因为她下体振动器给她太强的刺激吧!  而随后接吻的同时纱也加用身体不断地磨擦着男人的身体,而她的手则移动着往男人的下半身而去。  我偷偷地关上了房门。  接下来两个人接吻持续了5 分钟以上,然后,纱也加立刻跪在男人的前面,将她眼前男人的裤子拉链接下,拿出了男人的阳具。像我之前催眠调教时所训练她的那样,用她舌头细细的含住,同时还温柔地舐着和大口的品尝着。  「哼┅啊┅好舒服┅」她一边吸吮着,一边她的喘息声也逐渐跟着主人的快感增加而加重了起来。  男主人射精了以后,纱也加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慢慢脱去。  「请主人看纱也加的身体」  纱也加随手丢开脱下的毛衣、内衣、袜子和裙子,到在床上横躺了下来。然后尽可能地张开自己的双腿,同时开始用拿在手上的振动器开自慰了起来。  「看啊┅啊┅主人请看,纱也加的淫荡的身体」  纱也加一边喘着气说着一边竖起了像是母狗的姿势的身体。  「啊┅主人┅来插我,从后面来插我吧!」  我看到这样的纱也加知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就安静地离开了房间。我的工作就是将客人所指定的礼物安全完整地送达。而纱也加就是那个礼物,是一个无论主人要她做什么她都会服从命令的催眠奴隶的礼物。  我现在心里已经在寻找接下来的猎物。而再次返回旅馆的休息室里我,叫来了女服务人员。  「你好!有什么是需要我服务的呢?」  这个女服务员,跟纱也加是属于完全不同味道的女人。她穿着件粉红色的制服而从前面就可以感觉出来她雄伟的胸前。脚下穿着黑色的长筒袜,对比着她露出来洁白的大腿肌肤,嗯!另人心动的感觉。  「我刚才在这个座位上检到这个┅等一下┅」我边说边从我的口袋中拿出一条有链子的怀表。  「这样子啊!等一等哦!我去叫我负责遗失物的同事前来处理」  「先等一下┅我觉得这个表真的很奇特哦┅你应该好好仔细看一下┅」  她完全没有怀疑我的意图。很自然也被我诱导着看着我手上的怀表。我将表左右的摇了起来。  「看清了这支表了吗?让你自已也跟着这支表左右摇动吧。对┅就这样子摇动身体┅摇动身体┅现在你的眼睛已经没有办法从这个表移开了┅」